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这位女记者的一篇内参,竟让副总理公开检讨、中央取消副国级专机

2017-07-21 07:50:34

据微信号“侠客岛”7月20日刊文称,一位新华社女记者曾秉笔署名写下内参《中国女篮是怎么被撵下专机的?》,经当时高层亲自批示,导致当事的副总理在人大常委会上公开做检讨,同时中央立下规定严格:限制坐专机使用人数,取消副总理级专机。这名女记者名叫丁永宁,今年90岁高龄,曾任新华社驻罗马尼亚首席记者。

丁永宁/资料图来自微信号“侠客岛”

侠客岛:《这篇记者内参,竟迫使副总理检讨,中央因此取消副国级专机》,原文如下:

你知道吗?——中国除了国家元首等极少数人出行有专机,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副总理等国家领导人出行出访,是与我们大家一样,坐民航班机的。

但多年前并非如此——

副总理,甚至解放军三总部的副总长,出行都是有专机的。一趟专机飞个来回,油费、停机费、人工费,各种花销至少几十万美元。

是新华社一名普通女记者,写了稿子“捅了天”:中央由此开会决定:严格控制专机的使用人数,取消副总理级的专机。一名副总理为此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在人大常委会上做了检讨。

这名记者叫丁永宁。

丁永宁今年已九十岁了,但思维依然敏捷,思路依然清晰,用电脑,爱微信,追韩剧。

她虽是上海出生的江南女子,一生却都有英武朗阔的男儿气、壮士气,而她的正直与敞亮,又为她的豪侠性格平添人格魅力。

最轰动的一件事,是她顶着压力,秉笔署名写下内参:《中国女篮是怎么被撵下专机的?》,当时高层亲自批示,导致当事的副总理在人大常委会上公开做检讨,中央并立规严格限制坐专机的领导人级别。

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但各级领导人出访,动不动就是专机出行,而民航班机却是少得可怜,机票紧张。

当时,中国通向全球的转机航线只有三条:北京至莫斯科,北京至(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北京至(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与“苏修”闹翻后,与“小修”捷克斯洛伐克当然也要翻,中国通向全球各地的航线只剩下北京至布加勒斯特这条线了。而这条线一周只有两趟,一票难求,旅客滞留就成了常态。

那一年(1978年),中国国家女子篮球队一行二十余人从拉美打完比赛,从罗马尼亚转机回国,机票很紧张,长期滞留住宿也是要花国家外汇的。怎么办?

而中国这位副总理正率代表团乘专机访问罗马尼亚,准备启程回国。使馆、中国民航驻罗办事处以及代表团三方商量出一个好办法:这一架专机能坐150人,而副总理的代表团也就十四五个人,空闲大量座位,何不让女篮队员搭这顺风机回国?国家队员政治上可靠,又是个团体,便于管理,领导人无安全之忧,又给国家节约了一大笔外汇,真是一举多得、皆大欢喜!

大家都很高兴,分头安排:先让女篮队员们办好罗马尼亚边防的出境手续(对罗方善意撒谎说:女篮急着要回国参加比赛),再把他们的行李提前托运到国内,最后让他们提早坐进专机里,万事俱备,只等副总理结束与罗方的告别宴会登机,就起飞啦!

就要起飞之际,代表团工作人员突然匆匆上了飞机,要求女篮队员全体立即下飞机!

大家都惊呆了!任凭使馆和民航代表处人员怎么解释,但对方就是坚持:“首长不同意这些人坐飞机,让他们下去!”

这边说:那我们怎么向罗马尼亚方面解释?言下之意是:这让人家看咱们中国的笑话了!会影响中国的国际形象。

但对方不为所动,坚持说:“首长的安全你们能保证吗?如果女篮要乘专机,首长就只好不坐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没有办法,女篮队员全部下了专机,低着头,默默离开机场。

罗马尼亚的工作人员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解地问:“我们刚为你们办好了出境手续,怎么又回来了?”……中方人员尴尬无言以对。

有个女篮队员是全国人大代表,她说:就在当年的三月人大开会时,自己还和这位副总理分在一个组讨论,现在我们也是代表国家出来的,怎么连同乘一架飞机的资格都没有了?

