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魔王:新西兰枪击案,击中西方政治正确

2019-03-16 09:25:1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魔王】

3月15日,一向以世外桃源形象闻名世界的新西兰惊爆恐怖袭击。若干名恐怖分子在两个清真寺同时发动枪击,截止发稿为止已经确认49人死亡。

根据披露的情况,一名澳大利亚籍枪手在进行射击时,枪手的同伙在一旁现场摄制并上传到视频网站,视频中的枪手像在打第一人称视角射击游戏一样熟练且冷血地快速点射人群,并用手枪对挣扎的伤者补枪。这名枪手还提前写好了37页的恐袭声明,可见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杀,并且以最大限度制造恐慌和传播恐怖思想为目的。

事实证明他们达到了目的,整个新西兰风声鹤唳,当天傍晚人们就在奥克兰火车站发现了两个“可疑包裹”,被警方人工引爆之后发现里面只是一些杂物。即将在市中心举行的大型活动也都加倍了警力,很多朋友表示最近不再敢去人多的地方了。

与其他“常见”的恐怖袭击不同,这次恐怖袭击的发动者是西方人,穆斯林则为受害者,可见恐怖主义并不是教义和文化本身所致。我们需要重新研究一下这位枪手的思想,倘若我们以“疯子”或“懦夫”对其一言蔽之,点个蜡烛默哀一下过去,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必须要对其观点进行针对性的反驳。

一开始我也以为枪手只是神经病——也许以后还会有很多人这么认为——但看过了枪手的声明,我不禁后脊发凉:他的观点振振有词,很多理论在西方社会中并不罕见,也许有不少西方人在读过他的言论之后,内心里会产生些许同情和赞同的声音,这可能是比恐慌更可怕的事情了。

当地时间2019年3月15日,英国伦敦,警察加强清真寺和穆斯林中心附近安保。伦敦市长萨迪克·汗表示,伦敦清真寺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已部署武装警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自认为“伟大”的枪手

枪手在声明的开头就担忧了西方人的生育率太低、某些种族生育率太高,会导致西方民族最终灭亡。在之后的自问自答环节中,他多次重申了对西方人生育率的担忧,显然生育率问题导致的民族危机是他最在意的,而不是文化、信仰或收入歧视。他的这种担忧其实在西方社会里是普遍存在的,只是极少人敢冒着政治正确压力在公开场合说出来,更少有人会诉诸暴力。

枪手还打出了“民族生存”和“孩子的未来”的旗号,似乎占领了道德高地。而其实此人根本不懂什么叫民族和未来,他眼中的民族只是白人,他眼中的未来只是文化和血统“保持现状”的白人。如果他了解中国的历史,就知道现在的华人曾经并不是单一民族,炎黄两个部落曾经还打过仗,可最终还是融合为一,几千年来华夏民族还与各种游牧民族融合,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外来民族接受了中原文化,中原文化也随之发生了多次变化,以至于秦、汉、唐、明和清朝的服饰、建筑和艺术都各有不同。民族融合的作用是相互的,此人如此执念“白人文化”,显然他看问题静止而不懂发展变化,这样的人在西方还真不少。

华夏民族的融合是过去五千年的事情,那么我们展望一下未来五千年或一万年(对地球来说依然很短暂),那时候的人类并不会长得像今天的华人、黑人或白人,而可能是一种肤色偏棕色的新人种,文化也绝不会是今天看到的样子,新西兰、澳大利亚等移民国家,就是率先发生这一人种演变的前沿(英文为Browning)。今天的华人自称“炎黄子孙”,万年后的人类也会自称一个类似结构的名字,无论这位枪手是否喜欢,这才是人类的未来,即使期间发生过他希望的种族战争,也无法改变这一趋势。

