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彭波:中美之间 修昔底德陷阱是个谎言

2017-05-16 15:36:2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彭波】

5月14-15日,“一带一路”高端峰会在北京举行,尤为引人注目的是:美国、日本、韩国等均派代表团参加。此前中美两国领导人会面之后约定的中美经贸“百日计划”成果也一一公布。

这些行动说明一个问题:世界老大美国,与新崛起的中国之间,并非不能共同发展,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不能运用于中美两国关系。

事实上,“修昔底德陷阱”是当代人编造出来,并不符合历史演变的真实情况。

近几年, "修昔底德陷阱"成了一个流行的词语。尤其常常用于指代中美关系,炒作中国对美国的挑战。

美国总统特朗普特别助理马修·波廷杰率团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

面对西方国家的炒作,2014年1月22日,《世界邮报》创刊号刊登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专访。针对中国迅速崛起后,必将与美国这样的旧霸权国家发生冲突的担忧,习近平在专访中说,我们都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

“修昔底德陷阱”的特定内涵

据说,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古代希腊曾经爆发过一次涉及整个希腊世界的大战——伯罗奔尼撒大战,当时希腊世界的雅典与斯巴达两强争霸。

从公元前431年到前404年,双方进行了长达27年的战争,最终以斯巴达的胜利和雅典的惨败而告终。对于这次大战的原因,当时担任过雅典海军统帅并亲自参与指挥的史学家修昔底德曾经这样总结,“……战争无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壮大的力量,还有这种力量在斯巴达造成的恐惧”。

对于修昔底德这句话,当代的国际关系学家进行了引申,指代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两者之间的战争变得不可避免。并进而提出在当前的国际社会当中,美国是现在的领袖,而中国也在快速崛起,两者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无论东方西方,政治家们都非常重视历史经验教训。因此,这一说法提出来之后,对于中美之间可能会发生如当年雅典和斯巴达两国之间那种激烈的担忧就成为了牵动人心的问题,也成为中美两大国领袖不得不认真对待的问题。

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并不存在

但是仔细考察当时的历史背景,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原因、过程及结果,再分析修昔底德的原话,可以认为并不存在上述引申含义,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并不存在,用雅典与斯巴达的关系来比拟中美关系也是完全不成立的。

(一)伯罗奔尼撒战争不是新兴国家挑战传统强国

伯罗奔尼撒战争不是什么新兴大国挑战传统大国引发的冲突,而是两个同样古老的强国之间的战争。

一般认为,雅典城邦于公元前8世纪就已经建立,并成为古代希腊的核心城邦之一。

从公元前594~前593年梭伦(Solon)改革开始,中间经过前509~前508年的克利斯提尼(Cleisthenes)改革,雅典逐步向奴隶主民主制度过渡。最后经伯里克利(公元前495—公元前429)的改革,达到当时民主制度的顶峰。

在这个过程当中,雅典逐渐强大。并于公元前6世纪到4世纪长达将近200年的希波战争当中,多次领导希腊城邦抵抗外来侵略,在击败波斯帝国的战争中取得辉煌的胜利,著名的马拉松战役就是雅典的杰作。

更加著名的斯巴达三百勇士固然了不起,但是在军事上其实是失败的。最后领导战争取得胜利的,还是雅典人。雅典人在萨拉米斯海战中击溃了波斯海军,才在根本上扭转了战局。

斯巴达300勇士电影剧照

斯巴达更不是新崛起的大国。斯巴达城邦于公元前10世纪就已经建立,公元前8世纪左右就征服了周边地区,成为南部希腊地区的霸主。

而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于公元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前404年。

因此,在爆发直接冲突的时候,这两个城邦都是古老的国家,长期是希腊并立的双雄,没有哪个是新崛起的。只不过斯巴达陆军更强,而雅典海军更强。至少在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之前,雅典的国力是长期强于斯巴达。

(二)冲突并非不可避免

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雅典与斯巴达共存了将近4个世纪,两者之间没有发生冲突。而且,在雅典真正崛起的时候,在综合国力实现对斯巴达的赶超,并且把斯巴达越拉越后的时候,两国之间也并没有发生直接的冲突。

一如修昔底德所说:“在这些年中,雅典人使他们的帝国日益强大,因而也大大地增加了他们自己国家的权势。斯巴达人虽然知道雅典势力的扩大,但是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制止它;在大部分的时间内,他们仍然保持冷静的态度,因为在传统上,他们如果不是被迫而作战的时候,他们总是迟迟而作战的;”

只是到了后来,如修昔底德所述:“最后,雅典的势力达到顶点,人人都能够清楚地看见了;同时,雅典人开始侵略斯巴达的盟国了。在这时候,斯巴达人感觉到这种形势不能再容忍下去了,所以决定发动现在这次战争……”

