观察者网

林楠:他如此爱台湾,死后还因外省人身份被呛

2017-06-13 08:47:0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林楠】

6月10日中午,《看见台湾》导演齐柏林在为同名纪录片续集《看见台湾Ⅱ》勘景时不幸坠机身亡,当时一同进行拍摄任务也遭逢不幸的还有齐导演25岁的助手陈冠齐及机师张志光。

很快这则消息就在朋友圈传播开来,大家纷纷表示惋惜和悼念。笔者曾和齐导有过一面之缘,悲伤之余未及提笔,整个事件却因为齐导的“外省人”、“国民党员”身份而风向突转,让人不胜唏嘘。

《看见台湾》:看见台湾的美丽与哀愁

在《看见台湾》预告片中,吴念真用他富有感染力的声音说到:“我想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用像鸟一样,像一片云一样的高度,认真地去观察台湾。这样的一个角度跟高度,你才可以真正去理解台湾,去理解她的美丽跟哀愁。《看见台湾》,齐柏林就是用那样的高度,带我们去看台湾,去理解台湾,甚至去爱台湾。”也鼓励大家到影院一起“《看见台湾》,看见台湾的美丽跟哀愁”。

2013年11月1日,当时已经入围第五十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的《看见台湾》终于在台湾正式上映。笔者很快就买了票到电影院去看这部由侯孝贤监制、齐柏林导演、吴念真旁白的纪录片。影片过程如预告片所示,前半部分主要是通过高空拍摄来呈现台湾的美,而这样的美是平时我们无法看到的。而后半部分则呈现了从高空看到的美丽宝岛被工业化所破坏后留下的疮疤:如河流被工业废水所污染、台中火力发电厂的烟囱不断向外排放废气、超抽地下水导致底层下陷及海水倒灌、高速公路的建设破坏了山地原本的走势……

影片播完,我和所有在场观众一样都不自觉的起身、鼓掌,掌声持续了一分钟以上……从影院回学校的路上,脑中不断回想那震撼的画面和强烈的对比,同时也希望有机会让更多大陆朋友看到这部影片。

《看见台湾》的评价甚高,更于2013年11月23日获得第五十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肯定,进一步带动更多民众到电影院重新认识台湾这片土地,影片共收获了2亿元新台币的票房,创下台湾史上纪录片的票房记录。

在获得民众肯定的同时,《看见台湾》所反映的问题也触动了当时的“行政院长”江宜桦,江宜桦决定马上成立“‘国土’保育专案小组”,而小组的工作内容也将纪录片中提及的16项破坏环境的内容纳入其中。后来江宜桦在听取该小组报告后,裁示“未来不再新开辟高山公路,并且已开辟者不轻易进行拓宽工程”。可以说,这个纪录片也让台湾的环境保护更加向前,让政府所做的更多了一些。而当时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在2014年1月5日观赏完《看见台湾》后,在脸书发表观后感说,“在感动之余也带着几分伤感”,因为美丽的背后确实存在环境污染与土地破坏的丑陋。

齐柏林逐梦:辞铁饭碗、押房借款

齐柏林,曾经是一个在台湾高速公路局负责空中摄影的公务员,而在他还有两点多就可以退休并享受优渥退休金和终身俸时,他决定辞职,带着自己的存款、用自己房子抵押到的700万台币及从亲友处筹来的钱,开始了自己的“看见台湾”之旅。

要说齐柏林这么做的原因,应该有好几个:

首先,因为工作的关系,他比其他人有更多机会从高空俯视这片土地,而当他在拍摄许多呈现台湾之美的作品时,也看到了许许多多台湾被破坏的痕迹。他曾经出书和摄影集、到处演讲或办影展,希望能让更多民众意识到台湾所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以上这些方法似乎效果不大。

其次,高空摄影是一个需要很强体能和精力的工作,齐柏林并不知道再过三年等到退休以后,他是否还有办法来负担这样一份繁重的工作,若到时候没有办法做到,那么将终身遗憾,他不愿意赌。

第三,卢贝松监制的影片《抢救地球》(Home)刚好在2009年全球发行,影片里面讲到全球五十二个国家的各种现象和问题,其实大部分在台湾都可以看得到,这也激励齐柏林开始自己的创作和拍摄。而2009年,台湾又遭逢严重的八八风灾,他飞到灾区航拍时,被那惨状震撼,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后悔”或许是对他当时心境的最好诠释。

由于以上这些原因,齐柏林决定辞职拍摄纪录片。做这样的决定已经很难,而后续的拍摄则更加困难,最大的困难就是没钱。因为这样的纪录片很难在事前预计有很好的票房,也很难找到投资商愿意协助。而齐柏林为了保证拍摄效果,决定买了当时全世界最好的航拍设备,耗费近3000万台币。此外每次的空中拍摄都受到天候的影响,主要包括对飞行安全和拍摄取景等两方面。后来陆续有贵人相助,让齐柏林先暂时熬过资金缺口,完成拍摄,而吴念真则被他的精神所感动,打破以往只为自己或朋友作品配音的惯例,为电影无偿担任旁白。

