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论文盲审之后,她患上“翟天临风波后遗症”

2019-06-07 10:27:17

转自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bqshenyidu)6月7日文章

2019年初,演员翟天临因学术造假而被推上热搜。同年4月,根据教育部最新通知,2019年教育部将会投入800万的教育经费,用来抽查应届毕业的博士生和硕士生的毕业论文,其中博士的抽检率约为10%,硕士约为5%。

随着毕业季临近,越来越多的学生感受到这一年的论文审查愈发严格,不仅查重率比以前要求更高,在盲审、外审的环节也难过得多。学校对学生耳提面命、反复强调,教育部抽检6000份论文,“论文是伴随我们终生的东西,一定要高度重视。”

年初演员翟天临身陷论文丑闻

一些学生将怨气留在了翟天临的微博下面,认为是他的丑闻,带来了更严苛的审核。但也有人认为,学生们只是将毕业季历来就有的压力,“迁怒”于此。

实际上,教育部对于高校毕业论文的审查一直在强化当中。“一年比一年严。”2018年,就曾下通知加强论文原创性审查,严打学位论文造假行为,2019年的通知则明确,要健全完善预防和处置学术不端的机制,加大对学术不端、学位论文作假行为的查处力度。

但也有一些高校师生指出,学术上“正本清源”的审核,在具体实施上却存在着问题。诸如,文史类论文必不可少的引用,却踩上了查重率的“红线”;又或是在加大盲审、外审比例的同时,也可能带来“跨专业评审”的偏颇。

相比对翟天临的“抱怨”,这些才是真正困扰着他们的东西。

教育部将投入800万经费抽查论文

毕业与论文

年初,翟天临因为被指论文抄袭而身陷丑闻,临近毕业季,他再次成为了众矢之的。在他致歉的微博下,留言高达30多万条,五月,一大波应届毕业生在微博上@着翟天临,晒出了自己写论文的照片。

不少人觉得,就是因为翟天临引起的风波,导致今年的论文审查与往年相比,更加严格。

其中一位财务专业大四的学生告诉深一度记者,他所在的学校,今年在论文查重方面更加严格,甚至包括了中英文摘要和参考文献部分,而且首次查重提前了半个月,二次查重提前了一个星期,查重率要求从往年的20%降低为15%。

另一所学校,一位就读经管学院博士生则告诉记者,她们的查重率要求卡到了10%。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左松涛告诉深一度,教育部下发新通知之后,学校学院要求的确有一些提高,“学生论文检查比以前要严格”。

左松涛认为,自己对学生的态度没有多大变化,不必受外界波动的影响。“比较松懈的老师会因为这件事上紧发条。”

不同的学校和专业设置的查重率要求不同。深一度记者了解到,一般来讲,大部分本科生论文查重要求会控制在20%左右,个别专业会放宽至25%,硕士和博士要求则更为严格。

在湖北某高校法律专业本科任教的李成(化名),一个半月改了12篇论文,每篇八千到一万字。平均下来,每天至少要改八小时,最长的一次,他连续改了17个小时。从开题报告起,到最后撰写完成,李成要为每个环节把关。

李成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学生的论文到了定稿的阶段,首先要自己提交论文去查重,自己查重没问题才会将定稿交给导师,之后导师再进行一次查重,才会进入答辩环节。“倘若学生提交到查询系统里的论文,跟他最后提交的论文文本不一致,一旦被教育部的专家查出来,这属于重大教学事故。因此,负责毕业论文的导师总是慎之又慎”。

当对于翟天临的抱怨出现之后,也有人指出,这是学生们把毕业季历来有的压力,“迁怒”在翟天临事件上。李成也承认,在大学生活的最后关头,学生们面临着来自多方面的压力。

“你不可能因为毕业论文把一个本科生挂掉。你拖着他,拖几个月,可能他签的合同就黄了。”在他看来,本科生毕业论文的要求不高,最重要原因就是写论文和找工作、考研在时间上有冲突。“学生的精力有限,总得有个折中的办法。”

查重利与弊

在论文党的眼里,有截止日期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选择熬夜死磕,取“熬夜伤肝”之意,这样的创作方式被称为“肝论文”;相比之下,也有人会选择给论文注水,各有各的生存之道,但不管是“肝论文”还是“水论文”,查重率依然是一条必须躲开的红线。

