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京援疆指挥卢宇国:光靠帮扶支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2016-06-21 14:32:53

据凤凰网6月21日消息,今年4月6日,凤凰网在和田专访了和田地委副书记、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党委书记、指挥卢宇国。

在“十二五”期间援疆基础上,卢宇国对援疆工作有一些思考,如果说过去五年更多是输血式援助,接下来要更加注重提高和田自我发展能力和内生动力,“光靠帮扶和支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光靠给钱也解决不了问题,一定要把提升当地内生动力和自我发展能力放在突出位置上”。

北京援建和田是一项政治任务

凤凰网:北京援建和田是一项政治任务,具体怎么理解?新一轮援疆计划,中央对北京援疆的定位是什么?

卢宇国:北京对口支援和田已经20多年了,2010年中央启动新一轮对口援疆以前,北京主要是派一些党政干部和医疗、教育等领域专家在当地挂职,也有一些项目援助,但总体数额不大。

卢宇国(资料图)

2010年以后,中央启动新一轮援疆。根据要求,首先,19个援疆省市要各自拿出每年财政收入的一个百分比对口支援受援地,这使援疆工作有了经费保障。北京市拿出每年财政收入的千分之六。“十二五”期间,北京援建资金按中央援疆政策规定是72.6个亿,北京市财政又在计划外拿出了4.9个亿,加上社会各界捐款捐物,实际援疆资金达到79.9个亿;其次,干部人才援疆力度加大,近六年来,北京市累计派出700余名干部人才,目前,在和田的北京援疆干部人才共216人。

那么,我们常说“北京援建和田是一项政治任务”,应该怎么理解?

首先,边疆地区的治理与发展,实际上关系着整个国家治理和国家安全,关系国家统一、民族团结、边疆稳定,关系改革开放大局,关系中华民族复兴之梦的实现,新疆在全国工作中,占据特别重要的特殊位置,做好援疆工作,能够助推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维护边疆稳定;

其次,北京市对口支援和田是中央交给的一项政治任务,是中央赋予北京市的政治责任,也是北京市义不容辞的历史使命,是北京干部群众的光荣;

再有一点,和田是中国单一少数民族最聚集的地区,维吾尔族人口占比96%,对口支援在增进民族团结、增强各族群众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等方面,都有着特殊意义。

我们工作的目标,就是全面贯彻落实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和中央扶贫工作会议精神,驱动受援地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到2020年全面进入小康社会。

“十二五”期间援建重在打基础

凤凰网:新一轮对口援疆启动以来,北京援疆和田的总体思路是怎样的?

卢宇国:北京援疆的基本理念是科学援疆、全面援疆、真情援疆。

科学援疆,是说尊重科学,要把内地一些好的发展理念和方法带到和田。全面援疆,是讲援疆涉及到城乡住房和基础设施、产业、教育、医疗卫生、文化体育、干部人才、基层组织阵地建设、民族间交往交流、社会稳定等方方面面。真情援疆,是郭金龙书记特别强调的,要求我们每一个援疆干部都要用真情真心去做好各项援疆工作。

从这几年实际援疆情况看,我们比较强调这么几点:一是坚持首善标准;二是注重立足受援地的需求;三是发挥京和两地优势,把北京在科技、文化、市场、资金、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发挥好。

“十二五”期间,北京援建和田坚持民生优先,安居富民、定居兴牧、城乡居民集中区道路、城市供排水、农村安全饮水、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占了很大的比重。

其次,在教育方面投入比重比较大,超过了全部援疆投入的25%。中央提出教育优先,教育是根本。和田过去的教育基础较差,援建之前,全地区除了和田市,几乎每个县里都没有高中,学生入学率很低,现在北京对口援建的三个县(和田县、墨玉县、洛浦县)都有了高中。

由于受自然环境、发展阶段等诸多客观条件的制约,新一轮援疆以前,和田教育硬件条件较差,教师短缺且素质参差不齐,农牧民群众对教育重视不够,目前,80后、90后年青人,没有接受到良好的教育,没有能够掌握国家通用语言,不要说到内地务工经商,就是与内地来的游客普通的交流、砍个价还个价,都受到很大限制。新一轮援疆以来,和田地区学生入学率、教学质量、双语能力等,都得到很大提升,这对和田地区将来发展和社会稳定长治久安都是根本性的。

和田过去医疗基础比较差,“十二五”期间,我们基本上把地区和对口支援的一市三县所属人民医院和维吾尔医医院,都进行了改扩建,还按三甲标准新建了和田市人民医院,现在这些医院硬件设施基本上能满足现阶段需求。我们注重对和田当地医生,特别是骨干医生的培训,每批来的北京援疆医生都起到了传帮带作用,填补和田地区多项医疗空白,当地医疗水平有了比较大的飞跃。

