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82岁李敖称死前要去一趟北京 将自藏文物“送回祖国”

2017-04-12 14:57:19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据香港《亚洲周刊》4月16日封面报道,82岁的李敖自曝罹患延脑恶性肿瘤,声称自己最多只能活三年。他说死前要在北京办一个“李敖收藏流(亡)台(湾)文物回归祖国展”,提供100件的藏品。其中,一半展品会捐掉,比如钱穆、胡适写的信,捐给图书馆或者其他机构。李敖表示,“此次展览办起来会有象征意义,就是李敖回不去了,可是他把这些文物送回去回归祖国。”

李敖称,他在60岁那年出版了共40集的《李敖大全集》。接下来,他要在三年内完成85集。他自称是快乐的人,假如死的话,绝对会很快乐地死掉。

据《亚洲周刊》报道,活跃台湾文坛和政坛的“老顽童”李敖,前一阵声称自己最多只能活三年。此消息一传出,一阵子没有报道他的台湾媒体旋即聚焦他。他的这一新闻迅速占据传统纸质报刊偌大版面,在网络媒体纷乱转载,智能手机上纷纷刷屏。

但据报道,其实,“最多活三年”的论断不是医生作出的,而只是李敖的一种自我“判断”,是“顽童”用以“唬人”的极端数字

2月22日晚上7点半,带着水果和李敖点名要吃的奶糖,《亚洲周刊》记者相约去台北仁爱路他的寓所。门铃响了,他倚靠行李拖车(他自称拐杖还支撑不稳),一步一步缓缓走来开门。乍一见,他脸色红润,却胖多了。他话音依然洪亮,浑身中气十足,谁都不信他是在病中。几小时的探访,他丝毫不见疲累。

百件藏品将“半卖半送”

一坐下,没聊多久,他就说给亚洲周刊爆个独家料:他死之前,要去一趟北京。他要把100件收藏品带到北京,办一个“李敖收藏流(亡)台(湾)文物回归祖国展”,其中一半会捐掉,比如钱穆、胡适写的信,捐给图书馆或者其他机构。他说,“这些收藏品本来是在祖国大陆被发现的,然后流亡到台湾,被我阴差阳错买到手里,我收藏着。有一部分不捐,要卖掉的,卖掉还要有条件的,比如你们老板来买,赞助我这个北京展览。这些东西祖国都没有的,有了就不稀奇了,这些都是我有你们没有,却流来台湾。我又不是很有钱的人,可是我有机会,这些阴差阳错落到我手里。我要半卖半送,让他们回到祖国。我这个客厅,北京故宫博物院两个院长都来过,一个是郑欣淼,一个是单霁翔。”

问他:“你心目中什么时候办成这一展览?”

他说:“我还没有对外公布这个消息,我希望一年做成,也可能两年。我想让《亚洲周刊》主办,要卖的收藏品就是不能卖给日本人。这100件藏品,我主要是把祖国没有的拿出来,要与祖国有关联的才有意思,尽量要有故事的,如果祖国有的,我再拿过去就没什么意思了。主要是两批流到台湾的文物,第一批是1949年他们逃亡,这些被带过来的。第二批,文革时期流到台湾来的。这个文物展主要是跟中国有关,不一定是中国货。比如我这把刀(李敖指了指一进门就看到的长案上那把战刀),这把刀是俄国刀,但它杀过中国人。这一收藏品我会带去北京,证明他们侵略过我们。

李敖所收藏的俄国刀

你们看,(李敖又指着客厅墙上)这幅胡适写给胡汉文的字只要50万元新台币(约11万人民币),但我不卖,它有个故事跟着我走,这故事很值钱。”

李敖所收藏之胡适所写条幅

自称一眼能看出古董真假

李敖称,两岸鉴定文物特别准的就三个人,一个是张大千,一个是他,还有一个就是谢稚柳。李敖说,“一眼我就能看出是真的假的。”在他眼中,买卖古董是一种很享受的乐趣。

早听说李敖不会轻易给人看他的收藏品。他说:“我这里有篇毛泽东的文章,大家都从来没见过的,你说这值多少钱?都不能给别人看。我们内行人都不给别人看,一个是灯光折寿,还有一个原因,你看我的东西不花钱,你不识货。我的古董不能给别人看,原因就是我就代表一定的权威,你相信我就好了嘛,我怎么会卖假货呢?”

