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文龙杰: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真不打算来上合峰会了?

2016-03-28 08:00:13

当地时间24日,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坦巴耶夫在比什凯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边境情况仍难获改善,他将不会前往塔什干参加6月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

上海合作组织是第一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组织,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均为上合成员国。2016年上合组织峰会将于6月23-24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举行。近期,吉乌发生边界纠纷,吉国以此为由头,表示局势不改善将不参加塔什干的上合峰会。吉的缺席,作为轮值主席国的乌兹别克斯坦当然脸上无光。但事情仅此而已吗?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坦巴耶夫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为啥不开心

3月18日早,约40名乌兹别克斯坦士兵在两台BTR步兵战车掩护下,分乘两辆卡车进入吉乌存有争议的阿拉布卡地区,后采取限行措施,禁止吉公民入境乌兹别克斯坦。作为回应,吉尔吉斯斯坦也在该地区部署兵力,并宣布在三个边境检查站对乌公民实施限行政策。

稍后,吉方就此事强调,两国边境地区检查站的设立和撤销,必须符合国际法,任何一方采取的单边行动不应影响和损害第二方利益,坚持让乌将士兵和军事设备撤出。乌方回应称,“吉方所提到的所有设备都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边境地区保护行动根据双边协议进行,没有进入争议地带。”说得直白一些就是,吉方让乌方从争议地区撤出,乌方则表示吉方所说的争议地区是乌兹别克斯坦的,我在自己的地方上,为什么要撤出。

吉国总理萨里耶夫22日表示,吉方自始至终愿在平等基础上与乌方进行对话,并指出,“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边界纠纷问题需要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出面协调解决”。

24日,据俄新社消息,当记者问吉总统阿坦巴耶夫“如果边境局势不能得到调解,他是否会参加塔什干召开的上合峰会”,阿坦巴耶夫回答:“如果情况不佳,我怎么去那里?”并指出,会“本着本国民众的利益”做出有关参加峰会的决定。阿坦巴耶夫当天还表示,并不打算因边境争端同他国开战,但武力回应挑衅的决心不容质疑。

与吉方总理、总统接连表态喊话的煞有介事相比,乌兹别克斯坦这边显得十分安静。除了一次简短回应,基本上默不作声,连最初的行动都显得十分突兀。按照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边检部队的说法,“乌兹别克斯坦边防军在未说明原因的情况下,从自己一方关闭了边境。关于关闭边境的原因和期限,乌方没有任何官方声明。”

不错,据吉尔吉斯斯坦边界问题特别政府代表库班拜·伊斯坎达罗夫(Курбанбай Искандаров)说,引发此次纠纷的具体原因是,乌兹别克斯坦向吉吉尔吉斯斯坦提出欲向两国争议地区派遣工程队从事修缮作业,但遭到吉方的拒绝。

目前,此次吉乌边界冲突仍在持续。

中亚五国地图

中亚地区并非铁板一块

人们一提及中亚地区,总是五国并称,似乎这五个国家是铁板一块,不分彼此。但自1990年代以来,伴随着独立进程的深入,各国越来越强调彼此的差异,而少谈共性。只要各国还需要夯实本国的立国基础,通过凸出自己的独特性来获得国之为国的合法性,那前述趋势还将继续下去。这在此次冲突中一定程度上又表现了出来。

苏联解体后,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近四分之一的边境地区未明确划分,成为边界不断冲突的原因。近3年,这里发生数十起边境武装冲突事件。两国间一共有7个边防点。自2010年6月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州的吉尔吉斯族与乌兹别克斯族发生冲突之后,乌兹别克斯坦就关闭了所有的边检点。

2011年10月,“杜斯特里克—多斯图克”(Дустлик-авто - Достук-автодорожный)作为唯一的边检点被打开,主要的人员流动和交通运输均需过境此处。现在关闭后,乌方升级了边境执勤制度,增加该地区的士兵人数,吉乌两国之间的人员往来必须凭借邀请函或电报,第三国民众则不受此限。交通运输则只能放行来自第三国的过境车辆。

吉方称“人员自由往来”已经中断,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以可被视为整体的欧盟为例,恐怕难以想象德法之间会突然关闭边境?由此可见,中亚地区的分化已经相当严重。再将五国统而论之,恐怕已不符合客观实际。

这尤其提醒乘着“一带一路”东风前往中亚进行投资的企业,一定要实现做好这方面的功课。就笔者所了解,很多在中亚开展业务的中企已受到了中亚国家之间的矛盾所带来的消极影响。比如,一家企业要给塔吉克斯坦修电站,因塔乌之间存在矛盾,物资在过境乌兹别克斯坦时就会受到阻碍,从而影响工期。

