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被双开 中纪委公告用词罕见严厉

2018-10-16 13:55:31
导读
2016年,赖小民在一次公开采访中意气风发地表示,“我自己干得很勤奋,很有激情和干劲。我到华融8年了,瘦了20多斤,我把企业搞肥了,把自己搞瘦了。”

时隔半年,中国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落马一事传来新消息。

10月15日中午,中纪委监察委网站发布公告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对其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在宣布现场视频中,赖小民表示,完全接受组织的处分决定,告诫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以他为诫,牢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截图来自中纪委监察委网站

今年4月17日晚,中纪委监察委网站发布赖小民被查消息,无疑给中国金融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这是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合署办公后,联合正式办理的第一个金融大案。

当时,券商中国记者引述接近华融的相关人士的话称,“赖小民被查,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在中纪委监察委15日这份公告中,用词也是罕见得严厉。

公告指,赖小民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背中央金融工作方针政策,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反廉洁纪律以职务谋利搞权色交易,违反工作纪律越级插手具体项目等。

公告还批评其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完全丧失,党性原则荡然无存,擅权妄为、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生活奢靡,甘于被“围猎”,严重违反党纪,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并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且毫无顾忌、不知敬畏、变本加厉,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群众反映特别强烈、腐败问题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事实上,公告中所提到的重大违纪违法事件,部分媒体不久前的相关报道中已有所透露。

比如,公告中提到,“违背中央金融工作方针政策,盲目扩张、无序经营导致公司严重偏离主责主业”等问题,此前也有媒体作出大量分析,不少报道中对赖小民的评价更是“胆子大、路子野”。

赖小民自2009年到中国华融任职后,对华融进行商业化改造,2015 年华融在港交所上市。2017 年,华融营收 1280.7 亿元,净利润 265.9 亿元,是 2008 年的 78 倍。但是,随着国家去杠杆、紧信用等政策推行,华融快速发展中所积累的弊端不断暴露。今年 A 股多家财务造假、债务违约的公司背后都有华融的影子。

长江商报8月20日发文称,华融正被庞大的资产负债拖累,2017年度华融资产总额为1.87万亿元,总负债总额1.69万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九成;过去五年内,华融资产负债增加1.33万亿元,增长4.7倍。

伴随资产和债务一路高歌的是,利息支出也同比攀升。仅2017年度利息支出同比增幅就达61.4%,而平均资产回报率在过去五年下降超四成,2017年仅1.6%。同时,受部分金融资产信用风险暴露影响,华融资产减值损失也与日剧增,五年累积578.6亿元,相当于同期净利润的六成。

另据投资时报8月21日称,这几年来,全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已从过去处理不良的“坏账银行”转变为综合性金融控股集团,几乎每家旗下都已经拥有银行、证券、信托、保险、私募等机构,甚至有专门的子公司进行涉房业务。作为四大AMC之一的华融自不例外。

据华融官网显示,中国华融设有31家分公司,对外提供不良资产经营、资产经营管理、银行、证券、信托、金融租赁、投资、期货、消费金融等多牌照、多功能、一揽子综合金融服务。目前唯一尚缺的保险拍照也已在推进中。其中,房地产在华融的各类业务中占比最高,达34.9%。

尽管当前四大AMC都在竭力宣传“回归不良资产业务主业”,但成效并不明显。

此外,赖小民身上为外界所关注的是个人行事做派。

稍早前据财新网称,赖小民好大喜功,热衷宣传个人功绩。他落马后华融系统员工被要求上交一切与之有关的出版物,包括今年1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赖小民所著《我的企业管理之道》等。据华融内部人士称,“凡是有他照片和名字的东西都上交了,足足有一大摞。”

赖小民作风强势,爱提拔亲信,任用撤换也全凭他一句话。江西出身的赖小民,在华融内部培养起了声势浩大的“江西帮”,有熟知华融的金融人士称,华融人自嘲为“36局”。“36”正是江西身份证号码开头两位数字。

