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攻愚:十年九旱的寿光连续两年遭台风,救灾也有一个学习过程

2019-08-14 08:09:1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攻愚】

8月10日凌晨,台风“利奇马”在浙江登陆,在江浙沪一带肆虐之后,携风带雨一路北上,山东多地雨量破单日极值,其中就包括有着全国“蔬菜之乡”之称的寿光。

山东发生旱灾或者洪涝灾害的时候,寿光往往成为媒体重点报道的对象,笔者的家乡鲁西一带的乡村也有不同程度的受灾,但用搜索引擎以“我的家乡(地级市)+台风”的搜索结果,还不到寿光(县级市)的七分之一,原因其实很简单,作为中国最大的蔬菜生产基地,人口过百万的寿光的蔬菜总产量占比(0.56%)是该市人口占全国比的8倍左右。作为潍坊的一个县级市,一年可贡献800多万人的蔬菜消费量。山东乃至全国人民餐桌上的醯醢杂俎,皆关乎寿光。

单纯的看这个数字0.56%,貌似寿光即便是大面积遭灾,对全国或者全省的损失也相当微小,笔者也看到不少媒体在这个数字上做文章,而且强调目前是农闲季节,预计今年的蔬菜价格总体的涨幅不会很大。

山东7、8月间蔬菜价格指数(数据来源:山东价格指数发布平台)

但对此不能抽象笼统地看。须知,蔬菜有种类和季节这两大因素的双重影响,比如8月中下旬本是蔬菜大棚中茄子和辣椒的种植期,所以笔者预计秋季山东省乃至整个华北地区的茄子、辣椒、西红柿、黄瓜的价格会有不同程度的增长。

当笔者在查找寿光当地治理洪涝灾害资料时,在某学术数据库网站上搜到如下结果,心中不由得有些疑虑:

让笔者想起去年某S打头的门户网站在社交媒体上故意突出“房屋倒塌9999间”这个数字,让此事的负面舆论进一步发酵。

当时大批网民主要围绕当地三个水库泄洪问题展开了辩论。在今年的寿光市救灾新闻通报中,再次提到了抗洪的关键基础设施——当地三大水库之一的冶源水库,本文想以此为例重点探讨一下寿光地区的部分关键性的应对旱涝灾害的硬件问题,主要是因为寿光已经连续两年因为台风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是建国以来首次出现此类现象,对当地政府和有关水利部门的救灾能力构成严重考验,尤其是去年的“温比亚”台风造成山东省全省526.48万人受灾,因灾死亡26人、失踪1人;农作物受灾面积62.05万公顷。其中山东16个地级市中的鲁中腹地潍坊市受灾最为严重,潍坊市下辖的县级市中,偏北且地势低洼的寿光也是又是全市的重灾区。

寿光市地理位置在潍坊市内偏北部,东北部就是莱州湾,是各条通往渤海河道的下游,地势偏低

冶源水库——一个“抗洪”标本

冶源水库是弥河干流上为一个的一座大型控制性水利枢纽。笔者查阅了有关这个水库的资料,该水库由1958年5月动工修建,1959年9月建成蓄水,开始了它的正常工作。当初建的时候,主坝、副坝、溢洪闸、放水洞等防洪设计标准是最大安全泄量1200立方米每秒。

控制流域面积是786平方千米,总库容是1.6亿立方米。

说冶源水库就不得不说弥河。这条河流经潍坊市的临朐、青州、寿光和滨海四个县级行政区。所以冶源水库承担者至少120万居民人口的防洪安全保护,总保护面积可达1100平方千米,涵盖了三条铁路和一条国道以及6条公路干线,连济青高速公路也在辐射范围内。一旦汛期到来,可以预见冶源水库将要发挥多么重要的作用。

航拍寿光弥河两岸蔬菜大棚(@齐鲁网)

1964年对冶源水库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溢洪闸的设立。冶源水库的溢洪闸是10扇弧钢型闸门。总宽110.8米。泄流净宽100米,闸下为宽顶堰,顶高程129.0米,设计最大泄洪流量7240立方米每秒。安装有启闭力40T的手摇、电动两用启闭机10台。闸墩上面的交通桥桥面宽7.5米,设计荷载13吨。

