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万利:除了战争别无其他的世界——直击摩苏尔拉锯战

2016-11-26 08:23:00

伊拉克摩苏尔战役自10月17日正式打响以来已经持续了一个月有余。政府军和库尔德武装在完成包围摩苏尔市的军事行动后于10月31日开始了城市攻坚战。尽管政府军凭借人员和装备优势在城市外围迅速收复失地,但进入巷战后却遇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激烈抵抗。善于攻城战的伊拉克反恐部队在三个星期内也只收复了摩苏尔市东部的8个街区。

“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利用密集的建筑做掩护,拿无辜的平民当“人肉盾牌”,穿梭于复杂的地道伏击政府军。由于此前已有记者被“伊斯兰国”组织狙击手射杀,反恐部队士兵在巷战中也无力保护记者的安全,因此他们在摩苏尔市区外设立检查站,严禁记者进城采访。本报记者在与反恐部队指挥官协商后终于得以跟随部队进入城区。

武装分子大打“地道战”

从战役前线东部进入摩苏尔市只有一条道路,跨过底格里斯河的大桥已经被武装分子炸断,政府军铺设了军用桥梁后正在加紧修复被炸毁的石墩。沿途经过巴尔特拉和古克贾利两个小镇,这里是反恐部队准备进入市区前于武装分子交火的地点。在巴尔特拉镇的检查站,政府军士兵核实了记者的身份后说,军方在前方古克贾利镇封锁了主干道,镇内的道路有许多分支,不熟悉路可能会误入“伊斯兰国”组织的控制区,所以建议我们跟随去前线的军车。

伊拉克军队向摩苏尔推进

把车停在路边后,检查站的士兵带着记者走到路边的一栋民房外。巴尔特拉镇内的主干道两边有许多这样的房子,四五间房屋连在一起,打开房门,屋内的一面墙已经坍塌了一半,地面上露出直径约两米的洞,洞口立着钢架和绳索,这就是武装分子的地道。这条地道深约5米,下面有许多分支,最远处可以通往1公里外的另一间民房,最近的一个出口就开在屋外双向主干道中间的土路中。武装分子强迫平民挖凿地道,然后将他们处死以防地道位置被泄露,并利用地道伏击政府军。这样的地道像蜘蛛网一样从巴尔特拉一直延伸到摩苏尔市区。

摩苏尔附近的地道

跟着政府军军车继续向西行进10分钟就到了摩苏尔市的东大门——古克贾利镇,站在镇子内的房屋上可以清晰看到摩苏尔市区。从市区逃出来的百姓在这里集合,然而会被转移到周边的多个安置营地。

古克贾利镇道路两边的房屋上或多或少都有弹孔,一些被武装分子用作防御工事的房子已经在交火中被炸毁。居民在通过镇子内的空旷地带时都很谨慎,因为尽管已经被政府军收复,但武装分子仍不时向镇子发射火箭弹进行袭扰。

古克贾利镇的主干道已经被封锁,因为前方就是政府军和“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的交火区,任何民用车辆都不能继续前进,攻城战刚刚打响时,曾有记者跟随反恐部队进城,但被武装分子包围,等待近24个小时才被援军解救,自此之后政府军再也没有允许记者进入城内采访。

循着装甲车扬起的尘土,记者穿过镇内的土路,到达指挥部。反恐部队当天准备护送一批救援物资进入摩苏尔市,发放给生活在被解放街区的百姓。经过再三协商,反恐部队允许记者搭乘装甲车进入市区。这是两个星期内第一次有记者被允许进入交火区。

车队在狭窄的沙土路上绕行,路边的建筑损毁程度与古克贾利镇相比更加严重,记者可以清晰看到房屋外墙上轻重机枪留下的弹孔。进入市区后,道路两旁堆着许多水泥碎块,武装分子曾浇筑了许多两米高的水泥墙,放在路中央作为防御工事。地面上仍留有许多深坑,旁边房屋的窗户都已经碎裂,这是汽车炸弹袭击造成的破坏。

反恐部队士兵说,“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的作战方式只有四种:布置狙击手、小股作战人员偷袭、火箭弹和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但在人口密集的市区,这种攻击方式却让攻城部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

