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攻愚:U20事件德国人不讲理,但中国足协也不能“怂”啊

2017-11-28 14:49:5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攻愚】

沸沸扬扬的中国U20选拔队在德国遭遇“藏独”旗事件,随着11月26日中国足协的一纸声明终于画上了句号:U20选拔队启程回国。中德双方酝酿一年之久的“德国西南联赛”交流项目仅仅踢了一场比赛之后便夭折了。

一段时间以来,针对此事中德两国的网民都在网络上慷慨激昂的声讨对方,但由于语言隔阂,双方的嘴仗基本处于独白而非交流的状态,所以就谈不上对骂。

在笔者看来,语言的巴别塔和网络空间的分割对大部分德国网民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此事从头至尾,德国有关方面不仅待客礼数尽失,而且从法理上也丝毫站不住脚。无论是德国足协主席格林德尔和副主席齐默曼,以及地方俱乐部的高级管理层比如不莱梅俱乐部主席高尔纳一口一个“Meinungsfreiheit”(言论自由),这种颇具喜感的傲慢就如同宗教感十足的中世纪文盲教士嘴里反复念叨的“哈利路亚”一样:虽然我读不懂圣经,但赞美上帝总不会错。

德国足球联赛副主席罗尼·齐默曼

尽管如此,笔者还是很诧异德国人这次对基本游戏规则的漠视。这个规则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对中德合作项目的基本条款;另一个是对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对比赛纪律的具体规定。

国际足联的有关规定

观察者网此前的一篇新闻报道已经提起了一则条款,是国际足联对参加比赛的队员、教练员和裁判的规定,即严禁队员穿着任何有关政治和商业广告标识的球衣比赛。2004年之后,国际足联将“禁止球员在进球后脱衣庆祝”明确写入了纪律准则,并加以严打,其中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防止出现政治和商业广告类的标识,严打一两年之后,基本没有球员胆敢踩线了,而且2008年之后,球员们连裸露内衣庆祝之类的擦边球也基本绝迹了。

上述条款是针对球员的,那国际足联和下属的欧足联或者亚足联对进场的球迷和看台设置有明确规定吗?答案是肯定的。

远的不说,最近的典型例子就是亚足联重罚世界杯预选赛的 “港独”标语和亚冠球迷区的“回呛”。依据的条款并非神秘,其官方pdf文件在网上随便可以免费下载,查阅如下(笔者查阅到的是2016年版比赛纪律手册)第59款第1条:

任何人就个人或某组织的种族、肤色、语言、宗教及出身,发表带有蔑视、歧视以及侮辱性言辞的当被视为一种冒犯,惩罚措施是对个人进入比赛场地五场,并罚款一万美元起;对俱乐部处以空场两场,罚款一万美元起。

第68款第1条,则对政治类标语和旗帜和易燃易爆品放在一起,属于被严格禁止带入场的。

如果说亚足联的规定管不了德国人,那再看看国际足联是怎么说的。第67款下面有4条,专门对进场看球的球迷做出了纪律规定(Liability for spectator conduct),其中第三条的规定和亚足联第68款第1条大同小异,也是把政治、宗教类的标语和易燃易爆品放在一起,属于禁止被带入场的:

国际足联对进场看球的球迷携带物和行为纪律的规定,并且写明俱乐部有责任对球迷的失序行为负责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当U20国足和西南联赛的美因茨队比赛时,假如有球迷带进去烟花爆竹并燃放会有什么后果。更滑稽的场面很可能是,球场保安如果看到烟花爆竹和“藏独”旗放在一个包里,他们会扣下前者,而放任后者进入场地。

那么问题来了,德国人不是一直自诩尊重纪律和有着强烈的规则意识吗?怎么突然就“读不懂”国际足联的有关规定了呢?

