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最近访台的两个美国官员是什么级别?

2018-03-27 16:57:26

据中评社3月27日报道,自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后,先后有美国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史宜恩到台湾访问。事实上,这两位官员的级别分别相当于中国的“副局级”和“副处级”。

以下为报道原文:

2018年3月16日,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3月20日,美国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Alex Wong)访问台湾。副助理国务卿,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官很大。因为美国国务院最大的官员是国务卿,那么“副助理国务卿”怎么听起来也是个“副部级”,对不对?不对,这个位子其实是“副局级”

美国国务院的负责人是国务卿,他下面有2个常务副国务卿(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下面又有6个副国务卿(Under Secretary of State)。这六个人里面,有一个是政务副国务卿(Under Secretary of State for Political Affairs),他分管7个局(东亚和太平洋、非洲、近东、南亚和中亚、欧洲和欧亚、西半球)。这七个局,每个局的局长称为助理国务卿(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每个局的副局长称之为副助理国务卿(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所以总结来说,这次去台湾的黄之瀚,就是美国国务卿下面的,常务副国务卿下面的,副国务卿下面的,助理国务卿下面的,副助理国务卿。在美国国务院里,黄之瀚是几十个副助理国务卿中间的一个。

一句话总结,黄之瀚的职务。用美国人的话说,是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用中国人的话说,是美国外交部的一个副局长。

图片自中评社

美国是不是第一次派像黄之瀚这个级别的官员去台湾呢,不是。马英九执政时期,2014年11月,美国国务院经济暨商业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唐伟康(Kurt Tong)访问台湾,2015年1月,美国国务院海洋与国际环境暨科学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戴维‧波顿访问台湾。

3月22日,黄之瀚前脚走,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史宜恩 (Ian Steff)同日开始访问台湾。这个 “副助理部长”是个什么级别呢?比黄之瀚的级别更低。

美国商务部的负责人是部长(Secretary of Commerce),他下面有常务副部长(Deputy Secretary of Commerce),下面又有五个副部长(Under Secretary of Commerce)。这五个副部长里面,有一个是国际贸易副部长(Under Secretary of Commerce for International Trade),他分管美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管理局(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

国际贸易管理局负责人是国际贸易副部长,下面还有个常务副局长(Deputy Under Secretary For International Trade),常务副局长下面又有三个处,每个处的负责人叫做助理部长(Assistant Secretary),副负责人叫做副助理部长(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所以这次访问台湾的史宜恩 (Ian Steff)是美国商务部部长下面的,常务副部长下面的,副部长下面的,国际贸易管理局下面的,助理部长下面的,副助理部长。在美国商务部里,史宜恩是几十个副助理部长中间的一个。

一句话总结,史宜恩的职务。用美国人的话说,是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用中国人的话说,是美国商务部的一个副处长。

图片自中评社

美国是不是第一次派像史宜恩这个级别的官员去台湾呢,不是。比如马英九执政时期,2011年9月,美国商务部助理部长苏雷什‧库马尔(Suresh Kumar)访问台湾。2014年3月,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荷莉‧芬尼尔(Holly Vineyard)访问台湾。

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之后,访问台湾的美国官员,迄今来看并没有提升层级。当然,黄之瀚也好,史宜恩也好,就算级别再低,他们也是美国政府的现任官员。我们要再度重申,“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美国必须恪守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停止与台湾当局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以免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

虽然级别不高,黄之瀚还是利用这次访台的机会,狠狠的坑了台湾一把。黄之瀚此去台湾,主要目的是参加台北美国商会的谢年饭。

台北美国商会怎么请到他的呢?台北美国商会会长章锦华,和黄之瀚是哈佛法学院的同学。2018年3月21日台北美国商会的谢年饭的演讲中,黄之瀚的讲话中有两处非常凶险:

第一处,他说“美国和台湾在全球安全议题上也有合作。台湾是全球对抗伊斯兰国联盟的重要成员,一起为打击伊斯兰国的恐怖活动尽一份力。” 此前美国官员很少谈到台湾帮助美国打击伊斯兰国,这次特地拿出来大书特书,其实是把台湾放在火上烤。2015年2月,伊斯兰国在推特上威胁说要发动攻击,配图是一张台北101被烈火焚烧的照片。目前伊斯兰国的残余势力在世界各地流窜,黄之瀚提及这个话题,对台湾是福是祸,相信大家都自有判断。

第二处,致辞最后,黄之瀚说“美台关系并非一种交易”,这句话耐人寻味。交易关系是平等的关系,这话的意思就是美国只把台湾当成棋子,棋子没资格要求平等,虽然特朗普签署了《与台湾交往法》,但美国没打算平等的对待台湾。不过此时特地提到了“并非一种交易”,也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2月2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2018年贸易政策议程暨2017年度报告》,再度向台湾施压,要求台湾解除对于美国含瘦肉精的猪肉和牛内脏产品的进口限制。黄之瀚的致辞等于是再度向台湾施压,要求台湾为了美国的利益,无视2300万台湾民众的食品安全。

2018年2月7日,美国知名的台湾问题专家任雪丽(Shelley Rigger)就表示,《与台湾交往法》其实就是在戏耍(tease)台湾。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之后,一位华裔的美国国务院官员就到台湾去戏耍台湾,实在是让人非常愤怒。

(作者于强系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慧
专题 > 台湾
台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