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火星一号”破产,准备“流浪火星”的他仍在追梦

2019-02-18 10:40:19

“普通人影响世界100年,活着的时候有影响,死了就没了;伟大的人物影响世界1000年,名字和传奇被人铭记;如果我能登上火星,那么能影响世界10000年,写就火星文明的创世纪。”

据“红星新闻”公众号(cdsbnc)2月17日消息,在一部暂时取名为《2029火星移民》的自传式长篇小说里,即将迎来37岁生日的李大鹏这样解释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报名参加“火星一号”计划。“火星一号”是由荷兰一家私人公司主导的火星探索移民计划,目的是在火星建立永久移民点,该计划在全球招募志愿者,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将有24人接受严格培训,从2024年开始将他们陆续送往火星。该项目为“单程之旅”,一旦出发就不再回地球。

今年1月带儿子去北京国家天文台时,李大鹏在“火星一号”的介绍资料前留影。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13年,李大鹏不顾全家人反对,提交了申请表。2015年,他从全球约十万报名者中脱颖而出,入选100人的候选人名单,也成为了4名入选华人里唯一的男性代表。然而,据多家外媒披露,2019年1月15日,这个曾经红极一时、也备受争议的“火星一号”却悄悄宣布破产了。

早有心理准备 但仍希望出现转机

新年长假刚一结束,“火星一号”破产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2月14日午休时间,李大鹏坐在单位电脑前搜索跟火星有关的消息。这是他多年来形成的习惯。突然,他刷到一个标题为《荷兰火星一号公司破产,4华人移居火星恐梦碎》的文章。点击去看了几秒后,李大鹏竟然笑了起来。其实,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2015年,100位火星移民候选人名单出炉之后,“火星一号”公司在“脸书”(Facebook)上建了一个群,以保持与世界各地的候选人之间的沟通和联系。当时李大鹏注册了一个“脸书”账号,只要“火星一号”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收到信息。

李大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入围者)都很兴奋,经常在群里发言。但随着计划表的一推再推,大家也就渐渐变得不那么活跃了,最后干脆都不发言了。”

李大鹏说,最近邮件的主题都是“more negative news”(更多消极的消息),并配以哭的表情。不久前一位在天津留学的巴西籍入选女孩在群里宣布了退出“火星一号计划”的声明,而“火星一号”公司方面并未对此做任何回应。

按照“火星一号”公司之前的规划,100位火星移民候选人诞生之后,将很快以真人秀的形式在世界各地展开角逐,最终遴选出24名合格的人选来执行火星移民计划。但实际上,再也没有了任何实质性进展。“火星一号”公司偶尔会在群里发消息解释说“现在正在跟某风投进行接触”,但都不了了之。

很多权威专家和有影响力的媒体从一开始就不看好“火星一号”,甚至认为它是一个“打着火星移民旗号来圈钱”的骗局。但时至今日,李大鹏都不这么看。他说:“任何一个伟大的科学构想在没有变成现实之前,听起来都有点疯狂、不靠谱。它提出移民火星本身并没有错,只可惜是个小公司,不具备那个经济实力。相反,美国太空探索公司SpaceX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也提了火星移民计划,却很少有人去质疑他。”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李大鹏依然不希望“火星一号”就这样“死去”。他说:“这家公司已经在法兰克福挂牌了,是正经的上市企业。现在就看有没有人愿意来接盘。如果有,那说明还是有希望的。毕竟登陆火星对于人类、对于我而言,都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据澎湃新闻报道,“火星一号”2月11日在官网上发布消息称,公司还有30天的时间窗来逆转法庭的判决。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位新的投资者,将在3月6日召开发布会公布投资计划。

“火星一号”公司在其官网称已经找到了新的投资者。

得知“火星一号”破产 家里人松了口气

李大鹏并没有把“火星一号”破产的消息告诉家里人,但家里人还是从这几天上门来采访的记者那里了解到了情况。李大鹏60多岁的母亲高兴地一连说了三个“太好了”,妻子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李大鹏当初报名的时候,全家人都不赞同。母亲对李大鹏说:“这是外国人搞的,拿你当小白鼠呢。如果是我们国家搞的,我就不反对。”在一个介绍李大鹏的纪录片里,他的老婆当着镜头对他说:“你去吧,当心你死了我不给你烧纸。”他宽慰家人说:“被选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全球几十万人报名呢。”

