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上海浦东机场:时光交汇 为梦起航

2017-10-06 13:02:13

央视新闻10月6日报道,有人说,大型的国际机场,是人类文明最奇妙的地方之一。奇妙就在于它有强烈的空间感和时间感。候机楼里LED屏上的航班表,表明这里是去向世界各地的链接点;每一个班次表,又在提醒,几百位素不相识的人,有着同一时间的交汇点。它既是旅程的起点,也是千山万水的终点。别离、重逢、等待、追赶……在这里,昼夜不息、每时每刻都在上演与时间有关的故事。今天的《时间去哪儿了》,我们去机场看看这里发生的时间故事。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中国第二大空港。每隔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停降或启航。每天,10万人在这里抵达,10万人从这里出发。

游客:三亚

游客:泰国

游客:长白山

游客:加拿大

游客:回纽约

游客:和闺蜜一起去的

游客:去买婚戒

游客:旅游和做一点生意

时间在这里交织相会。24小时运行的浦东机场,时间从不停歇,在这里,黑夜一如白天。就连平时最怕熬夜的老人们,也兴高采烈的出现在凌晨3点钟的机场。旅行,让青春回来了。

潘阿姨:我们去玩,时间都去旅游去了。你看看,你看我们今年3月份到越南,4月份到河南郑州,7月份到内蒙古,8月份到新疆,9月份到俄罗斯。

姚龙吉:外面的世界真漂亮。

姚龙吉:去过法国、意大利、德国,我们都去过。

辛苦了大半辈子的姚龙吉,退休之后,和他的邻居老伙伴们,开始了“放飞自我”的幸福生活。

记者:这个是?

姚龙吉:内蒙古,我们退休工人有钱了,我们中国好了,我们中国好了都。

记者:怎么在机场过夜了?

辽宁工友:对,昨天晚上12点过来的。

记者:从哪过来的啊?

辽宁工友:从辽宁,时间都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

他们要去印尼,参与一项中国海外大型工程的建设。每天可以拿到300多块钱的工资。

辽宁工友老刘:这次去20多人呢。

记者:您家里人支持您去吗?

辽宁工友老刘:愿意。闯出去也就闯出去了,不闯出去在家也就是那样一点点过是,时间也就过去了。

凭着一股闯劲儿,工友们这几年去了好几个国家,在伊朗修过水电站,在阿尔及利亚建设新航站楼,多年的工作经验,让老刘颇有成就。

辽宁工友老刘:成就是有的,这些年来一直工作积累了不少工作经验。像咱们学木工的,高手那得学几年的,学几年。

老刘身上的勤劳质朴、踏实肯干,也是中国人留给外国人的印象。

从日本来的大平一辉和他的两个同伴,用了2年来的所有假期,来拍摄中国和中国人。

大平一辉:这次旅行拍了风景和就是中国人的气氛。

因为喜欢中国,大平还在日本学习了一年的中文。

大平一辉:哪都喜欢,上海也喜欢,北京也喜欢。中国人的性格也很好。我感觉很大方的。对日本人来说很佩服这样的性格。

记者:就觉得很,中国人很勇敢。

大平一辉:勇敢,对对对。潇洒。

在浦东机场,有人从这里看见中国,也有人从这里走向世界。这些上海理工大学的十几名学生,要去德国留学两年,这将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长久地远离家乡。

上海理工大学学生:希望能学好语言,然后能进行一个文化交流,最后我们应该还是会回国的。中国现在是个发展中国家,发展机会肯定不比那些发达国家少。

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兴奋。爸爸妈妈们却竭力掩饰着牵挂。

记者:您怎么两位都还在一边,都没过去跟他再说说话呀?

张剑南母亲瞿芬理:这两天,这两天一直在说。有可能学校呢,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那边,欧洲的学校房子啊,可能比较老一点,然后都不要去抱怨,我们是去学的,我们要尽快的适应他们的那个环境。

他们的儿子张剑南,这个安静的大男孩,生活单纯到只有家人、朋友和好好学习。

张剑南:我的目标还就是以后能找一份好工作,跟我的亲人们,就是一起幸福的生活。

20年来,儿子一直陪在身边。父母们说,以后要多为自己活。可说着说着,话题又回到了孩子身上。

张剑南父亲张鸿:她的爱好就是瑜伽。她每天要练瑜伽的。我们上次在澳大利亚。

张剑南母亲瞿芬理:我觉得我们上海真的挺好。我到悉尼感觉我们上海比悉尼也不差。所以我也不希望他出去。就去学嘛。我还是希望他回来。我的想法比较简单,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

时间,是急匆匆的,也是沉甸甸的。每个人都带着一件看不见的行李——记忆。奇妙的是,不管记忆多沉重,也不会让脚步变得缓慢。

台湾游客:就是很高兴来这里啦,22天,自由行。你看我们这个团有两个(老人),一个是92岁,一个是87岁。

记者:哪位是啊?您身体还这么好啊?

凌云秀:她是哪个电视的?

记者:中央电视台的。

凌云秀女儿:这边的中央电视台。

凌云秀:那要在电视上面播吗?

记者:可以吗?奶奶

凌云秀女儿:不用啦,不用啦,我们现在要进关啦。

凌云秀:告诉你,我是正宗的中国人。

1927年,她的祖父给新出生的小孙女,起了一个很美的名字,凌云秀。像蜀中的翠竹,高节凌云,枝叶娟秀。22岁那年,她随丈夫去了台湾,一直在那里生活。

凌云秀:我还有一大家人在成都。

蜀江秀,蜀山青。凌云秀夫妻俩都爱大山。她和丈夫登遍了台湾岛上的高山。两岸恢复交往后,他们几乎每年都回来,从长白山到喜马拉雅,看遍祖国大好河山。岁月变迁,乡音未改,乡愁不变。老人至今还保持着和成都的亲人通信的习惯,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都是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

凌云秀:这种环境,这种兴旺,不要受外国人欺负了。我们所经历的现在,正是走过苦难的她,在年轻时所憧憬的未来。

凌云秀:因为我经过八年抗战,知道人民的辛苦。大家,人民要团结,人民知道政府在为人民做事情。

游客:时间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奔波

游客:不知不觉就这么过来了

游客:我只是希望时间可以倒流。

游客:我希望时间慢一点,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我跟他接触的最好时候。

游客:时间就在陪伴中过去了。

游客:留下都是慢慢的回忆。

游客:时间其实我觉得都在。

游客:只要不是完全荒废掉,都会有一些相应的收获。

游客:时间应该在一个人的心里边。你自己能够操控住。

游客:把时间多用在值得关心的人身上就可以了。

分享到
来源:央视新闻 | 责任编辑:郭光昊
专题 > 上海观察
上海观察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