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彭波:放眼亚太,能让TPP重焕生机的只有中国

2017-03-02 07:41:0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彭波】

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签署命令,正式退出TPP。美退出TPP对相关国家造成了很大冲击,相关各国对此反应不一。

美国退群,中国怎么办?抛弃,还是代替美国的位子重启TPP?

澳大利亚公开表示:欢迎中国加入TPP。并且表示要与新西兰、马来西亚和智利等国商议邀请中国加入TPP。新西兰总理约翰·基则表示,“TPP协议是美国在亚太地区领导力的体现。我们希望美国能留在这一区域。如果美国缺席,这个位置也必须被填满,而且将被中国填满。”

美国前贸易代表罗恩-柯克也于2月12日表示,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TPP剩下的11个成员国将别无选择,只能倒向中国,后者将取代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而与中国不太友好的日本、新加坡等国则对此忧心忡忡,对于中国加入TPP的可能性表示极大的疑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回应认为:“没有美国,TPP没有意义。”他同时也表示,不可能重新谈判该协定,因为“这将打乱基本的利益平衡”。2月10日,新加坡也表示,现阶段讨论让中国加入TPP尚为时过早。

TPP的双重性质

对于中国而言,TPP具有双重性质。

首先,TPP是一个高水平的经贸协定。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于2014年两会期间曾经有过这样的表示:“至于TPP,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谈判,也是个高水平的贸易协定。”

其次,TPP是一个对付中国的联盟。关于这个判断有两个明显的证据:

第一个证据是TPP纸面上的要求非常高,远高于WTO。但是除了美国以外,其他所有加入TPP的国家都没有办法完全达到要求,甚至日本也不行。美国指责中国的市场开放不够,因而拒绝中国加入TPP,但是同为成员国的日本和越南在市场开放程度上却比不上中国。

为了让这些国家接受TPP的基本原则,达成基本协议,TPP最后通过的协议不得不在具体条款上做了许多妥协和让步,补充了一些豁免条款。所以,TPP实际上“就是一个只禁止中国入内的俱乐部。”

第二个证据可能更加明显:2015年10月5日,TPP12个谈判国达成基本协议的当天,奥巴马在发表的声明中指出,“我们不能让像中国这样的国家书写全球经济的规则。”

因此,TPP的确具有强烈遏制中国发展的性质。当然,TPP各成员国的利益诉求并非完全一致。有些国家是强烈反对中国,有些国家则仅仅是为谋求自身的发展而已。

因此,按照TPP最初的设想,中国其实是难以加入TPP的,即使要加入,也只能等TPP运行起来之后,那时候就可以对中国提高要价。

但是,后来的情况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TPP的主推者——美国——却自己退出了。这样一来整个TPP就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之中。

放眼亚太,能够让TPP重新焕发生机的国家只有中国

美国退出TPP给其他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TPP不但符合美国的利益,也符合其他成员国的利益。为了促进TPP的成立,美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其他国家同样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并抱有巨大的期望。现在美国突然退出,其他国家又该何去何从呢?

按照TPP协议的规定,TPP如果要继续生效,需要获得12个成员国中至少6个国家批准,并且它们的GDP总和要占到全部12个国家GDP总和的85%。在美国退出去之后,剩下国家的体量不足原来的40%,这个协议能够成立吗?

而且,TPP原12个谈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到全球的近40%,贸易额占到三分之一,可谓影响巨大。但在美国退出去之后,这个比例下降到只有13%,剩下的比较有影响力的国家只有日本和澳大利亚两国,难以拉动整个TPP前进。

因此该协议不论是否能够得到实施,意义已经不大。可以借一句话来说,就是“生不如死”。

日本民众抗议美国主导的TPP,会让日本变成美国殖民地。美国退出后,中国能接棒重启TPP谈判吗?

在这种情况下,TPP只有两条出路:一是苟活;而苟活不如不活。二是拉其他大国入围,以维持TPP的价值。但是放眼亚太,能够让TPP重新焕发生机的国家只有中国而已。

于是,在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TPP之后,呼吁中国加入的呼声比较强烈。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就表态说,中国加入这一协定并非不可想象。“TPP失去美国是一个巨大损失,但我们不打算放弃。肯定有机会让中国加入。”澳大利亚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也指出:“将中国带上船并非不可能,但这会增加4年到5年的谈判时间。”当然,反对的声音也不小。

在美国退出TPP,及澳大利亚等国呼吁中国加入以填补美国空白的情况下,中国是否需要加入TPP呢?