李大鹏私底下却在认真准备,拿出了当年准备高考般的劲头。他买了很多国内出版的跟火星、宇宙相关的书籍,还订了《中国航天》、《航天员》等杂志,甚至还“海淘”了一些跟火星有关的科幻小说。这些书至今都放在他家书柜和办公室里。

李大鹏办公室里放的跟火星有关的书籍。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李大鹏也非常认真的研究“火星一号”在线寄过来的学习资料,其中就包括网络面试指南。当时负责网络面试的是“火星一号”任务的首席医疗官诺伯特·克莱弗特(Norbert Kraft)。为了给面试官一个良好的印象,李大鹏在面试那天早上对自己家里实施了“清场”。按照指南的建议,他把摄像头摆在了电脑屏幕的最中央,换了个素雅的窗帘作为背景。他还特意在桌上准备了一个小白板,上面是他手绘的中国地图。在面试的时候,他在地图上向面试官大概介绍了一下他所在的位置。李大鹏说:“其实我想展示的是应变能力。在语言不能很好沟通的情况下,还有其他很好的沟通方式。”

结果公布当天,李大鹏还专门请朋友来为自己拍摄记录资料。在一段2分多钟的视频里,李大鹏紧张地打开自己的邮箱查询,结果收件箱里并没有“火星一号”发来的邮件,他一脸失望的表情。而在另一段视频里,李大鹏在垃圾邮件里找到了他期待的邮件,上面写着“恭喜您入选”。他当时激动得已经不知道该对着镜头说些什么了。

报名参加国内太空生存挑战 没能进入最终环节

李大鹏每天都会浏览大量的新闻,“火星一号”征集志愿者的消息就是他刷新闻刷出来的。2015年的一天,李大鹏又偶然在网上看到了国内“绿航星际·太空生存挑战180天”活动招志愿者的消息。于是,他也向主办方提交了在线申请。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当时就想多去尝试一下。如果我在国内这边挑战成功了,将来会有助于我在‘火星一号’后面的比赛。”

据了解,“绿航星际·太空生存挑战180天”由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等10余个国内外单位共同参与,最终将从全国报名的志愿者中选出4人进行为期180天的受控生态生保系统集成试验。

李大鹏在网上购买的火星科幻小说。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李大鹏顺利进入了复选阶段,一个人从自己所在的邯郸赶到了深圳。他回忆说:“在深圳的主要任务还是体检,报到当天晚上我们就得去医院住着,插着管子和监控,整晚测量心跳、血压、呼吸之类的。第二天,除了更详细的体检之外,还做了心理测评。做了4套表,还有考察专注的区分小飞机图案的两大张纸。我以前在大学也做过心理测评,在网上也做了好几遍,就是很多选择题,下意识去选择就好,能判断出你的性格和处事方式。”

体检做了3天,最后是应邀参观学习。在里面,李大鹏等人看到了正在施工的试验舱,占据了一二层的挑高天井,在二楼可以俯视试验舱的外观。全封闭的不锈钢结构,分了乘员舱、植物舱、生保舱、资源舱几个部分。生物舱里可以种粮食蔬菜、养鱼,生保舱里面是环境控制、物质循环再生的机器,而资源舱是储备库性质的。

但李大鹏没有能够进入最终环节。而结果出来之前,他还在纠结要不要去参加试验,因为他和爱人正在准备要二胎。实际上他去深圳的时候,他爱人已经有了身孕,为了不让他分心,当时没有告诉他。

李大鹏告诉记者:“如果登月,只需要几天就行了。到火星这样的深太空,至少要90天。俄罗斯之前搞的520天火星模拟飞行试验,就包括了往返以及在火星上生活一个月。”

“火星一号”为他打开了一扇门

2月14日,华北地区普降大雪,邯郸市迎来了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下班回家,李大鹏的母亲正带着他2岁多的小女儿在楼下玩雪。看着女儿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的小身影,李大鹏笑得很甜。当被记者问到“是否舍得下这眼前的一切美好,孤身一人去征服火星”时,李大鹏稍加思索后说:“还是要去,这是事关人类命运的大事。你看,最近好莱坞的科幻大片都更注重通过亲情、家庭来衬托主人翁的伟大。这是舍小我的伟大事业。”