“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其实对论文查重这件事情,都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就是如果我真要骗机器,机器怎么可能查出来。”李成说。

为了降低查重率,学生们可谓绞尽脑汁。有将中文参考文献先翻译成英文,再翻译回中文,表述就变了;还有些引用,因为一段话很长,可以在中间加省略号。因为系统的机械,“水论文”的学生反而查重率特别低,李成看多了各种套路,“有的查重率只有个位数。”

为了避免查重率“压线”,一些学生尝试在引用原文时改变表述方式,在一些老师眼中,这成了学术上的“双刃剑”。

在李成读书时,他的硕士论文重复率只有0.75%,博士论文重复率也仅有1.4%多。任教后,他不准学生直接在论文里引用法条,想要引用,就要把法条的意思用自己的话重新说一遍,然后放在论文里。“这样做就是为了降低重复率”。

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好习惯,“这很可能意味着,学生写论文的时候,并没有回去看资料,而是直接把自己的理解综述,当作别人原来的意思写上去了。”

他解释道,一篇合格的论文,会有一定引用比例上的要求,但如今,因为迁就查重率的原因,老师们在这方面比较宽松,“这样的写作习惯,如果拿到文学院比如历史专业去,论文是会被打回来的,一篇严格的史料都没有。”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叶立文告诉记者,今年学校对论文的把关的确比往年更严格了,研究综述部分在软件中也会显示重复率,“引用别人的内容,现在要进行概括、提炼。”

叶立文是此举的支持者,“有的地方不能直接引用,需要对原始材料做进一步的阅读,然后再用自己的理解表述出来。我觉得这都是好事,提升了学生们对材料的理解程度。”叶立文说,她曾遇到有些学生对原始材料理解不到位、曲解,甚至提供的论据变成对论点的颠覆。

以前没有查重检测的时候,叶立文都是自己找资料来核对学生的引用情况。“挂一漏万,也保不准,有的地方查不到。”在他看来,机器查重还是利大于弊的,“总体上来说杜绝了学生抄袭的可能,也给我们省下了很多浪费精力的工作。”

但查重软件本身的局限性,让老师们也深刻理解学生的痛点。叶立文指出,由于机械查重,导致很多学生大幅削减引用率,引用原文。“它把一些原始材料也视为重复、抄袭,但这和抄袭是两种性质的。”

机器不智能,最终还得人工来判决。一位历史专业的博士则告诉记者,如果对机器查重有疑问,可以找老师去申诉。机器只提供一种参考,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看人工确认。“只不过,你要是重复率百分之三四十,就很说明问题了。”

“最认真的那个,查重率最高”

李成说,他还没见过学生因为查重率影响毕业,但却又另外一种“不公平”存在。

文科论文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在某些科目,如历史、法律、文学等,其引用量是非常大的,“写法律类论文,你没法让他不引用法条。”李成说。

李成向记者介绍,在法学专业中,有一个方向叫做法制史,“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老师因为查重的问题,对史料的要求放得特别宽,这实际上对他们专业的学术规范影响非常大。”

“譬如写一篇宋代法律的文章,可能会需要引用宋书刑法志里面的一段话,但只要这段话之前被人引用过,你传上去肯定会就被查是抄袭或者重复,为了变通,就只点明用了宋书的哪一段,只转述那段话什么意思,但不把那句话写出来。”

但带来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论文如果把论据、原始材料放在论文里,审查论文的人在评议时一看就知道,如果不写原始材料,即便概述了史料内容,评议的同行也未必了解这段史料原文。

李成的学生在今年知网查重过程中,大部分重复率都在个位数。只有一个论文写的很认真的学生,查重率高达18%。学生郁闷了,李成告诉他,这个重复率已经可以过关了,但如果想要评优,重复率要控制在15%以内。于是学生又改了一遍论文,再一查,重复率冲上了20%。

“他查重的问题是题目所决定的。他表述的术语比较长,容易跟别人重复。”李成解释道,后来他翻了一下评优规定,发现重复率18%是在优秀论文的评选标准内,就让学生交了第一版论文。

