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港泛民声称被内地人掳走后钉20多个订书钉 连反对派都对此起疑

2017-08-14 18:20:14

综合港媒报道,近日,香港泛民的民主党成员林子健称在旺角街头,被两名操普通话的男子迷晕后掳走禁锢;期间,两名男子用订书机在其双脚和大腿钉了多个小型十字,声称送“十字架”给他,一共有20多个。事发后,林子健先召开记者会,并展示自己的伤势,随后才向香港警方报警。

部分反对“一地两检”的政党和人士迫不及待地拿这件事与香港西九龙高铁的“一地两检”挂钩,加强港人顾虑。不过,有港媒质疑整个案件疑点重重,还有网民甚至怀疑是反对派“自导自演”。

据港媒14日最新消息,林子健原本13日与警方约好录口供,但他称身体不适没有前往,今天又称为了家人考虑选择收声。

林子健展示伤势/图片来自香港巴士的报

回家后:餐厅吃饭、清洗衣物、洗澡、开记者会

据香港巴士的报8月11日报道,香港民主党11日上午紧急召开记者会,宣称民主党成员林子健疑被内地执法人员在港掳走禁锢约9个小时,其间遭到殴打及恐吓。

事主林子健在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前主席何俊仁、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工党前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民主党中委吴永辉陪同下见记者。林子健现场拉起上衣及裤脚,向记者展示其大腿及腹部的伤痕展示伤势。他称,3日前曾收到一个声称“北京人士”、但显示为香港号码的电话,对方警告他不要把著名球星梅西的签名转交给内地某异见分子的妻子,否则后果自负;但原本已准备去美国进修的他并没有多理会。

林子健回忆称,10日下午到香港油麻地(又一说法是旺角砵兰街)一家球衣店买球衣,大约下午4时左右,在球衣店附近的街口被两名操国语的男子带走,对方称要与他上车聊聊,并将其强行带到车上后迷晕,期间手机也被对方关机。其后,他感觉到自己被硬物打,随后醒来,发现自己被蒙眼,四肢被绑着,下半身脱得仅剩内裤。对方称一直警告他不要转交签名,又用普通话问他“为何不懂爱国”,并继续打林的肚子,其后更用订书钉钉在其大腿上。之后,林子健再次被迷晕,直到11日凌晨1至2时左右才醒来,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弃在一个无人海滩上,没有任何财务损失。最后,他摸黑步行10多分钟返回公路上再打到出租车回家,看到路牌时才知道自己身处西贡。

据香港明报消息,林子健称花费90多元港币打车回到自己寓所旁的颂安商场出租车站,并进入商场内麦当劳吃了两个鱼柳包才返回家中。而返回家中后,在他妻子为其拍下伤势后,他又洗澡并清洗衣物。至凌晨3时左右,通过通讯软件WhatsApp将伤势图片发送给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及前主席何俊仁,对此林子健在记者会上称,不直接打电话是不希望在凌晨时分打扰两人。

当天记者会结束后,林子健才前往医院验伤并报警处理案件,目前案件已由香港西九龙重案组接受调查。此外,他在未去医院和警局的前提下,就在记者会上公开宣称本次事件不是他个人的事,“是对全港巿民的恐吓”,只要政见不同就有可能受暴力对待。

据悉,林子健是民主党最年轻的创党党员,最为人所知的“事迹”便是2006年民主党爆内讧时,他成为已故民主党元老司徒华安插在另一派的卧底,一度导致他“两面不是人”。

另据香港文汇报14日称,13日网上流传一段6年前的短片,一群网民发起“瘫痪地产霸权一小时”的活动,林子健也有份参与。他们在超市各自拿了装满一辆购物车的货物,结账时却以金额不足等理由拖延,导致各超市大排长龙,最终超市报警求助。网友纷纷质疑林子健搞事早有“前科”。有港媒称,前面提到的异见分子是梅西的拥趸,林子健之前表示要把梅西签名照送给他以示支持。

随后,一些香港反对派分子趁机攻击。“非法占中”头目黄之锋接受BBC采访,在警方未对事件调查清楚之前,就忙不迭地称“对民主党林子健疑遭“内地强力部门”强行掳走虐待,表示强烈谴责”等。“帮港出声”批评说,黄之锋之流只想借事件增加政治本钱,对事件的真相、警方的调查毫不尊重。

港媒列出多处疑点

不过,林子健的“口供”令香港社会疑窦丛生。巴士的报13日列出“五大疑点”:

一是他对被掳地点改口最为可疑,起初对警方称在砵兰街街口对开被掳,之后又向传媒改口称在信和中心对面的弥敦道被掳走,再之后又说回第一个地点砵兰街街口,两者差了三条街。而林子健的说法改来改去,令警方未能确认第一案发现场。在警方翻查闭路电视片段后,确认林子健一个人到飞龙球衣专门店取衣服后独自离开,未发现任何掳他上车的事件。

