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三个少年捂死48岁女子,监护人事发3天未出面道歉

2019-03-31 23:09:29

据北京头条客户端3月31日消息,一条弯曲的山路,连接着妻子胡美香(化名)的店和丈夫车刚(化名)家的祖屋。以往的每一个周末,妻子都会踏上这条开车也要走半个小时的山路,回到祖屋帮着身体不太爽利的丈夫干农活。但就在2019年3月最后一个周末即将到来的时候,丈夫却发现,胡美香已经被人杀死在其开在五龙乡的小卖部里,而杀死胡美香的却是三名未成年人。

通往车家祖宅的路崎岖陡峭 文内图片均来自北京头条客户端

据四川雅安宝兴县公安局通报,3月28日上午,警方接到报警称,宝兴县五龙乡小学对面一铺面内有一具女性尸体,经确认,系一名48岁女子,死于他杀。嫌疑人系三名未成年人,两男一女,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是16岁女孩。据了解,三名嫌疑人案发当天在死者的店里吃了炸洋芋,但并未给钱,声称要“晚上一起结”,案发当晚又到店里吃吃喝喝,但因身上没带钱心生抢劫意图,在死者反抗时,对其捂嘴致其窒息身亡。目前,此案已移送当地检察机关,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刚发现胡美香去世的当天,她那患有先天性智力障碍的21岁大儿子,隔着马路看到躺在地上的母亲,整个人都失控了。30日,山上的祖屋已摆起流水席招待前来吊唁的亲朋,但却不见死者的遗照。因事发突然,这个家甚至找不出一张有胡美香的照片。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是家庭支柱,但胡美香留下的唯一照片就是结婚照,一直带在其身上,目前也成为案件相关物品,不在家属手中。

下山后发现妻子倒在店里以为是生病晕倒

3月28日这天,平素和老母亲、大儿子住在山上祖屋的车刚一早便下了山。“我下山是为了给我妈办身份证,然后还要去买些种子。原本想叫上我老婆跟我一起去选种子,却怎么都找不到人。”

车刚记得很清楚,他在给妻子打了许多通电话都被告知“无法接听”后,当天上午9点多,来到了妻子开在五龙乡中心校斜对面,不足20米的远的小卖部查看情况。“我来了之后一看,店没开门,隔壁的商户也问我,为啥子今天都这个时候了,我老婆还没有来开店。”

车刚原以为妻子有其他事外出,或者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开店的时间。车刚边打电话,边去他们位于乡里的新房里,试图寻找妻子的下落。

经过几番寻找后,到处都找不到妻子的车刚越来越焦急。“我给她娘家的哥哥姐姐都打了电话,他们也匆匆忙忙的开始帮着找,也没有消息。电话不知道打了多少个,依然是‘无法接听’。”无奈之下,车刚拦下了正在周围巡逻的辅警,和辅警一起撬开了自己家商铺的卷帘门。

车刚说,他和辅警撬门的时候,就觉得门有些问题,“好像卡住了”,门刚推起来三四十厘米的样子,突然就推不动了。同时,通过卷帘门被推开的缝隙,车刚看到了店里的情况,“屋里很乱,七七八八的玩具、文具、书都掉在地上,我老婆就躺在了距离门边不远的地上。

车刚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这种情形,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坏事了,是不是生病晕倒了。”但在叫了几声没人应后,一旁的辅警也觉得事情不简单,胡美香可能已经死了。

“我想进去拖她,但是辅警拦住了我,并报了警。”车刚说。

警察来得很快,来了之后便封锁了现场查看情况,发现胡美香正如辅警所猜测的那般,早已没了呼吸。随后,更多的警察和法医也都来到了现场,进行拍照取证,对胡美香是尸体进行粗略的查看。后经尸检,法医断定,胡美香死于他杀,“他们(警察和法医)说,我老婆是被人给捂死的。”

