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女子196刀刺死闺蜜 法院公布情侣关系侵犯隐私吗?

2019-07-26 09:17:18

据《华商报》7月26日消息,女子196刀刺死闺蜜被判死缓引发舆论普遍质疑。7月25日上午,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就此发布情况说明称,两人系同性情侣,案发前有经济矛盾,且被告人有坦白从轻处罚等情节,因此作出了死缓判决。

案发经过

女护士沉迷赌博

196刀刺死闺蜜

据红星新闻报道,2018年1月29日晚,湖南永州零陵区太谷酒店内发生一起命案。死者王芳(化名)身中196刀,当场死亡,行凶者方琦(化名)被警方抓获。

据介绍,事发时王芳26岁,方琦29岁。王芳父亲称,女儿和方琦均为当地某医院护士,两人曾是闺中密友,方琦沉迷赌博后,多次找王芳借钱,甚至曾架刀威胁女儿拿钱,两人关系破裂。认识王芳十多年的好朋友李婷(化名)介绍:“她俩当时特别要好,甚至同吃同住。”李婷回忆,“但方琦沉迷于赌博后,一切就开始变了”。

判决书显示,方琦父亲称,为了给女儿还赌债,他曾卖了一套房。李婷介绍,2017年1月,方琦曾刀架王芳脖子“借钱”,王芳报警,公安机关以涉嫌强迫交易罪将方琦抓获。后来方琦家里求着王芳写了谅解书,检察院对方琦作出了不起诉处理。王芳父亲介绍,方琦从看守所里出来后,再次找女儿和其好友李婷借钱,一共借了58万,“其中王芳的一个朋友出了10万,李婷出了20万,王芳出了28万”。

王先生说,王芳一共身中196刀。“一审开庭时,我们看到了案发现场酒店监控录像,凶手一路追杀我女儿,从10楼跑到2楼,我女儿满身是血,凶手一边追一边捅,整个过程持续了15分钟”。

2018年12月20日,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被告人方琦犯故意杀人罪,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对于这个结果,王芳的家人不能接受。2019年1月25日,王芳父亲向湖南省人民检察院递交了刑事申诉书,申诉理由为“量刑不当”。

王芳父亲认为,方琦已有犯罪前科,且事发后他们找方琦家属协商赔偿事宜时,方家人告诉他们“免谈”,“我女儿惨死在方琦刀下,方琦的父母在事发后,至今没有对我们说过一句‘对不起’。我女儿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方琦剥夺,我希望法院判决方琦死刑立即执行,让凶手付出生命的代价。”

网友声音

手段残忍 应该判处死刑

华商报记者注意到,该案经媒体报道后,引发普遍关注,绝大多数网友认为,凶手作案手段残忍,影响恶劣,一审法院判死缓明显轻了。

@笑着看风云:凶手作案残忍,手段恶劣,影响极坏,又是在公共场所杀人,应该判决死刑。

@永远:杀人手段如此残忍,还是惯犯,这个判决难以服人,必须死刑立即执行!

@华人:虽有坦白情节,但凶手杀人手段太残忍,追至电梯,不依不饶,应该判处死刑......

法院说明

判处死缓有原因 检察院未抗诉

昨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就网友质疑发布案件“情况说明”:

被告人与被害人均系湖南省永州市某医院的护士,为同性情侣,二人案发前因经济问题发生矛盾后分手。2018年1月29日晚,二人相约到永州市零陵区某酒店房间见面,再次因经济问题发生争执。次日凌晨5时许,王某因发现方某包内有一把水果刀,跑出房间,方某持刀追赶并朝王某头颈部等处捅刺。王某挣扎逃至电梯内,方某又在电梯内继续捅刺,并在二楼将王某拖出电梯,割开王某双手腕部后逃离现场。王某全身被刺戳、划割196刀,因双侧颈部、双手腕部血管断裂致失血性休克、循环衰竭而当场死亡。

