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台湾自制无人机被海陆军踢皮球 被讽为“聋子的耳朵”

2017-08-31 10:35:23

台湾媒体8月30日报道,台军计划在本周五把“锐鸢”无人机部队从陆军移交到海军。“锐鸢”无人机系台“中山科学院”自行研制,曾被称为台军进入“资讯时代”的先锋,从2013年开始装备,共装备32架,已因事故损失4架。因为价格不菲,使用不便,事故频发,这种无人机受到了台湾陆、海军一致嫌弃。台湾海军退役将军李皓对媒体表示,该机虽然号称航程高达600公里,但实际遥控距离不能超过30海里(55.6公里),且无抗干扰能力,在战时,这种装备毫无作用,他形容“锐鸢”无人机为“聋子的耳朵”。

报道称,台湾锐鸢无人机(2013年服役,研制阶段被称为“中翔二号”)原本装备台军陆军战术侦察大队。台军称,该机平时在本岛除花莲、台东地区外,因为台湾空域狭窄,飞行训练受到很大限制,因此准备将其交给海军,“充分发挥其超长作战半径600公里”。

“锐鸢”无人机

台军声称,“陆军侦察大队”多次执行所谓“国防部”联合情报侦察任务,引起高层对无人机潜力的重视。尤其是对海上“不明船只”的监控,过去要拍舰机伴随航行,“搞到人仰马翻”(观察者网注:怪解放军巡航太频繁咯?)现在只要几个人动动摇杆,日夜全天候监控,回传的影像,清晰又及时。

不过,台湾海军退役中将李皓对于台军官方的这些解释明显不买账。他认为,对海军而言,这种遥控距离仅能到近海的侦察机,在“滩岸决战”前,毫无用处,而“滩岸决战”的时候,因“无航控据点、无作战连接”,顶多只能算“聊备一格”。“国防预算”这么花,“战备整备”这么混,令人深思。

李皓评论说,按照台陆军当初提出的计划,这些无人机是用来执行超越地平线、地面障碍物的侦察行动,如今将这种无人机交给海军,那么地面防卫作战这方面的需求如何满足?而反过来,对于海军而言,这种短程侦察机意义有限,简直就是“聋子的耳朵”,等着报废罢了。

他表示,无人机运用上有两个要点,首先是有效载荷,也就是侦查方式、距离和解析度,其次是遥控方式、有效作业距离和抗干扰程度。锐鸢采用UHF频段无线电遥控,有效控制距离只有30海里(还不保险),无抗干扰能力。而侦察方面,手段仅有照相、摄影,(探测距离)也就是3海里(5.56公里)以内。对于海军而言,离岛30海里以内,如果还搞不清楚目标性质,干脆自我了断算了。当初在研制采购这种无人机的时候在必要性、运用构想和数量、性能需求上都搞不清,现在匆忙“改置”,到底是什么目的?这些问题一连串发出之后,就会出现用一百个谎言去圆一个弥天大谎,当初根本是错误决策,如今尾大不掉,以“易置”摆脱责任追究,这才是所谓“消耗预算”和“蒙混战备”。这两者导致“战力残破”和“战机损失”,未来代价,将是用血、用命去填补。

锐鸢无人机此前参加“装备展示”的时候也曾被架在卡车上,但其实它需要300米跑道来起降

该机自2013年宣布“成军”以来,已经摔掉4架,其中许多事故是因为飞行距离一不小心就超出了控制范围

对于“中科院”称“锐鸢”作战半径高达600公里的说法,李皓说,如果单说诸元,其发布的性能确实如此。但是因为该机仅用UHF传递控制信号,有效距离顶多30海里,这是常态也是经验数字,至于实际控制距离,涉及遥控距离、地球曲率、飞行高度等等因素(实际可能更短)。此外,在抗干扰方面,不是说在遥控信号台附近,某一距离能够识别干扰,而这个距离远逊于控制距离极限(就叫抗干扰)。综此,“广告词”不是战场实践,广告词也不是主宰战场的理性。

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表示,据此前报道,台湾“中科院”的无人机研制工作从2000年后就已经开始。最早计划装备海军,计划部署到台湾东部,执行“海上长程监视、目标识别”任务。但这一方案未获通过。但前任所谓”国防部长“李杰任内,全力推动无人机发展,台湾媒体当时还将这种无人机吹捧为“资讯时代”先锋。按计划,该机应该在2011年交付部队,但实际上一直到2013年,才宣布“成军”,共采购32架,8个地面站。耗资37亿新台币(合1.23亿美元),每架无人机造价2100万新台币(合69.84万美元)。但从2013年后,该机麻烦缠身,连连坠毁,截止2016年已经摔掉4架,这还是在飞行训练因为附近居民抗议“扰民”,非常少的前提之下。

