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英媒:西方批评越狠,越把昂山素季往军方怀里推

2017-10-29 14:45:45

【编译/观察者网 吴娅坤】在缅甸仰光的传统艺术家和工匠协会大楼顶层,该组织的副主席站在他的新作之前。

这是一幅巨大的昂山素季画像,画像中的她身着粉白色衣饰。“牛津大学撤下一幅(昂山素季的肖像),我们就再创作2000幅。”副主席是一位画家,名为K Kyaw。

据英国《卫报》10月28日报道,几天前,他联合了多家画廊,总共数十人,用“我们自己来画昂山素季画像”的方法,对牛津大学圣休学院撤掉昂山素季画像的行为表示抗议。

圣休学院,是昂山素季在上世纪60年代学习政治、哲学以及经济学的几个英国学院之一。此前,西方社会想要撤销曾颁给她的诺贝尔和平奖,理由是,昂山素季领导下的缅甸民盟政府对于施加在该国无国籍罗兴亚穆斯林族群身上的野蛮暴力行为“不作为”。

英国《卫报》将此事件描述为“60多万罗兴亚族民众在8月份逃离了缅甸若开邦北部,在孟加拉国流浪了几天后回到缅甸,遭遇到当地佛教徒和缅政府军不分青红皂白的大规模杀戮。”《卫报》还援引联合国说法,将该暴力事件定性为种族清洗,“昂山素季和缅甸正在遭受全球有权者的巨大压力”。

但在缅甸国内,舆论又是另外一番样子——面对国际社会对昂山素季所施加的压力和谴责,缅甸人民感到愤怒,但选择用耐心情愿的方式表达不满。截止目前,自昂山素季领导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结束缅甸半个多世纪的军政府统治以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两年。

《卫报》称,因为民主活动家们长期以来一直担心自己的国家重蹈覆辙,回到被国际社会隔离、被军政府统治的境况下,所以这些政治家、外交家们左右为难:一面想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侧,另一面又担心受到外界制裁,本就风雨飘摇的民主成果被轻易摧毁。

一位曾就任于该国的匿名高级外交官表示,罗兴亚危机使缅甸的改革进程站在了剃刀边缘。

“这个国家同它的商界人士之间存在割裂:一边是开放的态度——渴求国际标准和廉洁政府,呼吁实行有监督的人权保证,另一边又有民族主义倾向;此外,缅甸还在切切实实地依靠着强大邻国而生存。”

缅甸民众手持被牛津大学撤下的昂山素季画像,冒雨集会(图片来源:东方IC)

几十年来,昂山素季一直在国内国外为缅甸的民主愿望所奔走和努力,今年72岁的她,牺牲了自己的自由和家庭,在缅甸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崇拜,但至今未指定接班人。对于来自牛津大学和国际社会的攻击,昂山素季的支持者们在缅甸各地举行集会,念诵她的名字。

在仰光的多宗教数千人集会上,很多人都高举着牛津大学圣休学院撤下的那副画。缅甸天主教大提琴演奏家查尔斯·毛博(Charles Maung Bo)是少数几个愿意为罗兴亚发生的社会名流之一,但如今,他的此类言论已经没什么影响力了。毛博在此次集会中上台发言时,决然地站在了昂山素季这边,“在她纤弱的手中,捧得是数百万人的梦想啊!”

多年以来,西方社会一直希望通过给昂山素季洗脑的方式控制缅甸社会,并担心他们所“培养”的昂山素季被其他人所代替。正是基于这一原因,2012年时,对于成千上万的罗兴亚人被从他们在缅甸的定居点赶出,而昂山素季选择不发声时,西方社会是拒绝谴责她的。

在缅甸2015年大选时,昂山素季未能选举出一名穆斯林候选人,民盟政府以压倒性态势获得胜利,但也因此备受批评,对此,西方社会选择冷眼旁观。

一名外交官于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在50万穆斯林没有推举出一名穆斯林候选人时),身在缅甸之外的人总是能轻易地问出‘她为什么没有做更多’这样的问题,但当政府军对穆斯林采取措施时,他们又大呼‘我们要再次失去缅甸了’,对于昂山素季来说,这件事的影响一定会比想象中更为严重。”