女篮的旅馆事先已退房,离开机场后,没有住处,只好睡在使馆的会客厅里,过了一周,才买到到民航的机票回了国。

丁永宁在国庆5周年时担任毛主席翻译。图片来自微信号“侠客岛”

这个事件发生时,作为新华社驻罗马尼亚首席记者的丁永宁并不在现场,当时她回国参加新华社国外分社会议。

回到罗马尼亚后,使馆人员气愤地对她说起这事。丁永宁也火了!“如此严重脱离群众!这是犯众怒!”

她决定:报告给中央。

在罗马尼亚,她挨个采访事件的当时人。事件的全过程弄清了,最关键的问题是:把人赶下来,是不是这位国家领导人本人的决定?

丁永宁认为:既然是临时变卦,极可能是女篮队员上机后、这位领导人本人在与罗方的临行宴会上作出的决定。

这必须找参加宴会的人核实。当时参加宴会的是大使和参赞,大使胆小怕事,参赞是这位主管外经贸的副总理的下属,两人不但不会如实告知丁永宁,反而可能会极力阻挠她写稿发稿。

丁永宁绕开他俩,想到了宴会上还有翻译人员。翻译私下告诉她:宴会上代表团成员确实向这位副总理报告了此事,但他没有听到副总理的回复。

丁永宁如实在稿件中写下这些,并写道:“有一点是清楚的,即代表团内部当晚就这件事作了研究,副总理在现场听取了有关汇报。”

稿件中,所有的人都是真名实姓,包括对那位副总理,也是指名点姓。文尾,她署上名:丁永宁!

在稿件中,丁永宁还介绍了罗马尼亚的情况:“除了罗共总书记兼总统外,其他领导人出访一般均乘民航班机。”

她写道:

“副总理乘专机不是个别现象,现在出国访问,凡是副总理、副委员长,甚至个别副总参谋长均是专机。

“大量使用专机是一种讲排场的坏作风,是封建落后思想的表现,党和国家的威望不靠这些来提高。相反,凡了解我国目前经济和劳动人民人民生活状况的人,只会暗中耻笑我们,它有损于我们的社会制度。

“我们国家还在还很穷,劳动人民的生活还很苦,我们处处都应注意勤俭节约,领导干部更应以身作则。

“希望中央领导重视这个问题,并迅速改革这个制度,使专机的使用范围尽量缩小到几位主要领导人。”

丁永宁将手写的稿件亲自装好,交给外交部信使队带回,由新华社总社参编部报送中央领导。

“这个事情,如果是别的记者,可能就不敢写了。毕竟指名批评一位国家领导人,写了也许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既然丁永宁写了,肯定做过深入调查,新华社相信她。”当时编发这稿件的总社编辑后来回忆说。

中央领导看到稿件后,要求这位副总理在人大常委会上作检讨,副总理很诚恳地进行了检讨和反省。

事后,中央研究决定:取消副总理级出行专机,只有当时党政军等四位国家领导人可以坐专机。这个规定,一直执行到今天。

消息传来,外交系统一片欢呼!大赞这个有胆有识、有勇有谋的女记者。到罗马尼亚来访问的中国代表团们,一传十,十传百,都要来见见这个女记者的真身。“你就是丁永宁?你就是新华社那个丁永宁?你胆子好大呀!你写的文章让中央领导做了检讨!啧啧······”

从公开新闻中也可看出来:这位副总理1978年的这一次出访,新华社公开稿写的是:“某某某副总理今天上午乘专机离开北京”,1980年,这位副总理又来罗马尼亚访问了,这一次,新华社写的是:“某某某副总理今天上午乘飞机离开北京”。一字之差,内涵丰富。

这一次,这位副总理坐的是民航班机的头等舱,丁永宁也在夹道欢迎的人群中,副总理下了飞机,一个个地与欢迎的人握手。握到丁永宁的手时,丁永宁自我介绍说:“我叫丁永宁,新华社的丁永宁。”

这位副总理看着她,顿了一下,说:“哦?你就是丁永宁?我以为是个男的。”(文/操风琴,供职于新华社,曾任新华社驻中东记者)

作者与丁永宁合影

分享到
来源:微信号“侠客岛” | 责任编辑:朱敏洁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