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潘前芝:1942年访问印度,蒋介石不开心

2017-08-09 14:42:1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潘前芝】

近日,对于中印两军在边界地区对峙一事,台湾一些媒体通过社交媒体向印度喊话表示“支持”。印度媒体也不甘寂寞,主流媒体《今日印度》最近一期杂志封面上的中国板块图中,不见了西藏和台湾,可谓“处心积虑”。甚至有印度学者搬出1942年蒋介石访问印度一事,想借此说明双方关系“源远流长”。殊不知,当年蒋“委员长”访问印度,可谓乘兴而来,扫兴而归,其访问成果可用“失败”来形容。

一、奔着协调英印矛盾去的

蒋介石去印度干什么,这就需要了解当时的背景。

1942年初,由印度国大党领导的、以独立和解放为目的的“不合作运动”正在印度各地如火如荼开展,印度民间反英情绪高涨。而英国驻印总督林里资哥对“不合作运动”采取的措施就是镇压。因此,英、印关系极为紧张。

刚刚在珍珠港大获全胜的日本趁机宣称“把英、美赶出亚洲”、“亚洲是亚洲人的”。此举尽管为国大党领导人所拒绝,却引来印度国大党前主席鲍斯等一批人的认同,他们策划成立了“自由印度政府”,暗中与日本人接洽。如果日军进入印度,失去印度人民支持的英军必将一溃千里,印度将有可能与日本结盟,这对同盟国将是重大打击,中国将处于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协调好英印矛盾,拉拢和争取印度,使其站在同盟国一边,或者至少不倒向日本,成为蒋此行的重要目的。

另一方面,作为同样受西方列强欺辱多年的国家,中国对当时正在争取民族独立的印度抱以极大的同情和支持。如果能从印度独立运动中获得经验,那对抗战中的中国以及战后彻底摆脱西方列强控制,无疑具有重大战略意义。故而蒋介石在行前的日记写道:“此时访印,可为战后我对英外交奠立根据地也”。

再者,蒋还想劝说英国放弃在印度的殖民政策,藉此提高中国在处理亚洲事务中的国际地位,增强他在亚洲各国领导人中的影响力。蒋在行前曾给美国总统罗斯福致函,请美国人出面劝说英国等在东方享受殖民利益的国家,“依《大西洋宪章》的精神,作政治上改变,此对联合作战将有极大贡献。不然,如果敌方为本身目的,挑拨当地人民,则随战争之进展与时俱增”。

带着看起来很美的想法,1942年2月4日,蒋介石夫妇协同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王宠惠、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董显光、英国驻华大使卡尔以及英国驻华军事代表团团长丹尼斯,由重庆飞经加尔各答于9日抵达新德里,开启对印度的访问之旅。

二、英国人不买账

踌躇满志的蒋委员长很快就认识到: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对于印度独立运动,英国人其实不希望中国过多参与。启程前,英国通过驻华大使卡尔向蒋提出四条注意事项:一是蒋介石保守访问秘密,于离印时发表一则消息以促进印度对于共同抗敌的全面合作;二是希望蒋介石致甘地、尼赫鲁各一电,要他们前往新德里相见;三是印度总督希望蒋介石在会晤甘地、尼赫鲁之前先行拜访蒋介石;四是希望蒋介石能接见印度回教领袖真纳。

蒋则提出不同要求:希望前往甘地故乡、同时也是印度国大党大本营的瓦尔达访问;安排入住一般平民旅社,而不入住印度总督的豪华官邸;印度总督欢迎排场,越简单朴素越好。双方还没有就些分歧进行很好地磋商和解决,蒋介石就启程了。

2月9日,蒋介石一行抵达新德里,英属印度当局给予了高规格接待。印度总督与蒋介石举行了闭门会谈。林里资哥并没有在会谈中劝阻蒋介石去瓦尔达会晤甘地。会谈结束后,他求见宋美龄,希望她转告蒋介石:英国政府将无法同意中国的贵宾们前往甘地的故乡,因为此举将会让全英上下感到极端尴尬和难堪。宋美龄当即表示谅解。与此同时,蒋也收到了丘吉尔的一封私人信函,信中提出“我们内阁认为尊意此时前往瓦尔达访问甘地,可能妨碍我们动员全印对日作战之愿望”,劝阻蒋以中英战时合作关系的大局为重,不要去会见甘地。蒋当即回信表示同意。

蒋介石在与林里资哥会谈时,坦言英国对于“广大的、有历史精神和潜伏力量的民族,一定要从速赋予实权,采取切实的方法,使其力量得以充分发挥”,如果英国能够以美国对待菲律宾来对待印度,那么“同盟国无论对德、对日作战,印度一定可以作我们同盟国胜利的基本力量之一”,明确要求英国政府立即给印度人民自由,建立自治政府。