但目前,罗兴亚人不断逃离缅甸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昂山素季和她西方盟友的关系已跌至冰点。对于罗兴亚人的这次事件,缅甸国内的看法是,政府军出动是为了镇压身份为非法移民和恐怖分子的罗兴亚人武装,但出了缅甸,到了西方,人们对这事的看法就完全相反了。

西方对昂山素季发出的指责是,仅着眼于长期规划,忽视了当前危机。但据报道,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昂山素季都响应着军队的说法。有分析和观察人士认为,昂山素季不愿意承认政府军不在她的掌控之下。

2014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当时还是反对派领导人的昂山素季举行会晤,拥抱亲吻。(图片来源:东方IC)

目前,昂山素季的两条前路都布满挫折。一方面,西方批评她推开了一直支持她的盟友;同时,联合国人权调查人员不被允许进入冲突发生的若开邦,所以无法提供关于冲突的报告。“(双方的)距离正在越来越远,”一名驻仰光的外交官说,“联合国在这儿不受欢迎。”

近几个月,联合国和其他的人权组织都被阻挡在冲突地区以外。周五时,世界粮食计划署表示,缅甸当局允许他们恢复在若开邦本部部分地区的粮食分发行为,在那里,有数千名罗兴亚人没有粮食援助,出现了普遍的营养不良状况,而更有甚者,此时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出现对他们的生命来说已经太晚了。“很多孩子都死在了已经很靠近边境的地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如是说。

目前,对于这一事件,西方社会已经采取了部分制裁措施,但这些措施却鲜有实质意义——欧洲已经暂停发放邀请,并对所有的防务合作进行审查,美国已经承诺停止对高级军官的邀请活动,并表示正再考虑更有针对性的制裁,此外,联合国安理会也正在加紧对这一暴力事件制定决议草案。

一些西方人士致力于记录从这次事件冲突地区逃出的幸存者的故事,他们认为,“谴责缅甸是道义上的责任”。周二,全球保护责任中心执行主任Simon Adams博士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讲话中说,民主“不能建在罗兴亚的骨头上”。

此外,有流言称,民盟政府和军方之间,就如何对此事进行危机处理这一问题,已经吵得不可开交,有外交官说,昂山素季和缅甸军方总司令闵昂赫林之间的关系已经非常差了。

而就在欧盟要缅甸作出决定之前的几天,一位声称与昂山素季政府官员进行过对话的外国记者表示,该政府很有可能面临被军队推翻的危险。

民盟高层长期坚称,军队中的强硬派试图破坏政府的过渡政策,而军队方面则是时常发布声明,提醒民众去了解那些表述了“人们有权收回让渡给政府的权利”的宪法条款。

1991年1月,一位著名的穆斯林律师曾建议昂山素季修宪,但这件事至今未被解决。当地媒体曾对她所面临的安全隐患进行过报道。“处于过渡时期的缅甸政府,比人们想象中更为脆弱,政府的自由比预期中要狭窄很多”,昂山素季的一位名叫Sean Turnell的经济顾问如是说。缅甸的民主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脱轨。1990年,军方的将军们曾共同宣告民盟获胜的缅甸大选无效,并将昂山素季软禁。

一位曾作为学生参加民主运动,并因此在监狱中度过了20年光阴的Myat San说,他曾多次试图说服昂山素季放弃与军方的对抗,但都以失败告终。“她相信只有实行和平对话,才能真正地解决政治危机。”Myat San将昂山素季成为“夫人”,和很多缅甸人一样,都是她虔诚的信徒。

“在目前的情况下,国际社会的所作所为不是支持这个政府,而是将缅甸重新推回到威权统治者的手中”,Myat San还说,“他们正在把夫人往离军队越来越近的方向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吴娅坤

吴娅坤

写干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缅甸局势
缅甸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