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宗义|金钱和安全是理解印度大选结果的两把钥匙

2019-05-27 14:00:4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宗义】

日前,以印度人民党为首的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印度下院大选,印度人民党单独竟赢得303个席位,莫迪连任已成定局。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取得压倒性胜利,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很多观察者在选前都认为莫迪连任应该不成问题,但认为印度人民党单独过半的可能性不大,莫迪只能依靠印度人民党及其他党派组成的执政联盟组阁。

对于印度人民党获得压倒性胜利,确实不能否认印度人民党及其所属的印度国民志愿团所拥有的出色的宣传能力、组织能力和优势,也不能否认莫迪政府过去五年所推出的经济社会政策赢得了不少人的支持。但如果只强调印度人民党及印度国民志愿团的宣传优势和组织优势,以及莫迪政府的经济社会政策赢得人心,那么就不能解释2018年印度人民党在北方邦、拉贾斯坦邦、切蒂恰格尔邦等5个邦地方选举失利的现象,也不能解释2019年初莫迪总理的民调大幅下降的现象。

同时,此次大选结果也揭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印度社会的右倾化已经十分严重。印度人民党和国大党在此次大选中席位都有所增加,但以共产党为代表的第三阵线席位大幅缩水,两个共产党只拿到5个席位。这既是印度人民党及印度国民志愿团获胜的原因,同时也可能是它们运作的结果。不得不承认,莫迪和印度人民党及其所属的印度国民志愿团在大选中利用了执政优势鼓动民粹、收买人心、操纵民意。金钱和安全是理解此次大选结果的两把钥匙。

印度人民党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宣布赢得大选,莫迪比胜利手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实2014年上台不久,莫迪及印度人民党高层就开始为2019年的大选做准备。2015年,莫迪政府取消印度境内近9000家慈善机构的注册,对该国部分接受外国资金的非政府组织加强监控,并在2017年强化这一政策。2016年11月,又突然出台“废钞令”。虽然莫迪对“废钞令”前后有各种各样的解释,但这两项举措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反对党派的资金链条被斩断。

2018年,莫迪政府又推出“选举债券”,规定商业团体及个人可以向各党派合法捐助。债券有效期为15天,发行面值为1000卢比、1万卢比、10万卢比等。但这些债券不能用现金购买,买方必须向银行提交身份认证信息。据BBC说,该债券收到约1.5亿美元资金,其中95%流向了莫迪的印度人民党。民主选举是一件烧钱的事,虽然说印度人民党和印度国民志愿团的基层干部廉洁奉公,个个充满献身精神,但没有钱肯定无法做宣传鼓动工作。

另外,莫迪和印度人民党还可以运用执政优势直接通过财政预算向对莫迪的经济政策心怀不满的农民发放补贴,在大选之前直接打到农民的账户里面。这种效果是拉胡尔•甘地仅凭口头承诺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但2018年印度人民党在北方邦等五邦选举中失利确实对莫迪及印度人民党高层打击很大。很多观察者认为这次地方选举对2019年大选具有风向标意义。这让莫迪及印度人民党高层对即将到来的大选感到非常紧张,内部甚至酝酿“换马”事宜。如何巩固印度人民党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基本盘,尽快提升莫迪的支持率对于莫迪和印度人民党是一大挑战。在这种情况下,普尔瓦马危机就是不可避免的。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一向是莫迪和印人党拉票的重要手段,特别是青年人,血气方刚,极易受到蛊惑。2014年,印度人民党在拉拢年轻人方面做的非常出色。当时那些在全国大选中从未有投票经验的青年人对莫迪当选出力甚大。2019年大选中选民比2014年增加大约8000万,几乎都是没有投票经验的青年人。

在普尔瓦马危机之前,国家安全和恐怖主义等问题本来并不是此次印度大选的主要议题。但经过这次危机和印度人民党及印度媒体的大肆炒作之后,国家安全和恐怖主义已成为大选中的最热门议题。莫迪通过强硬反击加强其强势领导人的形象,同时将大选话题成功从农村、就业等问题上拉开。普尔瓦马冲突之后,莫迪的支持率从此前的44%上升到52%。莫迪作为印度最受欢迎的政治家的地位得到巩固。

更加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印度大选期间“伊斯兰国”发起了神助攻:一是在印度的近邻斯里兰卡发动了死亡数百人的连环自杀式爆炸袭击;二是“伊斯兰国”宣布建立“印度省”(Wilayah of Hind)。这两个事件让对印度民众觉得恐怖主义威胁已迫在眉睫,只有选举像莫迪这样一位强硬领导人上台才能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复活节清晨,斯里兰卡发生恐怖袭击

莫迪即将进入第二任期。中国和世界将面对一个更加自信的莫迪,一个更加自信的印度。在莫迪的第二任期,中短期内的中印关系将保持相对稳定,甚至是表面上比较友好的关系。这是由几方面原因决定的:

首先,莫迪经历了第一任期内推进改革的艰难困苦之后,对印度的经济社会问题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也对印度国力在国际上的相对地位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因此其第二任期将集中精力解决国内问题:推进经济自由化改革,加强中央政府的权威及国家民族整合,加强军备建设和国防基础设施建设。

其次,中印之间在洞朗对峙之后已建立了非正式高层会晤机制,两国领导人对中印两国所面临的共同挑战有清晰的认识,两国关系的发展方向比较明确。但目前中印关系主要还是领导人引领的,许多具体问题需要解决。中印还应进一步加强交流和沟通,尤其是战略界人士的交流和沟通。

但印度社会右倾化的现象值得关注。与此相关,印巴关系未来的走向值得观察。在大选前的普尔瓦马事件之后,印度所采取的军事行动与过去相比有显著不同:印方对袭击事件的反应升级,直接动用空军力量对巴方武装组织营地进行打击,同时巴基斯坦方面也派战机迎击。这是1971年印巴战争之后印度方面第一次对巴基斯坦动用空军。虽然印度的“外科手术”变成了一场“医疗事故”,战机被巴方击落,但直接动用空军已成为印方的可能选项。这将对以后印度政府面对此类袭击事件时的政策选择造成制约。出于政治上的原因,以后印度政府面对此类事件时很难克制再次动用空军,甚至可能会采取更加致命的攻击手段。这种行为极易引起巴方误判,导致印巴两个有核国家之间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影响地区稳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刘宗义

刘宗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印度惊奇
印度惊奇
作者最近文章
莫迪胜选,中国将面对更激进的印度?
美国收紧伊朗制裁,印度没有中国硬气,但…
印度应在达赖喇嘛问题上做个了断
建基地是印度的权利,非要针对中国就……
中国承认印度在南亚的影响,但印度依旧不买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