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律师因被移出群聊将法官群主告上法庭,事发聊天记录曝光

2019-06-13 10:38:23

1月22日,山东平度律师柳孔圣被微信群主刘某移出群聊,事后柳孔圣多次通过微博、朋友圈隔空喊话,让对方将自己重新加群,未果后柳孔圣以侵犯一般人格权为由,将刘某告上法庭。

据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原告柳孔圣与被告刘某人格权纠纷一案,平度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2月22日立案,但被告刘某系该院立案庭庭长,该院不宜行使管辖权,本案将由莱西市人民法院审理。

因琐事和群成员发生争执,后被群主踢出

据柳孔圣提供给澎湃新闻的截图显示,1月22日晚8点多,他在一个叫“诉讼服务群”的微信聊天群里发布了一张自己微博的截图,内容是他代理的一桩案子,当事人是自己的堂弟。

群主刘某提醒他,群里不能再说与主题无关的事,并表示“再说你就不要进这个群了”,随后柳孔圣与一何姓法律人士进行对话。

柳孔圣被移出群聊前的部分聊天记录截图(受访者提供)

从聊天记录来看,两人话语间火药味颇浓,但柳孔圣表示自己只是与何姓法律人士开玩笑,活跃群内气氛,“每句话最后都配了一个笑脸表情”;而刘某则认为柳在闹事,遂将其踢出。

柳孔圣告诉澎湃新闻,自己被踢后有些意外,认为刘某此举“太不慎重,太任性”。

柳孔圣介绍,自己曾在平度法院任职16年,于2017年5月离职,和刘某曾是同事,“(我和他)关系挺好的,关系很随便,没有矛盾。”2018年11月7日,在取得律师执业证后,柳孔圣开始担任律师。

被移出群后,柳孔圣认为老同事会把自己再拉进去,或私下进行解释,但都没有回应。当天他在进行入群验证时被刘某拒绝,刘在群里表示,进群需要实名,并质问群成员为何邀请被其删除的人再次进群。

柳孔圣被移出群聊前的部分聊天记录截图(受访者提供)

原告称是重要的工作群

柳孔圣告诉澎湃新闻,“诉讼服务群”是平度法院的一个公共平台。“它是法院立案庭为了方便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的工作群,很多通知都在这里面传达。大背景是山东实行网上立案,有很多新的规定,直接通知到各个律师,属于便民群。”

他表示自己的主要业务都来自于这个群,不在群里很多信息都拿不到,他的初衷就是想回到这个群。

柳孔圣还认为,这是一个公共群,自己是被服务的对象,群主刘某代表法院立案庭成立了该群,办的都是公事,无权随意踢人。“说踢就踢,那是我的‘饭碗’。”柳孔圣说。

在被踢出群后的一个月里,柳孔圣多次在微博、朋友圈公开向刘某“宣战”,均未得到回应。在公开场合他们还见过一面,柳孔圣对刘表示这是好事,和解了以后正好展示正面形象。

“他(刘某)当时打个招呼笑笑就走了,什么也没说。”柳孔圣对澎湃新闻说。除此以外,二人没有私下联系,也无中间人进行调解。事后微信群被解散。

对此,青岛市中院工作人员也向“中国之声”记者证实微信群被解散的消息,“当时是立案庭的同志们出于好心,大家是为了方便,结果柳律师在里面发表不当言论,制止又不听,这个群也没法弄,所以群就解散了。”

柳孔圣通过个人微博向法官刘某“喊话”(微博截图)

返群未果状告群主

柳孔圣告诉澎湃新闻,起诉群主刘某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2月15日,他提交起诉状,7天后平度法院立案。

提起自己打官司的目的,柳孔圣说一是为了重新回到群里,得到服务;二是很多被踢出群的人不知道该如何维权,自己来做个示范;三是他认为律师要较真,不能因为对方是法官就不敢得罪。

“他对我的人格造成贬损。”柳孔圣介绍,他本应该打行政诉讼,但因为法院不是行政机关,于是只能从人格尊严、言论自由这个出发点来立案,符合法院受理的条件。

在诉状里,柳孔圣请求判令被告重新邀请原告进入微信群、被告连续三天在该微信群内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被告向原告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事后平度市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因被告系该院立案庭庭长,该院不宜行使管辖权。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裁定如下:本案由莱西市人民法院审理。

6月12日,澎湃新闻记者多次向法官刘某致电核实此事,截至发稿暂无回应。同日,青岛中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只是指定管辖,没有更多内容,后续情况需等待案件审理。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王慧
小编最近文章
中国游客减少致销量大减,美奢侈品商欲巩固对华投资
“说中俄协调对付美国是不对的”
这回,又是美国出尔反尔?
华为与俄最大运营商签署5G合同
“我不想看到他被弹劾,想看他坐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