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西藏高僧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上重要一课:坚守“大一统”共识

2016-12-24 14:10:01

【观察者网综合】继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为新疆爱国宗教人士举办研修班后,西藏高僧们也接受了“大一统”培训。

中国西藏网12月24日报道,近日,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学院)西藏佛协理事培训班正式开班上课。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小彬应邀与理事们分享了其研究成果——《历代中央政府对西藏的治理》。

经过培训,包括多位活佛在内的西藏高僧对于中华文化“大一统”基因有了深刻认识。另外,针对内地假“仁波切”满天飞现象,活佛贡塞宁波表示,真活佛都是经党和政府批准的,并且得到了信教群众的真心拥护。

学员是谁?

来自中国佛协及中国佛协西藏分会的38位理事在中央社院接受培训。分别来自西藏自治区的拉萨、日喀则、山南、林芝、昌都、那曲、阿里等各地藏传佛教寺院,分属格鲁、噶举、萨迦、宁玛以及苯教等教派,其中包括多位活佛。

学员们正在上课

为什么要培训?讲清“大一统”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潘岳在培训班的开班仪式上讲到,作为统一战线人才教育培养主阵地,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学院)的根本任务是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共识教育和中华文明的文化认同教育,在大统战、大文化双重视角下,不断增强学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以国家形态绵延发展至今从未中断的伟大文明,古往今来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不仅创造了灿烂辉煌的中华文化,而且日益深化了命运共同体认同,维护统一、反对分裂成为各民族最高利益,也是各民族的最高认同,这种认同成为中华文化“大一统”的深厚基因。“大一统”就是把众人的力量集聚成一股劲,把多元文化和族群凝聚成一种力量,在当代表现为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因此,“大一统”不仅是政治上的大一统,更是文化上的大一统;不仅是过去的天下观,更是当代中国人在各种思潮冲击下共同坚守的价值底线。

不管在新疆爱国宗教人士研修班还是西藏佛协理事培训班,中央社院都安排了一堂必修课,是由北京大学哲学系杨立华教授讲授的《中华文化要义:大一统》。在课堂上,学者用学理性的框架,用通俗化的语言,深入浅出,娓娓道来,向穆斯林阿訇们、藏传佛教喇嘛们讲述中华文化中“和而不同”“道法自然”“原善”等理念的内涵,讲述中国古代郡县制、科举制、文官制的由来和功用,历数中华文明“大一统”格局的义理基础和制度建设,核心理念就是“大一统”。在课程的最后,杨立华这样向学员总结:“大一统国家的历史实践中,是有一些共同的历史经验的:中央权威的确立是一切的关键;要在国家内部建立起公平的人才选拔机制;对地域性的文化差异持宽容态度,不强求一律;尊重不同民族的风俗习惯和信仰;保证各民族间婚姻的联系,从而促进民族的交融和文化的理解。”

另据了解,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正在探索如何在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少数民族、宗教、非公经济、新阶层等十个方面的代表人士中讲清楚中华文化,开展“十个讲清楚”教研一体化工作。

学员们正在上课

这一课讲些什么,为什么重要?

潘岳强调:“西藏自古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西藏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藏传佛教文化不仅是西藏文化的重要内容,也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内容。”《历代中央政府对西藏的治理》这一课之所以重要,就在于讲清楚了“西藏自古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王小彬在授课时首先就强调了“科学准确地表述历史上西藏地方政权与祖国的关系”,他说“在西藏历史地位(法律地位、政治地位)问题上,可以用两句话来表述,一是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二是中央政府自元朝开始对西藏正式行使行政管辖。”

王小彬认为,“‘西藏自古是中国一部分’需要我们从民族、历史、领土(行政管辖)三个层面进行论述,而不是笼统地用‘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的说法。首先藏族是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在这个基础上,顺理成章,藏族形成和发展的历史是中国历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最后,藏族聚居和生活的地方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对于西方一些人的错误认识,王小彬说:“西方民族国家形成的道路、理论和标准与东方不同,特别是与中国不同。仅仅用行政管辖作为唯一标准来划定边疆民族进入中国版图,存在着重大的理论缺陷,在现实中也可能会被分裂主义分子所利用。这种以行政管辖为原则的方法套用的是近代国家的概念,既不能反映历史发展过程中中国国家形成的客观实际,也会陷入概念上的混乱。西方优势不仅表现在经济上、物质上,而且表现在学术上、文化上。在近代国家、民族、版图和疆域形成等重大问题上,话语权主要掌握在西方手里,由近代殖民主义扩张,以及通过武力征服而形成的概念,在被强加给国际社会的同时,也被用来解释一些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的历史及其民族关系史,关于西藏地方与中国关系的问题是其中之一。”

