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文龙杰:当了20年总统又选上了,卢卡申科怎么做到的?

2015-10-15 07:20:53

此前,当俄白之间出现争吵时,克里姆林宫里曾传出声音说“有人当总统当腻了”。

当地时间10月12日,白俄罗斯第5次总统大选结果揭晓。该国现任总统卢卡申科获得超八成选票,再次当选总统。据初步统计结果,卢卡申科得票83.49%,社会活动家科罗特克维奇得票率第二(4.42%),民主党主席盖杜克维奇和爱国党主席乌拉霍维奇分别获得3.32%和1.67%的选票。此外,有6.4%的选民投票给“反对所有候选人”。

观察这次选举的人,对卢卡申科或支持、或反对、或高蹈中立。但是,无论是朋友与伙伴们认为“再次证明了白俄罗斯人民完全认可您所推行的方针和政策”,还是西方评论家们言说“欧洲最后一名独裁者再次抓住权杖”;这次选举的结果,均有所预见。这反映了白俄政治体制最重要的特征——“一枝独秀式的稳定”。白俄政治的这种“稳定”主要是因为,在白政治结构中,总统是国家权力的绝对中心。政府、议会和反对派都难对其形成牵制。

卢卡申科

首先,总统是白俄政治核心。据白俄1994年宪法规定,白俄实行总统制共和国,总统直选产生,每五年选举一次,1996年总统任期五年改为七年。2003年10月,通过全民公决方式取消宪法中关于总统任期连续不得超过两届的限制。卢卡申科在法理上得以自1994年7月当选首任总统连任至今。

其次,卢卡申科建立了总统垂直领导体系。总统为国家元首和武装力量总司令,职权包括全民公决、解散议会、确定各级议会选举、任命政府总理(须经议会下院批准)、任免所有副总理以下政府成员、任免所有司法机构、中央选举和全民公决委员会领导人等。

再次,白俄至今没有成熟政党政治。白俄议会无反对派席位和议会党团,也没有执政党。政党在社会政治进程中所起作用较小。

白俄地处东欧平原,国土20.76万平方公里,与英国相当。其西面的波兰、西北方向的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已加入欧盟,南面的乌克兰从去年开始也倒向了欧盟,东面则是俄罗斯。虽然对于欧洲中心主义者来讲,白俄已处边缘外围,但仍然时时加以照拂,不过这主要体现在人权、民主问题上。

美欧批评卢卡申科为“欧洲最后的独裁者”,称其治下的民主徒有表,人权遭到践踏。这类批评之中,当然有美欧作为“民主”“人权”布道者的信仰热忱。但更不容忽视的是意识形态背后的利益。

美国和欧洲的对白政策一直从属于美欧的对俄政策。卢卡申科自1994年担任白俄总统后一直采取亲俄政策,这为白俄与美国和欧洲的关系发展添加了一个目前来看最大的障碍。美欧一直对白俄的人权、民主状况大加挞伐,以历次白俄总统选举为紧张峰值。实际上,卢卡申科非常希望得到西方国家的承认,因为作为民主祖庭的西方在此拥有强大话语权,若被其承认,如同一名主教受到了教皇的册封,这将加强卢卡申科权力获得的合法性。但是,美欧总以“选举、全民大选不符合民主标准”回应,也就是不承认卢卡申科政权。这样一来,美欧与卢卡申科之间的扣子就越系越紧,要指出的是,对其进行拆解的主动权在西方人那里。

对俄关系始终居白外交首位,明斯克是莫斯科最亲密的盟友和最积极的追随者。这主要是由于:在经济上,白俄资源尤其是能源匮乏,无论是石油、天然气和煤,还是其他重要工业原材料,都依靠从俄罗斯进口;俄罗斯是白俄第一大贸易伙伴,贸易往来密切,且对俄严重依赖,以2009年为例,白俄对俄罗斯进口额和出口额占其进口总额58.5%和出口总额31.5%,而俄罗斯对白俄进口额和出口额仅占其进口总额3.93%和出口总额5.5%。而且,白俄在安全上须借助和倚重俄罗斯,俄承担了白俄大部分防务预算。在语言、文化和历史上,两个斯拉夫兄弟同出一源。

因此,尽管在诸如天然气价格之类的具体问题上存在利益分歧,俄白两国还是在1997年签订了《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联盟条约》,1999年底签署了关于建立联盟国家的条约。在21世纪初的几年,俄白联盟国家这个概念着实热络过一阵,一度爆出“有可能实现统一”,但终究还是凉了下来。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恐怕是,对于一个刚获得独立的国家来说,主权意义重大。无论掌权的是卢卡申科,还是其他政治家,都不可能因此而冒天下之大不韪,放弃自己的主权。