1964年当时受技术和经济条件以及制作工艺水平的限制,1964年溢洪闸建设时,安装的闸门是黄河治理时从王旺庄枢纽拆迁而来,配备的启闭机是洛口闸淘汰的。按照《水利建设项目经济评价规范》的规定,中、小型闸门和启闭机的折旧年限为20年,即使不包括原来在黄河上的运行年限,到目前也已运行了45年,已经超期服役至少40年(1978年最后一次更换启闭机)。

多年的运行,设备主要构件腐蚀严重。2007年3月,水利部水工金属结构质量检验测试中心对溢洪闸及附属建筑物进行全面安全检测,并对安全性进行评估。评估结果是金属设备主要构件腐蚀严重,已达强制报废条件。

闸室段中间设伸缩缝,缝间填充的沥青杉板老化、脱落,伸缩缝漏水,止水损坏。7座闸墩存在垂直水流方向的纵向裂缝,裂缝长约5.0-10.0米,缝宽0.5-1.6毫米,分布于闸墩两侧。

溢洪闸和溢洪道的问题更为突出,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溢洪道泄槽底板有127.0m长混凝土衬砌,受水流冻融及冲刷作用,下游护坦破坏严重,大面积的表层混凝土剥蚀、脱落,护坦的抗冲刷能力降低;护坦的末端为裸露的岩石,断面平整,未作消能设施。泄槽末端的出水渠为一左拐的直角弯道,下泄洪水有可能溢出河槽,威胁坝脚安全。

冶源水库其实已经在1995年被水利部门列为第二批全国重点危险水库。从1997年开始,不断抢修加固,但重点突出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冶源水库监控系统

我们再上溯到2012年8月3日。受台风“达维”的影响,弥河流域内普降大暴雨,市防汛指挥部根据枢纽工程状况、入库洪水流量和河道的行洪能力,统一调度弥河流域的防汛,于11时下达溢洪闸调洪指令,下泄流量由200立方米每秒逐步加大到800立方米每秒,期间入库洪峰流量最高达2520立方米每秒,削减洪峰68%,库水位迅速上涨2米,达到138.76米,接近警戒水位138.77米,该高水位一直持续运行3个小时。

经上级批准,管理局开启两孔溢洪闸泄水,至8月3日早上6:00,库水位降至136.76米,溢洪闸泄水740万立方米每秒。

说明加固后当地冶源水库的蓄洪、拦洪、调洪作用还算最大限度地发挥。冶源水库下游河道设计安全流量1200立方米每秒,通过错峰调节,水库下泄洪水与区间洪水叠加后,临朐县弥河大桥洪峰流量为1100立方米每秒,在河道的正常行洪范围内,没有造成河道的漫堤、管涌、决口。

但这是6年前的一次“有惊无险”,已经足够可以引起当地水利部门对预防台风的重视。

当时天气预报预计台风降水量为40-70mm,但实际降水量远超预报降水量,大量降水致使三水库水位上涨过快,逼近警戒水位,为确保水库安全,依据国家省市相关规定,决定向下游泄洪。如当时不泄洪,将会对水库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甚至有垮坝危险。

2018年8月24日,冶源水库正在泄洪(@潍坊新闻网)

坝和汛限水位是否有问题呢?但我们通过数据分析,目前的冶源水库的汛限水位明显是要低于理想状态,不仅和毛泽东时代修建水库的前瞻性分析相乖离,而且有悖于该水库被列为国家级危险水库之后,柸固补修的原则和方针。前文中提到,水库的很多关键设备的折旧年限为20年。以137.72米水位起调核算,20年一遇的洪水位是138.47米,校核洪水位是141.95米。

