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杀妻藏尸冰柜两个月后 他发朋友圈“人生若只是初见”

2017-09-06 22:33:21

2016年10月18日,29岁的朱晓东扼住妻子杨俪萍脖颈,将其杀害。杨俪萍父亲杨敢连告诉红星新闻,朱晓东足足掐了女儿5分钟,然后将尸体用一块红色的床单包裹,放入家中冰柜底部。

在初中同学眼里,朱晓东曾是他们的“励志偶像”——毕业时,他突然向大家宣布减肥,之后就每天坚持跑步,只吃青菜。几个月后,他就变了一个人。

2017年9月5日,中元节,杨敢连做了一大桌女儿最爱吃的饭菜。看着女儿的遗照,他强忍多时的眼泪掉了下来。

事发后,他试图不去想象那些残忍细节,每当有人问起,他都以“被掐死的”一语带过。而事实上,他不敢想,女儿在床上挣扎了5分钟,在冰柜里待了3个月,“太惨了”,“心很痛啊”。

中元节临近,杨家亲属祭奠去世的杨俪萍(潘俊文 摄)

杨敢连告诉红星新闻,发现女儿时,冰柜里零下30多摄氏度的温度,已经严重损坏了皮肤组织,她的遗体通身黑紫、身形蜷曲、难以入目。

杨敢连出再高的价钱,也没有入殓师愿意为她还原样貌。就连殡仪馆也不愿意为她举办追悼会,认为遗容会让来客留下心理阴影。最终,协商下,他们用白毛巾遮面、以白玫瑰蔽体,并在棺木前竖起巨幅相片,接受吊唁。

对于案件进展,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当地派出所和分局,对方称,此为特殊案件,暂不方便透露。

杨俪萍和朱晓东(杨俪萍家属供图)

邻居说

他不爱说话 长相蛮好,总换女朋友

在杀害妻子后的105天,2017年2月1日,朱晓东在其父母陪同下自首。

当一辆警车和一辆殡葬车先后驶入上海虹口商业一村小区时,与朱晓东同住在商业一村的邻居们才惊叹,这种电影和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竟然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商业一村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多只有5层。外接的晾衣架从每个窗台伸出,偶尔和电线交织在一起,上面常年挂着女人内衣、牛仔裤和床单。楼里,刷着红漆的木质楼梯,已经开始斑驳,露出木材的本色。

这个小区和很多老小区一样,一半住着老年人,一半租住着外地人,即便在此20年以上的老住户,彼此间也不相熟。

朱晓东居住的商业一村小区(潘俊文 摄)

对于朱晓东,邻居们只有简单的印象:不爱说话,长相蛮好,总换女朋友。头发梳得油光噌亮,远远就能闻到浓浓的香水味。他会在每天中午或者下午牵着一条牧羊犬,吱吱呀呀地上下,“响动老大,一听就知道是他”。

事发后,多位邻居回忆,他们曾看到一位打扮时髦,开着豪车的女人到小区找朱晓东,也曾听到过从他家传出的激烈争吵声。

朱晓东从小与母亲居住在4楼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他29岁时,母亲搬离,房子粉刷一新变为婚房,妻子住了进来。邻居们也是在他母亲敲门散发喜糖时,才知道朱家这桩没有声响的喜事。

只是,这段婚姻并没有持续很久,5个月后,即传出了噩耗。

杨敢连曾是一名警察,对于女儿遇害,他十分自责,“如果不是我的60岁生日,事情还不知道将如何发展”。

2017年2月1日,大年初五,新年的喜庆气氛还未散去,杨家亲戚就早早聚在一起,准备为杨敢连庆祝60大寿,但女儿杨俪萍和女婿朱晓东在这天始终没有露面。

朱晓东和杨俪萍结婚后的住处(潘俊文 摄)