家中因买房还欠着二十多万房子至今仍是毛坯房

3月30日,在胡美香过世的第三天,车刚在山上的祖宅中摆着流水席招待前来吊唁的亲友。说是办丧事,却不见死者的遗照。车刚说,家里连一张妻子的照片都找不出来。“太突然了,根本没有照片,我们家里连张合影都找不到,唯一一张结婚照一直收在我老婆那,现在暂时扣在警察那拿不回来。”

车刚比妻子大上几岁,1991年,经村里媒人牵线,车刚和胡美香结了婚。婚后,二人和车刚的母亲一同生活在胜利村车家祖宅,平素里,车刚和妻子靠着种地、养猪维持家中的生活。1997年,他们的大儿子车晓(化名)出生了,车晓出生没多久,便被确诊患有先天性的智力障碍。几年后,车刚和胡美香便又生下了二儿子车阳(化名)。

随着年龄的增大,车刚的身体状态逐年变差,腰腿疼成了常事,严重时,连长时间站着都很吃力,更别说干重活。家中从里到外的一应事宜,不得不全都落在胡美香一人的身上。

几年前,车刚和胡美香看着两个儿子的年龄逐渐大了,也开始为儿子的未来打算起来。“老二一直都在镇里上学,上小学时,我老婆就带着二儿子在山下租房子。车刚说,胡美香在陪读的同时,为了维持家中的生计,就在二儿子就读的五龙中心校对面开了一家小卖部,主要卖一些文具、玩具、零食。另外,胡美香还把自家种的土豆带下山,在店里炸着卖。

2017年,几经考虑后,车刚和胡美香决定在镇上买一个房子。“一是为了二儿子上学,二是为了将来留给老大。”就这样,车刚和胡美香连贷再借地筹到了三十多万,买了新房,也因此欠下了二十多万的债务。车刚说,因为没钱,房子到现在还是没有装修过的毛坯房,平时,妻子胡美香也就这样将就的住在新房里。

智障儿子看到母亲遗体失控直言“想妈妈”

事发后,车刚怎么也想不出,本分老实的妻子究竟是因为得罪了谁,才引来了杀身之祸。他哭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现在,已经流不出眼泪。车刚说,胡美香的去世让整个家都垮了,“我们家全靠她撑着,所有的一切都靠她,现在她走了,我和孩子们怎么办?”

说起这些事,这个老实的中年男子,红了眼睛湿着眼眶,紧紧拽着衣角。家里平素一贯的吃穿用度,都是妻子操持,就连他这身上的衣服,一件件也都是妻子给买的。

胡美香的遗体被发现的当天,21岁的大儿子车晓被从祖屋叫下山,隔着马路,远远望见躺在地上的母亲后,整个人都失了控。身高一米八的大小伙子流着泪,撕声地喊着“妈”,想要冲过警戒线。“我们好几个一起才按住孩子,按住后,孩子的嘴里一声声的念着‘妈’、‘妈’”,胡美香的哥哥胡生华(化名)说。

3月30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见到了车晓,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车晓只说了一句话,“想妈妈”,然后便站在一旁不停地抹眼泪。胡生华说,车晓知道母亲遇害后,就一直这样,不说话,提到他妈妈就掉眼泪,“有时候听到我们说(他妈妈)就哭。”

因为母亲的突然离世,在宝兴镇中学读初一的二儿子车阳也被叫了回家,这个十几岁大的孩子,似是因为母亲的离世深受打击,原本很开朗的他开始变得沉默。

而车刚81岁的老母亲在得知儿媳被害后,一直默默的流着眼泪,喃喃的念叨着胡美香的名字。

据了解,截至3月30日晚,三名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中,无一人曾与车刚联系,也无一人直接的向车刚和其亲属表示过歉意。目前,此案已移送当地检察机关,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文丨王天琪、戴幼卿)

分享到
来源:北京头条客户端 | 责任编辑:连政
小编最近文章
三个少年捂死48岁女子,监护人事发3天未出面道歉
你的朋友圈被折叠了吗?
衡水中学要拍电影了
电视剧行业洗牌:天价片酬和唯流量论再见了
中科院院士:中国基础科学研究在世界上到底什么水平?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