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晓鹏:缅甸到底闹些啥?

2015-03-15 09:16:06

最近,消失多年的“果敢王”彭家声突然返回缅甸北部的果敢地区,又拉起了“果敢同盟军”,重新开始武装对抗缅甸中央政府。在围剿果敢同盟军的过程中,缅甸军队的炮火甚至飞机误入中国云南境内,造成了人员伤亡。

这个事情在国内非常轰动,因为果敢族其实就是居住在缅甸的汉族。很多人认为:彭家声是争取果敢民族独立的英雄。缅甸军队因为打击果敢,竟然把战火烧到中国境内,中国当然应该对缅甸实施惩罚性的打击。

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彭家声为何出山?

在缅北诸多民族自治武装中,力量最大的有两个,一个是西部的克钦独立军,一个是东部的佤邦联合军。前者是美国人扶持的,跟汉族没有血缘关系,目前力量最强;后者与中国关系良好,属于汉族后裔,力量次之。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原泉在此前的文章中,已经讲述了果敢地区的“江湖”历史,笔者想谈谈这次彭家声出山的背景。

彭家声这次出山,是克钦独立军支持的。克钦方面把他当成一个棋子,来搅乱果敢局势。

2009年,彭家声被赶出果敢之后,果敢和缅甸方面的关系一直非常平稳。果敢内部是自治的,也不存在果敢人民受到缅甸政府欺压的问题。2012年,在泰国养病的彭家声突然出现在克钦地区,向克钦独立军要枪要炮要人。克钦方面非常慷慨地予以支持,给了他很多武器,还帮他找人来进行军事训练,扶持他东山再起。而克钦独立军的背后,就是美国。

美国一直在利用克钦独立军,来实现搞乱缅甸北部局势的目的,从而干扰中国和缅甸在能源方面的合作。中缅天然气管道和石油管道2010年开始建设,第二年克钦独立军就撕毁了跟缅甸政府的和平协议,重燃战火。开战以后,油气管道的建设一度被迫停工。

所以,彭家声既然想要返回果敢跟缅甸政府对着干,美国人和克钦方面当然全力支持。

在克钦训练两年之后,在中缅石油管道即将开始试运行之前一个月,彭家声终于带着他的“还乡团”杀回了果敢。

这个事情反过来说,就是:彭家声看到了克钦独立军跟缅甸政府重新开仗这个机会,主动跳出来投靠克钦和它背后的美国,想要重新夺回“果敢王”的位置,为此不惜把14万果然人民(汉族人)重新拉入战火,不惜损害中国跟缅甸的能源合作前景。所以说彭家声这一次扮演的是“汉奸”角色,并不为过。

反观与中国关系良好的佤邦联合军,自从跟缅甸政府达成停火协议以后,过去二十多年一直非常安稳的发展地方经济,从来没有搞出任何乱子,也没有参与过去几年克钦独立军对抗缅甸政府的军事行动。从中可以看出:中国政府在维护缅甸北部和平方面,态度始终很明确。缅甸政府也尊重中国在这些地方的影响力。双方在这个方面没有根本冲突。

缅甸这个地方,夹在中南半岛(泰国、老挝、柬埔寨、越南)和印度半岛之间,北边挨着中国的云南省,南边通向印度洋,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战略意义。

如果中国能够继续维持同缅甸的良好关系,就可以取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出海口,从而绕开美国人控制的马六甲海峡;反之,如果其它国家控制了缅甸,或者缅甸乱作一团,中国西南地区的发展就会比较困难。

所以,它就天然地成为了其它大国跟中国博弈的战场。

彭家声

克钦与昂山素季

果敢本身的历史,读者可参阅原泉先生的文章,笔者不再赘述。总之,彭家声原来是缅甸共产党员,但是他在党面临困难的时刻背叛了共产党,利用自己的军权搞起了地方割据,占据果敢,当起了“果敢王”,把自己的亲戚安排到各个实权部门,排除异己。后来,这个做法搞得实在太过火了,他手底下的人不服气,就联合起来发动政变,推翻了他在果敢的统治,把他和他们家的亲戚给赶跑了。

缅甸政府也很理智的认识到,要建立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国家是不可能的,所以就以武力为后盾,在1989年前后,跟北部的各个少数民族武装签订了和解协定:这些地区享有高度自治权——基本上就是独立王国,但是承认自己是缅甸的一部分,不再搞独立了,并且禁止毒品的种植和生产,不再扩张武装力量。