直到当天下午6点左右,杨俪萍表哥终于打通朱晓东母亲的电话,对方说了一句话:杨俪萍出了点事情,你们来一下广中路派出所。

“这顿饭不能吃了,杨俪萍出事了。”最初,表哥扔在饭桌前的话,大家都没有往最坏处想,只道是出车祸撞着人了,或者是小两口吵架了……

赶到派出所,杨家人才得知,女儿已去世3个月。

同学同事说

校长曾给她介绍有钱男孩 相处不足两月她以“不喜欢”拒绝了

乖巧、独立、善良、单纯,是杨俪萍留给父母、亲戚、朋友的印象。

从小学到高中,杨俪萍只有三到六年级在家门口的小学读书。其余阶段,由于学校离家很远,她都住在外婆家,只在周六周日回家。她的成绩永远是班里中上水平,也从来没惹过祸。

小时候喜欢小人书,父亲就给她买了一箱子。后来看着别人进网吧打游戏,她跟着去了一阵,父母怕学坏,便花8000多元买了一台电脑,让她在家里玩儿。她基本不会和别人争辩,连大声说话都很少。

大学填报志愿,大家认为她的性格比较适合做老师,她也接受了大家的意见,最终选择了上海师范大学。

大学时代,师范班里只有一个男生,她和多数女生一样,并不会主动招惹男生。在同学眼里,小动物和日本动漫是她的最爱。夏天有飞虫飞进宿舍,室友每次用书拍打时,她总是伸手拦住,然后将飞虫拿到窗台放掉。

2014年,家里的猫生病了,她整整守了一夜,第二天不等兽医来,猫就去世了。她还开车从浦西穿过半个城市到浦东的宠物火化场进行殡葬。装着小猫骨灰的小白罐子至今都还摆在她的书柜上。

大学毕业后,杨俪萍应聘上一所重点小学的教师。在这里,她很受同事和学生的喜爱,她有节课还成为学校的教学案例,在网上流传。

杨俪萍房间至今都还保存着各种证书(潘俊文 摄)

校长对她也很好,曾给她介绍了一位家境不错的男孩。男孩经常开奔驰车送她回家,杨母每次从楼上看着心里都暗自高兴。可是不到两月,女儿就不再去约会了。杨母问起,她淡淡地回应道“不喜欢他”。

他10岁时父母离异

职校毕业做销售员,对酒吧很清楚

与杨俪萍相比,朱晓东的成长便显得更加神秘些。10岁时父母离异,他就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在杨母心中,他是长不大的“乖宝宝”,胆小,什么事都藏在心里。

在初中同学魏涛眼里,朱晓东曾是他们的“励志偶像”。初中,朱晓东是一个胖子,体重一度接近170斤。和女生说话就会脸红,所以她也基本没有女性朋友。初中毕业时,他突然宣布要减肥,之后就每天坚持跑步,只吃青菜。几个月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从此“帅”替代了“胖”成为他的新标签。

由于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后,他就读于离家不远的南湖职校。2006年毕业后,他就到五角场东方商厦做销售员,工作不迟到也不早退,待顾客不热情也不冷漠。同事徐林认为他看起来比较成熟,和他们不是一个“圈子”。他记得,朱晓东从来没和他们一起玩过,即使一起抽烟,他也不说话,“就帅帅地站着”。

当时月工资只有1500元的他们,进酒吧、夜店还比较奢侈。有几次聊到出去玩,朱晓东突然来了热情,向大家推荐了很多酒吧,“哪个酒吧年轻女孩多,哪个酒吧可以随便畅饮”,他竟然这么清楚。

她生活中少有这样的人

“小痞,有个性,正好吸引了她”

杨俪萍大学毕业时,朱晓东已辗转多个商厦。在同学魏涛看来,那时候,朱晓东已经有些膨胀了,女朋友经常换,工作也说辞就辞。

杨俪萍的表姐称,2012年,朱晓东的手臂上添了一条刺青,是他和新女友的名字。但就在添刻这条刺青的前后,他认识了杨俪萍。当时杨俪萍在商场买东西,朱晓东突然上前搭讪。至于搭讪之后,他们是如何发展的,没人说得清楚。

