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在华非洲女留学生:中国人爱摸我的卷发,但没男生搭讪我

2019-01-02 20:59:59
导读
我一路走过,所有人都转头看我。此时此刻,我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

【编译/观察者网 童黎】

“中国人爱摸我的卷发,但没男生搭讪我。”26岁非洲女孩朱迪斯·格纳美(Judith Gnamey)来到哈尔滨,准备攻读生物化学方面的博士学位。常在大街上被陌生人摸头发的经历令她恼火,中国男生鲜少搭讪非洲女生也让格纳美一时“摸不着北”,她们仍与非洲男生谈一段“亚的斯亚贝巴”式恋爱。

格纳美思索了一番老被人摸头发的原因,也试图剖析中国男生的心理。在华生活4个月后,她称自己已被中国征服,这里几乎看不到犯罪,并赞扬中国人“善良、友好”。

当地时间12月31日,法国《世界报》刊登格纳美的文章,讲述了中国给她带来的情绪与思考。

格纳美首先回忆了中国给她的第一印象。2018年9月,不会说普通话、英语也不太好的她抵达北京火车站,放眼望去没有第二个与她一般——深肤色、卷曲短发的黑人,这令她有些惊慌。

一路走过,所有人都转头看她,这令格纳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在等火车的空档,还有一群老人围住她,追问一些她根本不懂的问题。

不过,格纳美的目的地是哈尔滨。26岁这年,她从多哥洛美来到中国北方,准备攻读生物化学博士学位。

“哈尔滨很快征服了我的心。”她说。尽管这座“东方莫斯科”的气温低至零下35℃,但它平静而疗愈,还坐落着许多俄式建筑。

很快,格纳美遇到了与北京火车站类似的情况——引起不少人的好奇围观。

她走在大街上被人拿手机拍照,路人边指着她,边与孩子窃窃私语,胆大一些的还会请她摆个姿势。

她一方面坦承,“还挺享受这种明星般的感觉”;一方面又因为天生卷发,数不清在大街上被多少人摸头发。其中许多人未征得她的同意,格纳美有时会对此报以微笑,但这也让她感到恼火。

“因为这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触碰前显然应该获得我的许可。我发现,中国法律并没有把在公共场合触摸他人身体视为性骚扰或种族主义行为。这在多哥也没那么严重,但没有人未经我允许,把手乱放在我头发上。”

但她并未把这视作“种族主义”,认为路人们“只是太好奇了”。

格纳美甚至从自身出发,思考是否因为一些黑人常把卷发烫直或接发,才让人们不了解他们头发的特质。她还因此决定不再戴假发,进而展示她的头发。

事实上,其他外国游客与格纳美类似的经历已经在网络上引发了争议。国庆期间,一个外国家庭到杭州西湖游玩时,不但被一波波游客拉着合影,还有人抱起了他们的娃拍照。但一旁的游客指出,这种行为不妥。

视频截图

此外,尽管获得了路人的“关注”,但这名在华非洲女留学生却为一件事苦恼:没有中国男生搭讪她。

格纳美总结认为,她“非洲女性”的身份、哈尔滨离俄罗斯边境仅有350公里远的地理位置、中国男性偏爱白皙肤色和苗条身材的审美……这些都降低了她在中国男生眼中的魅力值。

但因为多哥街头或社交媒体上,处处都可能有人调情,这样的成长环境让格纳美在中国一时“有些摸不着北(perdre le nord)”。

“我的认知都被推翻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中国男性搭讪我,我的手机也没收到任何调情信息,我甚至没有男性中国朋友。”

她提到了一个词——“亚的斯亚贝巴”(Addis-Abeba)式恋爱

不少在海外生活的非洲女性仍会与非洲男性成为伴侣。因为飞往大多数非洲国家首都的航班,都要停经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这也是非洲联盟的总部所在地。所以,那些从中国返程的情侣们经常要在此处分别,然后搭飞机返回各自国家,而这些恋情很少能结果。

尽管有烦恼,但格纳美在哈尔滨生活4个月后忍不住说:“中国慢慢征服了我。我欣赏她的多元文化,钦佩那些每天勤劳工作,并让五星红旗飘得更高的人。”

当然,她也爱上了哈尔滨:“这里几乎没人犯罪,市民们热情、善良而友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童黎

童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童黎
专题 > 老外在中国
老外在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中国人爱摸我卷发,但没人撩我”
俄罗斯抓了个美国间谍 美方:要求见人
民主党2020大选第一枪,又被特朗普嘲笑…
应美国要求,芬兰逮捕一俄女性公民
受“五眼联盟”撺掇,英内阁开始操心华为5G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