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拾荒老人60万元遗产无人继承?弟、妹没法证明亲属关系

2019-04-11 10:13:24

紫牛新闻4月10日消息,独居老人外出拾荒时晕倒在路边,被救助站送往医院急救,在重症监护室昏迷近3个月后,老人不幸离世。由于老人未婚,并无子女,仅有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已多年不来往,老人去世后不仅无人料理身后事,留下的60万元遗产随之陷入僵局。

4月10日中午,经过社区多次协调沟通,老人的亲属终于出面商量相关事宜。谁也没想到,此时又一个问题出现了:亲属们不能证明与老人的血缘关系,医院开不出死亡证明,老人的遗体至今存放在医院,遗产处置也“搁浅”了。

每月有3600多元退休金

老人却靠拾荒为生

老人名叫曾维其,今年83岁,生前独自居住在苏州市姑苏区胥江路136号小区23幢。苏州市姑苏区沧浪街道胥江社区工作站站长刘瑞菊介绍道,老人居住在小区23幢的车库内已有20 多年,是一位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有一个亲弟弟和一个亲妹妹,可能生前与家人有矛盾,老人与家属并不来往,一直是一个人住着的。”

老人居住小区

4月10日中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老人所住小区,看到住的车库大门紧锁,楼道内还停放着他生前拾荒用的小型三轮车。

老人的三轮车

其实,曾维其退休后,每个月有3600元左右的退休金,可他却常年以拾荒度日,捡一些废旧的生活用品,比如塑料瓶、纸板、破铜烂铁杂物,堆满了整个车库。胥江路136号小区业委会副主任周耀彬介绍说,曾维其仅有的家具就是一个床,住的房子其实并不小,大概有40多平方米,但由于堆满了杂物,每次睡觉都要从杂物堆爬进去再爬出来,“人倒挺好,就是脾气有点怪,”周耀彬回忆道。

附近居民得知老人去世后纷纷表示震惊,据邻居介绍,曾维其多年来格外省吃俭用,每天吃的饭是附近饭店的剩菜剩饭,用的水也是从小区旁边的河中挑上来的。住在26幢的邹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家里没水没电,傍晚他会搬个炉子到门口烧饭吃,烧的都是捡来的剩菜剩饭,我们经常劝他不要吃这些,对身体不好,但不见他生病,没想到这么快走了。”另一位居民说,自己家里烧了菜常常会给曾维其端一碗,他也每每表示感谢。

摔倒昏迷被送往医院抢救

辗转联系到家属却不肯出面

“年纪大,独居,靠拾荒度日,挺危险的,他是我们平时的重点关注对象,”胥江社区工作人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我们几乎隔三差五会去问问保安,有没有看到曾维其出入,很关心他日常的行踪。”

意外发生在今年1月初,曾维其的邻居来到胥江社区反映,称已经好几天没人看见曾维其的身影了。社区工作人员立刻去他的住处寻找,打开房门后发现屋内空无一人,经过两天的搜索无果,社区向辖区派出所报了警。

事实上,正当社区到处寻找曾维其时,有人也急着想要联系社区。1月14日,胥江社区接到来自救助站的电话,得知曾维其拾荒时不慎从三轮车上摔倒,当即陷入昏迷,被送往苏州市立医院北区抢救。当时曾维其身上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唯一的线索是他随身携带的一张公交高龄卡,救助站和警方通过公交卡查询到老人的户籍所在地。

老人居住的楼栋

入院后,曾维其因肺部感染、肾脏、肝功能等多个器官衰竭,一直躺在ICU内处于昏迷状态。考虑到独居老人生病不能没人照顾,而曾维其在胥江社区登记的材料上没有任何亲属的联系方式,无奈之下,胥江社区只好联系媒体发起寻人。很快,社区收到了知情人提供的信息,获知曾维其有一个弟弟在苏州。后来,在沧浪派出所的帮助下,胥江社区联系上了曾维其的弟弟曾为达,同时得知曾维其还有一个妹妹在浙江。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亲属们不愿前来处理老人住院的事情。

面对这一棘手的情况,胥江社区工作人员一方面继续与曾维其的家属积极沟通,一方面为老人补办医保卡,解决他在医院后续治疗的费用。2月15日,苏州市立医院北区医务科打电话到胥江社区,告知曾维其在ICU治疗一个多月,费用总共花去了30万元,医保结算后6万元自费作为欠款,希望社区尽快协调处理。此后,社区工作人员多次联系曾维其的侄子、侄女,对方均表示拒绝负责此事,或不接电话。

老人躺在医院

亲属出面处理后事

证明与老人血缘关系成难题

4月8日早晨,曾维其不幸于医院去世,老人名下60多万元的财产无人继承、拖欠医院9万元医药费、领取丧葬费等多方问题都无人可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相关规定,遗产应为法定继承。“由于曾维其生前并未立遗嘱,也并未有妻子,子女等第一顺序继承人,故由第二顺序继承人兄弟姐妹继承,且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财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江苏华为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璐介绍道,如遗产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则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遗产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

4月10日中午,曾维其的弟弟、妹妹以及侄子、侄女终于来到了胥江社区,商讨处理曾维其身故后的事情。曾维其的侄女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大伯生前很少与他们来往,她只听到过父亲、姑姑与大伯通电话,“但没说几句就吵起来了,已经很多年没有见面。”曾维其的侄女婿表示,老人的遗体仍存放在医院,按照苏州的风俗习惯,去世后三天要出殡,当务之急要找到亲属们与老人的关系证明。困难的是,曾维其自小与兄弟姐妹分隔两地,成年后也不大来往,所隔年代久远,户口本、工作表等可以证明兄弟姐妹血缘关系的证件,更是寻不到踪迹。

姑苏区沧浪派出所建议,可以去档案馆查找曾维其父亲、曾维其本人及其弟弟妹妹退休前所在单位的工作表,看是否有登记家庭成员,找到这个材料,就能去公证处开具相关亲属关系证明,处理曾维其的后续事宜了。

老人的侄女婿和站长刘瑞菊咨询相关事情

曾维其的侄女婿表示:“由于老人生前和岳父之间的纠葛,导致没能及时过来处理老人的事情,给社区添了不少麻烦,感谢社区和各方工作人员所做的努力,后续,我们会尽快开具证明,处理好老人的身后事。”截止记者发稿时,曾维其的亲属已经前往老人家中搜寻相关资料,奔波办理曾维其殡葬、遗产处置等事。

站长刘瑞菊和老人侄女

分享到
来源:紫牛新闻 | 责任编辑:吕栋
小编最近文章
台湾选举成了娱乐节目,第二弹……
拾荒老人60万遗产无人继承?弟妹没法证明亲属关系
4岁女童被爸爸遗忘车内身亡 家长:幼儿园应负主要责任
“沮丧萝卜”比“开心萝卜”坏得快?学校实验引争议
小伙嘴馋偷鸡 吃了才知道是只昂贵的“战斗”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