文化体育方面,“十二五”期间新建了地区影剧院、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改扩建了地区及县市广播电视中心、文体中心,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的硬件条件有了大幅提升,同时,安排项目支持“京和杯”和田地区农牧民篮球赛、足球赛,会同北京市文联组织首都艺术家代表团来和慰问演出和文化交流,支持地区新玉歌舞团和一市三县文工团赴北京培训和交流演出等,丰富了当地群众的文化生活,为和田文化系统培养了一批人才。

产业援疆,主要支持现代农业发展,建节水设施、温室大棚,引进企业,派专家指导设施农业等。

客观来讲,北京和其他援疆省市相比,教育、医疗卫生、文化和交往交流等方面的援疆工作,取得了比较突出的成效,但在产业援疆方面上,与和田发展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

光靠给钱帮扶和支援,解决不了和田根本问题

凤凰网:“十二五”时期北京援建重点可以说在打基础的硬件上,“十三五”期间北京援疆思路有怎样的转变?

卢宇国:“十三五”期间,在总结前期经验的基础上,我们的援疆理念上有一些深化。首先,更加强调输血向造血转变,过去也这么提,客观说推进很困难,因为当地最急需的,就是输血。

其次,更加注重提高和田自我发展能力和内生动力,光靠帮扶和支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光靠给钱也解决不了问题,一定要把提升当地内生动力和自我发展能力放在突出位置上。怎么提高当地自我发展能力?“十三五”期间,我们专门安排了经费支持和田人才建设,即党政干部能力提升工程和专业人才能力提升工程,提高这个地区的人才吸引力,做到能引得来、留得住、用得好。所以,怎么提升和田的人才吸引力,这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问题。我们强调,援疆干部人才,主要不是顶岗解决人才短缺问题,更重要的是发挥传帮带作用,提升当地干部人才综合素质,留下一支带不走的人才队伍。

第三,我们特别强调要发挥援疆项目的综合效益。由于受援地历史欠账较多,基础设施配套能力不足,一些援建项目曾出现锣齐鼓不齐的现象,比如,楼盖好了,或者污水还排不出去,或者电力增容还没有解决。过去相关政策也有规定,我们根据当地提需求安排援建项目,建筑红线外的,由当地负责。但后来发现,当地财政自给能力很弱,商量好的配套设施配不上。如果我们做10件事,最后5件事锣齐鼓不齐,那还不如就集中精力做好8件事,让每一个援疆项目都能够很好地发挥综合效益。所以,现在我们上每一个援疆项目,都特别强调要注重项目红线外市政配套,特别要对项目效益进行分析,经济效益是什么?社会效益是什么?要量化,不能简单说这个项目投下去了,会给老百姓增加收入,也不能光说经济效益良好,要问具体增加多少钱?哪怕一块钱也要量化。总之,更加强调以务实创新的精神,把援疆工作做好,更加强调发挥援疆项目的综合效益。

还有,我们要把交往交流交融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上。发展不一定能解决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但是不发展肯定解决不好这个问题。整个援疆,还是要围绕总目标,把交往交流交融贯穿到整个援疆各项工作中去。增加获得感、提高认同感、增进亲切感,核心是认同感,边疆的治理,要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认同感能解决很多事情,实际上是个基础,有了认同,才能够认识到只有融入到中华民族大家庭里才能有很好的发展,而且我们本来就是一个大家庭。没有这个认识,经济社会再发展也不能实现长治久安。所以我们特别强调,“十三五”期间,在交往交流交融方面,从形式、内容、创新、经费安排上要给更多的倾斜。

我们还将一如既往的注重基层、重视民生,更多做一些让老百姓直接受益的事,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我们一直强调,不搞形象工程,多做一些最能直接改善老百姓生产生活条件和增加老百姓收入的事。

突出产业援疆教育医疗向基层倾斜

凤凰网:具体通过哪些项目和措施来实现这些理念?

卢宇国:“十三五”期间,总的来讲,就是在“十二五”的基础上,根据中央要求以及和田当前实际情况,继承中去发展、去调整。

“十二五”期间,可以说是和田发展最快、城乡面貌变化最大、财政收入和老百姓收入增长最快的五年。但事实是,和田仍然是很落后的地区,全国脱贫攻坚任务相当重的地区。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压力还是比较大,和田是三省市——北京、天津、安徽援建,但北京援建的三县一市人口数占和田地区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十三五”期间对和田的发展,我们有一些系统的思考,去年还请了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专门就破解和田发展困境做了课题研究。和田第一要解决的是一张蓝图绘到底,这张蓝图是什么,大家要有共识,要高度重视规划工作,哪些是重点、哪些是关键点、哪些是着力点?要靠顶层设计去解决。

具体工作,教育上,我们重点会从幼儿园抓起,打牢双语教育底子,和田的基础教育和双语教育问题仍然比较突出,需要再下大力气去抓;还要提升校长的管理水平和骨干教师的教学水平,我们今年特别新增了一个受援地中小学校长能力素质提升工程的项目,希望把校长队伍优先建设好,由校长去带动整个教育管理水平的提高。