说他们对“球场政治”的意识很淡薄肯定说不过去,在20多年前政治正确还不像今天这么大行其道的情况下,德国足协就很“自觉”地取消了1990年12月本来已经安排好的“东西德模拟比赛”(纪念东西德统一一周年);1994年年初英德双方都已经协商好要在4月底举办一场友谊赛,临近比赛了德国足协恍然大悟这个日子距离希特勒诞辰纪念日不远,还是取消算了。看来,德国人在“反共”、“反纳粹”方面,这根弦儿绷的特别紧,但是“藏独”,对不起,这是言论自由。

很显然,有关国际足联和亚足联对观众席纪律的规定中,政治(politics)是个很显眼的关键词。不过德国方面还可以狡辩“藏独”作为一种意见表达是否从属于政治范畴。

先不说西班牙足协三令五申禁止同样有分裂主义意图的加泰罗尼亚区旗任意在西甲赛场飘扬(2016年国王杯决赛,把加泰罗尼亚旗带进场的球迷曾被抓捕受到拘留处分),东德球迷可以把锤子圆规谷穗旗带进场去怀念一把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吗?

2014年6月13日,巴西里约热内卢。某些德国球迷在比赛中高举东德大旗。(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被打成“共产余孽”的不少东德球迷团体在德甲赛场上渐渐地没有了“言论自由”,只能被“压迫”而跑到巴西去了。看来,德国人只有坚持高度的双重标准,也许才能把“藏独”解读成为一种泛泛的、没有政治意味的表达,才能用“言论自由”来开脱。

德国人不地道,中国足协呢?

U20选拔队启程回国,也意味着这个项目已经无法再展开,足协的这次“罢赛”赢得了不少国足球迷的支持,看上去有一种大义凌然的道义坚持感。然而笔者觉得,整个事件从头到尾,中国足协透着浓浓的“怂”的味道。

最突出的问题是,U20回国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吗?既然国际足联有明文规定,而且德国方面没有尽到比赛义务,中国足协完全可以合理合法地向国际足联上诉,而且可以以违约为由向德国足协发起诉讼。但中国足协在干什么呢?

按目前中德媒体的报道,11月21日晚中方“约谈”德方,但双方磋商未果,原定于25的比赛取消,随即中国足协发布了U20回国的消息。笔者只能揣测,这件事有很大可能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声明中谈到“中国足协对此感到遗憾……中国足协将总结经验教训,继续大力推动国际交流合作,不断提高我国足球水平”,连“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的权利”之类的官样套话都没有。

然而笔者坦言,对中国足协如此这般的反应完全在意料之中。

在过往十几年的亚洲赛场涉及到比赛规则和各种场内外纠纷中,中国足协往往连慢半拍都算不上,而是一贯沉默和迟钝,最让球迷惊异的是,就算涉及到自身利益被损害的时候,中国足协也好像睡着了一般。

一则典型案例便是2011年伦敦奥运会足球预选赛亚洲区,伊拉克国奥队某队员涉嫌违规注册,一经查实伊拉克国奥队将受到禁赛处罚,而中国国奥队则有机会递补。在对手有重大违规作案嫌疑面前,中国足协保持了令人称奇的沉默,而冲在最前面申诉的却是已经晋级出线的伊朗队。

中国足协“怂”的另一个层面,是以付费的形式要求被打脸。

这一次赴德交流的U20选拔队名单

此事不愉快事件激起了广大国足球迷的强烈愤慨,悲愤之情仿佛掩盖了更多值得探讨的内容。何谓U20?中国足协又为何不惜重金,以每年几千万人民币(比赛费用包括球员住四星级酒店的食宿费)的重金投入砸向这只球队?现在的U20在3年后就要变成U23——国奥队。也就是说这是未来的除了国家队之外第二重要的足协“政绩队伍”,这支队伍面向的是东京奥运会。

笔者首先赞许中国足协的国际化的眼界,让中国球员走出去开阔眼界多打比赛。但20多年来海外拉练和集训剥下的是龙种,每每收获的却是跳蚤。这和中国足球的青少年体系的管理不善有直接关联,U20第一场面对的是一只半职业球队,场面上被完全压制净吞三蛋,在场外被德国人用“言论自由”羞辱的同时,被场内的二把刀们用技战术二次羞辱。

德国的地区联赛为其国内的第四级别联赛,上面还有德甲、德乙、德丙三级职业联赛,所以说地区联赛相当于“德丁”。地区有五个赛区,分别为北部赛区,东北赛区,西部赛区,巴伐利亚赛区以及此文重点探讨的西南赛区。