在这些自问自答中,枪手似乎V怪客上身,颇有一股革命家的风范,他说自己发动恐怖袭击并非为了出名,而是为了改变社会,并且颇有为了“伟大的理想”而不怕死的精神。然而他的一段话暴露了他的狭隘和极端,他问自己“你认为被杀的人都是无辜的吗?”,他回答:“他们都是入侵者,他们都不是无辜的”。这是典型的白人至上主义支配下的反社会型人格,根本没那么伟大,他所谓的“入侵者”,只是全球化浪潮和世界民族大融合运动的一个小浪尖,他的反抗行为只是螳臂挡动车罢了。

西方政治正确的失败

很多人都会奇怪,西方国家不是盛行“反种族歧视”的政治正确吗?为什么种族歧视思想还会存在并孕育出如此奇葩?这是因为西方的政治正确其实是非常失败的,存在于西方人心中的种族主义恶魔并未死去,它只是在休眠罢了,一旦条件成熟,是有可能像伏地魔一样复生的。西方表面的政治正确可以阻止弱势民族被种族分子公开攻击,但无法阻止这种隐性的歧视。

西方的政治正确教育太流于表面,并没有解决人们的心魔。西方社会只强行教育人们“歧视别人是不对的”,但并没有在理论上解释清楚“为什么”,当发生歧视事件时,掌控舆论的媒体人和政客只会强制打压抨击,歧视者迫于舆论压力辞职并道歉,受害者们欢欣鼓舞,媒体人和政客收获掌声,事情就过去了。这就好比小孩子偷了东西就被痛打一番,却不教他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的同理心,小孩子就会认为“不偷东西”只是为了“不挨打”而已,一旦觉得自己不会被发现,或者变得不怕挨打时,他还是会去犯案。

本案的枪手就是这样一个教育失败的产物,他不懂民族融合的历史大势,没有民族同理心,外加他的反社会型人格并不害怕“挨社会打”,于是便突破了西方政治正确脆弱的纸盖子,并认为自己像骑士一样正义地杀人,其实却在做违背历史潮流的事情。

“民族熔炉”不是靠想象和自我陶醉

枪手在声明中还多次提到了“白人被伊斯兰教转化”的问题,这背后正是隐藏在一些西方人思想中被压抑的“歧视思想”。尽管一再强调“种族平等”,穆斯林在西方国家依然客观存在着被歧视的问题,西方企业对穆斯林产生的隐性歧视,使得穆斯林大多处于低收入、无法融入现代生活的状态。

西方社会不敢碰触这些社会问题的主要掣肘就是“政治正确”,甚至在别的国家碰触这个问题时,西方社会还要对其恶意攻击。西方政治正确全盘接受了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一切内容,其可恶和危害程度等同于“否定一切内容”。倘若西方国家只是为了获取某种道德上的满足和优越感,也许可以有一时的风平浪静、相安无事;但当西方社会真的与这些人数骤增的穆斯林人民共同生活、平等交流时,这种文化矛盾就会激化而突破脆弱的政治正确而爆发,所以这次枪击案并不只是一句简单的“疯子”就可以总结,而是传统与现代文化冲突激化的一个象征事件。

参考华夏民族的融合史,人口占多数的中原文化也经常借鉴学习少数民族文化,并没有莫名的文化优越感,比如胡服骑射。胡服骑射确实提升了中原文明的战力或生产力,所以在现代的民族融合的过程中,也不应该人为限定“一个民族一定要全盘接受另一个民族的文化和价值观”,而应该以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为最终目的。最好的结局一定是“双方各让一步”,摒弃一些不利于生产力发展的糟粕文化,吸取对方文化中有利于文明发展的文化。任何一方有执念和迷之优越感,文化融合都不会顺利完成,“民族熔炉”也仅限于想象之中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魔王

魔王

旅居新西兰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新西兰枪击案,击中西方政治正确
中新关系转暖,离不开这些华人
海外华人可不可以同时爱两个国家?
中新关系降至历史最低点?网友们并不在乎……
新西兰是如何根治医闹和碰瓷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