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香港大学圣约翰学院霸凌案校方处罚23人 3人被取消宿籍

2017-04-08 15:56:42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近日,香港大学接连发生多宗性欺凌丑闻。3日,圣约翰学院被爆出20多人集体向1人下体滴蜡;两天后,李国贤堂则流传出涉嫌集体性侵视频

据香港东网8日报道,香港圣约翰学院院长称经调查后,确定同学身体被虐事件于上月21日发生,已向23名学生作出处分,其中3人被取消宿位,19人被暂停入住宿舍,1人被书面警告,重申有关行为被视为学院传统不可接受;另外,圣约翰学院学生会亦就事件作出道歉。

圣约翰大学调查报告

圣约翰学院院长昨日(7日)向宿生及校友发表声明指,导师会见涉事学生及考虑相关证据后,已于本月4日向他提交报告,确定事发于上月21日,有学生的身体被虐待,相信参与学生来自不同楼层及较高级别,部分更是煽动者,有关行为若以次文化及传统作借口,均是不可接受。

声明续指,学院的纪律委员会已于本月6日会见所有涉事同学,并向有关学生作出纪律处分及谴责,其中1人须接受书面警告,19人暂停入住宿舍,另有3人被取消宿位,而导师团队亦已向相关同学提供辅导及支持。院长强调,以捉弄作为借口,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在圣约翰学院发生,而该学院亦绝不容忍,任何违反者,后果是被取消宿位。

另外,圣约翰学院学生会亦发表声明,表示就事件向公众作出诚意道歉,指今次事件涉及该学院学生及校友,认为任何捉弄行为,包括严重行为均应避免,有关行为不应视为传统及次文化,亦不应奉行,捉弄基本上是不可原谅、可耻及错误。学生会召开会议后,将于今日起采取相关措施,不容许任何捉弄行为,并会就事件作出检讨,希望重建公众对该学院的信心。

4月3日,港大专门报道港大校园消息的《薄扶林速报》本月初称,1名圣约翰学院干事会参选人发文,指约20人闯入其中一名参选人的房间向其下体滴蜡,并指滴蜡为该楼层“传统”。其余多宗性欺凌事件亦随即爆出,港大李国贤堂亦接连爆涉嫌欺凌事件,继有男生涉被人用下体拍打头部后,有曾居于李国贤堂的非本地生指有人被脱剩内裤,然后遭人在身上喷漆乱画,更有人拿着蜡烛对准其下体滴蜡;另一招数则用来“对付”刚结交女友的男堂友,男堂友被戴上头盔塞入一架超市购物车,然后遭其他堂友用球砸向他头部。

bjpbjpc解读

我是一名馬來西亞人,入讀香港大學經濟系,來港已一年十一個月又三星期。從一個小鎮來到這個花花世界的城市,很多事與物都令我很愕然又驚奇。而大學裡令我最好奇的就是我八月底即將搬離的宿舍 -李國賢堂,Simon K. Y. LEE Hall,又稱 SKY LEE。不需問為何該簡稱如此無聊,因為從來入住大學舍堂的標準就是「無聊」兩個字。

今天《太陽報》頭條「科大迎新 學生變「淫蟲」」再次燃燒我心中寫出這篇「敢」言的那團火。

還記得初初聽了大學師兄師姐提倡的「大學五件事」,我心中立志必定要和本地樓友打成一片。現在回想,我是多麼天真啊。由於我懂得廣東話,我很快與大家成為朋友。當時真的還以為我們就是朋友,原來我大錯特錯。不及本地香港人標準的粵語發音,我一次次被大伙兒消費。一次次哈哈哈笑聲與勝利感中,我從沒發過怒。因為我知道我有教養。難道你們水平極度差又自以說著標準英國口音但事實上難聽到死的港式英語,我又譏笑你們嗎?哈哈哈。可憐可悲。

我會被舍堂逐出的原因是這一年中我完全沒有所謂的「貢獻」。我沒有難過。我打從心裡笑了出來。而我完全不參與任何舍堂活動的原因是我鄙視該舍堂的宗旨及精神。應該說我鄙視每一間大學舍堂的宗旨、精神與存在。入學的第一年,我很聽話地參加了游水隊。原因?我不懂游水;隊長願意教。很榮幸,我在隊裡認識了幾位品性非常好的朋友,尤其該隊長 - 阿哲。我認為他是全舍堂裡最有禮貌,最有品德的人。我有些內疚我辜負了他一年的期望。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懂水性,但永遠感激他教過我如何浮水和踢水。第二年,我看破一切。我以行動表明我的異見。舍堂所謂的團結精神、舍堂教育、等等根本就是一群無能之士所提議及編定的無稽之談。浪費時間在開三十六小時以上的會議、提倡浪費人力資源在無謂的事情、強逼學生參與投入種種的活動、無理調亂健康的生理時鐘、鼓吹濫交性開放的文化等等。

至今,我已經明白為何舍堂始終不把我當成一份子,原因只在我手握的護照及我對舍堂的「貢獻」。連一層樓的房間位置都需分別本地生與外籍生,我就知道國籍歧視始終都在這群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香港人眼內。當然,我會被反駁「不是啦,我地就係不想令你們外地來讀書的學生太辛苦,荒廢學業。我地係為你地著想。」。多謝你們啊!好偉大!那你們憑什麼強逼其他的本地生荒廢學業呢?難道大家都不注重學業嗎?還是大家不應該注重學業?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什麼你們還報讀大學?以上這幾句簡單的說話就赤裸裸批評出兩大問題。第一,大學舍堂的宗旨、精神與文化一開始根本就錯了。一班不願承認的傻仔就不惜一切代價去守護一堆錯得很離譜的不成文規條。玩樂,講粗話,做愛,再玩樂,再講粗話,再做愛,逃課,荒廢學業,再玩樂,再講粗話就從此變成了大家的大學目標。萬歲!「博盡」「無悔」就變成了大家逃避責任的藉口。不願追隨者就遭受排斥,最終無法不離開。我親自經歷,也見盡不少例子。如果舍堂所定下的規條是合理的,不強人所難的,我以子孫根擔保,大家,包括外地生都很樂意參與活動,培養興趣再而友誼及回憶。需要強逼嗎?但是偏偏事與願違。強逼者腦袋有問題;自願被強逼者心理變態。而此等文化傳統一年傳一年時,就變成今天報紙的頭條。你能否想像十年後舍堂的模樣嗎?我估計以後軟性毒品是會被收費供應。最重要,無悔啊嘛。哈哈哈。第二,本地生荒廢學業的問題。大學本是社會的縮影,但我難以想像香港日後的社會景象。舍堂學生彷彿完全不在乎未來,最重要享受現在。天啊!求知識增智慧難道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持之以恆的習慣嗎?象牙塔不更是一個近乎完美的地方嗎?為何大家都忽視了大學那三年的寶貴光陰嗎?我實在不明白。但其實我又很清楚在這個資本主義為上,消費主義為主的現代香港城市裡,種種不公令到大部份人都不願為明天計劃,皆因官、商兩只手早已遮蓋這片藍天,貧民百姓完全失去各種自由。生活就只為了活下去。而入大學亦只為他日工作面試時不失禮於人。所以又如何要求舍堂大學生有抱負不浪費光陰呢?我無語問蒼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陶立烽
专题 > 香港
香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