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新疆主席:民族关系曾冷落到冰点,如今逐步取得信任

2016-10-01 11:06:58

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建设推进的三年中,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正史无前例地从以往的“边疆”走向了国家大战略舞台的“中心”。

然而近几年来,时有发生的暴力恐怖事件,提醒着人们,新疆的稳定与否,不仅仅是与新疆2300多万各族同胞息息相关,也影响着中国的全局。

本周的凤凰卫视《问答神州》节目采访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

吴小莉:您是土生土长的新疆人,我也看得出您这种深厚的感情。我们也很想知道,在几次比较大的暴恐事件,比如说“7•5事件”,那时候您在兵团,2014年5月的乌鲁木齐爆炸案的时候,您已经到乌市了,您当时是怎么知道的,知道之后的心里的反应是什么?

雪克来提•扎克尔:发生这个事件(“7•5事件”)那天很平静的,正好也是个星期天,我在休息,到了黄昏以后,有人就报告,说发生了一些暴力恐怖犯罪事件。

我当时第一个感受是,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问题啊,很痛心,而且这个事件发生以后若干个月,乌鲁木齐都处在一个人心浮动的状态,对各民族多少年以来建立的那种亲如兄弟的关系,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2014年5月22日早上7点50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的早市上发生了严重的暴力恐怖案件。两辆无牌汽车突然出现,向正在早市买菜的群众冲去,反复几次之后,这两辆汽车爆炸起火,造成39名无辜群众遇难,94人受伤,4名在现场的暴恐分子当场被炸死。而参与策划的努尔艾合买提•阿布力皮孜,在5月22日案发的当晚,在新疆巴州被警方抓获。

雪克来提•扎克尔:经过这五六年的时间,我们采取了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的一系列行动,使暴力恐怖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得到了遏制,我们的民族关系从冷落到冰点程度,到逐步取得了相互的信任,而且大家对暴力恐怖犯罪和极端思潮的影响认识越来越清晰,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规范社会管理、社会治理,来遏制这些问题。

吴小莉:是什么时候,您刚才提到的民族之间的这种冰点,慢慢融化的?

雪克来提•扎克尔:党的十八大召开以后,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到新疆来调研,总书记讲,三股势力,它境外有种子,境内有土壤,网上有市场,这是总书记非常精辟的总结。为什么境外会有这个种子?境外有三股势力的影响力和国际上的敌对势力。

境内呢,由于我们基层基础的工作过去遗留下来一些问题,没有解决好,三股势力有了一定的生存土壤和蔓延可能性。

网上有市场,敌对势力通过信息网络手段,利用最现代的科技手段来进行渗透,比过去派一个特务来搞破坏要容易得多啊。而且这种信息时代,排山倒海地到来,我们在这方面有很多又不适应,工作怎么应对,怎么去有效地管理,我们还是在适应过程中。

但是,经过这些年,特别是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以后,我们已经摸准了一些路子,号清了脉络,就像看病人一样,我把脉象看明白了,这样我们就对治好病有信心了,我们诊断,这不是治不好的疑难杂症,更不是癌症,它可以治好的,

吴小莉:主席,要采访您,我们告诉了凤凰网的网友还有新闻客户端的网民们,他们有一些提问我们来听一下。

来自广东的网友,他说:主席您好我是广东东莞的,本人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自驾车游览新疆的天山和沙漠,但是常听人说,新疆很乱,那里的民众都带刀出入,非常不安全,是真的吗?

雪克来提•扎克尔:这有点道听途说了,新疆是一个自驾车旅游的好地方,新疆广袤的土地和风景,特别吸引自驾车旅游者,我相信在新疆居住的各个少数民族,都会给你提供应尽的帮助,而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你在内地感受到什么样的安全,在新疆同样能感受到。为什么?新疆有非常好的管理社会的体系。此外,新疆有两千多万热情好客的各族人民,他们可不是暴恐分子啊,少数民族身上别着刀,不是为了去伤害你,那是为了招待你的,给你吃水果、吃肉提供方便的,可不要担心这些。而且新疆现在的服务质量、服务水平不断在提升,自驾游你到处可以得到热情的服务,完全可以满足你的条件。

我讲这些,就是想说明,新疆经过一种阵痛,逐步地在发生本质变化,我坚信新疆的未来会更美好。

20世纪90年代的世界格局,因为前苏联的解体突然发生了改变。按照美国学者亨廷顿的理论,1991年之后,中亚作为一个地缘政治区域,属于两级对抗突然消失的断裂带。各国不仅因为从前苏联独立而社会动荡,更是随着伊斯兰教的复兴,使得宗教极端主义迅猛抬头。从车臣,到中亚,到阿富汗,这条伊斯兰新月形的地带,在冷战之后,成为了国际局势不稳和中亚动荡的“震源”。

随着恐怖组织在中亚地区的发展、蔓延,近年来,许多恐怖组织还在国外建立网站,制作宣传品,向欧洲、南亚以及中国新疆等地传播极端思想。而对于希望依托互联网技术来进一步发展电子商务的新疆来说,这也带来了新的挑战。

吴小莉:新疆是不是有点两难,希望大家普及网络使用率,但是如果发生暴恐事件,是不是发生过需要断网这种情况?