中国可以加入TPP吗?

TPP首先是一个经贸协议,而且也是一个开放式的协议,名义上不排除任何国家的加入。虽然具有对付中国、遏制中国发展的潜在内涵,但是至少没有公开宣布。美国相关官员也曾经公开表示:不反对中国的加入。因此,中国加入TPP是符合TPP的原有框架及规则的。

中国加入TPP的工作,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预备阶段。中国表态有加入的意愿,并与原成员国私下沟通或者正式商讨此事。

第二个阶段:谈判阶段。中国在得到邀请或者允许加入之后,开始相关协议细节的谈判。这个阶段可长可短,但是一般来说时间短不了,至少4-5年。

第三个阶段:实施阶段。谈判成功,并得到各国相关部门的批准,TPP正式开始运作,发挥实际作用。

反对中国加入TPP的理由

关于中国加入TPP的行动,国内具有正反两方面的意见。很多人支持中国加入TPP,也有很多人不赞成,不赞成的理由如下:

中国无法加入

理由是按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构想,TPP本身就是亚洲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手段,并借此孤立和遏制中国,所以TPP从规则制订到价值观体系,都有拒绝中国之意,中国即使现在选择加入TPP,也会受到日本等国家的反对。我们已经看到,在澳大利亚等国提出邀请中国加入TPP之后,日本态度冷淡,表示中国加入TPP可能稀释TPP的成果。所以,中国加入TPP会因为日本等国的反对而无法成功,自讨没趣而已。

没有必要加入

这又包括两方面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特朗普上台后,以双边贸易协定取代多边协定的可能性较大,不仅TPP夭折了,美欧的TTIP也将停滞不前,在客观上缓解了中国的压力,给中国提供了战略机遇期,所以中国没必要马上加入。第二种意见认为:TPP已经不重要了。TPP主要是美日之间的FTA,美国不在其中,日本又不积极的话,其重要性也就极大削弱,加入的意义不大。

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TPP条款标准较高,中国加入有困难。如果中国加入TPP,可能要做出很大的牺牲和让步,而且不一定换来对中国利益有所帮助的结果。如果标准降低,那么中国目前与TPP成员中的多数都有双边协议,则加入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与美国相比,中国与TPP其他成员国的契合度不够,TPP带来的好处不足。

中国加入TPP可能损害自己的大国形象

TPP是美国组织的用于对付中国的协议,现在被美国自己抛弃了。中国在这个时候加入,捡起美国不要的东西,可能有损自己的形象。

中国加入TPP的利益

与加入TPP可能的损失相比,中国加入TPP的利益则显得更加突出和全面。

加入TPP能够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与话语权

当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与全球经济的结合非常紧密,如逆全球化成为现实,对多数国家将会造成沉重的打击。因此,在美国放弃引领经济全球化的关键时刻,中国加入TPP谈判,可以给全世界展示一种继续坚持并引领经济全球化的姿态,会受到大多数国家的欢迎,有利于中国占领国际道义高地。

另外,中国加入TPP谈判可以更好地争取国际社会的领导权及经贸规则的制订权。美国主导推进TPP并排斥中国有两个理由:一个理由是政治上的,宣称不能接受中国制订规则;另一个理由是经济上的,认为中国无法执行高水平的经贸规则。并借此将中国排除在TPP之外。

因此,中国加入TPP谈判,在政治上可以打破围堵,在经济上则向世人宣示中国有能力,至少有意图执行高水平的经贸规则,进而提升中国制订国际经贸规则的话语权。

而且,中国加入TPP与习近平主席的达沃斯讲话在逻辑上一致。习近平主席在瑞士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中指出,国际社会不应放弃全球化,而应消解其负面影响。他同时强调,中国是全球经济的受益者,更是贡献者。还“要坚持协同联动,打造开放共赢的合作模式”,习主席的讲话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与欢迎。

