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台湾补习名师被指缓刑期间再度性骚扰女学生 自缢身亡

2017-05-18 12:32:18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狼师何时了?”26岁文坛新星林奕含自杀事件,掀起台湾补习班乱象一角。有民意代表指出,台湾补习圈里,“不是一匹狼,不是一个个案,这是一群狼”。

一些遭受过骚扰学生也在社交媒体揭发“狼师”,以求避免下一个林奕含。近日,一名曾因猥亵女学生被判刑的补习教师再次被爆料,疑因不堪舆论压力自杀身亡。

自杀的补习班老师许力中,艺名许杰森(图片来自台媒)

林奕含事件后被爆料:猥亵学生被判后不收手

综合台媒消息,自杀教师为台湾补习教师许力中。去年6月,许力中被控在2015年曾多次带一名未满16岁的女学生到包厢电影院、汽车旅馆等地发生猥亵行为。

许力中事后赔偿6.6万新台币与家长和解,被害人家长表示愿意给予缓刑机会。法院认为许力中有悔意,“与被害人互有好感而犯案”,宣判4个月徒刑,可易科罚金(以罚金替代自由刑执行),并缓刑2年。

今年5月6日,一名自称被害的女学生6日在台湾最大匿名社区Dcard上发帖,指出许力中被判刑后仍不收手。该名被害人指出,自己目前高三,去年暑假许力中在新北市从事理化教学时,曾以替她单独补习为由,进行多次猥亵行为。

一名自称被害的女学生6日在台湾最大匿名社区Dcard上发帖,指出许力中被判刑后仍不收手。

该女生在帖子中指出,称去年暑假因准备考试,与中学时期的理化老师许力中重逢,答应对其进行一对一的自然科教学。趁去书局找参考书籍时,许力中对该女生毛手毛脚,后来又通过LINE(类似微信的社交软件)向其告白,原本就患有重度抑郁症及创伤后压力症的女学生,在服药后昏沉情况下,答应与许交往。

许力中在补习班中做示范教学。(台湾“中时电子报”截图自YouTube)

该女生表示,许力中之后曾在咖啡厅及车上对其进行猥亵,她感到肮脏、恶心,却不敢向他人诉说。她表示,不敢跟家人说被性侵,只说有一个已婚老师在追她,其父便告知许力中别再靠近她女儿。该女生还表示,“我不敢提告,我怕许老师留着对话纪录,删掉对他不利的那些,也怕他老婆告我。”

女生表示,直到媒体不断报道林奕含的新闻,她才鼓起勇气请朋友在Dcard发文,希望不要再有其他学生受到伤害。

该女生还用房思琪(林奕含小说人物,被诱奸的女学生)来形容,“我怎么会爱他呢,爱何其无辜。的确下车后我曾逼迫自己去爱他,像房思琪那样,显得自己没那么悲惨。但这太暴力太自我太恶心。”

文末还表示,已知的被害人至少就有6人。帖子下面还有其他自称被害人的留言,指出也遭受过许力中类似手法骚扰。

警方:罕见站立式自缢身亡 死前录视频给家人

5月8日凌晨5时许,有人向警方报案,台北市文山区河滨公园的羽毛球场旁,疑有民众上吊轻生,警方到案后,发现一名男子身穿深色POLO衫、长裤及皮鞋,背着一只运动背包,以童军绳在附近树丛中上吊,已无生命迹象。

许力中以绳子绑在树上上吊自杀。(图片来自台媒)

警方在死者皮包发现证件,确认身分为许力中,没有遗书,但在他手机中,发现一段录给家人的视频,拜托父母和前妻,要好好照顾2个小孩,注意小孩的教育,但并未提及自杀原因。报道称,许力中在影片中神情憔悴落寞,声音哽咽,还对前妻表示,“其实是爱你的”。

据岛内媒体报道,警方私下指出,该处路树笔直低矮,许姓男子仅以自备绳子,以垂直站立的姿势上吊身亡,被发现时身体尚未僵硬,而且双脚站立地上。路过不少晨跑民众看到,以为是有人靠在树旁休息看河景。警方表示,“这种寻短(见)方式相当罕见、透露出许姓男子寻死意志相当坚决!”

林奕含自杀事件 引爆台湾补习班乱象

26岁台湾女作家林奕含近日自杀身亡,她多年前被补习班老师诱奸一事也被曝光。她曾出版《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描述13岁女主角被补习班老师性侵最终精神失常的故事,映射的就是她的亲身经历。

林奕含

事件在网上引起广泛讨论,连日来台湾各界反思补习管理乱象。因不需资质入行门槛低,且教师多用假名,加上管理混乱,近年来补习老师性侵学生事件层出不穷。据“中国时报”报道,资料显示,2016年台湾地区通报的受性侵人数为8141人,18岁以下5214人占64%,熟识者占74.6%。

台媒报道指出,台湾补习行业很多老师使用假名授课。3日,台湾多名“立委”提案“修法”,推动补习实名制,设立针对老师的通报系统,杜绝“狼师”以及补习老师化名教学生的情况。

台湾《中国时报》3日刊登评论文章《狼师何时了》称,台湾的狼师还真不少 ,他们潜藏在校园里,甚至有许多被揭发后,仍可安然无恙在校园里任教,或转调其他学校,更有转至社福机构,还有高升至学术研究机构的。

文章指出,有基金会在2009年首次介入台湾南部一所学校性侵案,积极举布条抗议,终于让一位钟姓体育老师被解雇,之后半年内陆续让5位“狼师”被解雇。然而该基金会指出,“狼师”就像蟑螂,怎么打也打不死、清也清不完,除非紧紧盯梢,这些人总是一犯再犯。

法令都已具备,为何还是有处理不完的“狼师”?文章强调,这是校园结构性问题。如果大家看不见受害学生的处境、如果大家维护“狼师”权益甚于受害学生、视性侵性骚扰为微罪、只会谴责没有说“不”的学生,那“狼师”们仍将横行,逍遥法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马雪

马雪

观网时政组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雪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