这一劝告为英印当局断然拒绝,他们本来想让蒋来劝说印度国内各党派支持英国对德、日作战,却不料蒋却为印度独立当起了说客。他们一边以印度国内教派矛盾为借口,认为给印度以自治领地位,“目下尚非其时”,同时毫不客气地指出:“阁下此来有如审判官地位,将判断是否曲直,并且是袒护国民大会的,那末将使我十分感觉困难,这种印象决不利于联合作战之努力。”双方不欢而散。此后双方又就印度独立问题进行多次讨论,但由于出发点差异太大,始终没能就这个问题取得一致意见。

三、印度人也不买账

在英国人那碰了一鼻子灰的蒋介石,在印度人这里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2月11日至17日,蒋介石同国大党领导人阿沙德、尼赫鲁等人进行多次会谈。

蒋建议国大党放弃立即完全独立的要求,采取分步骤行动,先在战时取得自治领地位,战后再实现完全独立。蒋在与尼赫鲁会见时,针对国大党在战时仍持不合作主义,反对印度参战,攻击英印政府的强硬立场,提出“如果印度抱残守缺,永持不合作主义,不积极参战”,那么“不但不能增加盟国对印的同情,且将失去已有同情”。

阿沙德、尼赫鲁则坚持英国必须立即将政权交还印度国民,让印度独立,然后才能讨论参战的问题,称“不合作主义是国大党唯一的武器”,“20年来,这种运动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力量,使英政府十分惧惮我们,承认我们巨大的势力,我们虽然没有军队,但在政治上的力量却不可漠视”。当蒋询问“能否考虑暂时对英国印度政府不加攻击”时,尼赫鲁明确表示:“恐怕做不到”。蒋的建议没有被接受。

蒋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国大党的精神领袖甘地身上。

其时,甘地已经退出国大党,一个人在孟买过着简朴宁静的生活。尽管英国人非常不愿意蒋与甘地会面,但在尼赫鲁的精心安排下,18日中午在加尔各答的一个公园中,蒋介石与甘地进行了长达5个小时的会谈。

甘地首先介绍了“非暴力不合作”的起源及过程。蒋直接问道:“如果日本和德国人入侵印度,你也用不合作的方式对待他们吗?”甘地毫不犹豫地答道:“不合作!绝对的不合作。”

蒋见劝服其放弃不合作主义希望渺茫,便直接挑起另一话题:“我不想要先生改变自己的信仰,只是希望你们能动员印度国民参战,站在同盟一边,一起打败日本、德国法西斯,这样在战后和平会议上,中国就可提出让印度出席会议,并共同为争取印度的独立自由而努力”,“印度参战对本身有益而无损,且与推倒英国在印统治权之目的并行不悖,殊途而同归”。

甘地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英美等西方国家不会以同等的态度对待东方民族的,“我不以为一个日本军比他们更加恶劣,他们是绝不会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我们东方民族的……抵抗侵略是中印两国应有的共同目标。但国大党现在无力参战,心中也绝无余地可以容纳英国的帝国主义。”不过,甘地也保证:“我们接受阁下忠告,不作节外生枝增添灾害的举动,让恶魔自生自灭。”告别前,甘地赠送给宋美龄他的不合作运动的武器——一架纺车。

蒋后来表示,甘地只顾考量印度的问题,而没有放开眼光观察广大的世界情势,言下之意,甘地的格局还是小了点。1948年甘地遇刺后,蒋介石以一国之礼向印度致哀,并题写了“乃圣乃仁”的唁匾。这幅匾今天还挂在德里的甘地纪念馆内。

2月21日,在回国前,蒋介石发表《告印度人民书》,继续号召印度人民“与我中国皆应共同努力……积极地参加此次反侵略战线”,认为参加反侵略战线,“系在整个反侵略阵线中之共同合作,而非单独与某一国合作与不合作问题”,婉转地表达了对甘地与国大党“不合作主义”的批评。同时,他还表达了英国人早点赋予印度国民政治上实权的期许。这些话引起了丘吉尔极大的反感,他在给外相艾登的电文中说到:称中国为世界四大强国之一乃是一个绝对的笑话,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蒋介石此次访印前后约17天,不但未能促成英、印关系的好转,反而遭到两方的猜疑,协调国大党与英国的关系这一主要目标没有实现,结局不可谓不尴尬。访问期间,蒋费尽口舌,力陈利弊,但国大党和英印当局都没听进去。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访问结束后,英印矛盾却进一步激化。1942年8月8日,国大党全国委员会通过“英国政权退出印度”决议。次日,英印当局逮捕甘地、尼赫鲁等一批国大党领袖。国大党同英国的关系彻底破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潘前芝

潘前芝

军事史研究生,历史爱好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