她曾经向好朋友王峰说过,认识了一位很酷的男孩。但就在那时,他突然消失了。“当时(他俩)没确定关系,但感觉很暧昧”。

工作以后,她又回到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直到朱晓东再次出现并向她展开追求。

朱晓东向杨俪萍解释,之所以消失是因为自己长了肿瘤,于是辞去工作,断了一切关系,独自到西藏。后来发现脑袋不疼了,复查发现已经病愈,就鼓起勇气回来追求她。

旁人看来很可笑的话,杨俪萍却半信半疑,也没有深究。王峰后来回想,朱晓东这种怪异行为正是吸引杨俪萍的原因:有点小痞,超有个性,“对她来说太新奇了,她生活中很少有这样的人。”

然而,在杨俪萍去世后,有网友挖出朱晓东前往西藏的行踪,据称,他是带着女朋友私奔到西藏,中途不知什么原因,还曾打算双双自杀。后来,因女方家里强烈反对这段感情,他们才被迫分手。

杨俪萍曾向王峰吐露,这段让朱晓东刻骨铭心的爱情是她所嫉妒的。

事后他曾在无锡酒吧发两条朋友圈

一条点了一根小蜡烛 一条配文:人生若只是初见

2015年春节,杨俪萍第一次将朱晓东带回家。

当时杨敢连心里并不满意,但他选择相信女儿的眼光。杨家人和他聊天,问及职业、父母,他也是问一句答一句,很少主动说话,杨俪萍为了化解尴尬,总是抢着替他回答。

之后,朱晓东又去过杨家几次。一进门就钻进杨俪萍的房间,基本不和杨家父母交流。看着他们你侬我侬,牵手进出,杨家父母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恋爱后,他俩之间也曾有过“战争”——

“前几天微信删了,找我就短信或者电话,也不知微博活着的人有多少,女性随时OK,男性有被删除的危险,在未来的48小时,微博也要战败了,开始陆续删人,这不是演戏,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2015年2月,杨俪萍突然发了这条微博。

据了解,这场战争的起因是杨俪萍发现有女孩频繁给朱晓东发暧昧信息。

杨俪萍在一次和朱晓东吵架后向王峰打电话表示,朱晓东让她感到不放心。但在吵完架的第二天,她看到网上手表打折,又毫不犹豫地花5000多元给朱晓东买了一块。她说,“给他买好看的东西,比给自己买还开心”。

“保证只有你一个,保证再也不和别人发消息,不会和别人联系,手机每天都可以给你看,休息手机随你处置,手机记录随时可以去拉,每月一号;如果有,烧炭,在家里,一起死。”杨俪萍遗物中留下的纸条,似乎能为他们的吵架寻得一些蛛丝马迹。

为了绑住彼此,他俩在2015年12月31日领取了结婚证。在大学室友毛毛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因为不久之前她们刚和杨俪萍讨论过结婚的问题。那时杨俪萍的说法是,朱晓东没钱,想结婚也没办法。

2016年5月28日,两人办了婚宴,杨俪萍主动取消了几乎所有的结婚礼仪,没拍婚纱照、也没有婚纱,没有迎送亲和婚礼仪式。婚宴摆了6桌,只请了双方的近亲。她的同事朋友,都是后来单独请的。

后来,毛毛每次看见婚宴中杨俪萍只穿着白色短袖和破洞牛仔裤给大家敬酒的照片,都会替她难过。

2016年9月的一天,朱晓东带着杨俪萍来到一家纹身店,朱晓东在前一段感情的痕迹上覆盖了“美杜莎”,杨俪萍则在左胳膊纹了一对翅膀。纹身师推测她们当时有点矛盾,“一般情侣都相互陪聊解闷,但那天,男的在二楼纹了3个小时,女孩却一直在楼下和小猫小狗玩儿。”

再后来,朱晓东告诉妻子,自己被公司重用了,月薪2万,将前往香港发展。杨俪萍则向学校递交了辞呈,“两个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决定辞职时她这样向朋友说道。

规划去香港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谁知就出了事。

如今,朱晓东的朋友圈仅留下的几条动态,已经无法拼凑出他的生活轨迹。但是,2016年12月29日,他曾在无锡Saga酒吧留下坐标,并连续发了两条动态:一条点了一根小蜡烛,一条配文:人生若只是初见。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 潘俊文,应受访者要求,魏涛、王峰、毛毛为化名)

分享到
来源:红星新闻 | 责任编辑:郭光昊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