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16岁“新娘”嫁24岁表叔续:女孩称“我是被骗来的”

2019-03-19 18:13:55

“我是被骗来的。”

3月18日中午,备受全国舆论关注的16岁甘肃陇西“新娘”芳芳(化名)语出惊人。她表示:“我是被骗到杭州来的,手机被砸了,还不让和我家里联系。”

据上游新闻此前报道,女孩芳芳瞒着家人,在开学前8天,悄悄到了1800公里外的杭州,与大她8岁的表叔一起拍了婚纱照,当上了未成年的”新娘”。

这一切,芳芳的父亲——48岁农民张春银一直被蒙在鼓里,张春银说,从2018年7月22日开始,他打了女儿一巴掌之后,芳芳就再没有回家住过。 一家人打听后才知道,原来芳芳春节前走亲戚,结果被姥爷“嫁给”了柯寨镇葡萄村,比芳芳大8岁的李某明。

村民们纷纷传言,是芳芳的姥爷促成了此事,为此还收了10万元的彩礼。担心未成年的女儿被他人哄骗拐卖,张春银向当地警方报案。不过,警方初步查实,无人在此事中收受彩礼。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芳芳也表示自己和李某明之间有感情,“但现在拍婚纱照,是闹着玩。 ”

初见父亲张春银时,芳芳有些紧张,只是低头抹着眼泪。

然而,没过多久,芳芳又表示,自己是被骗来的。

此时,距芳芳被困杭州,已有2个月了。

芳芳称,这两个月来,她想过打电话、逃跑、报警,可都失败了,甚至全天24小时被关在出租屋里。两个月后,再次见到父亲和老师,芳芳不停地用袖子抹着眼泪:“我愿意回家,我想上学。”

芳芳表示她想考体育院校,因为这是她的梦想。

晾在阳台上的床单,成为寻找芳芳的关键线索。

一张学校宿舍床单打开寻人困局  

3月18日,雨中的杭州阴冷潮湿,4名男子站在杭州市余杭区水车河弄华苑公寓楼下,仔细观察着每一扇窗户。他们是:芳芳的班主任、叔叔、甘肃省陇西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以及芳芳的另一名亲属。

“这辆车是李某明姐姐的,他家应该就住在这里。”芳芳的叔叔张先生指着一辆甘肃牌照的白色轿车对记者说,18日凌晨4点,陇西方面工作人员到达杭州后与当地警方取得了联系。警方一直在调查李某明姐姐的信息,希望通过其姐找到芳芳。

上午9点左右,芳芳班主任马老师突然指着公寓一单元3楼一扇窗户说:“这个床单好像是我们学校宿舍的,那双红色的鞋子,芳芳好像穿过。”此时,该住宅正好有人打开窗户,向外看了一眼便拉上窗帘。

当记者与张先生赶到该住户家门口,多次敲门始终无人应答。

“孩子会不会被转移了?”“是不是找错了?”“能不能通知警方来试试?”参与寻找芳芳的现场众人,有疑虑也有希望。

据该公寓物业及房屋中介人员介绍,3楼目标住户确是甘肃人,且已在这里居住了很长时间。随后当地警方确认,该出租屋的住户,确系李某明一家。

上午11点10分左右,在两地警方的配合下,芳芳被成功带离出租屋。同时被带走的,还有李某明、李某明的妈妈王某和李某明的大姐。

芳芳终于回到父亲身边,父女俩谈起了回家后的生活。

对话女孩:每天都不让我出门  

初到杭州市余杭区临平派出所,芳芳有些紧张。看到父亲张春银时,芳芳躲进李某明大姐的怀里不停地哭泣。

张春银无奈地看着女儿,默默叹气,站在派出所门前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我想带她回去,我想让她上学。”张春银对上游新闻记者说。

为了接女儿回家,3月16日下午,张春银坐上了到杭州的火车。30个小时的车程,张春银很少说话。他一直想不通,自己疼爱的女儿为何会对他有那么深的怨恨。直到看到女儿平安,张春银的脸上才有了笑意。“我担心她不愿意跟我回家。”张春银语气里透着无奈。

下午1点左右,芳芳第一个走出调解室。

“我是被骗来的。”芳芳说的第一句话,就让张春银、马老师和现场每位参与寻找芳芳的人大吃一惊。

“我刚才害怕,不敢说。”芳芳终于说出了实情。

以下是上游新闻记者与芳芳的对话:

上游新闻:你是什么时候被带到杭州的?谁带你来的?

芳芳:腊月十八(2019年1月23日)就来了。他(李某明)妈妈去和我妈妈说(结婚这事),我妈妈不同意,他妈妈就从我舅舅家把我带走了。当时我不知道要去哪儿,就被带上了车。

上游新闻:王某当时是怎么劝说你的?没有身份证怎么能到杭州?

芳芳:她说他儿子特别优秀,哪样都好,谁嫁给他谁就享福。我没有身份证,是她找别人的身份证,给我买的票。

上游新闻:在车上有没有想过跑?到了杭州都做了什么?

芳芳:我在车上都被吓傻了。到了杭州什么都不让我做,他说以后也不让我干活。

上游新闻:有没有想家?有没有和家里联系过?

