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广西柳州警方回应“少年被错抓14天”:全面调查,绝不护短

2019-04-01 16:22:15

据广西柳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柳州公安 通报,2018年8月24日晚,三江侗族自治县独峒镇玉马村高宇屯发生一起聚众寻衅滋事案件,三江县公安局随即开展调查处置并陆续抓获9名渉案嫌疑人。据被抓获的嫌疑人供述,当地男青年龙某等人也参与该案,三江县公安局遂对其进行追查。

2019年2月23日,民警在柳州市查获龙某,并将其带回调查。随后,龙某被刑事拘留并羁押在三江县看守所。公安机关随后查明,该案发生时龙某不在当地,无作案条件。2019年3月9日,三江县公安局将龙某释放。

事后,龙某及其家属质疑三江县公安局在办案过程中存在超期羁押等情况。本局对此高度重视,现已组织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如发现办案民警在执法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情况,我局将依法依规进行处理,绝不护短。

(图源:微博@柳州公安)

此前报道:“我所受的那些侮辱……”广西17岁少年被“错抓”14天!

据北方网旗下“津云新闻”昨日(3月31日)报道,3月27日,细雨蒙蒙,广西柳州市柳城县龙头镇伏虎华侨农场的菜地、茶园一片青绿,在这个距离柳江市约90公里的荒僻村落,能感受到一份独有的宁静与闲适。

然而,17岁的龙清(化名)身处其中,却时常夜半惊醒,“一个月前被拘留的那14天太可怕了,我不仅是被冤枉的,还被同样拘留在里面的其他人打头、灌冷水,阴影始终挥之不去……”站在津云记者面前,龙清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今年2月23日,柳州市机械电子工业职业技术学校学生龙清被抓,警方认为龙清涉嫌2018年8月24日晚至25日凌晨,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独峒乡玉马村发生的一起寻衅滋事案。“我儿子8月24日晚在校睡觉,他们学校属于封闭管理,老师、学生都可以作证,学校距离这起案件事发地约250公里,警方这样错抓并长时间拘留,对我儿子的心理、前途产生巨大影响。”龙清的父亲龙民(化名)气愤地告诉津云记者。

龙民砍甘蔗挣钱,为证明儿子清白奔波  

“回不去”的学校

近一个月,龙清的父母从老家三江侗族自治县独峒乡玉马村玉马屯来到伏虎华侨农场打工,干的是最辛苦地体力活——砍甘蔗,最多时两人每天可挣240元。

“我家属于贫困户,原来在老家挣不了什么钱,为儿子伸冤需要来回奔波,得找个活儿多挣些钱。”在伏虎华侨农场三队的一排平房旁,津云记者见到了正在忙碌中的龙民,“你看,路边这一排甘蔗都是我和妻子砍的,这种甘蔗是用来榨糖不是用来直接吃的,特别硬。”

龙民与妻子砍好的甘蔗

龙民的身高不高,约1.6米上下。“你看到了,我的身材被很多人笑,所以,我希望通过努力让儿子在别人面前抬起头来,没料想,儿子遇上了这样的事儿。”

选择在伏虎华侨农场这边打工,龙民称也是为了方便照顾儿子,这里比老家距离学校要稍微近一些。“孩子受了很大刺激。”龙民回忆,“2月23日,儿子被抓后,直至3月9日下午才从看守所放出来。后来,儿子再回学校就很不适应,因为会有一些同学嘲笑他,说他是进过拘留所的人,让他觉得很冤枉、很自卑。3月21日,班主任通知我孩子不舒服,吃饭也吃不好,建议我把儿子接到身边来,让他调节一下心情。”

3月27日,津云记者见到龙清时,他正在一间简陋的平房内整理箱子里的衣服,“这次被接回父母身边,就带了几件衣服,书本都放在宿舍了。”龙清言谈间有些腼腆。

龙清被父母接来一起住,在整理衣物

龙清一家三口,在农场租了两间平房,睡床旁边堆放着众多化肥,条件十分艰苦。“等孩子心情好些,再送他回学校。我希望这事儿不会影响他的前途。”龙民很无奈,“我儿子本来很开朗,很爱讲话,现在总是长时间沉默。”

“和我一个宿舍,了解我的同学都对我很关心。但是其他宿舍有的同学会奚落我,我挺难受的,真的不想回学校面对他们……”龙清谈到此处眼眶泛泪,“学校还是那个学校,但总有种回不去了的感觉。”

难走出的“阴影”

在农场,父子俩向津云记者回忆了事发经过。

今年2月23日下午,龙清和两名同学在柳州市区逛街,由于玩儿的时间比较晚,他们没回学校宿舍,而是在柳州谷埠街一家宾馆住下了。“晚上大约七八点钟,警察进来就把我抓走了,然后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他们没有说。”龙清说。

