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山西娄烦回应农村改厕没墙没顶只有蹲坑:限期整改

2018-06-25 13:52:36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在山西省太原市娄烦县,部分农村在厕所改造中出现了“半拉子”工程,黄土地里,白色的厕所蹲坑格外显眼,却既没有围墙,也没有屋顶,被媒体称为“尬厕”,备受质疑。

24日,娄烦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回应称,当地组成了专门的整治领导组,制定措施确保资金到位,限期整改落实到位。对媒体报道的问题,县纪委已介入调查。目前,相关村庄的厕所改造正准备复工,按照标准完成修建。

改厕资金只够修建厕所地面部分

凤凰村隶属于太原市娄烦县娄烦镇,地处大山深处,总共有90多户、244名村民,因为学校坍塌,村民们为了孩子上学纷纷选择外出,现在村里面常住的有60来户,130多人。2016年,当地相关部门为凤凰村修了50多个厕所,厕所只建成了地面部分(厕所下半部),上半部分的顶子和围墙没有修建。

凤凰村一位尹姓村民说:“没有顶子和围墙,厕所就一直晾着,我们没有能力去修上半部分,就是靠政府,结果一直拖,拖了两三年了,一直没把这个事完善了。”

凤凰村村支书刘月喜说,2016年相关部门修建了厕所的地面部分,上半部分的围墙和顶子因为资金问题没有修建。有四五家村民自己修建了厕所的上半部分,其他村民因为经济条件困难,一直没有修。

“下半部分2016年就修好了,通过验收。就是上半部分就没有修,因为当时没有资金,资金到不了位。现在物价上涨,工人工资涨价,修一个厕所,人工加设备,得3000多元。有四五家村民自己盖了上半部分,其他老百姓比较贫困,出不起钱,没有条件修上半部分。”刘月喜说。

修建好一间厕所所需费用将近3000元,虽然政府已经出资修建好厕所的地面部分,但修建厕所围墙和顶子的费用也得1000元左右。娄烦县卫计局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改厕资金由市县两级财政各出1000元,因为县级财力紧张,所以厕所上半部分的围墙和顶子需要村民自己负担。当时政策宣传不到位,造成村民们误以为政府负担改厕所有的资金。

多地存在“尬厕”现象,相关部门:将限期整改落实

除了凤凰村,在娄烦县的我家村、三元村等村庄,厕所也是只修建了地面部分,没有顶子和围墙。这些“半拉子工程”让村民们感到不满意之外,厕所的修建地点和数量也备受村民质疑。据媒体报道,一些村民家门口就有三四个蹲坑,甚至在山坡和沟里也有修建的蹲坑。在我家村,当初听说政府要修建新厕所,许多村民拆掉了自家的旧厕所。如今,面对“半拉子”没有围墙的厕所,村民们大小便只能东躲西藏。

事情被媒体报道以后,引起娄烦县相关部门的重视,娄烦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昨天(24日)通报称,将制定整改方案,限期整改落实到位:“我们正视媒体的监督,组成了由县政府分管副县长牵头、县爱卫办组织、乡镇配合的整治领导组,制定整改方案,限期整改落实到位。县财政局制定措施确保资金到位。对媒体报道的问题,县纪委已介入调查。调查结果和整改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凤凰村村支书刘月喜告诉中国之声,24日,市县相关部门来到村里调研,现在准备复工,按照标准完成厕所上半部分的修建工作:“现在进展是准备备料,完成上半部分(顶子和围墙)的工程。24日上午省市县里面的相关部门来到村里,准备把上半部分修好,墙和顶子,准备马上开工,按照标准继续完善。”

中国之声短评:

“厕所革命”搞成半拉子工程,国家花了钱,村民受了罪,好事为什么没办好?原因主要有二:一是作风漂浮、官僚主义。建一个农家厕所,资金如何筹措?拆了旧的建不起新的,有没有想办法解决?这些一眼看得到的问题,当地相关部门却长时间熟视无睹,直到媒体报道,形成舆论热点才去想办法解决。二是弄虚作假、形式主义。常年只有二十来户的村子却要配备八九十个蹲坑,究竟有没有必要?有没有套取国家资金补贴的嫌疑?这些问题还有待进一步解答。

当前,扶贫攻坚正处于九牛爬坡的攻坚阶段,一件本应为民众行方便的事儿,却给民众添了堵,无疑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只有工作严谨细致,抓铁有痕,落到实处,才能让惠民生的好事做好,让群众少一点闹心,多一点暖心。

延伸阅读:

“小康不小康,厕所算一桩”。“厕所革命”让群众用上了卫生的厕所,成为最贴心的精准扶贫。当前,我国进入脱贫攻坚关键阶段,乡村振兴稳步推进,坚决推进农村厕所改造对新农村建设具有标志性意义。

