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攻愚:是什么在支撑国际足联的所谓“独立性”?

2017-08-30 07:49:53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攻愚】

最近一则有关伊朗足球的新闻撩拨了少数国足球迷的心:伊朗有可能被国际足联处以全球禁赛的处罚,这样本来处于被淘汰边缘的国足,有可能进补一个名次,从而在世界杯亚洲区A组拿到小组第三的希望大增。

但熟悉国足历史的大部分球迷看到这条新闻时,心理估计连微小的涟漪都不会泛起,倒真不是他们对国足悲观丧气,而是一致认定这个处罚不太可能会被落实。近年来各种悬疑性的社会新闻很多,但很遗憾的是,凡是牵扯到有利于国足捡皮夹子的新闻,几乎从未实现过。

近来一段时间,涉及已知未知这类问题的时候,“薛定谔”老师被玩坏了,但是这个词很难用到国足身上,反而另一个“墨菲定律”对其很适合:当你觉得国足有可能要被淘汰的时候,那么国足肯定要被淘汰。

再过几天国足又要出征了,大战之前我们还是要营造一个加油鼓劲的良好氛围,所以揶揄国足并非本文的主旨,而主要是想谈谈为何国际足联的权力和其权威性、震慑力如此之大,大到连联合国都要相形见绌的地步?

前因后果

这个事件的两个主角是伊朗国脚绍贾伊和哈伊萨菲,相信看过中伊之战的球迷肯定对这两位有印象。这两人目前同时效力于希腊的帕尼奥尼奥斯队(Panionios),此队上赛季拿到了希腊国内联赛的第五名,从而获得了参加欧联杯的资格。

帕尼奥尼奥斯排名上赛季希腊联赛的第五名

不过在第三轮资格赛中他们碰到了以色列劲旅特拉维夫海法马卡比队,这让帕尼奥尼奥斯队的两名伊朗籍的球员陷入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对中东局势稍有常识的读者都会对伊朗和以色列的关系有所了解,这两国是一对冤家。伊朗足协也有不成文的内部规定,严禁球员和俱乐部和以色列方面有所瓜葛。

绍贾伊和哈伊萨菲作为伊朗国家队的主力球员,在球员纪律方面对此不可能不知,所以第一回合在客场,也就是在海法的比赛两人为了避嫌根本就没有随队出征,结果球队0:1失利。

两回合制的比赛,第二回合帕尼奥尼奥斯已经到了悬崖边上,不赢的话就要被淘汰了。作为球队主力的二人这次赌了一把,披甲上马迎战,结果事后遭到了伊朗方面的严厉痛斥,并威胁将二人逐出国家队。

哈伊萨菲和绍贾伊同时首发出战并打满了全场

有意思的是,这次为当事人站出来打抱不平的是国际足联(FIFA),他们向伊朗方面发出通知:不要以国际政治为由欺负这俩球员,否则我直接取消你世界杯预选赛的比赛成绩。于是这才有了开篇和中国队有关的那一幕。

依据的条款

首先区分一个概念,“伊朗方面”和“伊朗足协”。伊朗对类似此种事件的处理机构是比较模糊的,查阅之前的各种资料,牵扯其中的有内政部门、外交部门还有甚至相对独立的宗教伦理委员会之类的机构。而对绍贾伊和哈伊萨菲处以国家队禁赛处罚的威胁,不可能出自伊朗足协之手。

为何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因为假如伊朗足协那样做,这和国际足联第17条款直接抵触了,这样就根本不用等到今天,伊朗早就被国际足联法办了。事实上国际足联这次也恰恰是用了第17条款威胁惩治伊朗。

那么国际足联第17条款的主要内容是什么?笔者查阅如下:

其中第17款第1条明确指出:国际足联下属成员组织要做到其运作的独立性,不受“第三方”干扰;第2条也清晰地规定,下属组织在选举换届的过程中要保证完全的独立性(complete independence)。

整个17条款总共有4条,不过百余字,威力却是巨大的,尤其是“第三方”(third parties)的界定问题,凡是不在足球隶属范围内的任何机构都有可能被扣上第三方的帽子,面临着被国际足联严惩的危险。

虽然这个条款通篇没有提到政治(politics),但在实践中对有“政治干预足球”嫌疑的行为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敏感性。典型的事例很多,比如2008年加泰罗尼亚地区闹独立,弄得西班牙政坛人心惶惶,恰逢2008年欧洲杯在即,西班牙政府和足协商量了一下,为了保证西班牙国家队安心备战,决定让足协的大选改到9月份。这个规定刚一出来,作为国际足联“影分身”的欧足联马上就跳了出来,大声警告西班牙不能这么搞,否则马上剥夺西班牙参加欧锦赛的资格。

