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媒体盘点:降级官员后来干啥去了?

2017-05-31 07:52:07

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被降级甚至被“断崖式降级”的现象并不少见。据微信公号“政知道”(ID:upolitics)30日盘点了纪委被降级的官员情况。相比基层干部,他们的何去何从更引人关注。

以下为“政知道”原文:

“违纪通报传达后,我和妻子抱头痛哭。” 湖北襄阳市樊城区委组织部原常务副部长刘某,因为参与单位领导大操大办亲属丧事被免职,由正科级降为副科级。

政知道获悉,后来,这位“下”的干部被调到了中豪商贸城项目指挥部,“一心扑在工地上,为陷入困境的项目全面复工排忧解难”。

以上,是《人民日报》此前披露的一则湖北干部“下”了之后干啥去的消息。

被降级甚至被“断崖式降级”的现象,随着反腐力度的加大并不少见。比如最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那位原党委副书记、司令员刘新齐,就被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

话说,被降级的官员,都干啥去了?

先来看看湖北的例子。2015年7月,湖北省直某厅局的局长被问责免职,湖北省委根据该局长的专业特长,安排他到省社科院从事政策及学术研究。

2014年,黄冈市文化局原副局长徐某被撤销党内职务、行政降级处分后,被安排在武穴市塔水桥村搞精准扶贫,“工作干的有声有色”。鄂州市鄂城区、市医保局、葛店开发区等几名领导干部被调整后,当地让他们协助做好信访维稳、征地拆迁、交通建设等工作,“在新岗位上干出了新业绩”。

“组织上没忘记‘掉队’者,给了我‘重生’机会!”王某某之前是南漳县发改局副局长,因为工作失职后来被党内警告处分,调整到了县教育局。据《人民日报》报道,他在新岗位上受到干部群众好评,后来被重用,如今的身份是县教育局副局长。

除了湖北,再来说说福建。政知道了解到,2015年7月,中央出台推进领导干部能上能下若干规定,当年年底,福建连江县就被列为了该省试点之一。而《福建日报》近日也披露了一些干部“下”了之后的仕途走向。

福建省沿海某乡镇一名副镇长,在防抗台风期间未到一线,对渔船进港避风、渔排人员撤离情况一问三不知,“镇主要领导多次对其批评教育,均无明显效果。”之后,组织部就建议县委“予以改任非领导职务并调离原单位”。后来,这个副镇长就被调往了另一乡镇。“在陪同该干部前往就职单位的车上,我们仍在与他谈心,做思想工作。”县委组织部一个副部长说,新的工作乡镇党委在接收后,安排专人进行帮扶和跟踪管理。

提到帮扶和跟踪,湖北省也有这个措施:当地干部在受处分或处理期间,会由所在地方或单位党组织指定1名相应级别的领导干部作为“帮带责任人”,对他跟踪了解和掌握情况,还定期谈心谈话,帮助解开思想疙瘩。

“下”的官员中也有后来被重新提拔的例子。《福建日报》披露,连江县江南乡副乡长邱吉成,原为某镇党委副书记,被降职调整到江南乡任科员,后来因为扶贫工作突出又被提任为乡镇副主任科员,之后2016年5月,又由副主任科员(非领导职务)提任副乡长。

以下是《福建日报》披露的细节:

“下”的干部要如何调整?也是有制度规定的。

2015年8月24日,湖北省组织部发通知,要求加强对受党纪政纪处分或组织处理干部的管理。通知明确了受处分的三种情形:因受党纪政纪处分被撤职、降职、降级的;因问责引咎辞职或受责令辞职、免职处理的;因不适宜担任现职被调离岗位、改任非领导职务、免职、降职的。

对于如何对这些人进行安排,通知是这样规定的:

在干部受处分或处理决定下达1个月内,重新明确其工作岗位或分工,并按规定确定其工资及待遇;其中,对撤职、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和免职的干部,应综合考虑其一贯表现、专业特长等因素,酌情安排从事临时性、专项性工作。

通知还明确,“受处分或处理影响期满后,要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其进行全面考核,并作为重新安排其职务的重要依据。”

“能上能下”,让政知道想起了那些年被“断崖式降级”的高官们。相比基层干部,他们的何去何从更引人关注。

在中央出台“能上能下”规定前,在黑龙江,就有一位因为喝死人被降级的高官——黑龙江省副省级干部付晓光。官方的通报称,其“大量饮酒并造成陪酒人员一死一伤”,之后,他被免去其黑龙江省政府亚布力度假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职务,由副省级降为正局级。

还有2014年轰动一时的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原市委书记张田欣和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前者被取消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后者则连降七级,降为科员。

关于他们的去向,官方很少披露。

当时也有媒体好奇“被降级后是否继续上班”,江西省委办公厅的一位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据说,他(赵智勇)没有再回到省委上班,毕竟马上要退休了,作为一个违纪高官,以一个科员身份来上班,你说有多尴尬?”

还有山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颜世元,他被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当时也有媒体披露,他搬离了原来的部长办公室,任职于山东省政协办公厅副巡视员。“(颜世元)去省政协任职只是个说法,无所谓报到不报到。他现在基本处于退休状态,据说心态还不错,平常在家养养花、弄弄草。”消息人士对媒体如是说。

再比如民政部的例子。今年2月,民政部原党组书记、部长李立国被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今年4月,民政部原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原会长陈传书被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

就在今年5月24日,前面提到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那位原党委副书记、司令员刘新齐,成了最新一个被断崖式降级的“老虎”。

另据人民网2017年4月数据,十八大以来,至少已有20位省部级以上官员被降级。其中,15人来自地方,3人来自国家部委,2人来自国有企业。

这些被降级的省部级官员,或许就像赵智勇被降为科员后当地官员认为他不会再回省委办公一样,“原来的下属怎么处理和他的关系”。

(原标题:与妻子“抱头痛哭”降级官员后来干啥去了?)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政知道” | 责任编辑:陶立烽
专题 > 政坛观察
政坛观察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