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攻愚:《大同书》——康有为思想的另一个维度

2017-08-17 08:37:5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攻愚】

清末民初的中国,无论政坛还是思想界,康有为这个名字都是毫无疑义的核心关键词之一。康有为的活跃度可以从他在19世纪80年代初在岭南士人中崭露头角开始算,一直到他病逝青岛,差不多有四十多年的时间。期间虽有长达16年的“游历万国”的奇特经历而远离大陆,但彼时国内若有网络热搜榜,他的名字很可能有几十年的时间待在榜单的前几名,作为思想界的偶像和风云人物,康老要比现在娱乐圈的那些吃青春饭的走马灯换的爱豆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康有为去世时也近古稀之年,并非短寿,一生著述颇丰。上世纪九十年初代复旦大学历史系的学者们校勘整理了他的全集,足足有十二大本,最新的精装版定价现在要卖到近2000软妹币,这十二本摞起来也差不多快有半人之高了。他的政治观点看起来好像有一条清晰的脉络可以梳理,就是保皇立宪,但落实到纸面上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文字善变、驳杂,甚至有不少谬悠荒怪的言论难以具体归类。

除了他早年用来吃饭立学的佶屈聱牙的经学著作之外,还有不少语多乖离天马行空的谶书一样的作品,《大同书》就是其中一种。

目前的学界有一个较为粗略的共识,即康有为的学术品行并不善,甚至很多时候比较低劣,他本人造成了不少版权疑案不说,还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喜欢“倒填年月”——篡改自己早年的著述,然后比附新出现的政治动向,装扮成一副“先知”的模样,《大同书》动笔的时间学界也是有不少争论的。1899年他的高徒梁启超在写他老师的传记的时候,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康有为的目的是要当中国的马丁·路德,即“儒教”改革领袖。

不过本书的成稿时间是没问题的,即1902-1903年,也就是他和他女儿旅居印度大吉岭时完成。相比于其他著作,《大同书》语言较为平实,可读性和趣味性都很强,但由于本书的结构和主旨都杂糅了经学中的今文经学的“三统三世”(与《大同书》联系最紧密的是“三世”说)之说和西方的空想社会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很多内容,所以这里不得不对儒家经学中的春秋公羊学中的“三世”学说稍加介绍。

1902年康有为旅居印度大吉岭时所摄

青年时代的康有为有一个从古文经学到今文经学的转变过程,这个限于篇幅就不讲了。《春秋公羊传》认为孔子写《春秋》是本于“所见异辞,所闻异辞,所传闻异辞”,东汉的经学家何休进一步把孔子的“所见”、“所闻”和“所传闻”的春秋240多年的历史阐释为了“据乱世”、“升平世”和“太平世”。

之前康有为的成名作是《新学伪经考》(思想界之飓风——梁启超)和《孔子改制考》这一对姊妹篇,书中痛斥刘歆帮着篡权的王莽作“伪经”,认为古文经就是刘歆瞎编作伪的六经,坑害了几千年的读书人,而且康有为还满怀激情的高呼:你们都辜负了孔老夫子真正的努力和重托:他老人家是托古改制啊!意思是孔子“托古”是手段,“改制”才是目的,把孔子打扮成了社会制度改革家的模样,意图是很明显的,即为保皇维新改革的共同体找一个传统上的法理依据。

既然孔夫子为我们描绘了“三世”—— 据乱世、升平世和太平世的康庄大道,我们照着他的路线跟着走就是了。读者肯定也体会到了康的“良苦用心”,他把经学公羊学派的“三世”说和当时的社会达尔文进化理论搞一个嫁接,认为整个的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只不过发展阶段要经过据乱世、升平世和太平世三个阶段。

康很老实地承认,他生活的年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乱世,这在《大同书》甲部“入世界之苦”一章中说的很清楚了:“吾既生乱世,目击苦道,而思有以救之,昧昧我思,其惟行大同太平之道哉。”以这个乱世为起点,康有为构想和描绘了“太平世”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总的来讲,《大同书》的结构是很清晰的,有一个序,然后下面有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部分,每一部分谈一个话题,内容涉及未来国际政治、社会结构、家庭伦理、农工商的公有等等。让笔者比较惊异的是本书的文风,康有为自诩是孔夫子的好学生,但本书以现实中的“只有苦没有乐”为开篇,以未来社会“只有乐没有苦”结尾,活脱脱一个低配版的佛教经书,而且书的末尾也是落在佛教上,文后还会讲到。

这里我们着重谈谈代表康有为最高理想“大同之世”的这本书,描绘的“完美世界”的景象现在实现了多少。

他在甲乙丙三部分所畅想的联合国的雏形、社会各种慈善机构的创立等想法,不仅是康有为,连和他同时代的思想家比如刘师培、陈序经等也有了类似的观点,这个就不谈了。但还有一些很有趣的构想很有可能是发前人所未发的,列举一下,由此我们也能了解康有为或许其实并不是一个冬烘不堪的老学究,而确实是一个站在时代前沿的潮人。