赖小民与华融的9年轨迹

“我亲身见证了中国金融的发展,中国北京金融业的发展、金融街的建设和发展。”赖小民曾这样公开说道。

确实,1962年出生于江西瑞金的赖小民在金融圈内赫赫有名。

1979年考入江西财经大学,1983年7月在中国人民银行参加工作,期间在人民银行、银监会系统工作多年,还担任过北京银监局局长、中国银监会办公厅主任。

他曾这样自我评价,“从24岁当副处长,34岁当副司长,39岁当正厅级,北京银监局局长党委书记走过来,自己还是属于事业型的那种人。做事很规范,很有规律,讲究一个程序,而且做事很讲效果。一旦自己觉得选好了,定好了,那就坚定不移的推下去,有一个刚强的意志。”

赖小民在华融的9年,表面上看确实让华融实现巨大发展,但实现手段“功过参半”,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华融在金融专业能力上与国际同行的差距遥远,扮演得更像是廉价资金提供方的角色;而赖小民最终也自作自受倒在了华融“一把手”这个位置上。

不过华融的故事,要从20年前开始讲起。

1999 年,为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后国内银行巨额不良资产问题,中国政府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华融、信达、长城、东方,规定存续期为 10 年。随后华融陆续买入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招商银行等机构超过 4000 亿不良资产并实现有效处置。

2009 年赖小民调任中国华融总裁时,恰好正值华融存续期届满之年,未来不明。他到任时称“既来之、则安之、则干之”,便着手对华融进行商业化改造。三年后,华融实现扭亏为盈。

2012年,经国务院批准,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这意味着华融由一个政策性金融机构转变为市场化金融机构,赖小民也从这一年起任华融党委书记、董事长。

2009年,中国华融的利润只有4.03亿元,2017年年底,净利润已达265.877亿元;公司资产也由2009年的156亿元,提高至18702.6亿元。2015年10月30日,中国华融在香港上市。

2016年,赖小民在一次公开采访中表示,“我自己干得很勤奋,很有激情和干劲。我到华融8年了,瘦了20多斤,我把企业搞肥了,把自己搞瘦了。”2017年他被评为“最会赚钱的前30家中国企业”之一,在当年业绩发布会上宣布预计2018年回归A股。

短短9年时间,赖小民迅速打造起一个“万亿金控”的华融集团,但这派辉煌气象“建立于沙堆之上”——华融的迅速扩张依赖于激进野蛮的经营模式和投资方式。就连他本人也曾说,华融能有今天“全靠资本运作,全靠利润去赚钱”。看似光鲜的数据背后,华融的实际盈利增长速度却不断下滑。

更反讽的是,曾经作为中国最大不良资产处置公司的华融,如今却面临着急需处理自身金融危机的尴尬境况。

当2018年赖小民已成“过去式”时,华融也撤回A股发行申请。

就在10月15日同一天,券商中国发布一则新闻称,中国华融的法定代表人已更新为王占峰,核准日期为10月9日,赖小民正式卸去华融的法定代表人。

王占峰出生于1967年3月,现年51岁,吉林榆树人,博士研究生学历。2011年11月至2014年5月任山西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4年5月起任广东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赖小民被查消息传出次日,4月18日,王占峰临危受命,出任华融党委书记。华融董事会也将提名其为董事长候选人,只待6月召开股东大会通过。同时,已空缺数月的华融总裁也由原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监事长李欣出任。

8月,王占峰在接受媒体采访表示,经过三个半月的艰苦努力,公司各项工作基本步入正轨,目前的工作重心已经转向立足自身抓好经营管理工作、全面肃清赖小民涉案问题的恶劣影响、深入推进各项工作上来,并开始启动公司的转型路径。“我们希望用2~3年的时间,在全系统的共同努力下,凝心聚力,建设一个风清气正、脱胎换骨的‘新华融’。”

十八大以来的金融大案

根据中纪委监察委的公开信息查询,自十八大以来,涉贪腐金额高达亿元的落马高官人数已达20余位。其中两人被判处死刑,5人被判“终身监禁”。

被叛“终生监禁”的5只“大老虎”包括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武长顺、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白恩培、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于铁义和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

以下为十八大以来查处违法金额过亿的高官:

张新华,广州市白云农工商公司(国企)原总经理,受贿9780万余元,共贪污2.8亿元,2014年12月被判处死刑;