王小彬研究员正在授课

针对所谓的“西藏问题”,王小彬认为,西藏本没有什么问题,就连“西藏问题”这个专用词语也是从英语Tibet question、Tibet issue翻译过来的,无论是藏语,还是汉语中,起初是没有这样一个词汇的。“西藏问题”的炮制,要害在于表面上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实质是寻求中国表明主权下的变相独立。我们理解“西藏问题”的炮制,眼光要放到近代以来西方侵略者对中国的瓜分。

为了帮助学员们具体了解历代中央政府治理西藏的过程,王小彬以“清政府治藏四个历史阶段”为例,梳理了清政府治理西藏地方时经历的“以蒙治藏,间接施政”、“以藏治藏,直接管理”、“政教合一”等相关历史过程。

最后,王小彬介绍了西藏和平解放史中较少有人知道的“十七条协议签订之前的先期接触和预备谈判”。他采用了一些新发现的史料来深化对西藏和平解放的研究,将在印度新德里和国内昌都的预备谈判及胎死腹中的香港、拉萨接谈呈现在学员面前。王小彬总结说:“在北京谈判前,双方就谈判的性质和政治基础就非常明确了:即承认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只能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与中央政府谈判的历史事实。”

内地假“仁波切”满天飞,真活佛都是经党和政府批准的,并且得到了信教群众的真心拥护

来中央社院学习的藏传佛教高僧们,接受了这样的中华文化共识教育,他们是怎么看的呢?

中国统战部网站报道,洛桑强巴、贡塞宁波、成巴次仁和索朗尼玛是来自藏地的四位活佛。洛桑强巴是中国佛协副会长,噶举派,来自拉萨直贡梯寺,今年已年近八旬,是培训班最年长的学员;索朗尼玛是格鲁派,来自林芝曲宗寺,只有25岁,是最小的学员;贡塞宁波和成巴次仁则都是苯教派,一位来自鲁布寺,另一位来自朗色寺。记者注意到,贡塞宁波活佛具研究生学历,是培训班里学历最高的学员之一,他说自己上世纪90年代末在北京大学读过两年书、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读过三年书,2007年又在中国人民大学上了研究生。老老少少四位活佛坐在一起,祥和中透着庄严。

谈到怎么理解中华文化这个共识,洛桑强巴说了精炼的三个词——“爱国爱教”、“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年轻活佛索朗尼玛从小在汉区长大,说一口特别标准的普通话。他说:“藏传佛教不管在历史上还是现代都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儒释道三者都融汇在中华文化里,其中的‘释’,既包括藏传佛教,也包括汉传佛教、南传佛教。”谈到新时期的藏传佛教,他说,我们要更加接近儒家、道家,接近其他民族的文化。

西藏佛协理事培训班学员贡塞宁波

现在内地假“仁波切”满天飞,影响了活佛的形象。对此,贡塞宁波说,真活佛都是经党和政府批准的,并且得到了信教群众的真心拥护,他们在修行、造诣、学识上都具备一定的素质,普遍拥护民族团结、拥护祖国统一,要为人民服务。年轻活佛索朗尼玛则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真的成不了假的,假的也成不了真的。但是,能遇见真活佛就是一种善果。”

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中华文化学院)用14天时间静下心来系统地学习交流,无论对学员来说,还是对外界的我们,都仿佛遇到了“善果”。贡塞宁波说,“在中央社院几天的学习让我学到了很多,特别是系统学习了党和国家的民族宗教政策,使我更加拥护共产党,拥护我们的政府”。25岁的索朗尼玛也表达了同样的愿望。“对我来说,我想在这里好好学习,堵住自己思想认识上的一些漏洞。”他说。

分享到
来源:中国西藏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边疆战略
边疆战略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