大陆:可从《看见台湾》重新认识台湾

2014年下半年,当时我担任辅仁大学陆生联谊会会长,由于已经过了《看见台湾》的档期,同时也为了让许多新生能够看到这部片子,于是我就跟陆生联谊会的工作人员们一起办了一场放映会。而筹办过程中,我则不断请学校尽快购买这个影片的公播版,同时也到齐柏林导演在信义诚品的签售会上邀请他前来,但因为行程上的冲突,他没能前来,没想到那次短暂的见面竟成了我跟他唯一的互动。

相较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时代》等台式文青类电影,我更愿意推荐大陆的朋友看这部《看见台湾》。因为此刻,环境保护是海峡两岸正在共同面对的重大议题,而这部作品也可以让我们用更开阔的视角(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去看待台湾,去审视台湾这些年经济发展过程中在环保上所做的努力和存在的不足,作为自己改善环境的重要参考。

例如,来台湾旅游过的大陆朋友,或许都对台北市“垃圾不落地”印象深刻,一方面,台北市几乎看不到垃圾桶,让许多刚到台北的大陆游客会觉得有些不方便、但又不好意思随处乱扔;另一方面,这其实也是在提醒每一位台北市民:由自己而产生的垃圾要由自己处理,自己也要为这个城市的干净、整洁做出努力。这种观念的培养、政策的落实需要长时间的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或许我们可以好好向台北市学习这方面的经验,也可以让我们自己的城市在日常都显得干净,而不是把净化城市的责任都交给辛苦的环卫工人。

台湾这些年在环保上的努力、经验和教训一定还有许多地方值得我们学习。

外省人二代:想爱台湾不容易

齐柏林导演不幸罹难后,台湾的主要政治人物、不分党派均表示遗憾、不舍和怀念。如蔡英文在脸书表示:“齐导的作品让我们看见台湾的美好……他的过世是台湾极大的损失。”

但到了10日晚上,台湾的PTT(网络论坛)有网友开始提问“齐柏林是外省人第二代?”11日中午中国国民党主席洪秀柱表示“齐柏林是国民党优秀党员”。这两者关于齐导演的背景则在网络上引起的另一番讨论,甚至有网友提及往事,认为齐柏林拍《看见台湾》就是个阴谋,因为片中的很多问题都是在民进党执政的县市。中兴大学副教授张明强甚至在脸书PO文称,“齐柏林常和‘党国’人士交往,《看见台湾》完全忽略国民党结构对台湾造成的伤害,这样的纪录片只有抢发言权,而且真正伤害台湾。”

在国外读书的齐导演的儿子则于11日登机返台前在PTT上发文表示“家父是所谓外省二代,但是我相信爱台湾的心,爱到命都可以不要,甚至比很多卖‘国土’的本省人还多还深,爱不爱台湾跟省籍出生什么的都没关。”

这个讨论看起来很无聊,但实则点出了台湾一个深层次的矛盾:谁有资格来爱台湾?这是“独派”人士在长期“去中国化”宣传中被反复操纵的议题。“独派”声称,1949年迁到台湾的“国民政府”是个外来政权、与台湾本土无关,包括蔡英文在2010年曾表示“‘中华民国’是一个流亡政府”。而当时的执政党中国国民党以及跟随蒋介石一起退守到台湾的200多万外省人一样是外来人,他们基本是不可能爱台湾的,所做的一切很可能都是出卖台湾(特别是促成两岸统一),只有本省人才有资格说自己爱台湾。

将这个逻辑进一步引申,就会连结到那句著名的政治口号“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即现在台湾所有的问题都是国民党造成的,要解决所有问题的前提就是先搞垮国民党,完全无视国民党这么多年对台湾的贡献。

为了爱台湾付出生命的齐柏林被发现是外省人二代,同时又是国民党员,这无异于打破了“独派”对“爱台湾”的人物设定(本省籍),也让部分“认知失调”的极端“独派”不得不开始黑化齐柏林才得以心理平衡,但这也凸显了这些人的“精神错乱”,尽管有这样极端想法&做法的台湾人并不多,但正因为他们极端,也成为了台湾社会融合的巨大阻碍。

齐柏林导演,用《看见台湾》让台湾民众更加意识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而有心人士借他的意外过世来炒作其身份、背景则突显了少数人被“台独”思想浸透内心的阴暗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林楠

林楠

辅仁大学心理学系博士生,第二届赴台陆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