德国西南赛区球队名单,除去中国U20之外共17只球队

这五个赛区为何中国足协青睐西南地区联赛呢?一个原因是这个赛区目前的队伍数量为奇数,便于U20国足无缝插入;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这个赛区的球队相对来讲经营不善,普遍有资金短缺,财政困乏的问题。

越穷的地方就越容易被金钱“收买”,中国足协的逻辑大致就是如此。简单来讲,中国足协U20海外热身项目以每场一万五千欧元付费给其它19支球队,门票收入还有转播收入完全归当地球队所有,所以即便有国足U20不参与积分排名的有点“无厘头”的规则,还是让西南赛区的各支球队勉强接受了。

之所以用“勉强”一词,是因为从各方面传出的消息看,虽有德国足协上层点头,但国足U20的加入并没有受到大部分西南赛区的各支球队的欢迎,抵触情绪颇多,主要是因为比赛质量难以保证,而且还要额外承担赛场上的体力消耗和受伤因素,但总归人穷志短,面对中国足协“以利诱人”的策略,尽管有三四只球队还保留了较为强硬的排斥心态,但一纸签约项目成型,不过也埋下了合作不睦的隐患。

观察者网的这则报道也谈到了金钱因素对此项目的进展带来的负面影响,德国人高傲的自尊受到了伤害,所以当“藏独”旗在赛场上肆虐的时候,德国主办方的态度是如此的消极,并非是仅仅一句“言论自由”那么简单。

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中国U20打道回府,整篇文章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所以当中国足协决定让U20回国的时候,德国媒体也毫无惋惜的语调,反而有点打了胜仗“赶跑”了国足U20一般:宁可这每场一万五欧元的比赛费不要,我们也不让中国球员“玷污”德国球场。

结语

今天全球足球产业的身体早已在资本渗透下变得不再是吹弹可破的凝脂之躯,但“藏独”旗事件还是如同一块寄生在其发肤之上的脓疮——这绝不仅仅是个案:加泰罗尼亚极端本土主义者在诺坎普球场夜聚晨散谋划着他们的“义举”,蓝鹰盘旋的拉齐奥主场也早就变成了意大利右翼反犹主义的大本营之一……被政治正确挤压的无处可逃的“民族主义者”们在足球比赛中找到了抱团取暖的好地方。

国际足联在惩治地方民事法庭介入足球而导致的“独立性”问题上,一贯是个雷厉风行的壮汉,但面对着泛政治化的大潮,却变成了逡巡畏义的老妪,可悲可叹。

10月22日,意甲联赛第9轮。拉齐奥传统北看台因为在此前比赛中极端球迷的种族歧视口号而在这场比赛中被禁,所以在这场比赛中俱乐部向持有北看台季票的球迷提供了1欧元的南看台特价票。在工作人员清理球场时,在南看台的隔离板、座椅、栏杆上发现了一些贴纸,上面画着安妮-弗兰克(二战犹太人大屠杀中最著名的受害者之一)穿着罗马的球衣,此外还有其他侮辱罗马球迷的字句,诸如“罗马支持者是犹太人”。

足球作为一种市民文化发展到今天,从未像当下这样承担如此多的附加功能。一个奇异的现象便是欧洲五大联赛从未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多的默哀仪式,开赛之前双方球员们时常围在一起低着头先默哀一分钟。说实话这时候笔者实在是替国内的解说员着急,因为他们有责任有义务告知观众他们到底为什么默哀,很多时候一脸蒙x的解说员也不得不跟着沉默,因为他们也不知道。

所以,即便是最愚蠢的“藏独”分子,也不敢手拎标语在德国某大型国标舞舞会上放肆,更不敢在德国举着旗跑到正在演奏交响乐的美轮美奂的音乐厅内撒野,但是却敢于一脸悲愤的大摇大摆地走进足球球场内。德国足协,你可嗅到,今天足球场内的“言论自由”有一股下水道的味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潘攻愚

潘攻愚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国足球
中国足球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