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舍命产子”重病妻子离世 丈夫回应争议:医生所说并不属实

2019-04-04 13:10:58

据北青报4月4日报道,4月2日,吴梦的朋友圈更新了,然而令关注她的亲友和网友们心痛的是,这是一条讣告。吴梦被肺动脉高压症改变的人生轨迹,在4月1日下午17时35分停了下来。从2013年底确诊以来,她以肺动脉高压症患者的身份写了自传体小说,找到了愿意照料她病痛的爱人,成为了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她的事业、爱情、家庭都与肺动脉高压症产生着关联。即便如今她因肺部感染恶化而离开人世,围绕着她的除了对年轻生命逝去的惋惜,还有关于病情的各种争议。

本文配图均来自北青报

4月2日,吴梦主治医生肺移植专家陈静瑜的微博发声称吴梦的死因是由于拒绝必须的用药治疗,导致双肺反复感染,诱发慢性排斥,并称她被诊断为精神分裂。4月3日,吴梦丈夫王柯丁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医生微博所言并不完全属实,希望可以让吴梦能安静地离去。

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离世

“吴梦于4月1日下午17时35分去世,享年43岁。”4月2日,作为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的吴梦更新了朋友圈,这是她在今年2月28日最后一次朋友圈发布病情后的第一次更新。然而让所有看到这条朋友圈的人遗憾的是,这是一条讣告,是由吴梦的亲属发送出来的。

夺去吴梦生命是2013年底开始缠上她的肺动脉高压症,被确诊时医生告诉她留给她的时间可能只剩4年。吴梦的病是由于先天性心脏病导致的,患病后肺循环压力会异常升高,心脏为了把血液输送到全身就不得不超负荷地工作,最终“过劳”导致衰竭。

她的主治医生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在微博中写道,这类病人中位生存期50岁左右,此疾病肺动脉高压内科靶向药物无效,如果心衰三级以上,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做心肺联合移植或者心脏畸形的修补同期双肺移植。

然而,吴梦并没有因为患病而停止前进的脚步,她写了以患病为蓝本的小说,继续做着记者的工作,还开了自己的工作室。

2016年,吴梦40岁,已经有过一段婚姻和一个孩子的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王柯丁,不久两人组建了家庭。2018年1月初,一直渴望与丈夫拥有自己的孩子吴梦怀孕了,然而这个新的生命成了她与命运较量的开端。

在说服了丈夫、家人后,2018年6月16日,42 岁已经算是高龄产妇的吴梦不顾医生劝阻,生下一个两斤多、不到巴掌大的早产儿。然而就在全家人都沉浸在新生命到来的快乐中时,吴梦的状况却急转直下,不得不进行“修心换肺”手术。幸运的是,十几天后吴梦匹配到了合适的肺源,6月27日历经8个小时的手术,她被“奇迹般地”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然而,十个月过去了,这个“奇迹”却以吴梦的离开落幕。

2018年12月,吴梦因肺部真菌合感染再次入院,这一次她的病情却在不断恶化。4月1日,吴梦在感染控制不佳,二次肺移植情况不允许的状况下被家人带回了家,并于下午17时35分离开了人世。

主治医生发文谈患者死因引发关注

吴梦离开了,留下了一个不到1岁的孩子和诸多争议。不少网友对一个年轻生命的凋零表示惋惜,但是也有网友表示吴梦顶着高危疾病生子对孩子来说有些自私,还有网友质疑吴梦的“任性”对于其他患者而言是否侵占了医疗资源,抑或是做出了反面的表率。

而在网友们的热议中,4月2日,吴梦主治医生肺移植专家陈静瑜的微博发声,则将讨论推上了高潮。陈静瑜在微博中称,“本来吴梦去世了,让她安息不便再打扰了,所以我不想评论了,但媒体的高度关注,作为一个大家关注的事件,使得我不得不谈下她的死因:吴梦术后享受了很短暂的母子快乐时光,但肺移植术后免疫抑制容易诱发感染,所以受者必须遵守医嘱加强随访,但吴梦对医生抗感染用药不信任,她拒绝必须的用药治疗,导致双肺反复感染,诱发慢性排斥,她甚至不遵医嘱不吃排异药,请精神科医生会诊有性格分裂。”

作为吴梦的主治医生医生,陈静瑜并不是第一次发声,2018年吴梦刚生下孩子并修心补肺成为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后,陈静瑜也曾发布了一篇名为《这例以爱之名的肺移植“绑架”了医院和医生,主刀者希望这是世界首例也是最后一例》的微博。