雪克来提•扎克尔:若干年以前,发生了一些严重的暴力恐怖犯罪事件,我们发现,境外敌对势力通过网络传播非常频繁,这需要去遏制,在我们还不掌握很多信息技术的时候,也采取过一些临时封堵的办法。

吴小莉:怎么样的封堵法?

雪克来提•扎克尔:比如说网络暂时关闭,完了以后,梳理网络的有害信息,或者是通过网络去掌握这些暴力恐怖犯罪分子的动态等等。但是,随着科学技术地不断发展,随着我们对网络的应用和对它的管理手段的科学化,我们现在完全有能力来控制这些问题。

所以说,现在社会上并不用过多地关注“新疆的网络是不是管控得很厉害”、“新疆会不会由于强调它的特殊原因去控制网络”,这些问题啊,只会越来越少,不会越来越多。我们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绝对不会由于网络的不充分利用,丧失这么好的发展机遇。

在2014年5月22日乌鲁木齐早市爆炸案发生之后,新疆开展了“严打暴恐活动的专项行动”,根据报道,一年的时间内,新疆打掉暴恐团伙181个,其中96%是被摧毁在预谋阶段。雪克来提•扎克尔在采访当中告诉我,新疆反恐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成绩,不仅仅是因为网络技术的发展,更是源于加强了对于基层的关注和重视。

雪克来提•扎克尔:我们新疆从2014年年初就开展了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的活动,简称“访惠聚”活动,把我们全新疆的23万在职干部分了三批,一次7万多人,去新疆一万多个村里和社区做为期三年的“访惠聚”工作。

第一个任务就是访民情,了解老百姓生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民生有什么诉求,老百姓对我们政府有什么要求,真正深入到每一个老百姓的家里,和每一个农民、牧民、每一个社区的居民交心、谈话。第一次他可能不很接受,第二次、第三次,慢慢地感觉到你是诚心实意的,你是可信的,他就会把所有的心里话都告诉你。

第二叫惠民生,怎么惠民生呢,就是力所能及地为老百姓做好事,解决老百姓当前最急需要解决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就像扶贫工作一样,你是否贫困,你家里是否有孩子上学,上大学的学费是不是给你补助了,给你的一些医疗补助、住房建设补助是不是给你全额地补贴到了,是不是都在你自己手里支配了,这些东西是惠民生的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吴小莉:所以“访惠聚”我们本来以为看到的是一个民生工程,但它其实具有相当大的维稳的意义。

雪克来提•扎克尔:对,所以说,它涉及到这项工作的第三个字,叫“聚”民心,通过你的访问、了解,为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让老百姓真正感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感受到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温暖,感觉到党的关怀和政府对他的鼓励和支持。这些使老百姓的心能够紧紧凝聚在一起,他就有一种对党的热爱,有一种对伟大祖国的热爱的这种凝聚力,还对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有了感受。

老百姓越来越感觉到,过去一些迷惑他们的,比如说极端思想的传播者、暴力恐怖犯罪活动的组织者,是越来越不可信,而且越来越感觉到他们是破坏幸福生活的敌人,所以老百姓自觉地去把这些暴力恐怖犯罪分子、极端分子赤裸裸地暴露在阳光下,使他们成为过街老鼠。

比方说,一个地方发生一个很局部的暴力恐怖犯罪事件,是一小撮、几个人的团伙,但在抓捕这些团伙的时候,数万、数十万老百姓主动参加围剿,使这些犯罪分子被捉拿归案,这种典型事例在新疆不止一次,可以说无数次了。

历史上的新疆和中亚地区,共同作为丝绸之路上的枢纽,肩负着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使命。在这片土地上,先后生活过西戎、月氏、乌孙、羌人、匈奴、汉、回鹘、契丹、蒙古等民族,他们不断融合,进而形成了今天的众多现代民族。

在大约1000年前,伊斯兰教从中亚传入新疆,经历了几百年的时间,逐渐成为新疆的主要宗教,时至今日,在新疆和中亚地区,共同生活着9个同源的跨国民族,他们大多信仰伊斯兰教。

位于乌鲁木齐的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是整个新疆唯一的一所宗教高等学院,也是中国唯一用维吾尔语授课的伊斯兰教经学院。

随访:

吴小莉:大家好。

(他们是2015年的学生,现在应该上二年级了,那就是刚刚开学。)

吴小莉:你们以后都想做神职人员吗?教职人员吗?