前执法人员称,林子健被掳走时神智清醒,没有理由连第一事发地点都搞错,这一点最可疑。由于林一再改口被掳地点,警方查看所谓事发现场附近监控一直未有发现可疑证据,警方只能扩大搜证范围,12日从砵兰街往旺角及尖沙咀方向两边约150米延伸。香港闹市区街上遍布监控,若查不出任何东西,这件事是否发生过都令人存疑。

林子健多次改口被掳地点/图片来自香港东网

二是“为何要迷晕”,有执法人员表示,掳人时用迷药,通常是禁锢勒索,最常见是追债,一般收不到钱不会放人。但此案报称的案情只是恐吓,按道理掳林子健到车上痛打一顿,恐吓一番就可以了,“表面看犯案手法非常不专业,有小题大作的感觉”。

三是林子健不马上报警,要忍痛9小时。这是整起事件最受公众质疑的,他等到第二日早上11点开完记者会才去报警。就算想保留证据公开事件,也可以马上去报警求医,自己在警署门口拍视频甚至在facebook做直播,为何迟迟不报警?林子健的解释是自己“好胆小”,“返回家后六神无主”,等等。

四是“为何冲凉洗衣服”,林子健半夜回到家,给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发完消息,洗澡及洗衣服。执法人员直言,这种做法不合常理,试想你两条大腿被人钉满订书钉,即使换衣服都不会冲凉,因为这样做可能会很痛。况且一般人都知道刑事案受害者的衣服上会留下证据,可以做科学鉴定,怎么会先去洗?

五是“讲普通话就是强力部门?”有网民留言说,林子健听到两句普通话就说是“内地强力部门”所为,难怪网上诈骗案如此盛行。13日,林子健报称身体不适,未能录取口供。

泛民内部将信将疑

关于林子健的叙述,就连泛民内部都对林子健将信将疑。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称,林的所为对内地压力不大,与其所声称的遭遇不成比例,质疑并非北京的做法。

李柱铭也“松口”怀疑,林子健从第一天称是“强力部门”所为,到第二日又说现在不知事件的幕后指使人士,不能说是“强力部门”所做。他批评林子健缺乏法律常识,形容对方回家后洗澡及清洗衣服的做法“愚蠢”。

李柱铭称,11日清晨约6时起床时,看到林子健发来的信息,至8时许收到林子健与何俊生回复,三人才通电话商讨对策。他又表示,若林第一时间致电找他,会建议先报警,也愿意陪他到警署录口供。

然而,林子健本人的解释是,被掳后的整个过程中“反应不过来”,没有和出租车司机对话,也没有意识到要寻找自己的手机。至于回家后清洗衣服一事,他则表示,当晚衣物被咸水浸过,感到肮脏,其妻子替他拍下伤势后,立即洗擦及清洗衣物,强调无意毁灭证据。

香港东网12日引述警方消息称,林子健声称回家的时间与警方调查吻合,但因为他想不起下车时间,至今未找到涉事出租车,而11日搜查旺角砵兰街时也未发现可疑人物。

据星岛日报称,还有民主党私下称,事件充满疑点,也不排除涉及私怨,目前难以定论。

林子健出院后会见媒体/图片来自香港巴士的报

另据《东方日报》13日报道,林子健12日出院时称,11日晚进行了约半小时的手术,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将钉在双脚及大腿上的共21个订书钉移除,“真的好痛”。当被记者问及当时为何又能忍痛半天等开完记者会后才报警求医,他爆料称,这是李柱铭等人的主意,以方便媒体报道。

文章还提到,香港警方连续派出大批军装、便衣及机动部队,到林子健声称被掳走的地点一带调查,寻找是否有目击证人。一名五金铺员工卢先生透露,警员向他展示林子健的照片,问事发当天是否见过其本人或其他可疑人物,他称“事后看新闻才知道有这个人”,直言案情荒谬,令人难以置信。

香港警方上街调查/图片来自香港东网、巴士的报

舆论呼吁别扯“一地两检”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出席公开活动时,拒绝评论林子健事件。特首办表示,留意到林子健已报案,呼吁当事人协助警方调查,认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应妄做臆测或指控。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林子健的指控相当严重,警方高度关注及会全力调查,但他同时质疑林在记者会公开事件后才报警一举,会增加警方的追查难度,降低破案机会。有分析认为,此事恐直接影响“一地两检”的安排,因之前反对方的意见,就是怕内地人员借高铁站合法进入香港执法。

对此,星岛日报社论称,在事件未查个水落石出前,就一口咬定是内地执法人员跨境来港执行任务,未免过于臆测,再由此推论到“一地两检”会带来同类后果,就更是妄下结论。文章直言,林子健事件与“一地两检”的性质风马牛不相及。香港警方也重申,暂未在所谓的事发地附近发现可疑人物,市民不过过早下判断,以影响警方调查。

另据巴士的报14日称,林子健今日出席某电台节目时又表示,原定13日与警方录口供,但因出现头晕不适,故需再约时间。他称,自己身体仍很疲累,感到惊恐,考虑到家人感受后,今后不会再就该事件发声。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香港
香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