根据检察机关提供并经采信的证据,方某与王某系同性情侣关系,王某曾长时间在方某家吃住。王某要方某参与网络赌博,方某输了很多钱,方某父母变卖房产替其还债。2017年二人因经济问题闹到派出所,此后双方父母不准双方来往。

被告人方某故意非法剥夺被害人王某的生命,作案手段残忍,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鉴于方某杀人系同性情感纠纷及经济纠纷引发,且方某具有法定的坦白从轻处罚等情节,对方某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一审宣判后,检察机关未予抗诉。

律师说法

法院公开两人系“同性情侣”是否侵犯当事人隐私

受害者身中196刀,算不算手段残忍,情节严重?二人是同性情侣关系且凶手有坦白情节,就可以判处死缓吗?就本案中的一些法律问题,华商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殷清利律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程雪、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

问题1. 凶手作案手段相当残忍,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是否准确?

殷清利:《刑法》第48条第1款规定:“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

对于本案产生质疑的主要原因是,“罪行极其严重”没有具体的司法认定标准。

我个人认为,此案死者身中196刀,在双方达不成附带民事赔偿、被告人没有取得被害人家属谅解的情况下,应当判决死刑立即执行。

程雪:法律的适用是存在幅度的,判罚在相应的法律规定范围内即为适当,不能用准确与否来衡量。

付建:个人认为一审法院判决不是很准确。犯故意杀人罪的,判处刑罚时首先考虑的是死刑,如果有了法定或酌定从轻情节的才考虑从轻处罚。

法定的从轻情节是“应当减轻”,酌定的从轻情节是“可以减轻”。

湖南永州中院认定的“情侣关系”、“坦白”情节是酌定情节,但并不能掩盖“196刀”残忍杀害的事实,综合全案应当判处“死刑”而不是“死缓”。

赵良善:本案中被告人有坦白情节,坦白虽不是法定的从轻情节,但作为一种酌定的从轻情节在司法实践中被广泛运用。再加上经法庭认定,双方系情侣关系,事件的发生属于双方矛盾所致,所以最终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也是符合情理和司法实践的。

问题2. 法院的说明中介绍了当事人系“同性情侣”,这是否侵犯当事人的隐私?

程雪:法院披露当事人是“同性情侣”的行为确有不妥。当事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并不是案件的判罚依据也不是量刑的标准,对本案的判决结果并不存在影响,而且属于个人隐私,不宜向公众披露。但依据侵犯个人隐私的法律规定标准,永州法院的行为并不构成侵犯个人隐私。我认为永州法院的说明在法律层面上是符合法律标准的,若案件事实情况无偏颇,则判决结果并无不当。

赵良善:法院介绍了当事人系“同性情侣”关系,侵犯了当事人隐私权。在我国,同性情侣关系未被法律认可,社会对同性情侣关系持褒贬不一的态度,很多同性情侣均对自己恋情采取保密态度或保守态度,不愿外人周知,如果未经当事人同意对外公开宣扬,将涉及侵犯隐私权。

殷清利:首先在案证据是否有充分的依据证实两人存在同性情侣的问题。如果证据仅是凭着其他证人证言或被告人本人的供述,法院此种认定及说明存在问题。另外同性情侣并不为我国法律所禁止,两人是此种关系或同事关系,并不影响死刑立即执行的裁判。如果被害人存在一定刑法意义上过错,导致杀人后果的,对被告人判处死缓尚可理解,如果被害人不存在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只以民间纠纷或矛盾为由不予裁判死刑立即执行,显然不符合刑法基本原则。

付建:我认为,法院如果只是出于查清案件事实的目的,查清当事人之间系“同性情侣”,并非侵犯隐私权。

分享到
来源:华商报 | 责任编辑:连政
小编最近文章
美国又想拉俄罗斯谈“三方限核”,中方回应
顶住制裁?土耳其订购的S400部分到货
女子196刀刺死闺蜜:法院公布情侣关系侵犯隐私吗?
在香港,这些媒体如此煽动暴力
赵薇败诉!A股史上首例,公司还面临544起诉讼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