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新华社香港分社前副社长张浚生:2047问题“到时候中央肯定有个态度”

2017-06-09 13:16:05

新华社6月8日报道,外交部当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8日就美方发表有关涉港文件表示,香港事务属于中国内政,美方在涉港问题上应谨言慎行。

对于有记者提问,“美国务院日前发表了名为‘香港重要情况综述’的涉港文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来源:外交部网站

华春莹说,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得到切实贯彻落实,香港居民依法享有充分的权利和自由,这是任何客观和不带偏见的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中国政府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不会变。

“我想强调,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属于中国内政,任何外国都无权干涉。”华春莹说,“美方发表有关涉港文件,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对此我们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要求美方在涉港问题上谨言慎行。”

此外,新华社香港分社前副社长张浚生接受香港日前《明报》专访。他认为,香港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获得了巨大成功,但今后须正确引导年轻人,以及尽快为《基本法》23条立法;他表示,关于2047年(香港回归50周年)前后的技术问题如按揭、地契等不难处理,不涉及大原则或修改基本法等问题,中央适当时候“肯定有个态度”,中央一定会维护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国家不会丢掉香港,香港是自己的孩子”。

张浚生自1985年获派往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处理香港回归工作长达13年,直至回归翌年(1998年)才功成身退。

新华社香港分社前副社长张浚生

2047问题“到时候中央肯定有个态度”

《基本法》规定,香港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保持50年不变,2047年以后的安排近年逐渐受到关注。据《明报》报道,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2013年曾表示,“今后15至20年内,有必要讨论并解决香港2047年后的未来”,并认为2047年以后的安排于2030年代初必须获得解决。2015年12月,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烈显伦认为,2047年后的前途问题需要作出及时的决定,否则可能重演30年前香港和国际商业机构撤离的情况。

张浚生最近在杭州接受专访时表示,“一国两制” 的初衷就是要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而 “五十年不变”的安排与中国争取本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目标一致。

他引述已故领导人邓小平1988年的话称,“前五十年是不能变,五十年之后是不需要变”。

张浚生认为,关于2047年前后的技术问题如按揭、地契等不难处理,不涉及大原则或修改基本法等问题,中央适当时候“肯定有个态度”,中央一定会维护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国家不会丢掉香港,香港是自己的孩子”。

23条天经地义 立法需审时度势

张浚生认为,香港回归20年来“一国两制”获得了巨大成功,但今后须正确引导年轻人,以及尽快为《基本法》23条立法。

张浚生说,“香港有些人对唱国歌、升国旗也反对,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在这个地方升国旗、唱国歌有什么错?都要反对、说洗脑”,“我觉得香港将来有两个问题要解决,第一是必须把教育搞好,把年轻人引导好;要使年轻人认识国家的历史和现状。第二,把法律制度建设起来,特别是基本法23条立法,为什么立不起来?就是因为反对派反对。23条立法是维护国家安全,天经地义”。

至于新一届政府应否为23条立法,他认为新政府需要审时度势,怎样做和什么时候做,要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处理。

《基本法》 23条规定: “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 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

须解决“如何爱国如何爱港”问题

现年81岁的张浚生说,中央关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方针政策得到贯彻执行,香港也保持了繁荣稳定,肯定比回归以前进步。

1997年香港回归时,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向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赠送亲手题写的“香港明天更好”书法卷轴。张浚生认为这句话“当然管用,未来几十年肯定管用”。

张浚生深信香港绝大多数人是爱国爱港,“极少数人”搞港独成不了气候,但必须解决“如何爱国?如何爱港?”的问题,因香港长期受英国殖民统治,殖民政府推行的教育令港人疏离自己的国家,部分人对祖国的观念趋于淡薄。

张强调:“香港回归以后,不管什么人,都得解决一个问题:我是什么人?香港是什么地方?我跟香港一些年轻人接触过,我问他是什么人,他说‘我是香港人’;对的,你是香港人,就像我是福建人,但我讲我是福建人不是说我不是中国人。香港有些人会说我是香港人,有人会说我是中国的香港人,但是有些人不会这样说。还有是要认识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

2015年2月,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邀请张浚生演讲,事后他出席院长安排的晚宴,同场也邀请了数名新亚书院学生会骨干成员。

张浚生忆述:“我问他们有没有参加(2014年发生的)占中,他们说当然去,我问‘你们搞了79天,有什么意思嘛?’他们说‘我们后来也不知怎样下台,为什么要占’,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

张认为,“如果有错误的认识,就会有错误的行动。年轻人受到错误引导去占中。那么多同学参加这活动,就是受了错误的引导”。

金融中心 不是内地城市能一下子取代

近年一些内地官员指香港占全国国内生产总值比例由回归时的16%,跌至近年约3%,认为香港对国家经济的贡献不断下降。

张浚生则强调,不应以占全国产值的比例衡量香港的贡献,“内地和香港共同发展,香港在不断前进。整个内地那么大的体量,香港是小块地方嘛,只能说我自己发展了多少,不要用占了多少分量来说我发展了没有”。

张浚生认为,香港优势仍在,香港人的质素仍高,但“香港人既要看到自己的优势,同时不要迷恋过去的相对优势;既不要自高自大,也不要妄自菲薄”。

张浚生强调,香港拥有很多优势,“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经济制度,法律制度比较完善,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方,不是内地其他城市能一下子取代的。另一方面,香港长期的国际交往畅通,香港居民的素质比内地要高”,“香港人既要看到自己的优势,同时不要迷恋过去的相对优势;既不要自高自大,也不要妄自菲薄”。

分享到
来源:新华社 | 责任编辑:廖志鸿
专题 > 香港
香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