学生:愿意。

吴小莉:都想回到自己家乡去做吗?

学生:对,想回到自己家乡。

吴小莉:哪一位要带领诵?

(学生诵经)

吴小莉:好棒哦,您家乡是哪里?

学生:和田地区。

吴小莉:您是打算以后做学术研究还是要回去做教职人员?

学生:做学术研究的学者。

吴小莉:你也在学普通话吗。

学生:我正在学。

雪克来提•扎克尔:(翻译)他说毕业的时候肯定会看汉语书,这个能力肯定要造就。

每天,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的300多名学生,都会来到这个清真寺里做五次礼拜,每次10分钟左右。礼拜的时候,学生们都要跟着买买提•司马义一块诵经,学习祈祷的规范动作。因为他是这座清真寺的伊玛目,也就是领诵礼拜的人。

随访:清真寺

吴小莉:现在有一些极端宗教势力,会说非伊斯兰教的教徒就是异教徒,杀害他们,或者是反对意见的人,杀害他们,就是圣战,就能够上天堂,这样的思潮是怎么来的?您怎么看?

教师:现在我们说的极端主义,从社会层面来说,一个是从极端主义产生出的“伊吉拉特”问题,一个是从极端主义产生出来的“吉哈德”问题,这给我们新疆带来了很大危害,给我们新疆的穆斯林带来了更大的危害。这是因为一些人跟随着根本不懂宗教、也不懂现代科学的人的迷惑思想所产生的。对此,我们在旗帜鲜明地反对这种极端主义的同时,对学员进行教育。极端主义,狭义的来说,就像人的神经出了问题,广义的来说,是指走上邪路的土匪、强盗、分裂分子等,我们在深刻理解极端主义含义的同时,不断坚定自己的立场。所以,根据院领导的安排,我们在清真寺进行教育的主要内容也基本是这方面的。

雪克来提•扎克尔:如果我们培养出一大批宗教造诣很深厚的、对宗教理解的比较透彻的神职人员,能够把宗教真正的内涵解读给信教群众,而且他对祖国认同,对民族团结认同,对我们的社会制度认同,对祖国统一认同,会更好的对信教群众起引领作用。所以对爱国宗教人士的培养培训,不断的提高他们的能力和水平至关重要,这也是防止极端思想蔓延的一个重要途径。

随访:办公室

吴小莉:《楚辞》,您还在读《楚辞》啊。

雪克来提•扎克尔:经常看看,这是一个业余爱好,我也喜欢文学,也喜欢历史。

吴小莉:为什么选《楚辞》?

雪克来提•扎克尔:我觉得《楚辞》是中华文化非常经典的读本,学习《楚辞》的过程中,会对中华文化最古典最深厚的底蕴有所了解。

吴小莉:我很好奇,您在跟我交流的时候,您需要把它从维吾尔语翻成中文再跟我说话呢,还是两者对您来说直接的反应都是母语了?

雪克来提•扎克尔:直接的反应肯定都是母语,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讲汉语会流利一点,但是有时候在有些问题上,肯定脑子里边有一个互译的过程。比如说我用维吾尔语的时候,我要从汉语的一些书籍当中理解一些问题,我可以用汉语思维,完了以后再转。

但是从汉语表达的过程中,对一些民族的、宗教的和一些关于新疆的一些很有特色的一些文学作品来翻的时候,我脑子里会闪念出维吾尔语的那种思维,完了以后我再翻译。

吴小莉:今年两会的时候,您对媒体说,在“十二五”规划的那五年,新疆上交给各族人民的是一份满意的答卷,那么“十三五”2016年开年了,您希望“十三五”新疆交出什么样的答卷?

雪克来提•扎克尔:我们相信在“十三五”末建成小康社会、全面脱贫这个目标一定能实现。而且为将来长远的发展奠定一个更好的基础,我们会在丝绸之路经济带腾飞。让大家都知道美丽的新疆,和谐的新疆,团结的新疆,奋进的新疆,期待每一位客人的到来。我们也希望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当中,新疆为全中国乃至沿线的各个国家提供最好的、最优质的平台。

吴小莉:谢谢主席接受我们的采访。

分享到
来源:凤凰资讯 | 责任编辑:张广凯
专题 > 边疆战略
边疆战略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