而对于此次展览,李敖说:“这个‘李敖收藏流(亡)台(湾)文物回归祖国展’办起来会有象征意义,就是李敖回不去了,可是他把这些文物送回去回归祖国。”

李敖脑部长肿瘤 死后将遗体捐给台大医院

《亚洲周刊》记者问李敖:“你的腿怎么啦?是什么病令你‘只活三年’?”他笑了,说:“本来我特别喜欢每天在外面走走,去年我感觉左腿行动不便,原以为是肌力减弱,就去医院检查,查出来脑部长了恶性肿瘤,压到了我指挥腿的神经,所以我左腿没什么力气。”

再问李,“据说,医生都没这么说你只能活三年。听陈文茜和你的助手都说是良性肿瘤啊?”他说:“医生说的比较保守。肿瘤长在脑子里就是恶性的!长在脑子里多可怕,脑部结构这么复杂。我是怪人生怪病。我去台大医学院,他们就说我这个病罕见,过去只有年轻人的病例,我年纪这么大开刀很危险。所以我就做电疗,总共要做二十八次电疗,配合二十八粒标靶药物治疗,疗程到三月。主要是会影响吞咽,很容易吃饭呛,呛得严重就会窒息。”

李敖表示,我的身体都已经捐出去了,捐给了台大医院,全部大体都捐了。

台大医院

据《亚洲周刊》报道,这些日子来,李敖每天半夜三点就起来开工写作,早上六点再睡一会儿,用他的话说,是“起居无常”。他说:“晚上一睏就睡,但肯定半夜三点就起来工作了。有时候晚上十点、十二点睡,有的时候夜里两点,总之睡得很少。就觉得死了以后就有充足的时间睡了,现在还不急。四十年前我在台湾坐牢,四十岁生日的时候正好我在牢里,一个人坐在地板上,也没有朋友,就独自坐在小牢房里。坐过牢你才知道,空间多么小,时间多么长。我经历了那些忧患,使我变得不宽容了。”

报道称,李敖坦承自己对别人不宽容。他表示,“我李敖不能搞政治,看到人家缺点,一辈子不忘记。这怎么搞政治,只能搞历史,搞政治不行,因为他永远不原谅你。你对我不起,我就恨你一辈子。”

李敖续说:“蒋介石死了,我写了七本书骂他。敢关押老子,我35岁坐牢,当然恨他。后来我看《蒋介石日记》,又找到新的骂他的证据,他把孙科强行弄回重庆,让自己儿子当台湾‘行政院院长’。我就是这样,度量不够宽宏,环境压我,我心灵受伤。”

三年内完成85本《李敖大全集》

李敖说,“我的《李敖大全集》全集已经出了40本,那是60岁时出版的。另有42册,在校对、印刷中。还有3册撰写中,集中探讨中国文化与近代史,包括中国人思考问题的模式,为何会有过年、中医等,要把中国人的思考毛病揪出来、要探讨近代中国为何能变强国,要重新定位中文,告诉大家什么是好的中文。我就要在三年内完成我的《李敖大全集》,85本。我要一年出一本,三年后我要是还没死,就一年再出一本,活到86岁就86本,出给你看,不是说着玩的。这套大全集或许是人类最厚的纸本书,毕竟大英百科全书十年前已不出纸本书了。”

《亚洲周刊》报道称,李敖说,到他这个年龄,别人记得多少就是多少了,“孔子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所谓耳顺,就是别人怎么骂,你都可以听不到,而我这把年纪,更可以不在乎,不在乎别人如何评论你,但唯有作品依然重要,以前我写来写去还是我自己,但现在我写的东西已超过我过去的自己。”

李敖接着说:“再来,就是我文章写得好,我的文章里面充满偏见,但我的文笔非常好,中文技巧非常好。中文玩不过我的。”

而说到自己的优点时,李敖笑了:“我是个快乐的人,没有那种忧愁。你看我这种表现,假如我死的话,绝对很快乐地死掉,绝对没有什么忧愁啊悲哀啊离情啊,我会很高兴地死掉,生死安乐论。”

李敖说,如果写的第99本书不能超越第98本,就不应该写了。他说,他写的新书最大特色就是比过去写得好,最显眼的就是“文字风格变化了”。

报道称,那些年,李敖独自住在阳明山这个远离台北市中心的家,读书,写作。每周末,他就回仁爱路的家。在仁爱路寓所,夫人在,他不会感到孤寂。喜欢独居的李敖82岁了,每天依然活得充实,看他写字桌上,那堆材料那支笔,就知道他闲不下来。报道表示,灵魂在高处的人,不会有漫长而恒远的孤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朱素恕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