老百姓为食物红了眼

在颠簸行驶了十几分钟后,装甲车队停在了萨达姆街,随后每两辆装甲车作为一组,封锁通往萨达姆街的多个路口,三辆装有救援物资的卡车被围在街区中央。此时,另一队士兵正在几公里外的街区与武装分子进行巷战,轻重机枪声和爆炸声此起彼伏。

萨达姆街附近的居民得知救援物资抵达的消息后陆续从家里走出,围在卡车周围。在“伊斯兰国”组织统治下生活了两年多,又经历了近一个月的战事,多数人已经没有足够粮食储备,饮用水也已经告急。

卡车内装满了油、米、面、糖等食品,但仍然不够分发给所有人。车队抵达后不到半个小时,现场就聚集了几百人。大家争先恐后地挤在车门口,生怕错过了这次补给的机会。士兵要求居民排队领取,并保证将会尽快运送下一批物资。但饥饿的百姓哪里顾得上谦让,都抬起胳膊拼命地往前挤,眼巴巴地看着关闭的车门。

现场的争吵声、孩子的哭闹声一度压过了远处交火的机枪声。如果发放物资的时间过长,武装分子发现人群聚集后很可能会发射火箭弹,所以押运粮食的士兵迫不得已只能在混乱中打开车门。看见粮食的民众更加疯狂地向前拥挤,几十双手伸在货车车门前,抢夺从车门递出来的每一箱物资,甚至有人企图爬上货车,被士兵一把推了下去。

大人们忙着抢东西,孩子们看到混乱的场面惊慌失措,哭闹得更加厉害。三卡车物资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抢夺一空。没有拿到补给的人跑着追在车尾,他们不相信所有的粮食已经分完,企图跳上货车车厢;而拿到粮食的人则喜笑颜开地抱着箱子返回家中。

生活在萨达姆街的市民说,过去两年里大家都是互相接济才能渡过难关,有粮食的人会把食物分给其他人。但这两年的艰辛和对未来的恐惧让大家在一瞬间失去理智,才会出现疯狂抢粮的一幕,事后大家还会像之前一样互相接济。

11月20日,护送救援物资的伊拉克特种部队,以及等待领取物资的摩苏尔市民。(摄影 刘万利)

当战乱已经习以为常

卡车驶离市区后,记者跟随反恐部队继续向市中心前进,到达一处前线指挥所。在这个区域,所有人在屋外活动时都必须保持在房屋的一侧,因为附近仍时常有狙击手出没,反恐部队也只能确保一侧的安全。

反恐部队士兵穆罕默德指着指挥所四面几十米远的十字路口说:“为了拿下那个区域我们打了好久,他们(武装分子)在那个路口发动了9次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你看那周边房子都塌了。”

记者拿着相机准备到路口拍照时被穆罕默德一把拉了回去。“那里不行,那个区域可能有狙击手,不能去。”他说。

部分民众依旧生活在指挥所东边五十米的居民区内。穆罕默德说可以陪着记者过去。在指挥所旁的路口,穆罕默德拉住记者说:“要快速跳过去,可能有狙击手看着路口,跟着我,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冲过去。”

记者后退了几步,然后跟着穆罕默德的口令像百米冲刺一样连跑带跳快速穿过十字路口。路对面的人看到中国记者这样冲过来哈哈大笑,他们对这样的生活已经习以为常。

记者贴着墙采访附近居民,期间远处交火的枪炮声不绝于耳,一颗重机枪子弹弹头突然掉在距离记者两米远的地方,幸好没有击中任何人。一个三四岁的孩子用水淋在弹头上,等弹头冷却后拿起来放在记者手里,说:“别害怕,这东西每天都掉下来很多,不用害怕的。”

看着孩子的眼睛,记者心里百感交集。对于一个三四岁的孩子来说,从他记事那天起就生活在“伊斯兰国”组织的统治下,记忆中除了战争别无其他。他可能还不知道和平为何物,以为全世界的天空中都随时飞着流弹。

对摩苏尔市民来说,重新融入世界需要时日;对幼小的孩子们来说,重新认知世界不知需要多久。

刘万利

刘万利

《参考消息》驻巴格达记者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伊拉克局势
伊拉克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