“锐鸢”无人机的尺寸、重量、气动布局等方面和解放军大量装备的ASN-209无人机非常接近,两者都是有效载荷在50千克左右的中低空长航时无人机。

TL-2空地导弹可以用ASN-209无人机来发射

ASN-209采用零长起飞,滑撬降落,使用方便性远优于“锐鸢”

执行通信干扰任务的ASN系列无人机

不过,大陆技术储备远不是台湾能比,将这两种无人机稍作对比就会发现台湾的无人机研制水平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按照解放军的标准的话,可以说不具备实用价值。

从基本参数来看,同样是载荷50千克,ASN-209无人机全机重量仅320千克,而“锐鸢”高达450千克,两者留空时间都是10小时。仅从此一点就可以看出台湾航空技术基础和大陆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此外,ASN-209采用了较为先进的数据链系统,仅以出口埃及的ASN-209G为例,该机与地面指挥中心最远距离为150公里,与机动控制中心距离为80千米,数据传输速度3.2kbps(上行)和25.6kbps(下行),具有一定抗干扰能力(国内自用型的上述参数会更好)。

解放军陆军远程炮兵部队是ASN系列无人机的用户之一,在2015年以来的训练中,已经验证该机在海上飞行超过150公里距离,为精确制导的300毫米远程火箭炮提供目标指示的可靠能力,也就是说,该机是解放军火箭炮跨海峡对浅近纵深目标进行精确打击的重要“耳目”。

相比之下,台军“锐鸢”的控制系统完全不能保证该机在超过50公里距离上的有效控制和数据回传——多架“锐鸢”因数据传输中断而失控坠毁。

此外,从起降方式上来看,“锐鸢”虽然在阅兵的时候曾被放在卡车上展示,但实际上该无人机采用跑道起降,需要滑跑约300米才能起飞。在战时环境下,这对于陆军侦察无人机而言是难以满足的条件。相比之下,解放军ASN-209无人机采用零长弹射起飞,滑撬降落。虽然其方便性比不上近年来成飞等公司展示的可能替换该机的新型无人机的垂直起降,但已经比“锐鸢”这种麻烦的起降方式容易得多。

成飞公司的VD-200有可能成为ASN-209系列无人机的接班人,该机采用垂直起降方式,更加简单实用

可见,李皓所说的“锐鸢”战时“无航控据点、无数据链接”的评价是非常现实的,该机在战时条件下实际上根本不具备基本的使用条件。

至于用途扩展,ASN和"锐鸢“就更不用比了,目前,ASN-209系列无人机不仅装备我军炮兵旅侦察单位,也出现在了集团军和军区级电子对抗部队、侦察部队手中,承担电子侦察、通信干扰、电子诱饵等不同用途。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还为ASN系列无人机开发了90毫米口径的微型导弹“天雷2号”,使之成为具备一定“察打一体”能力的装备。

由于产量巨大,ASN无人机的造价可以控制在不超过几万美元的级别,比“锐鸢”低一个数量级。

台湾“中科院”还想继续推销他们的“腾云”无人机,然而该机技术上依然十分原始落后,其实际水平恐怕还不如伊朗的“见证者”无人机,仅从该机令人感觉“别扭”的外型设计就可以看出其设计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有的时候很想知道台湾方面如何解释中东国家用大陆“落后”的无人机“一血”、“双杀”、“大杀特杀”呢?

在“锐鸢”之后,台湾“中科院”还不肯放弃为他们低劣的无人机技术找出路的尝试。他们继续研制了“腾云”无人机,从外形上看,该机和大陆彩虹-4、翼龙(攻击1)无人机相似,但实际上,其使用的技术和“锐鸢”属同一级别,留空时间、侦察功能、空地通信链接等技术在大陆同行眼里简直和开玩笑无异。

当然,看到“锐鸢”现在被台湾陆海军当皮球来回踢的状态,“腾云”最后能否如“锐鸢”一样获得大量投资,尚难定论。不过据台媒称,台空军已经参与了“腾云”的测试工作。“中科院”称,如果顺利,3-4年后可以进入采购阶段,可能建立“侦查中队”,每个中队装备12-20架该型机——不论如何,对于台军官兵而言,摔无人机总算没有性命之忧,或许也算个好事儿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堵开源

堵开源

对开源软件并无恶意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堵开源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