一、高铁和旋转式自助餐厅

在书中癸部“去苦界至极乐”,康有为列出了舟车之乐和饮食之乐。舟车之乐他这样说:“坐卧从容,携挟品物,不许费力,不假水火,大加速率之妙。速率比于今者千百倍焉,可增坐人数千百,……飘飘如御风,瞬息百数十里。”现在高铁基本能实现了。

康老师还说,大同盛世应该有这么个东西,吃饭的时候用的上:“大同之世无奴仆,一切以机器代之……食桌之下为机,自厨运至桌中,窟窿忽上……能开合运送去来”。

这个不就是旋转式自助餐厅嘛,城市餐饮业各类广告中经常见到下图:

不过康南海还构想未来人不能杀生,所以最好不要吃肉,要吃流食水果等,这个康南海必然要被现在的吃货们踩了:

二、同性恋合法化

《大同书》对妇女解放的言论甚多,就不复赘言了。总的来说,康认为家庭乃是人生一大苦的根源,未来大同社会男女不再需要一纸婚约,女性不再是男性私产,什么缠足束胸陋习要一一革除,要废除家庭这种夫妇形式,男女可以随便找自己喜爱的伴侣过性生活。

“太平之世,人人独立,人人自由,无复有男女之异”,所以可以女与男交,也可以“男与男交”,是合法合规的。但是如果出现两个男的同时喜欢上另一个男的,争风吃醋怎么办呢?康老师有办法,要“立于官约”,还是要有个约定的。

我们看到,当今之世,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在立法,保护这种康有为设想的男和男成为合法性伴侣的现象,同性恋不再是社会禁忌。不过康有为在本书“丁部”提到要严格禁止堕胎,因为堕胎有碍人类繁殖。但是出现男同性恋现象,不也是有碍繁殖吗?(事实上在今天这仍然是“反同”理论的论据之一)

康有为说大同世界“不患人类之不繁,无需过虑”,即“大同世”人会很多,不用担心同性恋导致孩子变少的问题。

不过谈到恋爱问题,这里必须要说两点:一,没有任何文字证据证明康有为赞同女同性恋行为,这个让笔者也有些疑惑,同性交合在他看来只能限于男性,原因不明;二,康有为坚决反对人兽交和人兽恋:

他举了好多例子证明人兽性交会造成很多悲剧,是“大逆不道”的,很明显康圣人的人类解放理想也是有很强的底线的。

三、废除实体店,搞机器人快递

谈到商业公有化的时候,康有为有一个设想,他敏锐地观察到老百姓极为痛恨的“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的现象,认为店租和货物运输会分割商品利润,哄抬了物价,不如搞一个平台,上面所有的东西都能卖:

于是我们看到今天的实体店面对网购平台大潮举步维艰的局面:店用十人为十万人者,今则归于一店,某宝和某东起到了康有为说的“一店”的功能。

当地时间2014年11月18日,德国快递巨头DHL目前已启动无人机快递计划,使用无人机从德国Norddeich小镇向人烟稀少的小岛Juist运送药品(图片来源:东方IC)

康有为还大声疾呼:要有快递行业!!还提到“收货机器,货至门响而收之”。只不过现在我们搞快递虽然有了无人机,但总体还是需要人来送,他的设想还是超前于我们这个时代的:

再联想到前文提到的“大同之世无奴仆,一切以机器代之”,如果康老师再具体深入谈谈,我估计他肯定会在一百一十多年前就能提出“人工智能”问题,可惜的是他好像欲言又止了,实为思想界一大憾事。

四、智能马桶

康有为在书中最后一章“去极乐之苦”中,认为大同社会的人,大便完了之后要清洗屁屁,保持卫生整洁:

笔者看到这段的时候有点惊呆,因为康老赤裸裸地为我们描述了智能马桶的用途和功能。不但能自动喷水洗屁股,还能喷香,还能为了掩盖如厕时尴尬的声音发出音乐。

2016年7月14日,浙江省杭州市,工人在杭州一家工厂里检测刚生产出来的智能马桶盖(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俺怀疑他穿越过,不过笔者考虑到他对日本的情感,推测他如果活在现在,会跑到名古屋和大阪买中国制造的智能马桶盖。

五 要有专门为啪啪啪时候助兴的音乐

在同一章,他还这样论述,“男女交合,要有房中之乐……”,这种音乐在西方目前卖的还是比较火的。而且他对这种音乐还提出了要求:

换言之,男女交合时候,轻重缓急要和音乐合拍,“啪……啪啪啪…啪啪……”分轻拍重拍,这样滚床单才有意境,才好玩。

著名视频网站Youtube上有不少网民上传性爱音乐专辑(Youtube截图)

笔者甚至一度怀疑康老师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指导他几个老婆这么玩过,或者是老婆们指引他应该这么玩。有关男女交配的技术和理念,康老师在本书多次章节提到,考虑到本文读者年龄段的跨度,就不多谈了。

六、建一个庙,把孔子、耶稣、穆罕默德放在一起供起来

康南海认为大同世界要“合祠以崇敬之”,对全世界人民有突出贡献的伟人,把他们放一块供起来,岂不美哉?

