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是否恢复向印度提供雅鲁藏布江水文资料?中方回应

2017-09-12 18:51:01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今天(1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会上有记者提问称,由于洞朗对峙事件,中方未向印方提供相关水文资料,今后中方是否会恢复提供相关水文资料?

耿爽:长期以来中方克服各种困难与印方开展跨境河流水文报汛等合作。由于去年遭遇洪水损毁需进行复建,以及进行升级改造等技术原因,中方境内的有关水文站目前暂不具备搜集有关水文数据的条件。是否会重新提供水文数据,取决于上述工作进展的情况。

问:关于你说的有关未向印度提供水文数据的理由,中方是否向印度政府解释过这些原因?

耿爽:据我了解,印方对此是清楚的。

多年来,印度一直对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游修建水利设施十分担忧,常年炒作中国的建造的水坝是“战略武器”,在上游截流或泄洪,会对下游造成巨大灾难。

中国境内的青藏高原素有“亚洲水塔”之称,恒河、印度河、雅鲁藏布江(印度境内称布拉马普特拉河)等南亚主要大河均发源于此。印度战略研究学者布拉马·钱拉尼曾撰文声称,流入印度的重要河流中有十多条的源头在西藏的喜马拉雅山脉。印度全年1/3的水供给来自西藏。阿富汗、越南等国家也需要从西藏高原获取水源,但印度对于西藏水资源的依赖程度超过其他国家。而且印度面临的水资源问题比中国还要严峻。中国人口数量超过印度不足10%,但中国国内可更新水资源是印度的将近两倍。而在可利用水资源方面,中国也比印度多50%。

雅鲁藏布江藏木附近水电站示意图

这一担忧随着2014年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的第一座水电站,藏木水电站2014年11月23日完工,达到高峰。当时印度大量媒体炒作中国可能利用电站大坝蓄水功能对印度打“生态战争”,甚至认为中国可以人为制造泥石流。

资料图:雅鲁藏布江上的藏木大坝(中国西藏网图)

有印度网友还认为,这是印度的“报应”,网友Haroon说,“那是你对巴基斯坦做过的事情,现在中国给你同样口味的药,你尖叫了。”

这位网友指的是,印度在处理与巴基斯坦在印度河上游六条支流的问题上,经常滥用自己控制河流上游地区(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优势,大修各种水利设施,并时常以“水武器”公开进行政治威胁。

印度河六条主要支流上游都在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印度经常据此对巴基斯坦进行威胁

而实际上,中国从未公开以水资源问题威胁印度,相反,一直在这一问题上寻求与印度达成谅解。

早在2002年4月,中印就签订《关于中方向印方提供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汛期水文资料的实施方案》,每年6月1日到10月15日,中方向印度提供雅鲁藏布江上的奴各沙、羊村、奴下等三个报汛站的水文信息。2002年5月28日西藏自治区水文局的第一组雅鲁藏布江水文数据通过电报传向印度,这标志着中国开始正式向印度提供雅鲁藏布江水情资讯。

2013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度时任总理辛格进行首次会晤。当时辛格提出一项特别议题,即双方有必要建立联合机制对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印度境内称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的水电项目进行考察,以实现增进互信、消除疑虑、减少误判的良好愿景。

针对辛格的提议,习近平主席给出了积极回应。辛格本人在会后对媒体称,中方表示“他们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以及下游国家的利益”。当时,辛格和印度前任水资源部长哈里什·拉瓦特反复重申,中国在雅鲁藏布江流域的水电项目不会对印度境内的布拉马普特拉河水量产生明显的影响,尤其是旱季水量。随后,中印签署《关于加强跨境河流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双方通过专家级会议机制保持着良好沟通。

2014年6月,中印双方在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再次签署《共享雅鲁藏布江水文信息的备忘录》。

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期间,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印方感谢中国向印度提供汛期水文资料和在应急事件处置方面提供协助。双方表示将通过专家级机制,继续开展跨境河流水文报汛、应急事件处置的合作。

翻页为今日记者会实录:

问:联合国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通过后,不少安理会成员在解释性发言中都强调要寻求政治和外交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另据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俄罗斯总统普京、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等领导人在近日通话中,都主张以和平方式彻底解决半岛核问题。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注意到有关方面的表态。中方始终坚持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刚刚通过的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在对朝核导计划采取进一步措施、坚定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同时,重申维护半岛和东北亚和平与稳定,强调以和平、外交和政治方式解决问题,支持恢复六方会谈和“9·19”声明承诺。中方认为,各方都要全面、完整地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有关规定。

当前,半岛局势高度复杂、敏感、严峻,各方均要保持冷静,坚持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问题。一直以来,中方为推动妥善解决半岛核问题做出不懈努力。“双轨并行”思路和“双暂停”倡议就是中方结合当前半岛形势和各方合理关切,为以和平方式彻底解决半岛问题提出的方案。这一方案标本兼治,合情合理。希望有关各方积极支持中方劝和促谈的努力,同中方一道为和平解决半岛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

问:此次安理会决议中称出口至朝鲜的原油按当前水平设限,中方是否会在之后公开原油统计数值?

