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魔王:美华裔精英看不起中国新移民,这可怎么办

2017-04-13 07:59:3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魔王】

“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会长吴华扬(Frank H. Wu)教授在《赫芬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新移民——给美国亚裔活动家的一封私信》的文章,被海外华文媒体解读为批评中国新移民,引起了很大的争论。

“百人会”究竟是什么东东?据资料显示,“百人会”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华人组织之一,社团中大约只有150人,但都是由美国业界的华裔精英和成功人士组成,如美国首位华裔州长及前商务部部长骆家辉、雅虎网站创办人杨致远、前谷歌全球副总裁及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诺贝尔物理奖或化学奖获得者杨振宁、丁肇中、李政道、李远哲等都是该组织成员;文化界精英则包括华人女作家张纯如、导演吴宇森、演员陈冲、刘玉玲等。这么多重量级人物云集的美国老华人社团,其会长出来指责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分量很重,听着还真可怕。

怀着对名人敬仰的心情我拜读了吴教授的文章,发现吴教授大约表达了如下几个意思:他们中国新移民素质低拖累了我们的名声、我们尝试教育新移民懂规矩但无法沟通、他们新移民与中国联系紧密所以无法融入美国文化、我们之间除了长相什么都不一样、他们新移民数量太多了,马上要把我们挤兑成小众了,我们的地位要尴尬了,美国主流文化要受冲击了,大家要重视啊。

瞧这一口一个“他们”、“我们”的,既然是新移民,那也已是自己的美国同胞了。把属同一国籍而且还是同民族人民粗暴地分为“他们”和“我们”,不知这位教授生活在美国这么多年,是如何理解美国精神之一的大熔炉理想的?美国连如此精英的人物都没有包容精神,难道美国的大熔炉是真的破产了,只是一碗民族大拼盘(salad bowl)而已?连同民族的人群都不愿包容,吴教授又是怎么做到真正地与白人和黑人们融合呢?

在满篇的“我们”和“他们”之中,隐藏着一个词:“你们”——这就是这篇文章的读者,美国的“主流社会”。“主流社会”读者们像高高在上铁面无私的老爷一样,看着阶下的管家哭诉,“他们这些外来人,长着跟我一样的脸,不守这里的规矩,还很高调地搞自己的圈子,不融入到您的势力圈,与您分庭抗礼,连累我的形象,我可是您势力圈里的人啊,这让我还怎么在您这里混,您可要为我评评理。”

这些让我想起了一个人物——奥斯卡获奖影片《被解救的姜戈》里的黑人老管家。当他看到自由黑人姜戈骑马而来(在当时的社会,黑人没有资格骑马)时表情是这样变化的:

感谢老戏骨萨缪尔在这里奉献的精彩绝伦的演技,让我看到了一个“精英”是如何敌视一个拥有自由身份的同胞。老管家在南方庄园中掌管一切事物,深受主人信任,在黑人同胞之中可谓“人上人”的成功精英。

他是一名黑人,却在蓄奴制中成为受益者,那么他维护蓄奴制甚至表现得比白人更积极也就好理解了。所以当他看到一个黑人居然挺直腰杆骑在马上,先是表现惊讶,之后转惊为怒,并上前与之怒怼,然后在主人面前告状和表达不满。这样类似的情况其实哪里都有,比如在中国,许多支持重男轻女传统的人,自己也是女人。可能吴教授并没有像黑人管家这么不堪,但道理类似,我这里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这篇文章出自老华人社团的领袖,可见不仅很多美国“洋人”无法理解并接受中国的崛起,连融入美国文化的美国老华人们也无法理解。

其实,新移民是中国崛起的缩影和窗口,一些中国人素质低下,那是因为中国崛起得太快,以至于30年前还生活在低收入社会,没有经过良好的现代系统教育的人也变富了,在外就显露出了很多坏习惯,并随着发达的社交媒体坏事传万里;而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一代中国人的素质就要好很多,北京的厕纸事件就说明了这点。