有时候,重复率还跟当年的热门话题有关。武汉大学文学院的博士刘晓(化名)告诉记者,在文学专业中,文艺学、现当代文学、语言学,引用率比较高。“现当代文学的研究对象,就是贾平凹、莫言这些人的文学作品,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大家都研究莫言,会得出相同的认识,重复率自然就不低。”

毕业生为了论文挑灯夜战

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据深一度从多所高校了解,就查重率而言,各高校大幅度降低查重比例的不算多,而在盲审和外审环节,则不约而同地提高了标准。

外审针对所有学生,由学校组织,各高校间互相审阅并针对每份论文给出评阅意见和分数。盲审则由教育部到学校抽取,然后统一安排评审委员给出评审意见和等级,评审委员和学生双向盲审。

实际上,教育部对于学术论文的审查正在逐年强化。李成自己博士毕业时,论文只要不在结构、论题等方面出现重大问题,基本上都可以通过。但到他师弟博士毕业时,有一篇当时校内预答辩评优的论文,送出去盲审后只打了三个合格。

在李成的印象中,2010年以前,他所在的学校三年按时毕业的博士生可以超过九成,但如今,大约有30%的博士得延毕,“而且我当年读博士时都是延期四年,现在经常可以看到延期5、6年的。”

表面的数字比例之下,是对程序更严格的要求。一位中国传媒大学的在读研究生告诉深一度记者,往年学校的开题答辩相对随意,老师们自行组织,过程也比较轻松愉快。

今年的开题答辩则变成了学院组织,时间地点都由学院确定,答辩组的三位老师必须来自不同方向:本方向、研究理论和研究方法论。“这种情况下,开题报告的理论和方法论部分也要特别注意才能不被怼得很惨。”

本是学术上“正本清源”的举措,但在一些实施方法上,却遭遇了非议。

武汉大学经管学院的博四学生李婷婷告诉记者,今年学校外审的要求变高了,经管专业属于二级学科,送外审时却按一级学科进行。“这意味着外审专家虽然是管理类的,但是专业、研究方向可能不同”。

“比方说我们是营销专业,但是送到人资(人力资源)和企管(企业管理)那里去了。我们不是研究同一个东西,他们老师只熟悉他们方向的东西,对我们论文不了解。”李婷婷告诉记者,“这个问题无法避免,只能靠运气。”

今年4月,中国传媒大学2016级学术型硕士张丽云被教育部抽中参加论文盲审。她介绍,今年盲审比例由1%提高到了3%。

因为论文写得很认真,之前师哥师姐毕业也都很顺利,张丽云自觉没什么问题,送审之后就专心找工作。4月22日清晨,在学校食堂吃饭时,她被学院老师通知第一个盲审挂了,“知道后,什么都吃不下了”。

一般来讲,一份毕业论文送给两个专家盲审。每个学校的要求不同,有的学校是ABCD四等打分,张丽云说,中国传媒大学是ABC三等打分,A是同意答辩,B是略作修改后再答辩,C是不同意答辩。两份盲审的意见,如果都是C,就须申请延期毕业,如果有一份C,一份A或者B,就要申请第三位专家复议。

从4月22日得到第一个盲审意见,到5月5日得到第二个盲审意见,十几天时间内,张丽云没去找工作,每天一边等待一边修改论文,“非常煎熬”。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第二个盲审意见和复议意见都是A。

“第一个盲审意见,我觉得挺不公平的,可能并不是本专业的老师审阅的,因为他给我的意见我不能接受——‘错别字太多,部分语句不通顺’”。张丽云说。

张丽云在盲审前的招聘中,有一个工作已经走到了差额实习的阶段,但因为第一个盲审结果要修改论文被迫放弃,“也是命运的安排吧。”

5月底,张丽云被安排到了学校的最后一批答辩,“老师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你的论文,第三批答辩的研究生分数普遍很低。”

当经历过这一切后,张丽云说,自己患上了“翟天临风波后遗症”。

(记者丨杨宝璐 李紫薇 葛杏航)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青深一度” | 责任编辑:连政
小编最近文章
论文盲审之后,她患上“翟天临风波后遗症”
到底谁是端午一哥?屈原伍子胥曹娥在微信群里吵起来了
莫言赢了!获赔210万元创纪录
这阵势!500多名考生坐火车去高考
又可以水果自由了?这些水果降价一半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