在这种大形势下,美国支持的克钦独立军独木难支,也接受了这个和平协议。

但是,美国人并不打算放弃对缅甸政局的干涉。经过多方策划,1988年,昂山素季在“美国民主基金会”的支持下来到了缅甸。

昂山素季这个人,是“缅甸国父”昂山唯一的女儿。昂山是缅甸共产党的创始人、缅甸爱国军总司令,也是缅甸民族独立运动的领袖。在1947年7月19日,他与其他6人同时遭英国殖民者刺杀。这一天,后来被定为缅甸的“烈士节”。

按照咱们中国人的价值观,昂山素季跟英国那是国仇家恨,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但她却在18岁到英国去留学,然后嫁给了一个英国人,生了两个孩子也是英国国籍,一直安心的相夫教子——看起来她似乎对政治没有太多兴趣。到了1988年,昂山素季已经在英国生活了25年。

不管她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到了1988年,缅甸内战结束前夕,她就在美国人的安排和资助下回到了缅甸,利用自己死去的父亲的旗号,组建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并出任总书记,开始跟缅甸军政府对着干,要为缅甸人民争取民主、自由了。

由于她煽动民众游行示威,很快就被缅甸军政府抓了起来。但在美国的干涉下,也没敢把她真的送进监狱,不过把她软禁在了她自己家里。在西方媒体的炒作之下,昂山素季名声大震,被塑造为一个反抗暴政、不畏强权的伟大女性,成了西方世界的英雄。一年之后,她就被授予了萨哈罗夫人权奖和诺贝尔和平奖。

1995年,她被解除了软禁,重新投入政治。此后又不断地被软禁和释放,直到2010年最终获释。然后她宣布自己将竞选总统。但是由于缅甸宪法规定配偶是外国人的不能参加竞选,她就要求修改宪法,但是现在还没有成功(年内将进行修宪公投)。

在这种情况下,缅甸政府与中国达成了新的合作,其中最大的成就,就是在修建中缅油气管道上达成了一致。这个工程2010年开始,2013年天然气管道开通,2015年石油管道开通。如果这两个管道正常运转,中国从非洲和中东地区进口石油天然气,就可以不再经过美国人控制的马六甲海峡,并且运输成本大大降低。

这时,克钦独立军就跳了出来,开始挑起缅甸北部地区的新一轮战火。最后,他们只是拖延了工程的进度,没有毁掉这个工程。但是,他们成功了毁掉了其它很多不那么重要的工程。其中就有中缅计划在克钦邦修建的松密水电站,以及北部实皆省的莱比塘铜矿等。

这些工程被终止的理由,都是说出于环境保护的考虑,其实缅甸北部山区那么穷的地方,啥工业都没有,连裤子都穿不起,还环什么保?

在这个时候,彭家声跳出来,投靠克钦独立军和美国人,率军杀回果敢夺权。他不是为了果敢民族独立或人民幸福,而是为了他个人的野心,为了他所代表的那个小统治集团的利益。

所以,在打击彭家声这个问题上,我们公开声明,支持缅甸政府维护国家统一的行为。这个立场是很清楚的,不是模棱两可的,不是和稀泥。所谓云南省为彭家声提供军事支持之类的传言,毫不足信,是某些挑拨中缅关系的人在造谣。

真正比较令中国政府头痛的是:彭家声绑架了果敢老百姓。战争在果敢的地盘上开打,吃苦的肯定是老百姓。他们只能往中国这边跑。但是彭家声的果敢同盟军也利用了这一点,把中国当成他们的后勤补给基地了:打仗的时候是军人,打完了把武器一藏就进入中国当难民,吃饱了喝足了又回来继续打。

中国政府出于人道主义和同胞之情,允许果敢难民入境,并且提供救助。这已经尽到了我们的责任。但是,有人嚷嚷着说要让我们去帮助彭家声搞果敢独立,就是异想天开、颠倒黑白,被美国人和彭家声当了枪使还不自知。

所以,缅甸军队的炮火落入云南境内造成人员伤亡这个事儿,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彭家声在背后使坏,想要栽赃给缅甸政府,破坏中缅关系;一是那地方的边境确实不是很好区分,地上又没有画着线。缅军作战水平低下,炮弹、炸弹打错或投错方向很正常。