结果是西班牙政府大气不敢出,立马乖乖服软。

以笔者20多年的观球经历做依据,一个基本结论是,国际足联如果想治谁,想搞谁,被搞的那一方几乎没有不跪的,跟FIFA敲桌子瞪眼睛,更是极为罕见的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国际足联自己也不太愿意过多分身于“政治案件”的操作中,所以在大赛分组的时候,有敌对情绪的国家会被自动按程序隔开,这也是吸取了1998年法国世界杯时,美国和伊朗分在了一个小组,差点酿成严重国际纠纷悲剧的教训。于是,我们在国际大赛的分组中,在可见的未来不会出现美国和伊朗、美国和朝鲜、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等等分在一个小组的情况。

回到本文开篇的这件事上,可以预见,绍贾伊和哈伊萨菲有可能按照伊朗的“潜规则”被处罚,但不会被国家队禁赛,因为国际足联的威胁不是闹着玩的。

国际足联的威慑力为何如此巨大?

如果我们用搜索引擎以一下关键词搜索:“伊朗”(Iran)和“禁赛”(suspension)、“制裁”(sanction),内容的确很丰富。

国际政治方面,几十年来美伊两国摩擦不断,伊朗被“灯塔国”带着一帮小弟喊打喊杀,在小布什时代更是被打上“邪恶轴心”的印记,军事上虽然两国一度剑拔弩张,但双方都保持了适度的克制。于是联合国成了口水战的主战场。

面对种种被制裁的威胁,伊朗(或者朝鲜)外交官员在联合国会议上铿锵有力的驳斥,类似的画面真的屡见不鲜了,但是在足球领域,那些在国际政治领域的各大“刺头”却都收敛了锋芒,一个个的怂了。

2010年9月,伊朗总统内贾德在联合国例会上痛斥美国对伊不友好的一系列行动,并且认为“911”事件是美国自导自演的“阴谋剧”

所以说,联合国这个打着为人类造永久和平,促进国际安全、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由各个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很多时候比起国际足联这个长他40岁年龄的老大哥确实脸上无光。

那么,国际足联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很多资深的老球迷很可能都被被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问住。喜欢显摆知识量的懂球帝估计已经开始偷偷维基了,而且会查到关键词——私人组织(private association),至于这个私人组织的内核是什么,维基语焉不详,只会告诉你该组织负责哪些比赛。

归根结底还是要查查FIFA的官方自我介绍手册。

从中我们了解,FIFA是总部设在瑞士苏黎世的,按照瑞士民法典(Swiss civil code)第60款有关“商业注册”条文成立的组织。第60款强调了组织设立的“成文法”属性,并且明确规定如果总部要搬离苏黎世的话,必须要经过国际足联大会的批准。

很明显,在1904年国际足联成立的时候,该组织的法律属性就和瑞士本国的法条绑定了,直到今天这一属性也没有改变。

换言之,这个“私人组织”在很多场合可以规避“国际法”的普适性,从而将其“瑞士民法”的特殊属性扩大化,在2015年开始的轰轰烈烈的国际足联反腐运动中,这个组织的抵触资源很是强大,也能从侧面反映这一点。

相对于FIFA,联合国扯皮力度很大而威慑力不是很强,就在于其坚持的所谓“理念之争”的虚妄和多边政治博弈的复杂性。很多时候受到制裁的一方并不是特别忌惮,反制裁的手段也是很多国家的必修科目。

而国际足联就不一样了。由于足球这样运动本身的极为强烈的“竞技”属性,所以该组织的惩罚措施往往刀刀进肉,给了要受惩戒的一方以足够的威慑力。

海瑟尔惨案(图片来源:英国太阳报)

以80年代的海瑟尔惨案为例,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联手,以英国球场安保管理不利为由,对英国进行了全球禁赛(其实意大利方面也有不小的责任,却逃脱了应有的处罚),短短几年时间重创了英国足球,这一次处罚,让英国足球倒退了十几年都不止。当90年代初英国足球回到国际家庭怀抱中的时候,他们的战术理念和打法已经完全落伍了。

这件事后来反而成了足联官员的一大谈资,每每大赛前夕谈安保的时候,就以海瑟尔惨案为例敲打各方:看到英国的例子了吗,我动动手指能就让你国足球倒退十多年!

