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生活压力大,香港年轻人在迷信中寻找安慰

2018-07-07 17:02:43

【编译/观察者网 王恺雯】庙街的算命摊、鹅颈桥下的“打小人”、黄大仙求神拜佛的人流……在香港,你可以在很多地方发现这些和“运势”有关的元素。

这些迷信活动,似乎和香港的现代化格格不入,但如今的趋势却是:不止老一辈相信,越来越多的香港年轻人也开始热衷于这些“迷信”。

香港《南华早报》7日以《风水,算命先生和星座:年轻的香港人在迷信中寻求安慰》为题,指出这种趋势背后,反映的是香港年轻人的压力和“不安全感”。

庙街算命摊前的年轻人  图自港媒

在黄大仙算命26年的王家乐(音)表示,这几年,前来找他算命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数量激增,与他刚开始算命时的情形大不相同——那时,受过大学教育的人通常拒绝算命,还把算命先生当成骗子。

但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在香港生存越来越困难。

王家乐指出,他的年轻客户们经常向他抱怨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或是很难找到工作。

他们经常对现状不满意,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努力没有得到适当的回报,这就是他们来找我的原因。

2014年10月4日,黄大仙庙的求签处挤满了人  图自网易《看客》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2016年,香港基尼系数达到0.539,创下45年来新高

2017年,美国市场研究公司Demographia公布的《2017年国际住房可负担性调查报告》显示,中国香港是2017年全球房价最难负担的城市,这已经是香港连续第七年占据该榜单首位。根据该报告的标准,当房价收入比超过5.1时为极度不可负担,而香港的房价收入比是18.1。

社交媒体算命受追捧

另一名在黄大仙和庙街都有业务的59岁算命先生黄晋虎也发现了同样的趋势,他还借此机会,使用更为年轻人所接受的社交媒体拓展业务。

30多年来,黄晋虎都是与人面对面交流,现在他开始利用通讯工具,替那些不愿亲自去他摊位的客户服务。

“例如,孕妇可以通过Whatsapp和我联系,我通过网络给她即将出世的孩子取名。”

34岁的郑伟贤(音)20多岁时因车祸失去双亲,作为庙街算命摊的常客,他也会通过社交软件找人算命,以节省时间。

郑伟贤说,在找算命先生之前,他对所做选择一无所知,“我无人可问,也没有方向。”

不过现在,他通过算命找到了一些希望,他表示,当自己不知道该找怎样的女友,或选择哪份工作时,算命先生的建议,可能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成功机会。

“这并不能保证有效,但能让我在做出选择时更加自在。”

2012年1月10日,两位游客在黄大仙庙观看墙壁上的“生肖太岁对照表”  图自网易《看客》

遵循中国传统的算命先生建议他找个属猪的女友,而他本人又相信西方星座,认为金牛座的自己应该找个摩羯座的伴侣。

郑伟贤综合各方意见,找了一个生于猪年的摩羯女。两年后,两人还是分手了。

一种新“宗教”

对香港年轻人的这种趋势,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陈丽云认为,年轻人被算命吸引并不令人惊讶。

很多年轻人对他们的未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算命让他们感到放心。

岭南大学社会学及社会政策系助理教授保罗·奥康纳认为,不止是香港,全球范围内都有一种趋势:人们正从有组织的宗教中走出来。

他认为,香港一直保持着宗教和信仰体系的混合,“几步之内,你可能会看到一座佛教寺庙或一座清真寺,那些说自己相信12星座的人也可能把中国元素加入其中,很少有人认为这会产生矛盾。”

塔罗牌占卜摊位  图自港媒

奥康纳描述了一种“个人精神建筑”,在这一建筑里,人们挑选他们想要的信仰元素,再加上流行文化,创造自己的信仰形式。

无论是塔罗牌、巫术、或是清明节扫墓,人们都在吸收能给他们带来安慰的元素。

“人们经常意识到这些故事是编出来的,但他们并不关心这个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构建自己身份的感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恺雯

王恺雯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香港
香港
小编最近文章
港媒:香港青年在迷信中寻找安慰
大选前夕 巴基斯坦前总理谢里夫被判10年监禁
他真的辞职了
日本提限捕秋刀鱼获俄支持 大陆台湾反对
“为什么美国不直接入侵委内瑞拉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