不管是哪一种,都不存在中国政府软弱可欺的问题。缅甸相对于中国来说太弱小了,要打击它很容易。关键是在这场战争中,缅军不是敌人——果敢同盟军是克钦独立军的队友,背后则有美国人的支持。

稳定才是大局

我们必须要明白:一个统一的、稳定的、政令通畅的缅甸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如果缅甸局势动荡,不管我们扶持那一派,总会有很多派别跟我们对着干。我们的石油天然气管道要通过不同的地区,我们跟缅甸联合开发他们的水电和矿藏,这些资源也都分布在不同的地区。只有存在一个有力的中央政府,这种战略合作才能顺利推进。

至于说一个统一的缅甸是会倒向美国还是中国,这不是一个问题。缅甸跟中国有比较漫长的边境线,而且又比中国弱小得太多太多,跟中国对抗是极其不明智的,任何一个理智稍微正常一点政治家都不会不懂。就好像巴基斯坦,不管是军政府上台,还是民选政府上台,都长期坚持对华友好的政策,这是它的基本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格局决定的,与意识形态无关。即使昂山素季上台,只要政局比较稳定,她照样需要考虑中国的利益。

还有人问,那为什么越南要跟中国对着干?其实中国跟越南的贸易关系密切得很,经济上对双方都是有益的。中国从越南进口的资源和出口赚到的钱,不知道比缅甸多多少。双方在政治上对着干主要是两个方面:

一是南海争端,海洋资源的划分比陆地上划国界麻烦的多,容易引发争议。这个因素对缅甸来说不存在,它不在南海附近;

二是越南想称霸中南半岛,中国不允许。这个因素对缅甸来说也不存在,就算它有这个想法,它的首要对手也是越南,而不是中国。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中南半岛上只有一个强国,那么它就会跟中国冲突;如果有两个强国,那这两个强国就会互相冲突,并且争相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所以,一个统一而强大的缅甸对中国是明显利大于弊的。

在这方面,美国人比我们很多人的脑子清楚。它从未真正地只寄希望于昂山季素的“民主运动”就能把缅甸拉入自己怀中。昂山素季只是一枚棋子,它的最终目的是把缅甸分裂成南北两个部分:

1994年,“文蚌同盟”在美国的支持下成立,宣布缅北、中国云南以及泰国北部的地区存在一个“文蚌民族”,它包括了克钦族、怒族、羌族等诸多民族。文蚌民族有权利在该地区建立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并且把基督教作为文蚌族应该信奉的宗教。它公开宣称:“建立一个教堂就占领了一个地方,只要中国内部发生动乱,我们就有力量来建立我们的文蚌国家”。

如果这个“文蚌国”得以建立,克钦族(即我国境内的景颇族)将是未来文蚌族的主体民族,“克钦独立军”则是建立这个文蚌国的先头部队。那么依靠“克钦独立军”的影响力,它就可以阻隔缅甸和中国间大部分陆上联系,中国要想获得印度洋的出海口就将极为困难。

所以,我们不管是从道义的角度出发,还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都应该支持缅甸政府打击国内各种分裂势力的努力。如果我们目光短浅,盯着北部那么几个汉民族聚居地,想着把它们搞独立,纳入中国势力范围,那么就会造成缅甸南北分裂——这正是美国人所希望看到的。

一个分裂的缅甸对中国是没有什么战略价值的,因为它最重要的地方是印度洋的入海口,而不是它北面的那么几个穷山沟。

最后,我还想补充一点:如果站在一个中立的立场来看,缅甸其实是一个很可怜的国家,在大国博弈的棋局中,完全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不管是共产主义,还是反共产主义;不管是民族问题,还是宗教问题;不管是民主问题,还是环保话题,其实都是大国争霸的工具。投身于其中的人,或许觉得自己在为正义而战,而对于在背后推动的巨手来说,则没有多少正义可言。它不断地爆发战乱,而无力专心进行经济建设、改善民生,这让它一直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这是一个弱小民族的悲剧。缅甸的命运,暴露出了国际秩序中最冷酷无情的那一面。我们考虑问题,除了国家利益,也应该有一些怜悯之心,不要把一些不符合实际的怒火发泄到它身上,这可能是它难以承受的。

(作者发表于微信号“鹏友圈1982”,授权观察者网转载,部分内容有删改。)

李晓鹏

李晓鹏

国研智库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缅甸局势
缅甸局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