答:中方一向全面、严格执行安理会决议,将按照决议要求履行相应国际义务。

问:此次涉朝新决议并未应有关国家呼吁对朝施加最严格的石油禁运。此前的决议都未发挥作用,中方是否相信此次决议能起作用?

答: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是安理会成员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一致通过的,反映了各方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维护半岛和平稳定,致力于通过对话协商解决有关问题的共同立场。

我们多次说过,一味追加制裁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半岛核问题,对话协商才是根本出路。这里我要再次强调,第2375号决议一方面实施了新的制裁措施,坚定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与此同时也强调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呼吁重启六方会谈。我们希望第2375号决议能够得到全面、完整地执行。

问:第一,中印洞朗对峙事件于8月28日解决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中方是否考虑重新开放印度香客经锡金段乃堆拉山口赴藏朝圣路线?第二,中方未向印方提供相关水文资料,这明显是对峙事件造成的,这些数据对预测下游的水灾情况非常重要,中方是否会恢复提供相关水文资料?

关于第一个问题,长期以来中方从中印友好关系大局出发,克服了巨大困难,做了大量工作,为印度官方香客赴藏朝圣提供了必要的便利。根据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并基于中印边界锡金段是中印两国都承认的已定界这一事实,中方同意于2015年开通经中印边界锡金段乃堆拉山口赴藏朝圣路线。过去两年,有关活动安排运行情况良好。今年6月,由于印军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边界线进入中方境内,造成边境地区的局势紧张,中方出于安全考虑暂缓安排印度官方香客经乃堆拉山口入境朝圣。中方重视中印两国民间往来和人文交流,愿意继续与印方就印度官方香客来华朝圣的有关事宜保持沟通。

关于第二个问题,长期以来中方克服各种困难与印方开展跨境河流水文报汛等合作。由于去年遭遇洪水损毁需进行复建,以及进行升级改造等技术原因,中方境内的有关水文站目前暂不具备搜集有关水文数据的条件。是否会重新提供水文数据,取决于上述工作进展的情况。

问:我想了解新制裁对在华务工的朝鲜人的影响。现在有多少在华朝鲜务工人员?他们主要在什么领域工作?中方是否会考虑遣返这些人?

答:正如我刚才所说,作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作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中方将一如既往,全面、严格地执行安理会决议,履行我们的国际义务。

问:关于你说的有关未向印度提供水文数据的理由,中方是否向印度政府解释过这些原因?

答:据我了解,印方对此是清楚的。

问:昨天,中国工商银行欧洲分行因涉嫌洗钱被西班牙方面调查。你有何评论?

答:近年来,中西、中欧关系发展顺利,各领域务实合作持续深化,中国工商银行马德里分行及欧洲分行,在促进中西、中欧金融领域合作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中方一贯要求中资银行在海外依法合规经营,希望西方依法、公正、妥善地处理有关问题,切实保障中方有关金融机构的合法权益。

问:关于缅甸若开邦发生的暴力事件,因有人指责缅方涉嫌对罗兴迦穆斯林进行种族清洗,联合国安理会将就若开邦局势召开会议。你有何回应?

答:我和我的同事就缅甸若开邦问题多次表明立场。中方谴责日前缅甸若开邦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支持缅方为维护若开邦的和平稳定所做的努力,真诚地希望当地尽快恢复稳定,民众恢复正常生活。

与此同时,我们认为国际社会应该支持缅方为维护国家发展稳定所做的努力,应该为妥善解决若开邦问题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中方在联合国等国际场合多次阐述有关立场,我们也愿意继续同有关各方就此保持沟通。

问:昨天,我问了中国一些银行对开展朝鲜个人和公司的业务进行限制的问题。现在你有没有最新情况?银行是怎么操作的?限制的是什么样的账户?

答:我昨天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我没有进一步信息可以提供。

因日程安排原因,9月13日(星期三)外交部例行记者会提前至14:00举行,地点不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中国外交
中国外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