因此,雅典与斯巴达之间曾经长期共存,两国直接的冲突并非不能避免。只要雅典不是把斯巴达逼到无路可走,双方的直接冲突原本是不会爆发的。

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美术作品

事实上,即使在战争爆发之后,两国之间依然存在和平解决矛盾的机会。

公元前421年,长期战争之后,双方都筋疲力尽,雅典与斯巴达签订了《尼西阿斯合约》。根据该合约,双方恢复了战前的疆界,实现了和平。

但是仅过一年,雅典内部的民主派领袖得势,再次挑起了双方的冲突。最终在羊河之战当中,强大的雅典海军全部覆灭。自恃强大,一再挑战对手、挑起战争的雅典不得不最后投降。


(三)雅典斯巴达的关系与中美关系不具可比性

历史上,雅典土地贫瘠,无以为生,是一个以工商业为主的国家,贸易利益遍及地中海世界。而斯巴达则是一个农业国家,利益局限于伯罗奔尼撒半岛之上,少有海外利益。两者之间在经济上虽然没有竞争,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但也没有任何合作。

现代的中美两国则不然,两国之间存在全方位的经济合作与互相融合。在贸易上,双方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在金融方面,中国长期是美国国债的第一大持有国。因此,当代中美两国在经济上存在重要的冲突,但是在更根本上是合作的关系。

另外,当前世界上,美中是属一属二的大国。而是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时候,雅典与斯巴达在当时的世界上只能算是比较小的国家,周围比他们强大的国家还非常多。雅典与斯巴达的强大,只是在希腊世界而已。

所以,雅典与斯巴达的冲突,仅仅在局部地区有意义,对其他地区的冲击较小。而中美之间假如发生冲突,影响是世界性的。因此,中美两国之间,必将更加慎重,受到的制约也将更多。

(四)历史教训说明“修昔底德陷阱”不成立

据说:人们发现,自1500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案例一共有15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11例。在这些例子当中,一战常被用于证明“修昔底德陷阱”的存在。

德国统一之后,取代了英国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在1914年和1939年,德国的侵略行为和英国的反应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

但是这个例证并不成立。因为当时首先挑战英国的并不是德国,而是美国。在当时的世界上,美国的经济实力才是世界第一,而且早在1890年前后就超过了英国,而且是全面超越,然而两国之间却并没有发生冲突。

而德国不但超越英国在美国之后,而且对英国造成的压力也远不能与美国相比。

外交学家们多对历史一知半解。除德国的例子之外,其他例子如英国挑战荷兰等等,仔细考察历史,也多不成立。

“修昔底德陷阱”的提出

如前所述,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是一个完全不顾历史事实的说法。事实上,“修昔底德陷阱”的确不是修昔底德本人提出的,而是当代的美国人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的。

格雷厄姆•艾利森是哈佛大学教授,同时也是美国国防部长特别顾问,与美国政府关系紧密。他为了给美国压制中国的发展寻找理由,特意杜撰了一个“修昔底德陷阱”。

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

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真正原因,如修昔底德自己所说,并非新兴强国挑战原有强国,而是两个现有强国之间的冲突。而且前提是雅典不断侵略斯巴达的盟国,逼迫斯巴达不得不反击。

必须说明的是:修昔底德本人是雅典人,还于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担任过雅典的最高官职将军,亲自指挥过雅典的海军。他对战争的了解及解释应该是最为客观和真实的。

也正是格雷厄姆•艾利森用德国挑战英国历史案例来证明“修昔底德陷阱”,但是如前文分析,这个例证同样不成立。

大致可以这样判断:格雷厄姆•艾利森提出“修昔底德陷阱”,无非是给美国压制中国的战略制造理由而已。这是美国一贯的国际战略,也是当年大英帝国“打击最强对手”战略的延续。而美国向来是将自己标榜为大英帝国的继承者的,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大英帝国的国际平衡战略。

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

因此,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期的国际关系背景,与当代中美关系不具有可比性。用“修昔底德陷阱”并用来比拟中美关系并进行炒作,是政治家和外交家不懂历史的一种表现。当然,也是某些人别有用心的表现,本身又是美国大国战略的一部分。

对此,中国政府具有清醒的认识。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时再次提到:“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

令人高兴的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美国的国际战略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由偏向于意识形态转为更加务实。假如中美两国在交往中均首先强调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则两国之间难以找到共识。

中美两国是利益共同体,只能坐下来谈。图为4月6日-7日习特会两国领导人会晤 兰红光摄

但是如果双方均立足于经济利益,考虑到两国在经济上的融合程度,则爆发直接冲突的概率相当小。双方的争执,无非是在共同做大蛋糕时候,谁分得多一点,谁分得少一点而已。

当下,“一带一路”高端峰会的召开,中美取得全面经济对话框架下的早期收获,在双方各自让步的基础上达成了十项共识,及美国、日本、韩国都派出代表团参加中国的“一带一路”峰会,均说明中美两国已经暂时达成和解,双方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性显著下降。

不仅如此,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称,除了此次的十项初步协议,未来中美两国还会出台更多协议,“有500项,甚至超过500项内容可能会被讨论。”在中美双方进行越来越深入的谈判,达成越来越多协议的过程中,中美之间经济融合的程度将会越来越高,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只会越来越低。

参考文献:

1、《正确认识“修昔底德陷阱”》,《人民日报》,2016年4月17日。

2、钱乘旦:《“修昔底德陷阱”的历史真相是什么?》,《北京日报》,2016年9月5日。  

3、[希腊]修昔底德著,谢德风译:《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北京,商务印书馆,1960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彭波

彭波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