芳芳:他们每天都不让我出门,只是偶尔我睡起来家里没人,才出去找他们吃饭。有一次他们不让我出门,我给我妈打电话,他们还摔了我的手机,不让我和家里人联系。我特别想家,也想报警,可他妈妈看我看得很紧,我没机会打。后来他也不上班了,就在家看着我。

上游新闻:他们有没有看到关于你与李某明拍婚纱照的新闻?知不知道陇西有人过来?

芳芳:他们看到新闻了。今天上午就看到有人来了,但是他们不让我下来,还不开门。

上游新闻:为何上次记者电话采访你,你说与李某明在一起,是自愿的?

芳芳:之前说是自愿行为,是因为我被看的紧,有些害怕。对记者说的有些话,还是李某明三姐让我这样说的。

芳芳与亲属沟通时,李某明母亲(右一)一直站在身后紧盯着芳芳。

在得知父亲和老师乘坐30个小时的火车,专程赶到杭州接她回家,芳芳称自己不懂事,有些愧疚。  

在与芳芳交谈过程中,记者注意到,李某明的妈妈王某,一直跟随在芳芳身后,不时对芳芳低语。芳芳说:“就是她每天看着我,不让我出门的。”

随行的一名芳芳亲属悄悄告诉记者,据了解,芳芳已经两个月没有正常来月经了。

提到与芳芳的事,李某明一直低着头,不愿说话。

“我想上学,要考体育院校”  

记者了解到,双方在派出所的笔录调查持续了近6小时。期间,李某明多次试图接近芳芳,但却欲言又止。

李某明对新闻记者说:“我是她过来后,才知道她未成年。我俩挺合适的,我很喜欢她。”但说起接下来该怎么办时,李某明双手捂脸,低下了头,只剩下一声声叹息。李某明的妈妈则表示:“只能让她先回去。”

芳芳将李某明赠送的金项链,还给李某明母亲。

警方讯问笔录结束后,芳芳将此前李某明送他的金项链送还到李某明妈妈手中。记者看到,李某明妈妈眼神空洞,而芳芳却松了一口气。  

此后,李某明妈妈多次表示要和芳芳单独说几句,遭到了芳芳家属的拒绝。

“我愿意回家,我想回去上学,而且我一直想考体育院校,这是我的梦想。”多方劝导后,芳芳的话,终于让张春银松了一口气,芳芳变回了原来活泼的模样。

芳芳做笔录时,张春银一直站在门口,希望能了解女儿的情况。

“有时间到陇西来玩哈。”芳芳翻译着父亲说的甘肃当地方言,调皮地对记者眨眼睛。她告诉记者,她想去北京,还想去大城市看看。  

但记者发现,芳芳总是不经意间,会将眼光投向李某明一家人。

“他们会被警方处理吗?”采访中,芳芳悄悄问记者。

“你想他们被处理吗?”芳芳想了一会说:“不吧,都还是亲戚。”说这话时,芳芳眼神里明显有些担忧。

芳芳父女回甘肃老家

记者了解到,3月19日早晨,芳芳和张春银父女,将在陇西县政府、妇联、芳芳班主任及警方的陪同下返回陇西。当地教育局将根据芳芳的具体情况,为其安排复学事宜。

“希望芳芳能记住这次教训,理解家人的苦心;也希望一切能尽快归于平静,让芳芳重新回到校园,忘了这段难过的经历。”看着芳芳的背影,芳芳的叔叔张先生说。

目前,对于李某明及其母亲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律师说法:男方涉嫌非法拘禁罪,是否涉嫌强奸需警方调查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认为,根据芳芳的陈述,由于李某明妈妈带走芳芳并非以出卖为目的,且芳芳已满16周岁,所以即使李某明妈妈在芳芳妈妈已经明确表示反对的情况下,以引诱、欺骗等方式将芳芳带回杭州,其行为仍然不构成拐骗儿童罪或拐卖妇女儿童罪。

但李某明及其母亲,对芳芳采取了限制活动范围、摔手机、阻止报警等方式以切断其与外界联系,实质性地限制了芳芳的人身自由,该行为已经涉嫌触犯非法拘禁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如果被摔坏手机的价值达到立案标准)。

张新年律师还指出,当得知民警前来调查时,李某明及其母亲虽没有以暴力、或以暴力方式相威胁进行阻挠,但其拒不开门故意阻止民警执行公务的行为,也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应当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

张新年律师强调,虽然芳芳未谈及是否存在被强奸的情节,但鉴于目前芳芳的现状,并不能排除其因被欺骗、威胁而与李某明“非自愿”发生性关系的情况,但是否存在强奸事实,还需继续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分享到
来源:上游新闻 | 责任编辑:郭肖
小编最近文章
只因不认识他 潘长江被骂到发博诉苦
跳琵琶行、极乐净土...你见过这么妖娆的奥特曼吗?
轰动韩国娱乐圈丑闻发酵!爆出更多肮脏内容...
许豪杰换个马甲复出?网友:休想!
韩国娱乐圈丑闻惊动全国!顶级明星涉嫌组织迷奸、贿赂警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