“因为三江警方把我儿子列为网上追逃人员,所以他们住宾馆时,柳州警方把我儿子抓走了。”龙民这样认为。

“后来,进了柳州当地的派出所,他们也没说为什么抓我,只是问我2018年8月24日干了什么。我就说自己白天在学校军训,晚上参加了学校组织的烧烤,班上的同学都看到我在那儿。”龙清回忆,“那天晚上没有被打,但是转天早上,我就被同样拘留在里面的那些人打了,还被他们灌了冷水,太可怕了……”

龙清被警方带走后,和龙清一起住宿的同学通知了龙清的家人。“我得知儿子被警方带走了,赶紧赶到了派出所,但是对方并没有告知我儿子是否在那里。后来我得知,两天后,儿子被三江警方带走了。”

据警方出具的拘留通知书显示,龙飞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后来一直被三江县公安局羁押在三江县看守所。

龙民清楚地记得,2018年8月24日龙清正在学校参加军训,根本不在老家,没有作案时间,肯定是警方抓错了人。于是,龙民来到了学校向龙清的班主任反映情况。“班主任冯老师证实了我儿子那天在学校军训,晚上参加学校烧烤,最后回寝室睡觉了。”

“在儿子被拘留的那些天里,冯老师和几名同学,先后赶到三江县独峒派出所自愿为我儿子作证。”龙民说,“但是,警方态度却并不积极,我们这些出面作证的人一共奔波了三次。第一次,我自己拿着学校提供的书面不在场证明给派出所,派出所说我是拿钱买的证明,要人来证明。第二次,我带着儿子的两名同学从柳州来到三江,派出所称两个学生未满18岁,不能作为不在场证明的证人。第三次,我带了儿子的班主任去派出所,民警让班主任签个名,留了电话,就让我们回去了,也没做笔录。”

直到3月9日,龙清才接到当地警方出具的《终止侦查决定书》,上面称,三江县警方办理玉马村寻衅滋事案,经查明情况后,不应对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责任,决定终止对小龙的侦查。三江县看守所同时以不应对小龙追究刑事责任为由,给其出具《释放证明书》予以释放。至此,龙清已被羁押达14天。

“这段被冤枉的经历,在拘留所中所受的侮辱,时常让我半夜惊醒,已经在我心里形成了阴影。”龙清低着头说道。

针对龙民以及龙清所回忆的作证经过,津云记者致电龙清班主任冯老师,对方表示需要校长同意才可以回应相关问题。3月29日,津云记者致电了该校张姓校长,对方听明是针对龙清之事作了解后,直接挂断了电话。同时,津云记者拨打了龙清提供的同学号码,同学也未对龙清之事做任何回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据媒体此前报道,柳州机电学校的张姓副校长曾表示,2018年8月24日是新生军训,晚上安排了烧烤,学校是全封闭管理,要班主任批假才能出去。龙飞的班主任也证实,龙飞当天确实在学校参加军训。

律师称若情况属实可申请国家赔偿

“我现在正在寻求法律援助,要为儿子讨回公道。”龙民眼神坚定。

龙民认为,警方犯了错,却一句道歉都没有。影响了龙清的人生。首先,要警方正式道歉恢复龙清名誉。另外,为给龙清证明清白收集证据,这阵子龙民和妻子来回奔波的路费等费用,要申请获得赔偿。

3月29日,津云记者致电三江县公安局办公室,想证实龙清事件是否为抓错人,缘何会出现这样情况等问题,对方表示根据领导要求,不对此事做任何回应。

此前,据媒体报道,该报记者向当地警方了解到,去年8月24日晚至25日凌晨,玉马村发生了一起寻衅滋事案件。几名外村人与玉马村的年轻人发生冲突,被玉马村一群年轻人殴打,两辆摩托车被砸坏。受害人报案后,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案立案侦查,并抓获了其中几名犯罪嫌疑人,但仍有一些犯罪嫌疑人外逃。

之后警方根据受害人描述,及犯罪嫌疑人同伙指认,称龙清涉及该案,于是将包括龙清在内的几名嫌疑人列为“网逃”,因此导致龙清在2月23日在柳州被警方控制。后经警方进一步侦查,最终确认龙清没有涉案,决定将其释放。

针对以上案情,上海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朱畏告诉津云记者,如果事实全如龙清父子所言,那么,本案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并要求警方为龙清恢复名誉。因为,本案承办警察只有具备足以证明存在犯罪事实,且是由该嫌疑人实施该犯罪行为证据的情况下,才能申请立案后实施抓捕。如果警方没有足够证据,对龙清的拘留是存在过错的。

(张赫洋/津云新闻)

分享到
来源:@柳州公安 | 责任编辑:史雨轩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小编最近文章
生死抉择?埃尔多安丢了首都,最大城市也悬
韩国瑜再称不考虑2020 国民党:不要揣测太多
初步调查结论:坠机前防失速系统启动
“二等公民”总督放话:再欺负人就打烂嘴!
“美国这么想讨好以色列,何不送它几个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