另一点,或许要比足球的竞技属性更能说明问题,即足球运动早就远远超出了体育比赛的范畴,成为了各路资本撒泼打滚的乐园、政客俯仰进退的战场……

现在欧洲各大俱乐部已经堂而皇之地把博彩公司(甚至色情电影公司)的广告印在了胸前,能把上百年球场一直传承下来的球场冠名卖给中东油霸,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而且各大俱乐部的后台老板、退役名宿频繁出入各国政界,非洲诸多国家的贿选案都有足球大亨影影绰绰参与其中,就连90年代初豪言竞选总统的AC米兰名宿乔治·维阿都感叹,现在的国际足坛的水比地下水还脏。

2016-2017赛季英超有10支球队(如图)的胸前广告为博彩公司

那么国际足联这只被资本大鳄和高级政客联手操控的手臂动起来,势必要让这块蛋糕做大做强,而且要强的微妙,即要维护这个组织的高度独立性,人为抬高准入门槛。也就是说,“足球场”这块地越纯,国际足联指令的垂直性就越强,资本切割体育,玩分账的有效性也就最优。

如果连各国的政府对球场内的状况都能插一条腿,稀释了足联的权威性,也就把各方博弈复杂化了,国际足联的大佬的利益受损不谈,背后的遥控者所能得到的“正反馈”势必也岌岌可危了。

所以,国际足联在“17条款”问题上大包大揽是其目前商业化、国际化程度自身属性的规定,而作为看似同类型的民间体育组织如国际篮联、国际乒联、国际田联就没这么多杂七杂八的“独立性”条款。

还比如,国际足联在“仲裁”条款中强烈规定球场内的事情按球场内规则解决。举一个简单例子,球员A在比赛中把球员B铲断腿,哪怕是有确凿证据证明球员A故意这么做,但球员B还是要按照足协纪律委员会仲裁走相关程序,而不能上诉到当地的民事法庭,去追求球员A的刑事责任。

2007年马其顿国内联赛就出过这件事,俩球员闹起来去了当地的法庭,结果欧足联一纸禁令下来,威胁禁赛马其顿国际比赛一年,最终双方放弃了民事上诉,回到了“足球本身”中。

但如果你再翻翻联合国的各种有关战争、商业、文化、宗教禁令,又有多少能有效落实?2010年南非世界杯之前,由于比赛场地的工期问题,到场视察的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像训孙子似的训南非足协主席,假如联合国的某高级员向哪怕一个小国的代表指指点点,后果又是什么?

结语

综上所述,国际足联已经形成了独特而成熟的一套利益相关链条。他的独特性有两点保证,一个是瑞士的民法让该组织成为一个“法律飞地”。

早在2006年就有有良知的媒体人(最典型的一个是BBC记者Andrew Jennings)不断揭露国际足联的贪腐丑闻,但十多年来国际足联有恃无恐,反而对爆料的记者打击报复(Jennings丢了工作,差点以诽谤罪进监狱),玩的就是国际法和瑞士民法的“交叉口”,最后还是靠了“灯塔国”动用FBI强行杀入了这个位于欧洲腹地的小邦,替天行道了一把,不过反腐运动最终还是虎头蛇尾,以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了事。

另一个就是足球运动本身的高度国际产业化,压倒篮球、网球等其他体育项目成为“世界第一运动”,而国际足联回馈这支撑第一运动背后资本逻辑的,恰恰是给与其运作顺畅的保障感。

2013年3月,俄罗斯寡头鲍里斯·别列佐斯基(Boris Berezovsky)离奇死在了伦敦家中的浴缸里(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君不见,当普京扬言打击趁苏联垮台而发国难财的寡头们的时候,过的最爽的就是投资足球界的阿布拉莫维奇,而阿布的某些同僚,要么跑到国外也被普京逮住了机会正法,要么横尸在了伦敦……

防止“政治干预足球”?其实圈里圈外大家都明白,足球本身就是政治,只不过国际足联垄断了“政治”的解释权,不服不行。

所以在大战之前,国足切不可对国际足联对伊朗的禁令威胁当真。不出意外,绍贾伊和哈吉萨菲还会如期出现在本周的亚洲赛场上,因为波斯人很明白,这次他们的对手身在苏黎世,而不在纽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潘攻愚

潘攻愚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国足球
中国足球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