但记者调查发现,中央高度重视并不断出台相关方案及措施的农村改厕,在一些地方却“变了味儿”,出现了半吊子的“尬厕”——没墙、没顶,只有个蹲便器。

20来户人家却有八九十个用不上的蹲坑

房前屋后、乡间路边、山坡沟里……没有围墙、没有顶棚、裸露在外的蹲便器随处可见。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是山西娄烦县2016年一些农村改厕后的厕所。

娄烦县是太原下辖县,地处吕梁山腹地。位于大山深处的凤凰村,交通极其不便,遇上雨雪天气,村子几乎与世隔绝。记者从县城驱车,行驶了约半小时的山路来到了这里。刚进村,在路边就看见了只安装了白瓷蹲便器,没有围墙和顶棚的“厕所”。

“村里到处都是蹲坑,没有一个能用。”70岁村民强俊拴说,凤凰村全村93户,常年住在村里的也就20来户人家,却有八九十个用不上的蹲坑。走在凤凰村,记者看到,有的村民家门口两边就有三四个蹲坑,村里道路边上也分布着蹲坑,还有的被安在了山坡和沟里。

不仅仅是凤凰村,我家村、四家坪村、三元村等村也存在不少只安装了蹲坑的厕所。一些村民不解,为啥改个厕所却建成了人均一个蹲便器的半吊子工程?娄烦县卫计局一位负责人说,改厕资金由市县两级财政各出1000元,建好一个厕所不到3000元,市级财政能保证,但县级财力捉襟见肘,所以厕所只建成了地面部分,围墙和顶子需要村民自己负担。再加上当时没有把政策宣传好,很多村民误以为改厕就应该由政府全部负担。但一位村支书说,盖那么多不能用的厕所,就是浪费钱,还不如集中财力建几个能用的。对于娄烦县一些村子改建的厕所很多分布在荒废的屋子前、道路边的现象,山西省相关部门负责人说,这是“瞎胡来”,确实不合适。

拆旧未建新,如厕“打游击”

经过2016年的改厕,距离凤凰村不远的我家村,一些村民却因为拆旧未建新,沦为无厕所可上的地步。

我家村常住人口30多个人,新建了约40多个“厕所”。这个村村民告诉记者,听说政府对建农村厕所扶持不少,每家每户都要修建,所以很多村民都把自家旧厕所拆掉,准备建新厕所。

“旧厕所拆了,新厕所也没建好。如今,大小便得东躲西藏‘打游击’。”56岁的村民王爱民和记者谈及如厕问题时就面露难色。他说,自从拆掉旱厕,一年半时间,他只能到屋后、山坡和沟里偷偷地解决大小便。

53的村民强玉贵家一面院墙上,有一处约4米长、裸露在外的砖墙。据强玉贵说,这是他家旧厕所的一面墙,旧厕所被拆掉后,新厕所仅仅是一块开裂的水泥踏板和一个蹲坑。强玉贵告诉记者,他找过村委会询问啥时候能把厕所修好,村干部总说要修,但是一直没有下文。

最迫切的希望是踏踏实实地上个厕所

凤凰村82岁的方维娥家改厕后的厕所,是村里唯一一家没有损毁、塌陷的厕所。但是她说,看到村子很多厕所塌陷后,即便现在围上围墙,搭上顶棚,她也不敢用了。村民说,蹲坑下是两三米深的坑,雨水越积越深,去年还曾淹死过小羊羔。村民害怕出人命,现在已将便池掩埋、遮挡。

还有的村民觉得不好看,有条件的自己完成了改厕的“后续工程”。紧挨县城的三元村村民段爱娥说,一进院子就看到个孤零零的蹲坑确实不好看,就用自家盖房剩下的砖头把蹲坑围了起来。“这样好歹能用。但没有搭顶棚,遇上下雨天上厕所非常不方便。”段爱娥说。在我家村,一位村民将水泥踏板抹灰加厚,重新固定蹲便器,找来不用的石棉瓦当围墙,建成了一个非常简陋的厕所。

娄烦是国家级贫困县。地处深山的凤凰村、我家村等村庄土地贫瘠,留守的村民大多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65岁的三元村村民李旭拴说,他家收入主要靠种地,1年平均收入不到3000元,雇人把厕所建好,费用约1000元,这笔钱对他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

记者调查发现,近几年,娄烦县不断加大改厕力度,不少农村厕所大有改观。不过,对于那些改厕未完成村的村民来说,目前他们最迫切的希望是政府能把改厕工作做扎实,不要为了完成数量而忽视了质量,让他们踏踏实实地上个厕所。

分享到
来源:@中国之声 | 责任编辑:王慧
小编最近文章
被指救助澳难民后台当局急澄清 台媒却不买账
从中石油到AI芯片,千亿级国资风投如何助力中国制造?
韩最大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被黑 2亿资产被盗
默克尔被下最后通牒 特朗普隔空“叫好”
非法移民躲追捕酿致5人身亡 美国警长:我们需要一面墙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