习近平主席在2017达沃斯论坛的讲话广受好评  摄影|新华社兰红光

总之,中国加入TPP谈判可以让中国占据世界发展的制高点,因此具有造势的作用。这一条具有国际政治及大国博弈的内涵。

中国需要TPP的高标准规则

TPP强调的是高标准的经贸规则,包括规则的制定及执行。这些对中国未来的发展非常有利。

中国现在是世界经贸大国,进一步推进经贸发展的压力很大。一个国家的发展需要讲次序,不能一开始就用太高的标准去要求,所以中国过去对于外部强加给中国的高标准一向抱有高度的警惕。

但是随着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需要越来越高的标准。TPP是一个以高标准和高质量为特征的高层次自由贸易协定,它的很多规则是中国在下一步发展当中迫切需要的。如其中的“合作与能力建设”、“发展”、“透明度和反腐败”等条款,有利于各国加强合作,促进各国经济增长,也符合中国自身的利益。

甚至是一些争议很大的领域如环境标准和劳工标准,迟早也是对中国有利的。尤其是中国现在环境压力非常大,中国的国家领导人也多次在国际会议上表态要提升环境标准。

另外,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中国社会的劳工待遇迟早也是要改善的,而且也是对未来的经济增长有利的。因此,现在看起来还有些苛刻的环境及劳工标准,过几年之后可能就非常符合中国的发展要求。

甚至于是争议最大的“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ISDS)机制,从长远看也会有助于中国企业的走出去。这件武器本身是美国用来对付其他国家的工具,但是其本身具有保护投资者的内涵,也是中国当前及未来非常需要的。

尤其是中国现在推行“走出去”和“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对外投资规模越来越大,非常需要“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这件武器。更重要的是:假如中国自己拿出这件武器,可能受到他国的反对。

但是在TPP中的这件武器是美国发明的,中国只是拿来主义而已,他国反对中国使用这件武器缺乏足够的理由。在国际纠纷及保护中国对外投资利益当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非常有益的行动策略。

不仅如此,加入TPP谈判也有利于其他经贸协议的推进。例如,TPP与RCEP之间,既是竞争的关系,也是合作的关系。中国加入TPP,对于促进RCEP的发展有利。

除了RCEP之外,中国还在进行其他经贸协议的谈判,如中日韩自贸区、FTAAP等,中欧自贸区和中美自贸区也在研究当中。中国加入TPP谈判可以给上述协议的谈判创造条件,打好基础,或者协同推进。因此,加入TPP也有得陇望蜀之意。

扩大中国的产业圈范围

一国的经济规模非常重要,经济规模越大,则规模效益就越高。中国作为世界工业体系最为完整的大国,规模效益是中国很大的优势,应该不断强化,通过全球价值链与产业链,将尽可能多的国家拉入中国的产业圈中,拉入的国家越多,中国的国际经贸地位就越稳固,规模利益就越大。同时越有可能孤立美国,在与美国的对抗中越有优势。

加入TPP就可以把更多国家拉入中国的产业圈,或者强化与原产业圈内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例如,中国加入TPP之后,与日本、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经济一体化关系会进一步强化,还有可能在下一步把韩国、加拿大、印尼、墨西哥等国拉进来。因此,加入TPP对于扩大中国的产业圈,开拓中国的产业发展空间非常有帮助。

不仅是挑战 更是机遇

时代在前进,中国也应该不断进步,与时俱进,通过不断深化改革推动国家发展。近年来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经贸冲突与纠纷,客观地说,既有他国的原因,也有中国自身方面的原因。加入TPP的谈判,可以在与他国的交流磋商中不断检讨自己的问题,寻求发展的方向,带动各方面的改革。

实际上也就是以加入TPP谈判作为一面镜子,对照这面镜子来反求诸己,寻找发展中的不足及未来的方向。假如果真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可以取得以开放倒逼改革的作用。

例如,TPP协议中的“中小企业”条款是奥巴马力推的内容,其目标当然主要是为美国利益着想。但是,鼓励中小企业的成长与发展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同样是非常有利的。这一条款的存在虽然暂时有利于拥有强大中小企业的发达国家,但是,也会为中国未来的国际竞争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

TPP协议中的国有企业的条款对于中国未来的改革发展也具有重要的意义。国有企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所以必须要坚持。但是TPP协定实际上承认各缔约方均有国有企业,所以应该承认国有企业的合理地位。

