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文龙杰:安倍环游中亚,对抗“丝绸之路经济带”?

2015-10-26 08:11:56

日本首相安倍10月22日离开日本,首站访蒙结束后,将对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进行连续访问。这是日本国家领导人自2004年后9年来首次访问中亚。据哈媒透露,安倍将于26日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进行演讲,阐述其对中亚外交政策。也就是在同一个地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9月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

环游中亚,所为何来?

安倍此次环游中亚,所为何来?与安倍同行的经济界人士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还有媒体给出了确切的说法——“近50位企业界代表”。安倍表示,中亚各国在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具有巨大需求,日本可于此发挥作用。而且,鉴于中亚的巨大市场潜力和日本的经济发展水平,目前日本同中亚国家的经贸规模确实不能令人满意,存在着很大的发展空间。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26日抵达哈萨克斯坦,开始为期三天的访问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安倍政府提出,日本要在2020年将基建设施订单总额提高到30万亿日元,而在2012年时只接到约10万亿日元。联系安倍的表态,其出访中亚的重要任务之一恐怕就是为此进行张目。

俄罗斯的Regnum新闻社称,日本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的消息人士表示,安倍代表团此行将与中亚国家签订大单,将资金投向那些生产高附加值产品的项目。由此来看,发展经济关系应是安倍此行的题中之义。安倍每到一国,除与总统举行会谈之外,还还要参加经济论坛,与当地的商业代表进行交流,更是佐证了这一点。

不过,对于安倍而言,比之经济合作更为现实的考虑,或许是获取能源。众所周知,日本资源匮乏, 其绝大部分能源消费依赖进口, 全部一次能源进口依赖程度为79%, 其中,石油、天然气几乎100%靠进口。而中亚地区则蕴含着丰富的资源,其中天然气资源尤为丰富。据《BP世界能源统计》数据,2011年中亚地区天然气探明储量为27.8万亿立方米,其中土库曼斯坦24.3万亿(占世界储量11.7%),哈萨克斯坦1.9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储量0.9%),乌兹别克斯坦1.6万亿立方米(占世界储量0.8%)。以目前开采量计算,哈萨克斯坦天然气可供开采89年,乌兹别克斯坦—27年,土库曼斯坦—50年。

资源贫乏的日本不可能入宝山而空手归。尤其是在福岛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日本几乎关闭了境内所有核电站,这使其天然气和煤的兴趣较之此前变得更大。安倍23日与土总统举行会谈,土方对“日本国家领导人历史上首次访土”给予高度评价,双方签订了价值180亿美元的能源合同。

日本一直积极参与土库曼斯坦的南约洛坦气田项目。三菱、双日、伊藤忠商事、日挥株式会社等企业均与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公司签有框架性协议,对南约洛坦气田项目的一部分进行开发,该气田是土-阿-巴-印天然气管道(ТАПИ)的起点。这条天然气管可将该地区的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四国连接起来,然后走海路向日本输送天然气。

日本此举为在中亚经营多年的俄国人格外注意。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分析中心主任安德烈·卡赞切夫认为,日本在中亚的经济政策是与美国在该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如卡赞切夫所言,日本与土库曼斯坦的合作的确符合美国的利益。“完全可以想到,日本已经预先存有约定:日本获得南约洛坦气田后,土-阿-巴-印天然气管线就将开始铺设,这与美国的“大中亚”战略相吻合,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的“大中亚”战略指的是,通过加强中亚和南亚在经济、安全、能源、交通等领域的联系,整合出“ 大中亚” 这一新的地缘政治、经济板块。其主要目的是削弱俄、中等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

俄国人作此猜测,并非妄言无根。因为“日美基轴”是战后日本外交的重要支柱,是长期主导着日本外交决策的重要原则,即日本要在国际事务上追随美国,以换取美国为日本提供的安全保障。这种美国地缘政治利益与日本经济利益的捆绑也并不是什么创举,早已在亚太地区被相当广泛地运用了。何况,土库曼斯坦近期的举动也不免令莫斯科生疑。

今年10月14-16日,土库曼外长率代表团访问了华盛顿,会见了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负责军控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罗斯·戈特莫勒及负责南亚和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泥莎·毕斯瓦。根据美国务院发布的消息,土外长与布林肯讨论了“各类双边和地区问题”,而戈特莫勒与土外长达成的协议则“大部分与地区安全和能源安全有关”。

事隔还不到一周,安倍就开始出访中亚,22日到土,23日与土总统举行会谈,签下了180亿美元的大单。此外,不久前,土外交部还向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发出了一份声明,称土库曼斯坦与阿富汗边境一切正常,不必说存在什么威胁。但事实上,土阿边境的安全状况十分糟糕。对此,卡赞切夫认为,“土库曼斯坦这是要告诉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不必介入土库曼的事务,因为阿什哈巴德已就一切与西方达成了协议。”俄国人最为担心的是,美国将从土库曼斯坦那里获得其梦寐以求的“马雷-2号机场”,这意味着美国重新获得了在中亚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

对抗“丝绸之路经济带”?