另外,从2010年的边境关闭事件来看,中亚地区存在不少跨境民族,本属于一国之内的民族矛盾却牵涉到两国关系。这类民族问题不但使中亚各国关系更趋复杂,也使中亚更不像一个整体。

俄罗斯与帝国治理术

据国际文传电讯报道,吉政府的一名消息人士也释放了与阿坦巴耶夫相同的信号,如果恰拉萨尔特(Чаласарт)地区的边境问题持续下去,将使吉乌两国关系变得复杂化,吉尔吉斯斯坦官方代表是否参加今年6月份的塔什干上合峰会也将成为一个问题。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这位消息人士还说了一句:“边境合作正巧是上合组织框架下相互合作的一个重要议题。”的确,上海合作组织的前身是中国 、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为解决苏联解体后中国同俄、哈、吉、塔间的边界问题而形成的“上海五国”会晤机制。

1996年,以中国为一方,其他四国为另一方,五国元首在上海举行首次峰会。五国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在解决边界问题方面取得巨大成果,逐步形成五国会谈机制。这里要指出的是,无论是最初的“上海五国”会晤机制,还是后来的上合组织,中亚国家之间的边界问题却从来没有成为过主要议题。

这主要是因为,作为上合组织双领袖之一的俄罗斯将中亚视作自己后院,用俄官方表述是“具有特殊利益地区”。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俄罗斯十分排斥其他力量进入这一地区。这当然包括中国,以及中国所倡导的上合组织。俄罗斯凭借历史上在该地区所形成的影响力,通过其他渠道,例如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欧亚经济联盟、独联体首脑峰会等平台对中亚国家施加影响,当中亚国家间出现问题时,或弥合、或冷却、或压制,担任着一种调和鼎鼐的角色。

事实上,吉乌两国今天的领土和边界争端在根源上系拜俄罗斯人所赐。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及塔吉克斯坦三国现存领土分歧可追溯到1920年代苏联政府对中亚版图的划分。从帝国治理术的角度来讲,通过在殖民地(或曰势力范围)“人为制造”边界线来令殖民地四分五裂,彼此内斗而不能统一,是为宗主国们所娴熟运用的一种治理手段。近一个世纪后,苏联时期所留下的领土分歧仍是俄罗斯分裂中亚、介入中亚的有效切入口。在世界史中,善用此类治理之术的英国纵然最为臭名昭著,可俄国人对中亚的遗毒却也可堪称无穷。

上合组织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在提升

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由俄罗斯主导,是俄在独联体安全领域发挥作用的主要抓手。成员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6个成员国。乌兹别克斯坦曾为该组织成员,后于2012年递交了退出照会。这意味着,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边界也成为了集安组织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边界。如此一来,吉乌边境生变,莫斯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此外,当吉尔吉斯斯坦2015年年中加入欧亚经济联盟以后,吉乌边界也成为欧亚经济联盟与乌兹别克斯坦的边界。欧亚经济联盟是俄罗斯在独联体经济领域的主要抓手。)

所以,吉国总理萨里耶夫3月22日表示,吉方自始至终愿在平等基础上与乌方进行对话,并指出:“吉尔吉斯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边界纠纷问题需要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出面协调解决。”但这似乎没有明显的效果。乌兹别克斯坦一度是独联体地区的反俄急先锋,曾加入由格鲁吉亚、乌克兰、阿塞拜疆和摩尔多瓦组成的“古阿姆”,该集团反俄倾向十分明显。虽然目前乌俄关系相对缓和,但不像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一样对俄言听计从。塔什干是否会买莫斯科的账,的确很难说。

但事情的转机出现在吉总统阿坦巴耶夫24日发出“不参加塔什干上合峰会”的喊话后。25日,在乌方的主动要求下,吉乌两国边境部门主要负责人就当前的边境形势进行会谈。乌兹别克斯坦是否受到某种压力?若是,那到底是来自哪一方的压力促使塔什干改变了此前的态度?限于目前掌握的材料,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上合组织的重要性和影响力提升了。眼下的事情证明,上合甚至可以对中亚国家间的双边关系这种“内部问题”发挥影响,尽管这种影响还是似明或暗。这无疑是得益于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是中国国际地位加强的一个侧影。随着中国力量半径的扩大,将有越来越多此类原来与中国无关的国际问题成为当今中国外交要面对的问题。

那么,接下来要考虑的则是,一向韬光养晦的中国,如何能够更好地利用新获得的影响力?垂拱而治是政治上的幼稚病,和稀泥式的乡愿则是自欺欺人。大概,孟子对“王道”与“霸道”的创见与论述,会为正在强大的中国如何在国际舞台上更好地发挥作用提供一些思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文龙杰

文龙杰

中国社科院国际政治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佳静
专题 > 上合组织
上合组织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