周永康,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受贿1.29亿余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14.86亿元,2015年6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万庆良,广州市委原书记,受贿1.11亿余元,2016年9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魏鹏远,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受贿2.11亿余元,2016年10月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

于铁义,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资供应分公司原副总经理,受贿3.06亿余元,2016年10月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

金道铭,山西省人大原副主任,受贿1.23亿余元,2016年10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白恩培,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委员,受贿2.4亿余元,2016年10月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

朱明国,广东省政协原主席,受贿1.41亿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9104万余元,2016年10月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

景春华,河北省委原秘书长,受贿6504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8635万余元,2016年11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杜善学,山西原副省长,受贿8101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8961万余元,2016年12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奚晓明,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受贿1.14亿余元,2017年2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苏荣,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受贿1.1亿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8000余万元,2017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卢子跃,浙江省宁波市原市长,受贿1.47亿余元,2017年4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王保安,国家统计局原局长,受贿1.5亿余元,2017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陈雪枫,河南省委原常委,受贿1.25亿余元,贪污547万余元,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损失2.24亿余元,2017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毛小兵,青海省委原常委,受贿1.04亿余元,挪用公款4亿元,2017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武长顺,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贪污3.42亿余元,受贿8440万余元,挪用公款1.01亿余元,单位行贿1057万余元,2017年5月被判处死缓、终身监禁;

李刚,河北省承德市原副市长,受贿1.251亿余元,2017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王珉,全国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受贿1.46亿余元,侵吞公款100万元,2017年8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张中生,山西省吕梁市原副市长,受贿10.4亿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1.3亿余元,2018年3月被判处死刑;

孙政才,中央政治局原委员、重庆市委原书记,受贿1.7亿余元,2018年5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张越,河北省政法委原书记,受贿1.569亿余元,2018年7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陈树隆,安徽省原副省长,受贿2.758亿元,滥用职权造成损失29亿元,非法获利1.6亿元,尚未宣判;

李令成,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索取收受财物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尚未宣判;

王天朝,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受贿1.163亿余元,2018年7月被判处无期徒刑;

杨崇勇,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受贿2.06亿余元,2018年9月27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当然,在“十八大”以前,也已经有数位“亿元贪官”被查处。

2011年,受贿近2亿元的杭州原副市长许迈永和受贿1.08亿元的苏州原副市长姜人杰,在同一天被执行死刑。再如,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受贿案的涉案金额高达1.9573亿余元,最后鉴于其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态度良好,检举他人犯罪线索,故从轻判处死缓。

从以上统计中也可发现,涉案金额大小不是判断腐败程度及量刑轻重的唯一因素。

据上观新闻2016年报道,根据刑法修正案九及2016年4月两高司法解释,量刑不仅要看涉案金额,也要看有无索贿等加重情节,因此出现涉案金额小但量刑重的的现象也很正常。

目前,赖小民案仍在依法审查中,具体贪腐细节及数据尚未公布。不过,不久前有媒体将此称之为建国以来第一金融腐败案。建立在贪腐之上的壮志豪言不过是过眼云烟,赖小民最终倒在了北京金融大街8号的中国华融总部大楼前,而等在面前的恐怕是更长的牢狱之灾。

此外,最近金融业界似乎也格外不平静。

10月11日,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甘肃省院省委书记王三运受贿一审中,央视新闻公布的庭审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名字“胡怀邦”。画面中显示,胡怀邦曾任交通银行董事长及国开行董事长时涉嫌收受贿赂的线索。

截图来自央视新闻

半个月前,9月27日,国开行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副部长齐玉宣布由赵欢任国开行党委书记,并提名出任董事长,胡怀邦不再担任党委书记及董事长。胡怀邦出生于1955年,今年63岁。

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

(资料来源:中纪委监察委网站、证券时报、券商中国、长江商报、财新网、新京报、上观新闻等)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廉政风暴
廉政风暴
小编最近文章
用数据说话:进博会的大背景
只盯着中国“买买买”?恐怕会“低估”进博会
澳门3名官员移送司法机关 涉违规移民审批
美媒:沙特组建网络“喷子制造厂” 骚扰异见记者
赖小民在华融9年,究竟是“瘦了”还是“肥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