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母亲改嫁,父亲入狱…无依无靠的三姐弟却“独享”一间学校

2019-06-02 14:26:12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广州日报”(ID:guangzhoudaily)

在河源市紫金县柏埔镇群星村,有一所特殊学校——柏埔镇群星小学水背分校。学校是专门为3名留守儿童学生“量身定做”的,而且这3名学生更是来自同一个家庭的姐弟。

原来这是一所原定要被撤销的学校,“这是考虑到3姐弟的特殊家境,上学、放学一个都不能少”,紫金县柏埔镇群星村党支部书记陈国强说,而且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还专门安排了2名教师给他们姐弟上课。

家庭变故 12岁女童独撑一个家

据当地村干部介绍,这3名可怜的孩子分别名叫叶冬玲、叶明明和叶明龙,今年依次为12岁、10岁和7岁。叶冬玲在家里作为姐姐,原本和村里其他同龄人一样,拥有一个完整的家,然而,从2016年上半年起,她的母亲邱某霞因其父亲叶某欣犯有盗窃、吸毒等恶习,看不到生活的希望,便丢下3个孩子远嫁外地,从此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家。

陈国强称,随后的几年,叶冬玲家里相继发生了变故:2017年上半年,叶冬玲的奶奶因病去世;同年年底,她的爷爷因病瘫痪;2018年3月,叶冬玲的父亲因盗窃罪入狱;2018年10月,叶冬玲的爷爷被其小姑接到江门家中照顾。从此,家中只剩下叶冬玲和她的2个弟弟在家相依为命。

“叶冬玲也有2个姑姑,除其小姑远嫁江门和将瘫痪的爷爷接去照顾外,其在深圳务工的大姑,既要照顾自己的家庭,又要每月靠打工帮补他们姐弟3人的生活费用,生活真的很不容易”,陈国强说,叶冬玲3姐弟是其父母亲非婚生子女,其父母婚后一直没有办理结婚证。自从父亲入狱、母亲改嫁、奶奶病世、爷爷瘫痪在床之后,12岁的叶冬玲便用自己稚嫩的臂膀独自撑起了这个家。

“群星村原有2所小学,以柏埔河为界,分群星小学和水背分校,数年前,由于农村人口的急剧锐减,水背分校的学生近两年多数分流到周边村庄较近的方湖、良洞小学去上学了,当地政府曾决定撤销水背分校。”,柏埔镇群星村党支部书记陈国强说,当地政府之前也曾考虑过让叶冬玲姐弟3人转到群星小学读书,但由于其家距离群星小学有6公里多远,路途中还要横跨省道和一座大桥,加上家里无人接送,镇里便考虑到交通安全问题,于是保留了这所小学分教点,让叶冬玲姐弟3人在同一所学校继续就读,也方便姐弟三人在家相互有个照应。

姐姐学习成绩优秀 为照顾二弟留级同读

叶冬玲告诉记者,作为姐姐,她每天早上都要提前起床,做好早餐让2个弟弟吃饱之后,再和弟弟一起步行到离家1公里之外的水背分校去上学,放学后再带着2个弟弟回家,之后忙着在家洗衣、做饭、洗碗、种菜,叶冬玲说,家里只要能干的活她都抢着干,每天都累得精疲力尽。

“能在学校和家里照顾好弟弟,我感到很快乐”,叶冬玲称,她的2个弟弟都很懂事听话,二弟叶明明放学后会帮她刷锅、炒菜,三弟叶明龙会在家帮忙扫地或抹桌子。

记者前日中午在叶冬玲的家中看到,一层低矮的楼房由于年久失修,屋内4个房间的天面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雨水渗漏现象,而叶冬玲姐弟做的菜都是以炒鸡蛋、煮萝卜干、蒸咸鱼为主。记者在现场看到,3姐弟当天的午餐,叶冬玲三弟叶明龙舍不得将早餐未吃完的泡面丢掉,在锅里继续热一热便接着吃;叶冬玲二弟则将炒熟的鸡蛋加水,再放入与前晚电饭锅里的剩饭一起煮成鸡蛋粥,这便是他们姐弟的午餐。

“原本今年我是就读四年级的,由于二弟功课基础差些,为了照顾二弟学习,现在我和二弟是同班就读三年级”,叶冬玲告诉记者,其三弟由于未到小学就读年龄,每天上课时,本该上幼儿园的他,只能交由老师代为照顾,或让其在旁边陪读,或在教室里任其玩耍。