医疗方面,着力点一是乡村两级卫生院卫生室达标建设,二是希望在传染病预防上帮助当地。根据摸底调查,和田地区结核病等传染病高发,我们要在传染病防治上一个个突破,先把结核病的防治工作突破,要在预防上下功夫。

产业援疆上,我们要力争补上短板。和田地区有60万富余劳动力,不能充分就业,就业脱贫难度大,既影响到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目标,也影响受援地的社会稳定。这一突出矛盾和问题的解决,主要靠因地制宜加快发展产业来解决。“十三五”时期,产业援疆资金比例,从十二五时期不足10%提高到28%。

和田现阶段存在四大主要矛盾或突出问题:稳定、就业、扶贫、人才。这些矛盾或问题的根本解决,除加大对口支援力度、进一步提升援疆综合效益外,还需要国家进一步加强顶层设计,加大重大基础设施投入,加大重大产业项目在南疆的布局,需要中央和自治区给予更优惠的人才引进、培养政策。作为援疆省市,我们更多能做的是在示范项目和干部人才队伍建设上,尽最大的努力。

锦上添花的事不做,扔到水里连响都听不到的事更不能做

凤凰网:北京在治理水平和管理理念等方面,都是领先的,和田相对来讲会有些落差。北京援疆工作中怎么和当地协调?怎么定位?这其中最难的是什么?

卢宇国: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明确受援地的主体作用、国家部委的支撑作用和援疆省市的驱动作用。我个人感觉有两点比较困扰援疆工作:

首先,我们怎么定位?我认为驱动不是被动,要在充分尊重受援地意愿的基础上,围绕共同目标,主动作为。和田地区目前现状的形成,有其深刻的历史原因、客观原因,既要面对客观现实,又要满怀热忱地去改变它。有一次跟我的孩子聊天,他说美国怎么好,我就告诉他: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中国是你的祖国,美国再好不是你的祖国,作为中国人,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去改变不好的地方,一代接一代努力下去,中国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国家。

我们现在看待和田也是这样,和田肯定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有时候满怀激情推一些事情,结果被一两个事泼一盆冷水。对这种事情怎么去看?我们会冷静下来,进行反思。是我们的想法脱离实际?还是受援地干部认识不到位?在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后,我们认为是对的,会继续坚持,耐心地、不断地与受援地干部群众交流沟通,讲科学,以理服人,让先进理念、科学成果能够在和田生根、发芽、结果。否则,还需要我们这些援疆干部来和田干嘛?

真正把道理讲透,当地干部就能听进去。我们现在对当地的影响越来越强,他们越来越愿意听我们说。我们无非就是讲,这个事情应该如何去考虑?注重从观念和思路上进行引导。如果在调研中觉得有什么问题,就建议地方应该怎么做。我今天去一个县看项目,就跟他们说,第一,每个项目一定要做成精品;第二,一定要注意省钱,尤其不能看到一个项目省了些钱,害怕被指挥部收回去,就想办法增列不必要内容也要花出去,实际上省了钱还是你们县用(援疆资金是切块分配到县里的),你们可以干更多有意义的事。

我是比较强调要去影响当地。有一次,我去一个县看项目现场,看完后直接就说这个项目不能上,为什么不能上?全县财政收入才一个多亿,光一个工业园区就要花几个亿,显然不现实;沙漠里修几条路,那不叫筑巢引凤;土地不集约利用,厂房密度一降低,看着挺宽敞,但想想得多修多长的路,多建多少米的污水、自来水管线?包括后期的维护费用等等,这些成本都是要考虑的。还有就是基础设施明显超前于整个园区发展的实际,园区什么产业定位都没分析透,处理什么类型的污水都不知道,会有多大量的污水也不清楚,就提出要建多大规模的污水处理厂,这不是合乎经济规律的做法…类似交流还很多,当地干部都能听得进去。

其次,是援疆资金投入效益的评价问题。按照政策规定,援疆资金是归当地使用,但我始终认为没效果的地方不能花。我老是说,北京不是有钱没处花,北京修地铁的钱都是借来的,咱要把钱用在刀刃上。我们援疆项目,一定要多做雪中送炭的事,锦上添花的事不做,扔到水里连响都听不见的事更不能做。目前,这种效益评价意识,还没有成为相关各方的自觉,工作机制还不完善规范,当地中介机构的人才筹备也不足,一些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上来后,实际上也没把项目效益说清楚、明白,为决策带来很大的困难。

总之,对口支援,最大的是理念支援、智力支援,只有让当地在理念和治理能力上有所提升,才能更好地体现中央对口支援战略的意图。

凤凰网主笔 陈芳

分享到
来源:凤凰网 | 责任编辑:冯雪
专题 > 边疆战略
边疆战略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