日本《读卖新闻》指出,日本强化与中亚国家关系,目的就是与在该地区扩大影响的中俄相对抗,提升在中亚的存在感。日本共同社称,安倍此行旨在争取资源供应的多元化,同时也有意牵制在中亚影响力加强的中国。俄媒援引其日本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的消息人士的话称,“日本政府愿意加强与中亚国家关系,而这旨在与中国形成竞争。”一些西方媒评论称,安倍的中亚之行将于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形成竞争。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並无新事。”类似日本与中国在中亚进行竞争的言论在9年前小泉访问中亚时就已存在了。抄一段当年《中国青年报》驻日记者裴军的描述以现彼时情状:

“虽然无论是小泉还是麻生,都不承认日本的中亚外交有针对中国的意思。不过,看近期的日本各大媒体,和‘资源外交’同样频繁出现的词汇便是‘牵制中国’——小泉访美是为牵制中国,访蒙也是为牵制中国,这次的中亚访问还是为了牵制中国。远至非洲、拉美,近到家门口的东亚,仿佛当前日本的每一个外交举动均是以牵制中国为核心展开的。”(《中国青年报》2006年9月1日)

2006年时的中国经济发展水平远不如今天的中国,当年的日本也不是今天的日本。但9年过去了,结果如何?2014年,中国与中亚五国的贸易额超过380亿美元,日本仅为20亿美元。以中亚国家中的经济规模较大哈萨克斯坦为例(中哈贸易额占中国与中亚地区贸易额的70%),按哈官方统计,2014年1-10月中哈贸易额为133亿美元,在哈贸易总额中占14.6%(第二位),仅次于俄罗斯的15.2%;日哈贸易额12.5亿美元,占1.4%。2013年,中哈贸易额227亿美元,占17%,仅次于俄罗斯的17.9%;日哈贸易额17亿美元,占1.3%。在与中亚国家间的经济合作上,中国与日本绝非一个层次。

今天的中日经济实力对比,更已是另外一番天地。日本很可能确实存有在中亚与中国在经济领域合作进行竞争的想法,但要达到预想的效果,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而且,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是开放性的,欢迎任何国家加入进来,搭上中国的经济快车,享受中国的经济发展红利,目前已经获得了所有中亚国家的欢迎。除土库曼斯坦外,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四国均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即便日本不明大势,一意孤行地进行对抗,“丝绸之路经济带”无论是在广度和深度上,都不可能是安倍卖弄下嘴皮子,撒些钱就能抗衡的。

但需要提防的是,日本成事不足,但败事有余。以日本与土库曼斯坦的能源合作为例,鉴于阿富汗北部尤其是阿土边境地区的安全形势,土-阿-巴-印天然气管线在可预见的未来绝难铺成。随着美国逐渐减少其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该地区的局势将恶化,阿富汗中央政权在其与土库曼交界的省份控制力很差。据报道,在法利亚布省下名为科尔马奇的行政区内,基本没有官方政权的存在,已被极端分子和外国雇佣兵占领。因此,土库曼方面不再指望阿富汗中央政权能在安全方面发挥多大作用,而是将希望寄托给了美国。但美国的介入将遇到俄罗斯的反对。俄罗斯的国家意志已在乌克兰危机和叙利亚空袭中体现了出来,华盛顿恐怕不敢轻易再在其他方向刺激莫斯科。

所以,日本参与到中亚的能源博弈中来,其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取能源本身,而是可以在其中影响价格波动及管线建设。中国现在是土库曼斯坦天然气的第一大买家,日本的做法势必会增加中国能源进口的成本,前车之鉴就是“安大线”。这也将对作为土天然气第二大买家的俄罗斯产生影响,且其中涉及美俄的中亚博弈,俄中在此问题上具有共同利益。

当然,在此之外,日本还有一项战略性目标。要知道,2006年小泉出访中亚时,只访问了哈、乌两国,而此次安倍则是五国环游。日外务大臣麻生太郎曾经说过:“日本要努力营造出一种氛围,即提到中亚就不能忽视日本,这应该可以推动日本外交在宽度与深度上获得进一步发展。”而建立、巩固和扩大在中亚的影响力,是日本打造其“亚洲盟主”地位的一部分。进而通过“亚洲领袖”的身份成为政治大国,实现其多年的夙愿。

这一夙愿最终得以实现的标志是“入常”。在这方面,日本通过ODA(政府发展援助,是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一种经济援助)和“中亚+日本”对话机制取得了一定成效。中亚五国曾在不同时期不同场合表达过支持日本入常。由于日本在对中亚政策上十分灵活,并不像欧美那样强调标准的民主化,加上发达国家的招牌,很是赢得了中亚国家的好印象。中亚国家甚至认为其为不参与“大国博弈”的特殊存在。至于霓虹国的更高追求,与中亚国家并无利害冲突,难免有些国家会乐做好人。

中亚地区重要性正在不断提升,很多国家开始加强与该地区联系。在安倍此行之前,印度总理莫迪于今年7月份对该地区进行了访问。在今天的中亚大博弈中,参与赛局者日众。与早期的单纯目的不同,今天日本入局此间攸关其“亚洲大国”“政治大国”“世界性大国”身份的塑造。可以肯定,只要日本不放弃追求世界大国企图(技术上为“入常”),其对中亚外交政策将具有相当的延续性,除非发生重大变故,否则不至出现大的变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文龙杰

文龙杰

中国社科院国际政治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楚悦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