冶源水库坝顶高程为145.1米,防浪墙顶高程主坝为145.3米,副坝为145.1米。因此从保大坝的角度分析,汛限水位可以定为137.72米。

问题是冶源水库闸墩表面碳化严重,多个闸墩已出现裂缝,为避免钢筋锈蚀而引起结构破坏,应该对闸墩表面进行碳化处理,闸墩裂缝采用灌浆处理。

长期以来,水利部门把水库的重点放在了冶源水库灌区末级渠系水价改革上,4年以来水价改革的通知和方案层出不穷,哪怕是2012年台风“达维”过境,寿光等地虽然有惊无险,但前瞻性措施意识较差,未能完成溢洪闸和溢洪道和水库闸墩的优化工作,使得汛限水位复位困难重重,恐怕这也是有关部门诉苦和借口“如当时不泄洪,将会对水库安全造成严重威胁,甚至有垮坝危险”未必有那么强的说服力的一大原因。

十年九旱——寿光缺水到底有多严重?

行文至此,笔者觉得还是有必要为寿光市防汛总指挥的策略作某种程度的辩护,因为单方面的质疑和苛责除了图嘴炮一时之快,无益于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还是要基于历史和现实情况,把寿光市的水利建设情况做一个简要的说明。

笔者的家乡距离寿光市西部285公里左右,已经较为接近河南地界,但在天文气象方面,和寿光所共享的“福利”,归结起来就是四个字——十年九旱。家里的老人说,到七月底,其实下雨都很少。百姓们早就习惯了旱魃肆虐,防汛抗旱指挥部之前年年都在忙着抗旱。只不过近些年气候变化有些反常,初秋时节会突然出现汛情,比如去年十一长假笔者回家,去离家不远的黄河边上走了一圈,被滔滔的黄河水震惊了一小下,毕竟这类景象只停留在小时候的残存记忆中。

作为全国的蔬菜之乡,大家貌似很容易推断寿光这个和“长寿”相关的城市应该是一块膏腴之地,平时风调雨顺,物产丰饶,所以蔬菜长势良好,有先天作为蔬菜基地的优势。但实际情况却也不是这样。

根据《潍坊市水利局关于印发2016年度水资源管理控制目标的通知》,寿光市地下水合理去用量是每年15000万立方米,但是寿光市地下水已经严重超采,预计2020年,地下水合理去用量仅为每年10000万立方米。

2016年8月16日,山东省潍坊市,连年的干旱导致寿光弥河洛城段干涸,河底长满野草变身“大草原”,这才是寿光的常态(@视觉中国)

人和牲畜要喝水,蔬菜也要喝水,该市2015年非常规水利用量为2590万立方米,220年非常规水利用量预计增长到3950万立方米。保证率为95%即遭遇特枯年份时,农业供水量只能按保证率的75%计算,预计2020年以特枯年份算的话,缺水量为14.47%,即便是不考虑各种农作物和蔬菜用水,居民生活用水情况也很严峻了。

所以我们不得不说,寿光市顶着巨大的缺水风险,依然靠着全市人民辛勤的双手,为全省全国打造了出了一个“蔬菜之都”,值得钦佩,向寿光伸出的救灾援手理应更多一份温情。

所以当地的防汛抗旱指挥部在抗击旱灾的时候经验还是很丰富的,但遇到洪涝灾害往往显得手足无措。打个比方,国内各大城市的小区楼房住户,在装修时会在如何防盗方面费尽心机绞尽脑汁,却有意无意忽视楼道内或者整体居住环境是否符合消防标准,这种心理样态,本质上还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被盗的概率要远远超过起火的概率,这和寿光市水利局和防汛抗旱指挥部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抗旱而非抗洪上道理是一样的。

在整体性的预防,比如动员群众做好预防措施,对水库下游的农作物防灾的精细化陪护,以及对河道和水库的事前整修,有关部门在2019年的作为明显远远强过2018年,可见抗洪救灾确实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潘攻愚

潘攻愚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水电
水电
作者最近文章
十年九旱+两次台风,寿光救灾缺陷在可理解范围内吗
孙杨带给欧美泳坛的恐惧感,也许超乎我们想象
霹雳舞居然能入奥,奥运项目越来越网红了?
现实中女王得不到的,在《权力的游戏》中也不会有
美剧《松树谷》: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最纠结的一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