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一个旧西藏贵族回忆这65年“西藏真正进入了好时代”

2016-05-20 14:30:53

新华社5月19日报道了一位旧西藏贵族对着65年来西藏变化的一些感受。现年77岁的格桑罗布出身于被称为“山南王”的拉加里王系。他回忆,当年他大哥曾经想推动改革,但却引发了很多贵族官员的不满。对此,格桑罗布感慨,“如果没有共产党,旧西藏不公平的社会制度是改变不了的。西藏真正进入了一个好时代。”

格桑罗布

以下为原报道《一个旧西藏贵族的这65年》:

“轰、轰、轰……”60多年前,英国BSA(三枪)摩托车的马达声划过拉萨河边仲吉林卡树梢时,人们透过高高扬起的尘土,就会看见帅气俊朗的格桑罗布,他是“山南王”拉加里赤钦的四弟。

据史书《西藏王臣记》记载,公元842年,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遇刺身亡后,一场奴隶大起义几乎席卷雪域全境,赞普王室避难西迁至阿里地区才得以幸存。在公元12世纪左右,以埃尊赞布为首的一支嫡系后裔返回雅砻河谷,建立起“雅隆觉卧”地方割据势力,逐渐形成拉加里王系。直到西藏和平解放前,拉加里王系依然是旧西藏一支颇有影响的贵族势力。

西藏和平解放65周年之际,77岁高龄的格桑罗布向新华社记者回忆起当年他年仅13岁,就敢骑着大人才推得动的摩托车,独自一人迎着太阳赶去仲吉林卡上学的场景时,两眼发光:“那时候,我又高又有力气。”

格萨尔王,是藏族民间传唱故事里南征北战、斩妖除魔的英雄。自幼听着格萨尔王事迹长大的格桑罗布,在王宫里衣食无忧,“虽然物质生活很丰富,但总是感觉少了些什么。”

“总觉得不公平。”看到老百姓的生活很苦,而自己和家人却可以无需劳动就有吃不完的美食、穿不尽的锦衣,格桑罗布在少年时代就产生了对农奴的同情。格桑罗布说,1954年他到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学习后,看的书、接触的世界更多了,也看得更清楚了,“当时的社会必须要改革。”

“我大哥也对噶厦政府提出过要改革的建议,想把土地分给老百姓,废除差役。”格桑罗布说,当时大哥提出这个想法后,很多贵族官员对他不满。但是,大哥还是尽自己所能安排更多农奴、平民家的孩子到内地学习,还在拉加里夏宫开办了一个学校,招收了七八十个当地农奴家的孩子,教他们学习藏文、数学。

1959年西藏原地方政府撕毁和平解放时签订的“十七条协议”,逆历史潮流而动,悍然发动武装叛乱。格桑罗布的大哥,在王宫里也差点被流窜的叛匪杀害。最终,中国共产党领导西藏百万农奴迅速平息叛乱、进行民主改革,彻底打碎了封建农奴制的枷锁。

格桑罗布作为旧西藏贵族的后裔之一,也获得了新的身份——社会主义新西藏的公民。他说,旧西藏的制度需要改变,但是政教合一根深蒂固,人民根本没有力量变革,开明贵族内部想推动改革,阻力也很大。“如果没有共产党,旧西藏不公平的社会制度是改变不了的。”

格桑罗布说,人的解放过程中,有压迫和被压迫者的冲突,只有推翻压迫者,广大被压迫者才能有平等自由。“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话题,解放了肉体的束缚,还要解放思想,追求更好发展的权利。”

时光荏苒,一甲子如白驹过隙。当年风华正茂的拉加里姐弟六人,如今只剩下格桑罗布和最小的弟弟直贡穷仓活佛,以及在上世纪50年代末就定居不丹的二哥。

现在,格桑罗布和老伴、女儿生活在一起,儿子一人在北京打拼,退休10余年的他每个月都有一笔养老金。全家人住在拉萨北郊一处安居园的二层藏式独院小楼里。

退休后,格桑罗布几乎每年都接受朋友的邀请,到内地去旅游。在去过的众多城市中,格桑罗布对曾经是唐朝都城的西安情有独钟,先后去过两次。史书记载,吐蕃赞普赤德祖赞和唐朝金城公主通婚后,生育了赤松德赞,“我的身体里流淌着唐朝人的血液。”格桑罗布对此深信不疑。

“西藏真正进入了一个好时代。”格桑罗布说,如今拉萨城的东郊、西郊变化相当大,盖了那么多房子,学校、宾馆、文化场所相当漂亮,交通、电力都方便了。

转经是他和老伴每天必做之事,既能祈福健身,又可以看看拉萨城每天的变化。拉萨林廓路经过多所中学、小学,格桑罗布路过这些学校赶上上下学时,成百上千的小学生、中学生走出来,他就会驻足多看上一会儿,也会回忆起自己小时候上学的情景。

“当时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的学校有这么多学生,再也不是只有贵族的孩子才能上学。”格桑罗布说,“这些孩子们是西藏的未来。”

(新华社记者 白少波)

分享到
来源:新华社 | 责任编辑:郭光昊
专题 > 西藏五年雪域巨变
西藏五年雪域巨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