李大鹏有个9岁的儿子,取名有“浩瀚宇宙”之意。李大鹏到家时,戴着眼镜的儿子正趴在沙发上看《丁丁历险记之奔向月球》。当被记者问到有没有想过把儿子培育成自己火星梦的接班人时,李大鹏笑着说:“你几时有见过戴眼镜的宇航员?同等条件下,人家肯定选不戴眼镜的。”他儿子也向记者表示不愿因去火星,“因为只有单程票”。

李大鹏在邯郸当地做过两次跟火星移民有关的交流活动。一次是在他爱人执教的私立学校,来了900多名初中生听他演讲,他自认为“反响还不错”。另外一次是当地一家书店举办的读书会,邀请李大鹏作嘉宾讲跟火星有关的知识。他说:“大人都不相信。看过这个新闻的人,基本上持怀疑态度。他们都觉得‘火星一号’就是个骗钱的项目而已。”

不过,李大鹏还是很感激“火星一号”项目,至少给他平淡的人生打开了一扇门,让他找到了更广阔的世界。李大鹏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给‘火星一号’公司自己拍的纪录片做过字幕,前三期都是我做的。做好之后,我还负责把它们上传到网上。‘火星一号’公司曾计划在每一个国家招一名代言人,在中国他们希望由我来代言。不过,我没有申请。我没有组织能力。”

青海柴达木冷湖火星营地的太空舱。图片来源:“火星学会”公号

大约4个多月以前,有几名上海的火星“发烧友”在网上找到李大鹏,希望他一起来推动“火星学会”(Mars Society)在中国区落地的事。据李大鹏介绍,这是一个总部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非营利性科研组织,有分别来自世界29个国家的5000名付费会员。其中,有来自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顶尖科学家,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火星探险“发烧友”。

李大鹏负责在网上发帖招募对火星感兴趣的志愿者,到目前为止已经有200多名火星发烧友、太空迷加入进来,他们组建了两个微信群。在其中一个群里,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一名成员在谈论自己打算制造射电望远镜的计划,现在卡在找不到合适的场地上。李大鹏说:“对于懂这方面知识的人而言,建造或许并不难。跟专业的差距在于精度上。美国科幻大片里,经常会出现一排排的射电望远镜,场面非常震撼。今后国产科幻片要拍好,大面积射电望远镜的镜头非常重要。”

另外,李大鹏他们正在筹备“火星学会”中国区第一次大会的召开。据他透露,目前暂定3月底,地点是在国家天文台。上海的负责人已经邀请到了火星学会的主席、《火星移民》一书的作者罗伯特·祖布林(Robert Zubrin)博士。开会的时候,李大鹏要带领志愿者布置会场、负责签到等工作。

刘慈欣参加2018首届冷湖科幻文学大赛。图片来源:“火星学会”公号

李大鹏还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他们“火星学会”中国区将来要开展以火星为主的科普活动,目前正在跟国内的“火星营地”谈合作。目前,国内的“火星营地”主要在西北地区。一个是青海柴达木盆地的冷湖火星营地,是集科研、科普、旅游等属性的火星小镇PPP项目。2018年9月15日在此举行了首届冷湖科幻文学奖颁奖礼,刘慈欣等科幻文学界大咖作为评委出席活动;此外,甘肃省金昌市也建造了一个以面向青少年科普为主的火星营地。电视真人秀节目《挑战吧,太空》利用的就是金昌的火星营地,李大鹏的邢台老乡王宝强是嘉宾之一。

谈到未来,李大鹏说:“不管将来有没有‘火星一号’,都不会影响我对火星研究的兴趣爱好。即便将来我上不了火星,而我认识的人能替我完成这个愿望也是相当好的。我只希望我将来能活得久一点,能看到更多的新事物。”

利用业余时间,李大鹏也开始着手练习写科幻小说。他以自己的经历开始在写一部名字暂定为《2029火星移民》的长篇小说,目前已经写了4万多字了,大概都是对之前日记的整理。关于小说,他不断向记者抱怨时间不够。他说:“我现在首先要确保家庭和本职工作。现在别说写小说,看科幻小说的时间都没有。刘慈欣的小说我就只看过《三体》,他的其它作品、其他人的作品基本都没有看过。”

分享到
来源:红星新闻 | 责任编辑:连政
小编最近文章
“火星殖民”破产 但入选的唯一华人男性志愿者没放弃
艺考生妈妈因航班延误大哭 幸好…
中美就主要问题达成原则共识,怎么理解?
儿子和爸爸扳腕 被掰成螺旋形骨折
身背三起命案又强奸两人,警方车轮战抓获嫌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