微博中陈静瑜表示,在国外一般女性得了肺动脉高压是绝对禁止妊娠的,在这点上国外的病人绝对听医生的话,因为任何人都应该相信医学,这也是吴梦这例产妇肺移植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原因。“从吴梦的角度出发,她是所谓「以爱的名义」要生孩子,但实际上确实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医院、绑架了医生。”

患者丈夫:他后悔当初生子决定 但医生所说并不属实

截至4月3日19时许,陈静瑜4月2日发布的微博下已经有4000多条留言,其中大部分都是质疑吴梦声音。其中不乏认为吴梦“浪费了捐献者的肺”“浪费了医疗资源”的质疑,还有网友再次提起生子换肺时是否挤占了其他患者肺源的问题。

4月3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上了正在操办吴梦追悼会的丈夫王柯丁,王柯丁表示,吴梦最受争议的患病坚持生子起初自己也并不同意。“她当时病情很稳定,每天也跟正常人一样,上班生活什么都没问题。她一直很想有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一开始两年一直没怀上,18年突然怀上了她很开心,非常坚持地要生。”

然而,当时王柯丁并不十分清楚生子对于吴梦来说意味着怎么样的风险,直到有一天吴梦严肃地跟他谈了自己的病情与生子的难度。“我当时就说那就不生了,但是她特别坚持,我能感受到她的坚定,而且她本来也是个设定了目标就一定要完成的人,我也尊重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生育权,我们最终达成了一致。”

王珂丁表示,如今面对吴梦的离世,他也开始重新审视当初生子的决定。“看着她受了那么多苦离世,我真的挺后悔当初的决定,如果知道生孩子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止她生。”

对于网友质疑吴梦生孩子是对孩子的生命不负责任,王珂丁叹了一口气。王珂丁说当初选择生孩子虽然做了可能吴梦会死亡的准备,但是要是有生存的希望,他们是为了这份希望选择了生。”现在吴梦去世了,对孩子肯定会有一定的影响,我只能说这是命运对他的安排,希望他在成长中能够勇敢地面对,当然我也会尽我所能好好抚养他,尽力给他好的教育,毕竟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并不是父母双全,但是也有所作为的人。‘

如今后悔已经再无用处,王柯丁也不愿再去一遍遍寻找究竟是哪个决定导致了现在的结果。但是陈静瑜4月2日的微博和网友们的群起攻之,还是让他心中不是滋味。

“我们一直以来都很感激医院和陈医生,可以说是对我们家有大恩,包括我们当时就决定就算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也绝不跟医院闹,但是这次陈医生的微博我们家属还是很不能接受的。”王柯丁说。

而针对网友指责吴梦抢肺源的问题,王柯丁表示纯属捏造。“吴梦绝对没有抢肺源一说,所有肺源都是通过COTRS系统预约排队,该系统16年就有了,我们是正好排到了,这个陈静瑜医生也澄清过。”

而对于陈静瑜的微博,王柯丁表示有的内容并不属实。“首先我们一直都有按时吃抗排异的药,只不过有时候吃5粒吴梦会特别难受,我们咨询了医生,有时候会调整为4粒而已。”陈静瑜在微博中表示吴梦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王柯丁表示,当时做精神检查的时候夫妻二人都觉得很难接受。“当时她基本上已经没有希望了,又没法二次换肺,感染又治不好,那样的状况,她只是觉得很绝望。”

王柯丁进一步提到,吴梦致命的原因是慢性排异,慢性排异的原因是重度感染鲍曼细菌,而鲍曼病毒是在入院后两周准备出院时被交叉传染的。“吴梦已经过世了,我们就希望能让她安安静静地走,虽然我们不准备追究医院的责任,但是医生这样把吴梦当反面案例,我们家属还是挺难接受的。”

吴梦离去后,王柯丁的生活还要继续,留给他的是不满1岁的孩子。“因为吴梦的病情,孩子出院后主要是爷爷奶奶在照看,接下来我肯定会把孩子当作命运的礼物来抚养,他是吴梦生命的延续,我希望看到他成长成材。”

分享到
来源:北青报 | 责任编辑:于文凯
小编最近文章
朝鲜驻西班牙使馆遭劫:闯入者承认与FBI共享信息
韩国瑜回应郭台铭:没看我现在又老又丑吗?真生病了
“铜陵”号护卫舰即将移交斯里兰卡
黄牛代买喜茶月入过万:一天三四十杯不愁卖不出去
小学考试考卷试题全泄露 背后牵连副校长的大生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