记者在群星小学水背分校看到,叶冬玲和二弟叶明明并排坐在偌大空荡的教室里,显得有些孤单,三弟叶明龙坐在哥姐的中间,也依旧有模有样地跟着老师朗读课文。教数学课的刘巧青老师告诉记者,当地教育部门安排他和教语文课的夏湘君老师2人担任他们的课程,2人轮流讲课。刘巧青说,虽然现在只有叶冬玲和叶明明姐弟俩是正式学生,而最小年龄的叶明龙,他们也同样视为该校未来的小学生,一起因材施教,每天课程一节不少,每一个教学环节,他们讲课都做到一丝不苟。

“姐姐叶冬玲今年12岁,学习成绩很好,每门功课都在90分以上,去年她的语文和数学成绩排在全校第一名;弟弟叶明明今年10岁,成绩虽然差一点,但是每天上课都很认真”,刘巧青告诉记者,虽然学校学生少,但他们两位老师仍然会严格按照课程表上的时间上课,课余时间,他们也会陪伴3姐弟玩耍或做课间操。

三个孩童心中各有梦想

“叶冬玲三姐弟很懂事也很听话,我和夏湘君老师平时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去关心照顾他们,每逢双休日都会去他们家,了解他们三姐弟的学习和生活情况”,刘巧青告诉记者,除了家人和学校老师一直关心照顾他们的生活,有河源市的志愿者也加入到照顾他们的行列。

柏埔镇群星小学校长刁宏成说,考虑到叶冬玲姐弟没有任何亲人在身边,当地政府还为叶冬玲和叶明明姐弟申请了低保和特困生补助,孩子们的2个姑姑也一直关心照顾他们姐弟3人,每月都给他们寄去生活费用。

刘巧青说,叶冬玲姐弟3人虽然家庭遭受重大变故,但是3个孩子一直十分坚强,并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特别是姐姐叶冬玲,不仅每天要煮饭做家务,还要监督两个弟弟的学习。

“爸爸妈妈平时虽然不在身边,但是我们姐弟会坚强面对,我会努力照顾好两个弟弟,”叶冬玲告诉记者,她和弟弟都有各自的梦想和学习目标,她长大后想当一名医生,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救治社会更多的病人,因为爷爷的瘫痪,让她坚定要走出一条求医之路。

而弟弟叶明明和叶明龙悄悄地告诉记者,他俩长大后要当一名专抓坏人的警察,因为“贩毒坏人”引诱自己的爸爸走上了吸毒和犯罪道路的,而且还造成姐弟3人由此痛失母爱。

"六一节到了,你们姐弟最缺的是啥?"当记者问及叶冬玲时,叶冬玲说,我们姐弟盼望好心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能常来陪伴我们,给我们讲故事,另外我们想拥有一部手机和一台机器人陪读机,手机能和姑姑联系,陪读机能引导我们姐弟学习。"叶冬玲说完之后,又转念一想,自言自语地对记者说:"不过,有了手机,没有手机卡也没用,有了手机卡,话费太多我们也无能力缴交"。

希望能托管寄宿学校

"姐弟3人单独在一所学校学习,长期脱离了集体生活,没有其他同学的陪伴和学习竞争,会对他们幼年的成长不利。",刁宏成对此表示担忧,他告诉记者,叶冬玲姐弟目前暂时不缺生活费用,他们最缺的是大人的陪伴和照顾。

据悉,柏埔镇群星村委会和群星小学目前正在商讨对策,为叶冬玲姐弟准备建立一个爱心账户,让社会爱心人士所捐的善款有个监管和合理使用,同时呼吁社会爱心人士或具备有学生食宿条件的爱心学校,能将叶冬玲姐弟三人托管寄宿在学校里,这样才会有利于叶冬玲姐弟三人今后的成长。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曾焕阳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曾焕阳 通讯员苏远龙、陈道生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广州日报” | 责任编辑:于文凯
专题 > 暖心闻
暖心闻
小编最近文章
朝鲜驻西班牙使馆遭劫:闯入者承认与FBI共享信息
韩国瑜回应郭台铭:没看我现在又老又丑吗?真生病了
“铜陵”号护卫舰即将移交斯里兰卡
13岁男孩被困火中,三步操作沉着自救!
母亲改嫁,父亲入狱…这三姐弟却“独享”一间学校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