卢卡申科和小儿子尼古拉

随着时间的推进,俄白之间矛盾不断涌现,其中以“牛奶战争”较为典型。白俄牛奶90%以上出口俄罗斯,且该项出口收入相当于白国家预算收入的7%。俄罗斯曾数次以“这些产品没有满足俄罗斯有关卫生标准和产品标识规定”为由,禁止进口来自白俄的数百种牛奶和奶制品。其背后的真实原因则多种多样:或者是明斯克在某些问题上的表态没有配合莫斯科、或者是因为天然气价格不曾谈妥、或者是双方贸易中产生了纠纷,等等。

俄白之所以在制定天然气价格以及双方贸易中产生矛盾是因为,俄罗斯希望根据市场原则来处理这些问题,俄可以对白加以照顾,但白不应得陇望蜀,其观察问题所取的是经济视角。而白俄则认为,自己在独联体中积极支持俄罗斯的政策和倡议,起到了帮腔助势的作用;在俄与西方的地缘对抗中,充当了俄罗斯的“盾牌”,为了俄罗斯的安全而牺牲了自己的利益,应得到补偿,其看待问题所取的是政治视角。这构成了俄白间“以经济照顾换政治支持,凭政治支持要经济照顾”的互动逻辑。

俄白关系一直沿着该逻辑蝺蝺前行,不算太好也谈不上坏。但如果俄罗斯的经济受到了重创,那么这个循环就会出现问题:俄罗斯会因为自身经济出现问题而强调自己的利益,减少对白俄的照顾,白俄为了争取俄罗斯的经济照顾,会以不在政治上予以支持相威胁,从而使双边关系朝消极方向发展。在这个时候,如果西方向经济困顿中的白俄递出橄榄枝,俄罗斯会作何反应呢?不妨从欧盟此次白俄大选期间的动作说起。

欧盟方面在10月12日那天宣布暂时停止针对白俄罗斯政府的制裁,包括解除对某些官员的旅行限制和财产的冻结,等等。这与历次西方对白俄大选的批评大异其趣。对于当天成功连任总统的卢卡申科来说,这无疑是一份巨大的厚礼。

白俄解释说,欧盟之所以暂时停止制裁,是因为白俄在乌克兰危机中积极充当调停者角色,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媒体却将其与卢卡申科去年拒绝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所有权,且对俄在乌境内军事行动公开表示反对联系起来。言辞之间,卢卡申科俨然是要开始变颜色。

类似评论其实在此之前就已大量出现在俄罗斯媒体之中,这意味着俄罗斯人对白俄与西方改善关系颇为紧张。由于克里姆林宫的支持对于卢卡申科的政治生命而言具有决定性作用,所以而俄罗斯的“紧张”令卢卡申科颇敢紧张,卢氏为此在9月18日的第二届俄白地区峰会上反复申说:

“现在人们纷纷议论,似乎白俄罗斯计划将其利益转向西方。应该停止此类议论。”“不但就我个人而言,没有这个计划,就是我们的国家也完全不需要此类计划。”

“由于我们这是兄弟间的会晤,我想说,在俄罗斯存在一些独立的大众传媒、独立的‘智者’,而且为数不少,他们流议滔滔,说白俄要‘转向’‘转弯’,应该停止诸如此类的蜚论。”

“我和弗拉基米尔·普京唯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我们自己为自己制造问题,搞坏邻里之间关系。”

“我们(白俄罗斯)正在像俄罗斯所做的那样,培育稳定、良好的双边关系。所以,完全不应该对我们进行指责,说我们正在转向。我们不会超任何方面偏转,我们和俄罗斯此前携手并肩,今后也将长期亲密无间。”

还有专治白俄问题的西方学者认为,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启动在白俄的军事基地损害了白俄的主权,这令卢卡申科十分“不舒服”。这些专家们还从此次大选的口号“为了独立白俄罗斯的未来!”中读出了微言大义(上一次的选举口号是“为了强大和繁荣的白俄罗斯!”)。

拉拢也好,离间也罢,凡是白俄与西方之间的风吹草动,俄罗斯都十分上心。而对于俄罗斯的态度,白俄也颇为在意。这表明,所谓“兄弟之邦”“国家联盟”之下的俄白关系其实相当敏感,甚至是脆弱,无论是莫斯科,还是明斯克都不允许这组关系出现一丝裂缝。尤其对于俄罗斯而言,绝不会使第三方拥有机会在其间钉入楔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文龙杰

文龙杰

中国社科院国际政治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楚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