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不满“同车禁止分段购票”, 律师以“不当得利”诉“铁总”

2019-02-18 07:45:29
导读
2019年1月30日,办完年前最后一件案子的李滨准备购买当天19时56分开,沈阳到哈尔滨西的G729次高铁票。“这趟高铁到达哈尔滨西站站时间是当天的22时18分,但是我买的时候直达的高铁票已经卖完了。”为了顺利回家,李滨决定一段一段买票。“我当时在12306上查了,沈阳到长春的票有,长春到哈尔滨的票也有,但是当我买完沈阳到长春的票后,再买同一趟高铁的长春到哈尔滨的票,就不能买了。”

据北京青年报17日报道,明明同一趟列车从沈阳到长春有票,从长春到哈尔滨也有票,乘客为什么不能同时购买,一趟车坐到目的地呢?因不满“同一趟高铁禁止分段购票”的规则,律师李滨以“不当得利”为由将中国铁路总公司告上了法庭,目前哈尔滨市铁路运输法院已正式立案。

2月17日下午,12306客服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同一证件号,在同一时间段的同一列车上的确只能购买其中一段车票。“同车禁止分段购票”的规定是出于多项因素的考虑,建议乘客分段购票时选择临近的车次购票。

同一趟高铁禁止分段购票

因为工作经常出差,高铁是律师李滨经常选择的出行方式之一。然而,今年春节的高铁返乡购票的遭遇,却让他将中国铁路总公司告上了法庭。

2019年1月30日,办完年前最后一件案子的李滨准备购买当天19时56分开,沈阳到哈尔滨西的G729次高铁票。“这趟高铁到达哈尔滨西站站时间是当天的22时18分,但是我买的时候直达的高铁票已经卖完了。”

为了顺利回家,李滨决定一段一段买票。“我当时在12306上查了,沈阳到长春的票有,长春到哈尔滨的票也有,但是当我买完沈阳到长春的票后,再买同一趟高铁的长春到哈尔滨的票,就不能买了。”

本文图片均来自北京头条客户端

这并不是李滨第一次遭遇无法分段购票的情况,无奈之下,他只好购买了下一趟长春到哈尔滨的G731次列车的票。北青报记者查询列车时刻表看到,G729到达长春是21时18分。“G731从长春发车是22时33分发,当天23时30分到达哈尔滨西站。这意味着我要在长春西站收拾行李下车、检票出站、再安检进站、无聊的等待1小时15分后,再次检票上车、寻找座位、安放行李,并且到达哈尔滨西站迟延1小时12分。”

无奈用亲属身份证重复购票

李滨告诉北青报记者,坐上G729后自己感觉十分疲劳。“当时我实在是不想在长春下车等车再上车地折腾了,也不想赖在G729上没有座位从长春站着到哈尔滨。”为了规避同车禁止分段购票的规则,李滨无奈以自己亲属的身份信息购买了G729长春到哈尔滨段的车票。

G729从长春发车后,李滨就坐到了自己的新座位上,并主动向当次高铁列车长郭升升说明了情况。“列车长告诉我他也不清楚‘同车禁止分段购票’的具体原因,但是我说明了自己拿亲属的身份信息购票的前因后果后,他许可我继续乘坐,并建议到达哈尔滨后,与车站协商退还之前多买的G731长春到哈尔滨的车票款。”

22时18分,G729次高铁到达哈尔滨西站,而G731次高铁还未从长春西发车。李滨随即前往哈尔滨西站售票处要求全额退还G731长春西到哈尔滨西车票款109.5元,但是售票处负责人及值班站长解释,他们没有全额退票的权限,只能按照原有规则收取20%的退票费22元,并出具退票费报销凭证。

“2月2日,哈尔滨西站售票负责人给我回电话解释说,同车禁止分段购票的原因是防止不正当囤积车票和打击黄牛倒票,但是我认为现在已经实名制购票和实名制上车验票,上述理由应该不存在。”李滨告诉北青报记者。

律师将“铁总”告上法庭

“这不是我第一次遇到不能分段购票的情况了,我认为这个规则并不合理,所以想通过诉讼纠正一下。”李滨告诉北青报记者,2月3日,他向哈尔滨市铁路运输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以“不正当得利”为由将中国铁路总公司告上了法庭。

李滨认为,中国铁路总公司利用垄断经营的便利条件,对于防止囤积票款和遏制黄牛倒票等自身责任和社会义务,应当通过技术手段和管理手段予以解决,而不是将这些问题转嫁给乘客。“我原本有条件直达目的地,由于中国铁路总公司不具有公平合理性的规则,导致我不得不重复购票。”

北青报记者在起诉书中看到,原告李滨认为“同车禁止分段购票”的经营规则长期存在是不应该的,该规则客观上造成在运力紧张期间,人为的迟滞旅客及时到达目的的时间,增加中途车站接待负担,造成社会运行成本增加,旅客负担。李滨请求法院判令中国铁路总公司返还不当得利款22元、修改同车禁止分段购票的不合理规则、支付惩罚性赔偿金1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李滨告诉北青报记者,2月15日他已经收到了来自哈尔滨铁路运输法院的收短信,目前该案经立案庭审查后已经立案,正等待审判庭庭长确认并接收案件。

12306:同车禁止分段购票出于多项考虑

2月17日下午,北青报记者拨打12306热线咨询了“同车禁止分段购票”问题。客服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同车分段购票的确是被禁止的。“目前同一证件号,在同一时间段的同一列车上只能购买其中一段的车票,重复购买是违反规定的,所以(12306)系统出不来(票)。”

当记者问到为何有这样的规定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该规定是出于多项考虑,具体着重是什么原因,她也并不清楚。“分段购票肯定是不同的座位,也可能是不同的车厢,但是有的车厢是不连通的,买了可能也过不去。而且我们的车票是重复利用、分开区段的,所以出于多项考虑才有这样的规定。”

该客服人员建议记者分段购票可以购买临近车次的票,如果想要在车上补同车后一段的车票,则需要在车上与列车长协商,有一定的成功率,但是也有补不到的风险。“列车长也有可能让您下车买下一趟的票,所以还是先买好比较保险。”

(原标题:《不满“同车禁止分段购票” 律师将诉“铁总”》;李卓雅、李涛)

分享到
来源:北京青年报 | 责任编辑:李丕
小编最近文章
“与美国断交,但会继续出售石油”
美媒: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
Facebook、联想、腾讯、百度纷纷来晒自家黑科技
B站董事长:三五年内,中国将产生第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国漫
戴立忍声称并非“台独”,那公然吹嘘邪教又作何解释?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