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今天的中国我们做到了,如下图:

在山东半岛东部某地区,就有这么一个庙,把“儒释道耶回”五教放在一起拜(图片来源:“青岛私家车电台”微信公众号)

上面列举的种种现象,都是现在已经实现或者很有希望实现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看起来不太可能实现的“大同之梦”,不妨也列举一下。

一、人种改造工程

康有为游历全球十余载,西方哪一个国家没去过?见得多了!而且他和各色人种都有所接触。他认为,全球各人种,只有白人和黄种人属于“人”这个概念,黑人严格意义上不能算“人”,是比人要低级的动物,他们存在于“据乱世”,而我们的目标是要在“大同世”把黑人通过迁移等手段全都改造掉。他对黑人的描述,在今天看来,是非常不普世价值的。

康老师把不少印度人也当黑人看待,认为黑人不但智商极低,而且面目丑陋,身体腥臭不可闻,再高超的医术也无法从生理上搞掉黑人,连跨种族通婚也难以对其彻底改造,只能把他们圈起来集体迁移。

在康有为那个年代,欧洲还有“黑人动物园”,即把非洲的部落黑人运到欧洲,装到笼子里,把他们当老虎狮子一样展览收门票,还有投喂环节,这个买卖一度很火爆。

康老师对黑人的歧视是发自肺腑的,其实这在那个年代并非什么奇谈怪事,我们秉承对“历史同情之理解”的原则,必须意识到,黑人人权的大规模提升也已经是20世纪后半叶的事情了。

二、佛教最终战胜基督教和伊斯兰教

《大同书》的最后几段是谈宗教的。康有为认为在大同世界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会消失。因为基督教是靠“罪孽”吓唬人,大同世人人都没有罪了,你吓唬谁去?于是自然消失了。而且伊斯兰教“粗浅不足征信”,也会消失:

到时候,佛教因为博大精深,会一统世界成为称霸全球的宗教。说实话,读到这里笔者实在是无法想象,那些跟随康有为到处宣扬改革“儒教”的康氏门徒们是如何看待他们老师这个观点的。也许康有为会辩解说,孔夫子的“三世”之说完成之后,儒教的使命也就完成了,真正能收拾人心、有终极关怀的还是佛教。

结语

总之,在《大同书》中,康有为展现了他绝佳的想象力,有一些很开脑洞的展望和论断,比如认为中日未来应该合并成一个国家;女子智商和精力不如男性,是因为女性一生要经历很多次大姨妈,失血过多,男的就没这个问题;男女在大同世界都要把身上的毛剃光,不光是阴毛,连头发都不要,男女都是光头,要发明一种杜绝长头发的药膏解决理发带来的麻烦……

比较搞笑的还有在“杀生”一节,康老师就杀猫杀狗问题上来了一个自问自答,结合现在的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很有互动性,这几段整理归纳如下:

论:未来不能杀生,尤其不能杀牛、狗、猫。

问:不杀的话,我们想吃肉怎么办?

答:可以吃鱼,和其他虫子的肉。

问:不是说不能杀生嘛,怎么还吃鱼?

答:因为牛狗猫和人亲近,智商高,鱼和人的关系疏远,智商低,可以杀,最好还是要吃素。

问:吃素就不算杀生了?植物也是生命啊。

答:谁说植物是生命了?植物被杀的时候不知道痛,可以杀。

如果让康老师复活并穿越到今天,很难说他是左派还是右派。由于他极端歧视黑人,是很右的,但是他声嘶力竭呼吁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禁止堕胎,又是左派;经济上他倡导农工商全收归公有,算是左的,但是又反对政府干预经济运行,又带有右的色彩……

总之,他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也正是因为《大同书》和他的其他著作抵牾之处甚多,他出版的时候是扭扭捏捏的。而且过去50多年来,学界对他的自述从“1884年就开始写《大同书》”这个声明一直有异议,不断有学者指出,1884年才刚满26岁的康有为不可能有如此前卫的想法。

他的想法确实有时候过于离奇,如上图,连加拿大的女性都嘲笑过他:我们女流之辈怎么能参政呢?是的,康老师你的某些思想确实很超前。

那个年代启蒙和救亡是两大时代主题,以康有为为首的这批“维新派”刮起的思想飓风圈粉甚烈,“康圣人”有着大批的迷弟迷妹。他对妇女之苦的痛陈,对女性被欺压、被奴役的控诉甚至深刻影响了当时的青年毛泽东。

50年代中央编译局搞“空想社会主义”书籍编译和整理,绝大多数的书目都是西方近代著作,不过有一部书看似“突兀”地夹在其中,那就是康有为的这本《大同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潘攻愚

潘攻愚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