由于人口基数大,低素质的中国人数量绝对值也大,再加上一些人用放大镜审视和主观地扩大偏见,中国新移民就被挂上“素质低”这一标签了。其实如果按比例看,中国人的素质并不是美国各民族里最差的。退一步说,部分中国新移民素质低没错,但这并不是中国文化的问题,而是暂时的经济问题,要怪只能怪中国崛起得太快。而中国崛起得快是坏事吗?至少对中国人来说肯定不是,不知道对吴教授而言是不是。

中国新移民群体(尤其是21世纪出国的中国移民)与老移民相比,确实是有巨大的变化的。老移民因语言不通和没有技术,大多在美国从事苦力和低级劳动,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拼搏终于培养出了全套西方文化的美国精英,这些精英融入美国社会,成为美国主流社会价值观和体制的受益人。但无论他们如何优秀,他们其实仍是美国体制的被动接受者而不是变革者。而中国新移民以及其身后的中国资本力量强势入驻美国,使得华人以一种崭新的面貌重新进入西方社会:不再像过去那样唯唯诺诺、低声下气地被动接受西方价值观和体制。

中国本土经济和文化的强势使得这些新移民一直都与中国有密切的联系(而不仅仅是吴教授认为的信息技术发达),许多新移民的谋生业务开始仰仗中国的公司和市场,因此中国新移民虽然英语水平很好,但从文化、价值观等方面一直主要受中国影响而不是西方国家,使得新移民们一点都不像西方人。即使他们持有的是西方护照,即使他们有很多西方国家的朋友同事,即使他们对西方规则、法律和文化了如指掌,他们仍然一点都不像西方人。

正如黑人管家无法接受随之而来的解放黑奴运动一样,吴教授也无法接受文化和经济自信的华人同胞,无法接受“身边骑马的黑人”越来越多。只能说吴教授是个保守派,而他的保守心态可能存在于任何旧时代的既得利益者身上。我只希望这样的保守人士真的只有一百来人而已,希望“百人会”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保守派。

话又说回来,什么才是美国人最爱标榜的所谓“美国精神”?我觉得是自由。美国的所谓主流社会、价值观和文化,其实都是由其成员们自由地从世界各地迁徙而去,自由地住在一起自然而然形成的,很少有人敢跳出来说,这是我们美国的主流文化定式,新来的美国人必须遵守,不得改变。

其实,美国建国至今,其价值观和文化一直在改变,现在新时代的中国移民来了,自然也会有所改变。中国移民将在美国置业安家,将在美国占据重要的经济地位,将在美国参政议政乃至通过政治献金影响美国政治,中美之间规模庞大的贸易和交流将在文化和生活上影响美国。中国强势崛起,一年增长出一个俄罗斯,四年增长出一个日本,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变化,那么美国作为开放的国家,自然也会受这种变化的影响。如果美国哪天不变化了,才真的值得爱美国的吴教授担忧,因为这意味着美国闭关锁国,这是美国要落后挨打的先兆。

吴教授们也应该挺直腰杆,改改过去的老观念了,不要总想着被动地“融入”美国社会,华人移民越来越多,华人文化和经济也越来越强势,中美文化的“互相融入”才是最自然的。就好像你以前穷,去朋友家时拿不出什么礼物,现在有点钱了,去朋友家时给朋友带点伴手礼。朋友接受礼物,将礼物摆在自己家里,成为朋友家的一部分,这不是最自然的吗?

如果吴教授们不愿意改自己的老观念,那也没有关系,吴教授们即使伸出手来阻挡也会最终被无情地被历史车轮碾过,正如吴教授所预见的:“If we do not win them over or ally with them, they will overtake us numerically and render us politically irrelevant.”所以,吴教授也应该遵守美国标榜的另一个精神:民主。中国新移民将在数量上远远超过保守派,吴教授们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魔王

魔王

旅居新西兰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海外华人
海外华人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