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解放军首支从歼击机转为歼轰机部队如何实现转型

2016-08-30 12:41:07

8月29日,新华社发表新闻特写《我们家是歼轰-7飞机飞越天山、关注全球》,谈及了解放军空军驻疆航空兵某旅从原来的歼击机部队转为歼击轰炸机部队,并于近日在俄罗斯参加“航空飞镖”竞赛获奖的事迹。该部队是我军首支实现从歼击机部队换装为歼轰机的部队。

空军歼轰-7A“飞豹”战斗轰炸机

以下为节选新华社刊发的报道内容:

旅长沈元中,44岁,空军特级飞行员。

2011年底,这支部队由歼-7飞机换装为歼轰-7飞机,沈元中作为骨干和“种子”,被从兄弟部队选调过来。

歼轰-7飞机,被称为“飞豹”,是中国自行研制生产的超音速战斗轰炸机,主要担负对地/海面战役、战术纵深目标的攻击任务。

改装新机型,是每一支航空兵部队走向强大的必修课。这个旅先后列装过比斯、歼-5、歼-6、歼-7等多种机型,每次改装都好比雄鹰换羽,随之而来的是作战能力的大幅提升。

但这次改装,却有着不同以往的特殊之处。

“我们是全军第一支由歼击机改装战斗轰炸机的部队。”沈元中介绍,“歼击机主要用于防空作战,而战斗轰炸机兼具防空和突防突击能力,这次换装体现了空军推进‘空天一体、攻防兼备’战略转型的大思路。”

“新机型、新任务意味着作战方式、战术运用与以往大不相同,每一名飞行员都要重新开始。”沈元中说。

歼轰-7作为我国完全自主研制的战斗轰炸机,在各种改进改型研制方面走在前面,图为海航一架携带电子对抗吊舱的歼轰-7战斗轰炸机,主要负责掩护对海攻击编队

改装之初,全旅只有沈元中与一级飞行员王小军驾驶过“飞豹”战机,带教带飞的重担全部压在了他们肩头。

在缺资料、缺经验的情况下,他们先后编写了《地面准备手册》《飞行准备手册》等10多本口袋书,整理航空理论知识题库、实用课教案、技术研究资料、战斗研究资料累计上百万字。

与这些数据相伴的,是改装任务的高效推进:2012年6月,首批8名飞行员顺利完成改装;2013年,两个批次的改装任务提前完成;2014年,这个旅被评为全军军事训练一级单位……

截至目前,全旅三分之二以上的飞行员系统完成了海上训练、精确制导武器训练等重难点课题。

携带空地-88型空地导弹,机腹下挂有数据链吊舱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

机腹下挂载导航攻击吊舱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

歼轰-7战斗轰炸机由于设计时强调自卫空战性能,翼载荷设计较小,其实这不利于超低空飞行时的机动性,因此用了多年时间才实现从单一对海攻击任务到综合各种任务的转变,目前其最新改型歼轰-7B还在试飞阶段,这种飞机据传进一步改进电子设备,武器装备更加丰富,尤其是可以携带两枚鹰击-12导弹。不过由于基础设计方面确实已经落后时代的问题,歼轰-7B将来是否能批量生产装备部队,还有待观察

中国空军和海航下一代主力多用途战斗机歼-16目前已有一个团完整服役,未来该机的装备数量还可能进一步增加

报道提到,该部队最初提出“三年下天山”,但后来在两年半内就声称了战斗力。

该部队还在与巴基斯坦的联合演练、赴俄罗斯参加国际竞赛等一系列国际合作演练中取得佳绩。

旅政委凌刚表示:“作为中国空军的对地突击力量,我们的眼界不能局限于‘守’,而是要飞越天山、关注全球。”

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认为,长期以来,中国空军主要任务着眼于国土防空。以至于曾有俄军人士在评论我军的时候认为中国空军的架构更接近于苏联防空军,而不是空军。

苏联空军从创立之初开始就具备强烈的进攻精神,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军的各种战术轰炸机、强击机在整个东线战场极为活跃。甚至按照有些专家的说法,整个东线空战是围绕伊尔-2强击机进行的,苏军要发挥这种强击机的威力,而德军则要搜索和击落这种飞机。

这种强烈的进攻精神不仅在整个冷战期间为苏军所继承,到今天的俄罗斯空天部队也仍然保持,有人将其总结为苏俄空军的“轰炸魂”。

在俄军对叙利亚的轰炸行动中,“轰炸魂”体现得淋漓尽致,俄军最初派遣到叙利亚的空天军部队使用的就是苏-34战斗轰炸机、苏-30SM多用途战斗机和苏-24战斗轰炸机以及苏-25强击机,没有一种专业制空作战飞机。

俄罗斯空军中有大量苏-24战斗轰炸机,该机性能和地位与歼轰-7类似,俄军计划未来将其全部退役

俄空天军目前总共只有200多架真正现代化的战斗机,其中有80架是苏-34战斗轰炸机,还有80多架是苏-30SM多用途战斗机,主要负责制空的苏-35、苏-27SM3反而数量较少,可见俄军的“轰炸魂”即使在21世纪的今天也丝毫没有减弱

此后的俄军轰炸行动中,图-95、图-22M3战略轰炸机也陆续出动,直到土耳其击落俄苏-24事件后,俄军才首次派遣主要执行制空任务的苏-35战斗机前往叙利亚。

虽然在空袭叙利亚行动中,俄军主要对手ISIS武装并没有空军,但在叙利亚上空活动,且可能有敌意的外国军机实际不少。但俄空天军仍是以执行打击任务效果为最优先考虑,而将争夺制空权放在后一位考虑。

相比之下,我国空军长期以来强调防空任务优先,在对地攻击部队建设上较为迟滞。在进入21世纪之前,我国空军长期以来非制导武器实施对地攻击,主要强调对地攻击任务的部队在空军中比重仍然较低,一些装备了多用途战斗机的部队也仍强调防空作战任务优先。

我国空军还有为数不少寿命尚可,但机载设备已经落后的苏-27、歼-11系列战斗机,这些飞机即使经过有限改装,空战性能提升空间也已经不大,但是其载弹量大、机内燃油量大,如果将其电子设备进行局部改装,例如换装基于歼轰-7A火控雷达改装而来的新型雷达,并修改火控系统,使之适应对地攻击需求,那么这型飞机将是很好的单座战斗轰炸机。而且“改行”后,由于不必频繁进行大过载机动,该机剩余的结构寿命等于大幅度延长。在目前装备这些歼-11飞机的部队换装新一代战斗机后,或许可以考虑将这样经过改装的战斗轰炸机交付给目前仍使用歼-7的部队,实现类似“天山雄鹰”旅这样的转型

但我军21世纪以来极少数的实战经验却都是从对地攻击任务中来的,本文中提到的航空兵某部在换装之前就曾执行过这样的一次任务。可以说,在新形势下,强调空军的对地攻击能力已经成为了世界各国空中力量建设的重点。我国也不例外。

到今天,这种情况有了较大的转变,新闻中提到的歼击机部队转换为歼击轰炸机部队就是一个先例,目前我空军中还有为数不少的航空兵师、团仍装备着老旧的歼-7战斗机,要给这些部队全部换装新型制空战斗机似乎并没有必要。未来,这些部队是否将会效仿驻疆某航空兵旅,换装类似歼轰-7,或者其他型号强调对地攻击,也具备一定多用途作战能力的新型作战飞机,值得观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堵开源
专题 > 长空铸剑
长空铸剑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