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我们应该放低自己,不要总是好高骛远

2019-06-13 21:40:42

【文/观察者网 郭肖】

“我想按照工业流程把一部戏做到最好,但是一个剧组,没有人能够跟你谈到创作,说N多遍也说不明白,除了摄影、美术师,打灯的是一个村的,道具组是一个村的,他(道具组)真的会直接买一块A货的江诗丹顿直接给演员带上。”

今日(13日),在上海电视剧论坛上,导演傅东育在谈到《破冰行动》拍摄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时这样回答。

他表示,自己现在越来越不愿意在一些论坛上说自己的创作理想,说自己想拍什么,“先学手艺,把故事说明白,我们应该放低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匠人,不要天天在那里好高骛远。”

论坛中,傅东育还回应了《破冰行动》中李飞和陈珂的感情戏设置,这一设置此前被不少网友吐槽“画蛇添足”,他介绍,原剧本中只有这两个人的感情戏,可是有人担心剧中女性角色太少会导致没有女性观众,于是就加了马雯这个角色,结果没想到最后反而弄巧成拙。

13日下午,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电视剧大师班”论坛如期举行,中国电视剧导演协会会员、《破冰行动》导演傅东育出席,谈及对如今电视剧市场从业人员的一些建议并首次回应《破冰行动》中李飞和陈珂感情戏的设置。

傅东育认为,缉毒警、警匪片这样具有英雄主义、浪漫主义核心的现实题材,在观众群体中很受欢迎,因此,导演在拍一部戏的时候,一定要确定好作品的类型,是喜剧还是青春偶像剧,是律政剧、医疗剧还是警匪戏,“你设定了你的(作品)类型是什么,然后努力往上靠。”

他对观察者网表示,一个缉毒戏或者警匪戏,突然开始谈恋爱了,肯定是不行的,“比如你看拳击比赛,忽然他们很甜蜜,然后就“甜蜜暴击”了,于是,(作品)失败了......”

谈及《破冰行动》的成功,傅东育介绍,《破冰行动》一开始的类型化风格对标的是美剧《国土安全》,他认为,《国土安全》讨论了制度问题,拷问的是人的情感甚至是人的信仰,《破冰行动》就希望能够达到这样的目的。

“虽然没有做的很好,或者说没有达到那么高的水准,但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想说,我们是有要求的。”

傅东育,观察者网摄

他补充道,其实从类型上来说,我们的题材是很丰富的,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东方人的情感比西方人复杂,可以表达的东西更多,这就说明我们有很好的的“框”。

他话锋一转,“但是当要表达的时候,我们却遇到了问题,在影视工业体系范围内,我们基础专业差的很远。”

傅东育提到,其实,工业化的专业性也是自己在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障碍:

“我想按照工业流程把它做到最好,想做一名手艺上的职业导演,但是我发现,一个剧组要说N多遍,也说不明白,因为没有人能够跟你谈到创作,你突然发现,除了摄影、美术师,一个村的打灯的,一个村的道具组的,他(道具组)就真的给你买了一块A货的江诗丹顿,他也不认识,就直接给演员戴上了,‘(表)当然是假的’。”

那么专业人士应该如何做呢?他建议,大家不应该天天在那里好高骛远,说玩个新鲜的,首先要做到专业性,要先学手艺,放低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匠人,“我现在越来越不愿意在一个论坛上说什么自己的创作理想,说我想拍一个什么,别闹,先把故事说明白,我们要先谈手艺,而不是去谈营养。

在论坛上,傅东育也首次回应了《破冰行动》中李飞和陈珂感情戏的设置——有网友认为这一设置画蛇添足。

他介绍,其实按照原编剧的意思,剧中是有爱情戏的,不过就是陈珂和李飞单纯的两个人,但开拍之前剧组有人认为剧中女性角色太少,可能没有女性观众,于是就加了个马雯的角色,接着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分配就成了一个新的问题,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于是就构思了这样一段“欲语还休”的感情:李飞和陈珂在探究事件真相的过程中逐步走近,但又不能表达我爱你。

然而,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对于一个类型片来说,这么复杂的情感不是廊桥遗梦,要如何说清楚?占多大比例呢?这就跟类型片冲突了,于是只能各种砍掉,几经反复,反而弄巧成拙,这怪导演。”

最后,傅东育呼吁,提高行业门槛和专业性,他认为,中国不应该仅仅只有一个北京电影学院、上海戏剧学院,“我们应该有专业的电影技校,有专业的工人,然后才有产业,才有我们的未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郭肖

郭肖

到了夏天,每天都很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郭肖
专题 > 上海电影电视节
上海电影电视节
小编最近文章
《破冰行动》导演:剧组没人跟你谈创作,说N遍他们也不明白
“演员背台词都能被夸奖?多不要脸呐!”
高考数学题 捧红了这枚1000多年前的印
韩媒多年坚称雾霾来自中国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想蹭林志玲的热点,结果翻车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