当然,中国的国有企业数量多,规模大,受此协定的影响会比较大。但是在客观上,这些条款也可以促进国营企业自身经营效益的提高,对于国有企业改革的推进是有帮助的。

总之,对于TPP的若干条款,中国不仅应将其视为挑战,更应视为机遇。


防备美国重启TPP,堵住其讹诈之路

TPP在根本上其实是符合美国的整体利益的,只是因为内部利益不均衡及带来的阶层冲突而退出。根据美国的外交传统及利益诉求判断,美国未来很可能会重启TPP谈判,以获得更高要价。特朗普上台之后,主要目的是通过政治及经济讹诈来获得额外利益以重振美国经济,但是他的一系列动作都是违背经济规律的,难以持久。

中国假如加入TPP谈判,可以牵制特朗普及美国的行动,在一定程度上堵住特朗普的敲诈之路,限制特朗普及美国在逆全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美国退出TPP,采取逆全球化的政策,并先后与墨西哥、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盟国出现了冲突,让很多国家大失所望。

现在中国加入TPP谈判,代表了世界上多数国家的诉求,就可能增加对美国盟友的吸引力。美国下一次在拉拢帮手对付中国的时候,有些国家,如澳大利亚等,可能就不那么乐意接受;有些国家,如新加坡,就可能会更多考虑后果,因而不会那么坚决。

最近,在美国提出重新进入南海之后,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就要求美国撤出南海。这实际上反映了新加坡在跟随美国遏制中国的一系列行动当中不但没有取得实际利益,反而遭到中国的反制之后的一种政策转向。

假如中国加入TPP,日本与新加坡等国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就会更加密切,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性更强,下一次联合域外国家遏制中国的时候损失就会更大,在行动上也会更加谨慎。

因此,中国加入TPP谈判可以先手防备美国重启TPP,甚至于拆散美国与很多国家之间联手对抗中国的联盟关系,至少提升其行动的成本。

因此,中国寻求加入TPP的行动具有进可攻退可守的双重内涵,能够加入固然有利,不能加入同样有利。这是一种行动起来即有利的格局。

中国加入TPP的利弊权衡

加入TPP,或者说寻求加入TPP,利弊互见。如前所述,反对的意见有四条,以下一一分析:

第一、中国无法加入。对此的商榷意见是:首先,中国未必不能加入,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其次,中国未必一定要加入。中国加入,可以获得实际利益。不能加入,即使是仅仅采取这方面的行动,就可以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同时制造原成员国之间及反对中国的内部矛盾,削弱其遏制中国的能力。

第二、中国没有必要加入。商榷意见是:美国现在退出了,但是未来还有可能重新加入,或者重新启动。既然美国主导的TPP是对中国有损害的,那么中国就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必须先手防备其行动。

第三、不符合中国的利益。商榷意见是:根据前面的分析,我们能够发现TPP在整体上是符合中国利益的,至少是符合中国发展的趋势的。对于某些可能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条款,中国可以在拒绝接受,或者在谈判中要求修改。或者按照TPP已达成协议的方式,增加豁免条款。因此,加入TPP是符合中国利益的。

第四、损害中国的大国形象。这一条不能成立。即使有所损害,损害的程度也很少,相反,加入TPP却是非常有利于提升中国的大国形象的。而且,即使略有影响,假如实际利益比较充分,那么也应有所不惜。

结论:天与不取,反受其咎

综前所述,我们可以得到如下结论:

第一、中国加入TPP的行动利弊互见,而利远大于弊。

第二、中国加入TPP的行动影响比较大,也比较深刻。它不仅仅是一个加入经贸协议的问题,而且反映了大国博弈的较量。不仅反映了国际事务,也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中国内部的改革。

第三、中国加入TPP的行动是灵活机动的,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每走一步,就能够实现一步的利益。谈判可以慢慢来,条款需要仔细推敲,至于最后是否能够达成协议,只是一个可选项。

所以,在加入TPP问题上,中国应该保持一种进退自如的态度及地位,但是行动一定要快。假如及时不抓住当下这个时间窗口,等美国回到TPP之后再展开相关谈判,就会比较被动。《春秋左传》说:“天与不取,反受其咎”,诚哉斯言!

基于上述分析, 笔者认为在加入TPP问题上,中国应该迅速行动。只要行动起来,就具有比较大的利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彭波

彭波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争议TPP
争议TPP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